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你們先回去吧!我等會就回來!」江帆已經跑遠了。

那兩個人已經爬了起來,他們拍打身上的灰塵,「媽的,那小子竟然連盛部長面子都不給!」

「怎麼辦?盛家文交代我們要給他找一個女人回去伺候他呢!我們找不到無法交差呀!」

躲在遠處偷聽江帆頓時驚訝道:「我靠,盛家文的小鳥不是被我整廢掉了,怎麼還可以玩女人呢?」

「我看我們乾脆叫一名小姐去陪他吧!」其中一人道。

「那不好吧,萬一被發現了,我們會很慘的!」

「這大白天的,我們綁架女人萬一遇到警察或者和剛才那小子厲害的角色,那我更慘了!」

「這點倒也是,我們乾脆找一名小姐去陪盛家文,只要小姐不說,他怎麼知道!再說他們明天就要走了,我們還怕什麼呢!」

「對,我們就找一名小姐去,可是到那裡去找呢?」其中一人道。

「就在附近髮廊找一人去就行了!」

兩人立即找到一髮廊,經過討價還價最後那名髮廊妹子隨著那兩人上來了車,江帆緊隨著車子背後。

大約二十多分鐘后,車子在一棟別墅前停下了,那兩人和女人下車了,那兩人不放心再次叮囑女人。

「記住,千萬不要露陷了,否則你小命難保!如果你服務得好,還會得到一筆可觀的獎賞呢!」

「放心吧,相信我的技術吧,我絕對然他樂得屁顛的!」那女人笑道。

江帆看著他們進入別墅,這棟別墅一共兩層,十分豪華,一看就是有錢的主。別墅門口三十兩座大理石雕刻的石獅子,兩旁是大理石鋪路,旁邊還用鵝卵石鋪了邊緣。

別墅院子很大,裡面停放了五輛軍車,江帆看到了樓上的盛家文,他正在卧室里煩躁不安地來回走動。

當那兩人把女人帶到他房間里時,他立即眼睛放光,對著那兩人揮手道:「你們可以出去了!」


很快盛家文就和那女人在房裡瘋狂起來,江帆驚訝道:「我靠,盛家文真的恢復了功能了!是誰治好了他的小鳥的?」

江帆在隔壁房間發現了盛部長,他和他兒子盛世昌正在說話,「父親,沒想到我們盛家守護者和高家守護者同歸於盡了!徐衛紅被江帆那小子救了,結果徐衛紅控制了京城軍區,我們只能逃離。」盛世昌感嘆道。

「嘿嘿,我們只要到了西南軍區,我們就安全了!另外我們手頭還有老高和老趙這兩個人質,我們還可以回到京城的!」盛旺宏陰險笑道。

「父親,對虧您高明,他們滿城找高、趙兩人,卻怎麼也想不到您把他們藏在軍車裡面的!」盛世昌笑道。

「呵呵,江帆那小子太嫩了,還想跟我斗!只要我們到了西南軍區,我們再設法拉攏其他的軍區,這個華夏國就變成我們盛家的天下了!」盛旺宏手握著拳頭道。

「不過江帆那小子竟然把各個路口都封死了,幸虧我們早就準備,在他們來之就離開了京城,躲在青化縣。他們現在還在打出搜尋我們呢!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我們到了西亞市來了!」盛世昌得意笑道。


「呵呵,你老子一聲戎馬生涯,不知道打過多少勝仗,還對不了一個毛頭小子!唯一點就是沒想到他策反了東北軍區,使我們處於被動局面!」

「父親,那個江帆不知道死了沒有?如果他沒死的話,遲早是我們的心腹大患呀!」盛世昌道。

「嗯,聽說姬風自爆了,江帆掉落水中,生死不知,但願那小子被淹死了!」盛旺宏點頭道。

「如果江帆沒死怎麼辦?我們手上沒有和他匹敵的人了!」盛世昌擔憂道。

「世昌,這個不必擔心,我們手頭上有高、趙兩個人質,江帆肯定不敢輕舉妄動的!另外盛丹死了后,我們修仙界的祖輩人肯定會知道的,到時會他們會派人協助盛家的。」盛旺宏道。

因為盛家有祖訓,只要盛家守護者死了,他們就會另派人前來協助盛家,以保障盛家永世不滅!

突然隔壁傳來女人的嬌叫聲,盛旺宏皺起沒頭,「那小子又在玩女人!早知道就不讓姬風治好他的小鳥了!」盛世昌道。

「算了吧,年青人風流點沒關係,但是不能長期沉迷女色,否則就完了!你要多勸家文,把精力放在正事上來!我們盛家需要人才,而不是色鬼!」盛旺宏臉沉了下來。

「父親教訓極是,我等候就去教訓他一頓!讓他痛改前非!」盛世昌點頭道。

江帆聽說高主席和趙總理關在車上,他立即透視院子里的五輛軍車,終於在一輛大軍車上發現了高主席和趙總理。

這輛大軍車是特別製作加長車子,高主席和趙總理被綁在後排座上,「我靠!這個盛老烏龜正他媽太狡詐了,竟然在我們到達京城之前就挾持高主席和趙總理躲到距離京城四百裡外的青化縣城去了!」

這才知道為什麼納甲土屍聞不到高主席和趙總理的氣味了,因為傻蛋只能聞三百里之內的氣味,三百里以外就聞不到了!

「我必須把高主席和趙總理救出來,然後抓住盛老烏龜和全家人!不!還是幹掉他們所有的人!」江帆暗自道。

怎麼動手呢?江帆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來了一個極壞的主意,「嘿嘿,盛老烏龜,我要你們全部爽死了!」江帆壞笑道。

江帆決定先實施極壞主意,然後再救高主席和總理,江帆立即遁入地下,片刻之後,他到了別墅後院。這裡是別墅的廚房,現在正是中午,盛旺宏等人還沒有吃飯,廚房裡正在炒菜呢。

廚房裡一共有三個廚師在炒菜,其中一個正在打西紅柿雞蛋湯,盛旺宏最喜歡吃西紅柿雞蛋湯。江帆看到滿滿一大盆西紅柿雞蛋湯,立即樂了。

「我靠,這西紅柿雞蛋湯不錯,我就利用這湯做手腳了!」江帆暗自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光頭見龍江就是一個面黑牙白的小年輕,又看了看土炕上的五糧液箱子,橫肉一抖,臉上刀疤猛然牽動,猙獰地笑了。

“啪”他突然回身,狠狠抽了風洪亮一個嘴巴,幾乎把他打倒在地,接着光頭指着風洪亮鼻子大罵,唾沫星子亂飛:

“你麻痹的,小亮子,你真他媽丟我的臉,一個馬倒黴,一個小瘸子,還有一個小崽子,就把你打了?啊?”

風洪亮低頭耷腦,滿臉羞愧,任憑小舅唾沫蹦到臉上,也不敢擦上一擦。

光頭罵夠了,回頭又踢了大金牙一腳,大金牙疼得齜牙咧嘴,卻不敢說話。

“還有你,閆大牙,你是個什麼玩意?讓人打了?還特麼出血了?你可真有出息啊?”

大金牙內心暗自鬱悶,光頭說的不錯,他也不想,誰知道沒等動手,就莫名其妙受了傷,至今爲止還是稀裏糊塗,搞不懂龍江如何出的手。

光頭打了一巴掌,踢了一腳,最後揮了揮手:“給我滾開,煩人玩意。”幾個機靈的傢伙趕緊把大金牙和風洪亮扶到了一邊。


罵完人,光頭拍了拍手,伸手做剪刀狀,舉到空中,立刻一個矮胖的漢子討好地遞過來一根菸,點着了遞了過去。

抽了幾口,光頭一口煙向龍江噴來,蔑視道:


“你是誰家的小屁孩,敢跑到馬家屯子撒野?你家大人沒告訴你不要惹馬六馬老爺嗎?”

龍江盤坐炕上紋絲不動,冷眼看着光頭剛纔一副做派,也沒有出手阻攔,見光頭終於忙完了,便眉毛挑了挑,不慌不忙道:

“馬六?我最煩日本車,不認識!”

龍江手臂被人扯住突然抓緊,回頭一看,馬大哥早已經哆嗦成了一團,滿臉慘白,緊緊摟着小雪,一聲不吭,小雪也是滿臉緊張,微微顫抖,顯然,這個馬老六是個兇殘至極的人物,把他們爺倆嚇壞了。

馬大哥嘴裏低聲哀求道:“龍兄弟,他是鄉里馮書記的弟弟,手裏有過人命,你快走吧。”

“人命?”龍江凝神一看,果然,馬老六頭上二萬多惡能,善能幾乎沒有,周身輝光散發出猩紅如劍的條紋,人命顯然還不止一條。

龍江表情不屑,想起下午被自己幹掉的兩個大惡,這馬六連人渣都算不上,於是大聲安慰道:“馬大哥,你別怕,這個禿子就是社會小垃圾,一個小流氓而已,沒啥好怕的。”

馬老六呼吸一滯,粗壯的手指微微一抖,登時身邊馬仔都不說話了,

“哈哈哈,有意思啊,有意思。”他仰天大笑,龍江這才注意到,馬老六戴了根足有三斤多重的金項鍊,手腕掛了塊似乎勞力士的手錶,閃閃發光。

轉眼,他笑容一收,猛然瞪眼大吼道:“你麻痹的,馬老六一個月沒動手了,你們是不是把老子忘了,啊?”

聲若洪鐘,轟然灌進了衆人耳內。

小雪嚇的“哇”的一聲哭了來,卻被馬大哥拼命捂住,一臉堅毅,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六爺,都怪我,是我不好,和這位大兄弟無關,你要殺要剮我接着。”轉而他一把抓住龍江的手,低聲道:“大兄弟,你來看我就已經很謝謝了,我知足了,你快點走,別把命丟在這。”

說罷就要站起來,卻被龍江一把攔住:“馬大哥你慢着!我龍江說過,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事兒就是我的事。”

龍江微微扭頭安慰馬小雪:“小雪妹妹你別怕,今天大哥哥就在這兒,你給我好好看看,誰欺負你,我就踩他的臉給你玩兒!”

馬小雪嚇的牙齒格格直抖,不過還是很懂事地搖搖頭,脆聲道:“大哥哥,你走吧,我爸爸說過,自己的事情自己辦。小雪不怕。”

龍江點了點頭,笑容一斂,擡頭眯着眼打量着一羣表情各異的鄉村土條,對着馬老六囂張地勾了勾手指頭,點着他那黑光繚繞的腦門:

“我不管你是誰,我的要求很簡單,讓那兩個啥也不是的王八蛋玩意兒滾過來,跪下磕頭向我大哥道歉,今天的事就到此爲止。我就放過你們!要不然,你們誰也別想走出去這個門!”

龍江話音剛落,滿屋子人剎那間一呆,表情各有不同,愣愣看着龍江,接着,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話一樣,流氓們集體轟然炸開:

“哈哈!”就像聽到最有趣的笑話一樣,滿屋子人都笑了!

有笑的捂着肚子的,有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還有乾脆拄着刀子彎着腰的,馬老六更是一口氣沒上來,幾乎笑出了眼淚。

“哎呀,尼瑪,他塔姆是誰啊,哪來個不知道死字咋寫的煞筆?”

“臥槽,這比樣的,馬倒黴哪弄來個缺心眼?”

“不行了,尼瑪我笑死了。”

唯一沒有笑的,只有龍江、馬大哥和馬小雪。

等大家笑夠了,馬老六鬆了鬆褲袋,伸手進去猥褻地掏摸了倆把,舒服地抖了抖腰身,淡淡地揮了揮手:

“都抓走,老規矩,弄到屯子東頭墳圈子裏,腿打折,筋挑斷,幾個人都抓了。你麻痹的,跟屯子書記老馬頭說,把馬倒黴的三畝地收了,全轉給我三叔。”


幾個肉瘤腦袋大漢轟然答應一聲,伸出大手,向炕上幾人抓來。

小雪嚇的嗷然大哭,猛地鑽到爸爸懷裏。

龍江眼睛一凝,好話說盡,這幫流氓不知好歹,看來有限的惡能想省也省不下了,轉頭對着馬大哥囑咐:“把小雪眼睛捂上!”

馬大哥嚇得手腳痠軟,但還是依言緊緊抱住了女兒,一雙滿身老繭冰涼的大手,緊緊捂住了女兒的眼睛。

只聽得耳邊傳來一陣密集的響聲:“噼裏啪啦”彷彿春雨打樹葉,又彷彿疾風吹門框,只見龍江身子不動,左手臂猛然揮動,狠狠地抽打在三個惡狠狠撲過來的兇漢臉上!

三個漢子頭部太陽穴,各捱了龍江揮掌一擊,登時被打得東倒西歪,臉部高高腫起,嗷然慘叫着跌出了土炕!

噗通!三人翻倒在地,眼白向上,嘴角抽搐,不斷吐着噁心的白沫,竟然龍江隨手一擊,盡皆昏死!

流氓們嚇了一跳,忽地一下都閃開了,一個瘦子蹲地摸了摸幾人脖頸,挨個拍打,可幾人就像睡着一樣,一動不動,死了似的。

龍江一擊之下,惡能微吐,早已經堵塞了幾人太陽穴經脈,豈能一拍了事?

“六爺,他們都昏過去了,咋整?”瘦子急了。

光頭大驚,沒看見龍江如何動作,只聽一片嘴巴聲,手下四大金剛就倒了三個,怪了,難道這小子會點功夫?

“反了,反了!”

一念至此,光頭惡從心頭起,任你武功高,也怕我大菜刀!刷地抽過一柄長長的西瓜刀,惡狠狠罵道:

“都特麼死人啊,草傢伙,做了他!”說罷,胳臂肌肉墳起,帶着手臂紋身,帶着剩餘的三個人,惡狠狠地攻了上來。

龍江不耐煩了,這幫農村土條,不見血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剛纔短短几巴掌,扔出去1000多惡能,看得他十分心疼,不過好在收穫了500善能。

做任務期間,惡能成倍支出,善能收穫僅僅是平素五成!我的能量點啊,龍江好不煩惱。

看一羣人在那馬老六領着下,嘶吼着舉刀掄棍,眼看就要了眼前,當下不再猶豫,拇指微微伸動,一股股惡能射了出去。

光頭高舉着西瓜刀,狠狠一刀劈向龍江脖頸,他暗自得意,一個多月沒動手,把式沒扔下,這一刀劈正了,只怕半個腦袋也能砍下來,不過有當柳條鄉書記的二哥在,他怕個屁?

讓你們這羣王八蛋知道知道,得罪我六爺的下場.

不料未等劈下,猛覺腋窩一疼!

一股冰寒之極的東西突然鑽了進來,彷彿那裏開了個小洞,冰寒昂然在體內瀰漫,立刻半個身子連同手裏的刀,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光頭一腳踩空,半身麻木,猛然栽倒,一頭狠狠磕到了土炕的炕沿上,頭腦轟鳴一聲,等他反應過來,已經仰面朝天,躺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