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者,我真的有修鍊的潛質嗎?」

蘇寧已經消失在綠籬的眼中,雖然心中有些捨不得,但是更多的是修行世界的好奇。從出生的那天起,她就註定與修行無緣。但是上天庇佑,讓她碰到了蘇寧的母親,夫人對他很好,很貼心。

但是,人總是有慾望的,誰都不能例外。忽然得到自己能夠修行的消息,綠籬高興極了,既興奮,又有些忐忑。

「當然,就算你不是特殊的血脈,以你的資質不需要多久就能迎頭趕上了。」

當然,青石尊者沒有說這需要消耗多麼龐大的資源。不過,誰在乎呢?要是蘇寧那小子知道綠籬缺資源,恐怕會不顧一起的為綠籬的傾家蕩產吧。

青石尊者看得出來,雖然蘇寧嘴上不饒人,但是心卻是好的。

「那我以後是不是就可以保護少爺了?」

「那當然了。」

青石尊者有些詫異的盯著眼前的女孩,這主僕二人之間的感情,還真是出人意料的好呢。

天空中,微風拂過綠籬的臉頰,她的目光溫柔而堅定,堅定的望著遠方,那是她的路,她的征程。 ?「那場面真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紅旗招展,人山人海啊!」

放輕鬆,不要緊張,這並不是在描寫劇場的事情。在青石尊者和綠籬走後,蘇寧也來到了會場之中。

先前早就已經說過,這次的通天路與之前有所不同,相應的規則也有所不同。 億界淘寶店 雖然不知道今年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化靈出現,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是,今年的競爭壓力將會空前的劇烈。

畢竟,通天府中的資源是有限的,即使人數眾多,也只能擇優錄取了。當然,入不了通天府,還有很多的選擇,如宗派,世家,還有帝國學院。

帝國學院一直處在一個很尷尬的境地,高不成低不就可能就是說的他吧。帝國學院中一直沒有出現過絕頂的高手,他的資源並不豐富。

與其說是學院,到不如說是面子工程吧。學院的作用在帝國實在是太少了,沒有頂尖的導師,沒有足夠的資金,鬼才能辦的起一個好學校啊。

當然,最重要的是沒有足夠多的天才修士。

在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東西就是天賦,沒有天賦你屁都不是。就算是大家族的子弟,若是連一條靈脈都沒有,最終也只能是被拋棄的命運。

沒有那個家族會在一個廢人身上浪費資源,沒錯,沒有靈脈就是廢人。這個世界比地球殘酷多了,沒有資源,沒有天賦,努力也沒有任何的用處。這就和開車沒有油一樣,再怎麼加油門也不會前進半步。

沒有足夠的天才,就不能帶來足夠的資源,皇家也不扶持,只靠幾個兢兢業業的老導師們是撐不起一個學校的。

這個世界極其的殘酷,這是世家的天下。

放眼望去,來參加選拔的化靈期強者男女老少均有。通天府不在乎他們的年齡,只要能夠通過考核,不管有多大年齡都會錄取。因為化靈期才是修鍊真正的開始,沒有誰能夠保證,這不是一個大器晚成的修士。

通天府的招收方式有很多,這只是其中的一種,也是最為常見的方式。

「咦,你看,那不是綠籬嗎?」

整個選拔場內,人聲鼎沸。人群的最上方,青石尊者與皇帝正在交流,綠籬正站在一旁等候。

看到綠籬,蘇寧連忙向她招手,可是人實在是太多了,綠籬並沒有發現他的蹤影。

「綠籬為什麼會在那個地方?」

「不知道啊,難道是被青石尊者給收下了?」

「卧槽,那她可是烏鴉變鳳凰了,那她可發達了。」

在蘇寧的旁邊,蘇寧小店的熟客們也來湊熱鬧。他們也發現了青石尊者身旁的綠籬,十分驚訝的討論著。

「瞎說什麼呢?什麼叫烏鴉變鳳凰?你特么才是烏鴉呢,你全家都是烏鴉!」蘇寧憤怒的開啟了噴子的模式。

「誰特碼在那,呦,寧哥啊!」

「別廢話了,張公子是吧,你被拉黑了。」

「別介啊,寧哥!我錯了還不行嗎?!!」

一聽被蘇寧拉黑,這個人可就急了,早就習慣了蘇寧的飯菜,這一下不讓他吃了,這還不是要了他的命啊!

「哼哼,晚了,剛剛你說誰是烏鴉?」

「我是,我是還不行嗎!」

「嗯,算你識相!」

顧少,你命中缺我! 「那……寧哥,這個,這黑名單?」

「先拉黑你一個月,看你表現!」

「好的,好的,謝謝寧哥,謝謝寧哥!」

……

在的等待的期間,蘇寧發現了同樣前來送別的公孫孫,這貨的身材依然是這麼的高大威猛,呃,用肥胖來形容可能更加形象一些。

「寧子,自己跑這來也不和我說一聲,我還跑到你的家裡去找你!」公孫孫一臉埋怨的看著蘇寧,十分的不滿。

「嘿嘿,忘了,忘了。」蘇寧一邊摸著後腦勺,一邊尷尬的笑著。

「聽說這次選拔使用了一件聖器。」

「聖器?這麼牛逼?」

「嗯,奏是這麼牛逼,你經歷過通天路,講講是什麼樣子啊!」公孫孫一臉好奇的看向蘇寧。

「我那個時候和現在不一樣,我那時候是單獨考驗,分別考驗實力,心境,品行,似乎每個人的考核都不太一樣吧。但是聽你說這次考核動用一件聖器,那可就厲害了,不知道是怎樣的考核?」蘇寧一臉思索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啊,知道我還問你么!」公孫孫一副你是腦殘吧的表情看著蘇寧。

「快看,喵喵!」

蘇寧連忙轉移視線,直到蘇晴與陳喵喵走了,蘇寧也沒來得及和他們聊會天。不過,他們吃了自己準備的宴會,也算是為他們兩個踐行了吧。誰讓兩件現在就跟防賊一樣防著任何的人,若不是昨天皇上宴請,恐怕家族裡的人都不會將他們放出來。

特別是當如此大量的化靈的修士湧進帝都之後,各大家族紛紛感覺到了壓力。以往只有二三十人,競爭壓力並不大,但在足足是以前的二三十倍,競爭的壓力突然倍增。

不過,這都不關蘇寧這個吃瓜群眾的事情,他只是來送行的。

現在,運動員們已經,不是,修士們已經進場了。最上方,青石尊者與皇上也已經停止了交談,看著魚貫而入的諸位修士。

這次的選拔確實非同尋常,往年每年化靈的人數少得可憐,幾乎只有二三十人左右。但是這次竟然足足有五百人,所以這才導致通天府無法動用蘇寧並不曉得神秘力量將他們直接傳送至通天府吧。

「好了,所有的人都已經到了吧,不到老夫也不等了。昨天該說的事情都已經說過了,現在直接開始選拔。」青石尊者冷酷起來簡直是霸氣側漏,冷目一掃,全場頓時鴉雀無聲。

「接下來,你們將會進入到這山河畫卷之中,你們的考核將會從這裡進行。請放心,在山河畫卷中,你們不會有性命之虞。

在你們收到致死傷害的時候,你們將會被直接傳送出來,所以可以盡情的發揮你們的實力。當然,傷還是要受的,如果你們到了堅持不了的時候,可以捏碎這個玉牌,你們同樣會被傳送出來。

不過,一旦被傳送出來就代表著你們考核失敗。」

「下面,考核開始!」 ?此時,蘇寧正在思考一個世界性質的哲學問題。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幹什麼?

我為什麼會來到這麼一個地方?我是不是吃飽了撐的才來到這個地方?他們的考核我又看不到!我到底來這裡幹什麼?!

「走?」

蘇寧遞給公孫孫一個眼神,兩人相約離去,喝酒去嘍!

「你說我倆是不是閑的?連他們兩個人的面都沒碰著,就遠遠的看了一下,來幹什麼?」

「畢竟兄弟一場,來送送吧。」公孫孫嘆了一口氣:「特碼的,老子還不如在家裡睡覺呢!」

……

兩人都沒有想到,試煉會這麼快就開始,快到他們兩個都沒有機會和另外兩個人告別。不過,就在他們走後不久,天空中巨大的山河畫卷中開始不斷地吐人了。

不用說,這就是考核失敗的人群。

「蘇寧,過兩天我就要外出做官了,酒吧和劇場就全都交給你了。」走在路上,公孫孫一臉悵然的說道。

「……」

「蘇寧?你怎麼不說話?」

鄉村小神醫 還特碼讓老子說什麼?嗯?

本來老子拉你們兩個人入伙就是為了給自己打掩護,這可倒好,不到一個月,你們兩個就跑光了,你這是在逗老子嗎!

「我還能說什麼?老子很無奈啊!」

這是蘇寧內心中瘋狂的怒吼,不過,他也把這一切放到了實際行動當中,兄弟之間,不需要那些虛偽的東西。

「卧槽,蘇寧,你要幹什麼,把菜刀給我放下!」

公孫孫看著蘇寧的動作大吃一驚,怒吼道:「自殘是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的!」

「……」

碰到一個智商下線的隊友,真的是沒救了。

「你要去哪裡做官?」

「聖光城,一把手哦!」

「卧槽?封疆大吏?」

「嗯哼?!」公孫孫一臉嘚瑟的看著蘇寧:「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聽說那邊的美女水靈靈的,我都快拍不急待了!」

「弱智,那叫迫不及待。」

「老子願意,你管得著?」

公孫孫不愧是世家,一出手就是一個封疆大吏。不過,具體的說是封疆大吏的助手。只不過那真正的封疆大吏是公孫孫的親哥,所以在聖光城,說公孫孫是封疆大吏也沒錯。

畢竟,有個那麼寵他的大哥,恐怕公孫孫真的是要成為封疆大吏了。

「有間酒吧」中很清靜,大部分的人都去觀看選拔儀式去了,沒有功夫來這裡喝酒。

「這次去有沒有什麼打算?準備什麼時候回來?」

一邊喝著檸檬水,一邊聊天打屁,這一別恐怕也是不知道多久才能相見了。

「不好說啊,一般出去了,沒個幾十年是回不來的。」公孫孫也有些黯然。

是啊,封疆大吏說的好聽,機會就是駐守邊關的將領,就算回京,也只是很短的時間罷了。特別是在這種戰事頻繁的地方。

「不會讓你上戰場吧,就你這體格,跑都來不及啊!」

蘇寧一臉擔憂的看著公孫孫龐大身軀,這人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怎麼可能吃的這麼胖?難道是豬精轉世?

卧槽,不會是豬八戒投胎轉世吧?

現在的蘇寧,有人站在他的跟前說他是玉皇大帝蘇寧都能信。連特碼的穿越都經歷了,區區一個玉皇大帝算個屁!

「轟隆隆!」

我擦,對不起,對不起。玉皇大帝大人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別拿雷劈我啊!

「我看你是想嘗我一記泰山壓頂了是吧?」

公孫孫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不爽的說道:「老子就是想當一個紈絝怎麼了!沒事喝喝酒,逛逛樓,礙著誰的事了!為什麼一定要讓我去做官!老子不是這塊料啊!」

「行了,都特碼老大不小的了,還跟以前一樣?喵喵那個不著調的都化靈了,你還這樣呢啊?!」

「別提他,提他我就來氣,說好一起紈絝到底,他特碼的一拍屁股化靈了,留下老子自己在這裡!」

「……」

怎麼聽上去像是一個深閨怨婦一樣呢,難道兩個人之間有著蘇寧不知道的PY交易?

「你別笑,笑個屁啊你!還有你,忽然間就搞得這麼大了,以前那個紈絝的你去哪了!」

尼瑪,老子躺著也中槍啊。

再說了,我這樣有什麼不對。老子沒廢之前,不也是丟下你們一大截么!要不是老子好心停下來等等你們,你們早就不知道被老子甩到哪裡去了。

你們等著的,等老子迎頭趕上的!

「行了,行了,喝兩杯得了。大早上起來的,你這是要死啊?趕緊給我滾回家收拾東西,走的那天我送你。」

蘇寧很理解公孫孫的感受,這是臨行前的一種發泄。他還是有上進心的,否則,他自己不願意,誰都不可能強迫他干任何的事情。

公孫家雖然不是帝都第一名的世家,但是排個前十還是可以排的上號的。公孫孫若是想當一輩子的紈絝,公孫家還是負擔的起。

「老子,走了!」

一口飲盡杯中酒,公孫孫轉身離去,蘇寧沒有相送,輕輕一擺手。

兄弟之間,無需多言。

只是一瞬,蘇寧的身邊已經沒有了朋友,就連貼身的小丫鬟綠籬都已經跟隨著青石尊者離去。

在這一剎那,蘇寧竟然變成了一個孤寡老人。

「歪,妖妖靈嗎,九零后孤寡老人需要你們的幫助啊!」

坐在吧台前,蘇寧仔細的回想著這三個月的生活,一切都彷彿活在夢裡一般。

艾瑪,太矯情了,自己都受不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