「已經通知了,在來的路上。」

「讓他趕快來,這次我非要讓他下定決心和舒望晴斷了關係,他若是執意,那就當沒有我這個爺爺!」

——

「總裁,不好了,出事了。」阿域衝進辦公室。

「什麼事?」

「是關於寧小姐,她……她流產了。」

本來毫不關心的聞霆北聽到「流產」兩字,瞳孔一縮。

「什麼時候的事?」聞霆北抓起外套,一邊說一邊走出辦公室。

「不久前,而且她流產是和林淑娟起了爭執,從樓梯上滾了下來,剛才老爺已經給我打電話,讓您趕快去醫院。」

聞霆北的手停在給舒望晴打電話的頁面上,他臉色詭異莫測,「你說,她從樓梯上滾了下來,流產了?」

「是。」阿域有些忐忑。

聞霆北面色難辨,想了想,他道,「先去醫院。」

……

聞霆北一來到醫院,就看到聞老爺子無力地坐在沙發上,「怎麼樣了?」他問。

聞老爺子聽到聞霆北的聲音,像是找到了希望,「霆北……孩子沒了,你們的孩子沒了……這件事怎麼辦,洛落懷的是你的孩子。」

聞霆北沒有回答,只叫來醫生,先問清楚了寧洛落的病情,看到醫療報告上的確顯示寧洛落懷孕,聞霆北臉色異常難看。

他一直很討厭寧洛落,並且也一直和她保持距離,唯一的一次失控,是聞老爺子故意讓寧洛落去他房間的那天。他晚上喝醉酒,誤把寧洛落當成回來的舒望晴。

第二天醒來,兩人躺在一起。

但是他記憶里,什麼都沒做。

他不知道寧洛落怎麼懷的孕。

現在孩子沒了,更是無從查起。

可他滿心想的是,他要怎麼跟舒望晴交代?

聞霆北壓低了眼眸,大有風雨欲來之勢。

「霆北,你必須要給寧家和洛落一個解釋,視頻拍的清清楚楚,林淑娟推了洛落,才導致這樣的悲劇發生,如果你還是要護著舒望晴,護著她的家人,你就沒有我這個爺爺!」

聞霆北寒著臉,聲音聽不出什麼起伏,道,「仔細調查以後再說。」

「還調查什麼?!」聞老爺子氣的發抖,「證據都擺在面前了你看不到嗎?!當時有那麼多證人,你隨便找來一個就能說明事實,你是不是還要護著那對母女?」

「你就是被那個女人蒙了心!」聞老爺子指著聞霆北,恨恨道,「你只想著小宇那個孩子,洛落肚子里這個孩子也是你的,她現在還昏迷不醒,你就要向著那個女人嗎?」

「我不對不了解事情下定義。」聞霆北淡淡道。

「這就是事情的全部,已經擺在你面前了你還是無動於衷,你是要氣死我嗎?!」

聞老爺子說著就劇烈咳嗽起來,舒雅清忙安撫道,「爺爺,小心氣壞身體。」

聞老爺子抓住舒雅清的手,道,「你說,你告訴他,當時發生了什麼!」

舒雅清為難地看看聞霆北,不太敢開口。

「你放心,有我在這,你盡情說!」

有了聞老爺子的保障,舒雅清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聞霆北,她故作可憐,無辜道,「我真的沒想到會這樣,寧小姐好心來阻止,卻……其實之前林淑娟都說過,她說小宇是她的外孫,她不會讓任何人帶走,寧小姐也說了,她尊重舒望晴的選擇,可林淑娟偏偏以為寧小姐要帶走小宇……才對寧小姐這麼厭惡,我想也是因為這個,才讓她失了手。」

「什麼失手!」聞老爺子怒道,「我看就是故意。」

聞霆北冷漠的眸子盯著舒雅清,問,「所以,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

「今天是我父親的忌日,我去的是他最喜歡去的劇院。誰知道會遇到林淑娟。,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寧小姐也不會發生意外……」舒雅清又哭哭啼啼起來。

「那寧洛落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聞霆北繼續問。

舒雅清早就和寧洛落串好了詞,聞霆北問起來也不怕。

「寧小姐知道我今天難過,又怕我做出極端的事,就一直跟著我!林淑娟先打我,我才還手的,寧小姐是為了護著我……」

舒雅清扭曲事實,反正她們的確起了爭執,林淑娟也動了手,其中到底說了什麼也不重要。

聞霆北目不轉睛地盯著她,舒雅清不知道聞霆北相不相信,只覺得後背都是冷汗。

「還真挺巧的。」聞霆北道。

「什麼巧不巧,你就說怎麼解決吧!」聞老爺子道。

「等寧洛落醒來吧,我還有事要問她。」

……

而舒望晴那邊,也因為寧洛落一直不醒而著急,她已經安撫好林淑娟,現在也要去醫院看看情況。

「我陪你一起去。」孟赫琨道。

「不用了,這事情有點複雜,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舒望晴婉拒。

「正是因為複雜我才要陪你,他家那邊那麼多人,起衝突你一個人怎麼辦?」孟赫琨擔憂道。

老實說,舒望晴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她心裡的確有些忐忑,寧洛落肚子里的孩子可是聞霆北的,聞霆北的孩子沒了,他會怎麼樣……舒望晴不敢想。

「你別擔心,這件事沒這麼簡單,伯母到底做沒做我們還是要查清楚。」孟赫琨道。

舒望晴剛才也問了林淑娟,林淑娟也被嚇得不輕。

網路上那麼多視頻,舒望晴也看出現場一片混亂,舒雅清和幾個路人亂成一團,根本看不清是怎麼動的手。

「謝謝你的關心,但這是我的家事,我想自己解決。」舒望晴去了醫院。

站在病房門口,一時不知道怎麼進去,或許是因為失去了一個小生命,空氣異常壓抑,

她不知道聞霆北現在什麼想法,如果聞家非要追究到底,她又要怎麼辦?

「我看現在就應該把林淑娟抓起來,洛落不能平白無故受這個委屈!」

是聞老爺子的聲音。

「還有舒望晴,她也不是省油的燈,或許林淑娟這麼做,就是舒望晴的指使,寧小姐懷孕的事,可只有爺爺和舒望晴知道,她會不會偷偷告訴了林淑娟,讓林淑娟幫她解決這個孩子。」

舒望晴聽到舒雅清匪夷所思的話,只覺得可笑。

「你不去當編劇可惜了。」舒望晴直接推開門,舒雅清看到她面色頓變。

「你怎麼還能這麼囂張,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舒雅清大呼小叫。

舒望晴掃了她一眼,沒把她放在眼裡,而聞老爺子,卻是怒火中燒,恨不得把舒望晴趕出去。

「你還有臉來?!」聞老爺子從來沒用這樣的語氣對舒望晴說話,「你說,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是不是你指使林淑娟的。」

「不是。」舒望晴果斷回答,又糾正了聞老爺子的話:「我媽媽,從沒有傷害寧小姐的意思。」

「知道洛落懷孕的沒幾個人,你到底什麼心思?」聞老爺子根本不信。

「你既然要和孟赫琨在一起,就老老實實待著,聞家已經不需要你,更不想和你有任何牽連,從現在起,你和聞家一刀兩斷。」聞老爺子下了狠話。

舒望晴扯了扯嘴角,也不知是笑自己還是笑別人。

孟赫琨本來就在暗中跟著,看所有人都對舒望晴咄咄相逼,直接推門進來,「本來也沒想和聞家有任何關係,是你們一直糾纏不休,各種挑釁。現在出事了,你們責怪望晴,以前怎麼不想想自己有沒有錯呢?」

孟赫琨此刻站在舒望晴面前,猶如一座大山,將舒望晴的脆弱全部遮擋了起來。

聞霆北趕回來,看見的就是這樣的場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1076章

宋三喜卻淡道:「她也是久病成醫,沒我,她都老女人了。」

王霞給了他一拳,「你才老女人呢!」

「我不是女人,我是公的。」

全場笑聲響起,感覺真熱鬧,有意思。

不多時,藥物都配完了。

女人們領到葯,各自收起來,充滿了期待。

宋三喜則是舉了杯子,道:「葯,如果沒有效果,歡迎打我。女人需要保養,痛·經讓人斷腸。願所有的美女們,身體健康,青春永駐;願所有的男人、兄弟們,疼著點,悠著點,有些事別當飯吃。」

全場大笑不已。

於是,杯中之酒,一飲而盡。

氣氛更熱烈,更和諧。

王霞一高興,最吃到最後的時候,居然撒了個嬌。

「三喜啊,咱們初來省城,袁會長和大家這麼熱情,要不,你去給大家燒個湯吧?你的廚藝,也應該展示一下了嘛!」

這話搞的,跟下象棋將老王一樣。

全場震驚,期待,紛紛表示嘗一嘗三喜的湯,那可是極大的榮幸了。

宋三喜也沒法推辭,看了王霞一眼,說:「這天下,惹出事來的,可都因為女人啊!朋友們,等等吧,我去燒倆湯來。」

全場一陣大笑。

宋三喜的氣質、品性、幽默,早已深·入人心。

王霞也笑,還拍他背上一巴掌,「壞傢伙,說的我們女人就這麼惹事嗎?」

宋三喜一指全場女人,「紅顏禍水嘛,你們這些禍水啊,等著我的湯!」

一陣大笑聲中,他去后廚了。

小齊叫齊秋,他親自陪宋三喜去后廚,交代工作人員,配合一下宋三喜的活。

齊秋也愛做菜,還幫著宋三喜打下手。

二十來分鈡后,宋三喜燒了一葷一素兩個湯。

齊秋整個人都驚呆了。

一樣的材料,宋三喜燒出來的湯,味道絕了。

當兩個湯端到桌上的時候,全場再度震服。

一道小母雞燉蘿蔔,那個鮮滋鮮味兒,所有人都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