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老二,我看你很喜歡這把『野獸之瞳』,送給你了,待會我教你使用方法。」李易拿出「野獸之瞳」扔給熊霸道。

後者一喜,忙接過來,捧在手裡,使勁的摸了摸,一臉激動道,「多謝主上。」

李易微微一笑,手中光芒一閃,多出一把精緻小巧的銀白色手槍,扔給藍魅。

「mp15?!」藍魅喜出望外,她以前的配槍就是mp15,只不過後來一次逃亡中丟掉了。

「多謝主上。」

李易點了點頭,忽然起身,單手按住向天問的腦袋,沉聲道,「天問是黑暗進化,我現在傳你一門黑暗戰技,屏住呼吸,集中精神,接好了。」

「是,主上。」向天問臉上閃過一抹激動,閉上眼睛。他最想要的東西,終於來了。

「嗡!」

整個房間忽地一震,空氣猛然壓縮。以李易按在向天問頭頂的位置為中心,形成了一個黑色的能量漩渦。快速旋轉之間,「黑魔經」的心法以及攻擊戰技「黑魔神拳」,以醍醐灌頂之法,沒入進了向天問的大腦。

整個過程,只用了半分鐘不到。黑色漩渦消失不見,向天問睜開了眼睛,眼眸中疾射兩束精芒。那一瞬間,藍魅三人都不敢直視向天問的眼睛,彷彿直視太陽那般刺眼疼痛。

「哈哈……」感應到腦中多出來的「黑魔經」「黑魔神拳」,向天問不禁大笑。但下一刻,忽地變色,凝視門口,厲喝一聲,「誰?出來!」 厲喝聲中,向天問猛地一個箭步,閃電般來到門邊,迅速打開大門。單手抓住想要逃跑的某人,一個后摔,將這個偷聽的人扔進了房間里。

「哎呦,疼死我了。」某人一聲痛呼,坐在地上哀嚎不止。

「是你?」李易微微一笑,「我記得你好像叫吳……吳……」

「吳欽!」

偷聽的人正是那個年輕男子,臉色蒼白,身形瘦弱,似乎一陣風就能把他吹走。即便如此,他依然緊跟著袁世龍,跑出了地下實驗室,頑強的活到現在。

「嘿嘿,大哥,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我只是路過這裡,順便聽到了一些。當然,我也沒聽到多少。大哥你們繼續,我這就走。」說著,爬起來就要走。

李易伸手一拍他的肩膀,把他按住,似笑非笑道,「既然來了,就留下吧。」

「啊。」吳欽身體一顫,苦笑道,「大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求你不要殺我,我……我也可以奉你為主。」

「誰說我要殺你了?」李易一陣好笑。

吳欽一怔,繼而鬆了口氣,「那大哥你這是……」

「我既然把你留下,自然有事情,先坐下吧。」李易坐回原位,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好……好的。」在向天問四人緊盯著的目光下,吳欽渾身不自在的坐下來。

凝視吳欽片刻,李易開口道,「如果我沒猜錯,你這個樣子是從9月9日晚上那天以後開始的吧?」

「大哥你怎麼知道?」吳欽猛地一震,目光中滿是不可思議,驚愕叫道,「以前的我雖說不是很魁梧,但至少還算健壯。可自從9號那天晚上開始,一天比一天瘦。剛開始我還以為吃的太少原因,可後來在實驗室大吃了一頓,依然是這個樣子。」

說著在懷裡一陣摸索,掏出了一個皮夾,指著上面的一張合影照片,道,「大哥你看,這是以前的我,也是真正的我。」

照片上,一個陽光俊朗的男孩子,和一個秀美清純的女孩子,腦袋靠在一起,開心的笑著。看的出來,這是一對小情侶。

和照片的陽光男孩比起來,現在的吳欽不僅瘦了一大圈,更是老了好幾歲。初看過去,甚至比李易還要大的多。

「這真的是你?不會是你弟弟吧?」藍魅美眸盯著照片看了一會,隨即凝視吳欽,媚眼如絲,嫵媚笑道,「到是這個小妹妹長的挺俊,她是你弟弟女朋友?」

「這是我女朋友!」吳欽漲紅了臉,「我今年才16歲!」

「什麼?你才16歲?哈哈……」蕭寅大笑,「你說(色色小說26歲我都還有些懷疑,16歲?你怎麼不說6歲呢?哈哈……」

「我……我,我真的是16歲!」吳欽大窘,急的一臉通紅,為自己辯解道,「你們要是不信,可以問龍叔,他從小看著我長大,我只比圓圓大了十個月。」

「那你是不是還和圓圓有過指腹為婚啊?」藍魅憋住笑。

吳欽眼睛一瞪,愕然開口,「你怎麼知道?」

「哈哈……咯咯……」

藍魅和蕭寅頓時大笑。李易也是一臉笑意。吳欽楞了楞,旋即反應過來,大窘,「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那都是我爸和龍叔開的玩笑,我真正的女朋友,是她!」

吳欽指著照片上的女孩,極力辯駁道。

「她是你女朋友?那雪兒呢?你不是一直叫著雪兒是你的嗎?」藍魅調笑道。

吳欽立時啞然,本是蒼白的臉龐,漲成豬肝色,「那……那是……我……我……」

「咯咯……哈哈……」藍魅和蕭寅一個勁大笑。

「好了,我相信你只有16歲。」李易笑著開口道,「你只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你進化了!」

「什麼?!」

除了向天問,蕭寅、藍魅、熊霸,吳欽皆是一聲驚呼。蕭寅更是一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吳欽,不甘叫道,「主上,你不會看錯了吧?這小子,居然……居然也進化了?」

「我……我進化了?」吳欽一臉迷茫,就像被巨獎砸昏了腦袋。

藍魅咬了咬誘人的紅唇,美眸中儘是幽怨。熊霸收起「野獸之瞳」,瓮聲道,「主上,他是什麼進化?」

「靈魂進化!」

「每個人的資質和潛力都不一樣,這不僅僅是基因鏈的構造不同,更多的是靈魂的造詣不同!科學家一直在測試人類是否存在靈魂,事實上,靈魂確實存在。人類、魚蟲鳥獸、樹木花草,天地萬物,都有靈魂!」

李易緩緩道來,「人們平常所說的鬼魂、幽靈,就是靈魂的一種表現方式。靈魂沒有實體,而是以能量形態存在。大多時候,一旦人死亡,靈魂就會消散,回歸天地。只有極小數的靈魂,在特殊的壞境情況下,才能以異樣的形態,遺留下來。」

「比如極陰之地、極寒之地,或者人為構造一個養魂場,蓄養靈魂。天地間存在各種不可思議的存在,種種玄奧。人類只是觸摸到了冰山一角,距離真正的天門,還有著天與地的差距。」

「而靈魂進化,正是打開天門的契機。能夠以平凡的肉身,觸摸到天地,感應那冥冥天機。天地人三道,人道是最神秘,也是最基礎的存在。以人道為階梯,地道為地基,天道為頂蓋,方才有摩天大樓。」

「沒有人道,天與地將永世相隔。永遠不會有觸碰的一日。但天與地一旦相觸碰,世間便會毀滅。只有人道,擋在天與地之間,才能消除災難。成也人道,敗也人道。可以說,人道既是天地的構成元素,也是天地毀滅的破壞元素。」

「靈魂進化,參悟的正是人道!」

一口氣說完,李易才發現藍魅幾人,目瞪口呆,幾張臉龐皆是迷茫一片。心中一嘆,知道自己是對牛彈琴了。也對,這種天、地、人,三道的存在,自己也是從那莫名其妙多出來的記憶里得知。到現在,也是朦朦朧朧。藍魅幾人能夠聽得懂,那才怪了。

好半響,向天問幾人才回過神。蕭寅一臉賤笑道,「這麼說來,靈魂進化的過程很難了?」

「是很難,沒有千八百年的頓悟,別想觸摸一點人道的皮毛。」李易嘆道。

「啊?」吳欽聞言,苦下臉叫道,「千八百年?我能活那麼長嗎?」

「哈哈……」蕭寅一臉幸災樂禍的賤笑著。

「大哥……」吳欽可憐兮兮的看著李易。

「別看我,看我也沒用,我也只是知道靈魂進化是怎麼一回事,具體怎麼修鍊頓悟,也是一概不知。」李易罷了罷手,表示愛莫能助,心底卻是暗自納悶,「這吳欽明明是零級零元生命體,怎麼會開啟靈魂進化的?」

是的,吳欽的心臟位置處,沒有一顆進化元點。這表明他和其他人類一樣,都是零級零元生命體。也正因為如此,李易才沒有第一次見面時,就看出他是靈魂進化。

這實在是太怪異了!

零級零元生命體,卻能靈魂進化?

「哎。」吳欽重重嘆了口氣,一臉沮喪。剛得了巨獎,卻發現獎金都是冥幣,這叫有錢也沒地方花啊。

「算了,算了,這什麼靈魂進化不把我弄死就可以了。不過以後得跟在大哥身邊了。」吳欽可憐兮兮的看向李易,開口道,「大哥,你可不要趕我走啊。」

「跟著我?」李易有些不明白,「你跟著我,就沒事?」

「嗯!」吳欽重重點了點頭,「雪兒姐姐沒說錯,大哥你身上的味道很特別,我也喜歡。」

「噗!——」 正拿著礦泉水喝的蕭寅,猛地一口噴出來。藍魅一個疾閃,躲過他噴出來的口水。站在一旁,氣惱道,「你又皮癢了是不是?」

「咳咳……咳咳……」蕭寅彎下腰,不住咳嗽,伸手指著吳欽,艱難開口道,「他……他……哎呦哎,笑死我了,哈哈……」

吳欽臉一紅,「我沒說謊,大哥身上的味道真的很特別,站在他身邊,我感覺自己的力氣又恢復過來了,甚至……甚至比以前更強大!」

房間里一靜,蕭寅面色古怪,向天問若有所思,藍魅滿臉幽怨,熊霸面無表情。身為當事人的李易,也是陷入了沉思。

驀地,腦中劃過一道精光。李易「騰」的一聲從位置上站起來,面色肅然,心底驚駭叫道,「是它!是那塊黑色石碑!」

那塊讓自己變成天使外表,力壓邪惡神秘存在,幻化白色形態,隱藏自己大腦深處的黑色石碑。李易不知道它的來歷,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黑色石碑,是比邪惡神秘存在,還要高級的事物。或者,生命體?

沒有黑色石碑,李易早就變成了惡魔。吳欽和雪兒,感受到的是黑色石碑,散發出的氣息。吳欽開啟了靈魂進化,雪兒是那個存在。他們從本質上來說,都不再是普通人類。能夠感受到黑色石碑的氣息,更加證明了黑色石碑的不凡。

想到這裡,李易目光投射到吳欽的身上,心中暗道,「看來還真的要帶上這小子,藉助他的靈魂進化,摸索出黑色石碑蘊藏的秘密……」

「大……大哥……」吳欽被李易看的渾身不自在,扭捏道。

「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吧,當然,你不是雇傭兵,不用奉我為主,叫什麼隨便。」李易收回目光,淡然道。

「真的?」吳欽大喜,「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嘿嘿……」蕭寅一臉賤笑,搓著手,看向李易道,「那個主上啊,你看,老二和老四都有了武器,那我……」

他還真不客氣了,要知道李易若是一個不高興,可以隨時掐滅他的靈魂。五個人雖然是主僕關係,但蕭寅想說什麼絲毫沒有顧忌李易的意思。當然,李易也樂得其中。

如果向天問四人,都是一副冷冰冰,拒人於千里之外。李易還真不放心,讓他們以後保護母親和妹妹。偶爾開下玩笑,並無不可。凡事都講究一個「度」,只要把握這個「度」就可以了。

「哦,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李易一拍手,上前幾步,按住蕭寅的胳膊。

蕭寅一愣,不解道,「這是幹什麼?」

「幫你換成機械臂啊,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嗎?」李易反問道。

「我……」蕭寅頓時傻眼,隨後一轉身,凄然嚎叫著奪門而去,「蒼天吶,你不公啊……」

「咯咯……」

「哈哈……」

房間里,藍魅和熊霸大笑不止。

恰在這時,一聲尖叫從大堂的方向傳來,伴隨著的,還有幾個囂張的怒喝聲。

「是唐糖!」李易面色大變,一個閃身衝出了房間,閃電般沖向大堂。還未接近,便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在叫罵。

「小賤種,我們大哥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

「跟著我們大哥,吃香的喝辣的,包你滿意。」

「這個世界變天了,你還以為你是千金大小姐啊?別傻了,你那老爸老媽,早就被喪屍啃食精光了。」

大堂里,三個小混混,將唐糖圍在中間,一臉淫笑道,「來吧,小妹妹,伺候好了哥幾個,讓你……」

「伺候你妹!」一聲怒喝,伴隨著腿影出現在三個小混混的眼帘。

「砰!」「砰!」「砰!」

快速三連擊,三個小混混高高飛起,重重跌落地板上。卻是蕭寅,一臉怒容的擋在唐糖面前。

「啊,我的手,我的手……」一個紅頭髮的小混混抱著三百六十度彎曲的手腕,凄厲叫道。

「尼瑪!找死!」綠毛混混手一抬,拔出手槍對準蕭寅,怒吼聲中,就是一槍開出。

「砰!」

黃橙橙的子彈自黑洞洞的槍管疾射出,在空氣中滑出一道透明的軌跡,就像水波,一路劃開。高速旋轉的彈頭,直衝蕭寅的胸口而來。

蕭寅瞳孔一縮,卻沒有閃開,準備硬擋這顆子彈。他知道自己一閃,中槍的肯定是身後的唐糖。李易對唐糖的感情,他們幾個可是看在眼裡的。玩笑歸玩笑,認真的時候,蕭寅一點也不含糊。

只是閉上眼睛半響,蕭寅沒有感覺到子彈入體的劇痛感,下意識睜開眼,卻看見自己的面前多出了一道身影。紫金色齊肩長發,正是李易。

「主上……」

李易手一抬,阻止蕭寅開口,血色瞳孔凝視三個小混混,冷然道,「想死的只怕是你們!」

輕輕一捏,手中的子彈化作細粉,從手指間滑落,流沙一般飄落至地面。空手接住子彈,對現在的李易來說,不過是舉手抬足之間的事情。輕而易舉!

綠毛混混看傻眼了,持著手槍的右手控制不住抖動,看怪物一樣的看向李易,忽然驚叫一聲,對著李易瘋狂射擊。

「啊!!去死吧!去死吧!」

「砰!」「砰!」……一口氣打完手中的子彈,綠毛混混才停止吼叫。一直盯著李易的眼睛,卻是忽然放大。

「叮、叮……」一顆顆黃橙橙的子彈,自李易手中滑落,掉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不可能!」綠毛混混失聲尖叫。隨即身子一個后閃,就要逃跑。

「想走?給我留下!」李易身形一晃,手中唐刀豁然劈出。

「唰!——」

森冷的刀芒閃現,跑出去的綠毛混混,身子以腰部為中心,忽然分成兩段。下半身依然往前跑,上半身滯留在空氣中。直至跑出去三米遠,上半身「嘩啦」一聲響,五臟六腑才一股腦落下來。半截身體倒在血泊中,睜開的眼睛里僅是難以置信。

死不瞑目!

「啊!——」大堂里響起了幾個女子的尖叫聲。看見這一幕的人,皆是倒吸了口冷氣。這一刀太快了!快的他們都沒反應過來,綠毛混混就被劈成了兩段。

也是直到這時,洪鑫這邊的幾個人,才認識到了李易的恐怖。殺人眼睛也不眨一下。要知道,這不是喪屍,而是活生生的人。

「老大!」剩下兩個混混,看見綠毛混混的下場。立即紅了眼,吼叫著爬起來。黃頭髮的小混混持著一把開山刀,紅頭髮的小混混拿著一把匕首,不要命的沖向李易。

「小子,去死吧!」

「唰!——」

刀光閃過,一顆人頭高高飛起,「噗嗤」一聲響,失去腦袋的脖頸處,噴出了大股鮮血。手中的開山刀「噹啷」一聲響,掉在了地板上。

黃毛混混,腦袋搬家,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