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星,算了,奶的脾氣就那樣。而且今天子雅也勸住了,奶一句話都沒有罵完,比平常好多了,別在這呆著,不然讓奶看見了,她心裡不舒服,又要挨罵了。」周子云拉著妹妹趕緊離開了院子,周子星也是乖寶寶的沒有出聲,她膽子特別小,每次周氏罵人打人的時候,她就縮成一團似的。

周子雅跟著周氏進了廚房,她是下了心要學習廚藝的,所以就纏著周氏讓她教。

可是心疼孫女的周氏這時候真正的愁了起來「奶的心肝呀,這做飯有啥好學的,到時候如果把手給切到了怎麼辦,到時候流好多血,會很痛很痛的。心肝呀,咱們不會做飯好不好,你要吃啥,奶就讓人給你做。」

她也不知道今天寶貝孫女是怎麼回事,非要學習做飯,可是她哪裡捨得呀。

周子雅卻是撒嬌「奶,我怎麼不能學習了,姐姐都會,就我不會,出去都有人笑我了。而且我也不可能永遠不會吧。奶,你就教我吧。反正我不管,你如果不教我,那我就不吃飯了。」

一聽到寶貝心肝不吃飯那怎麼行呀,所以周氏只能教了,可是教做飯卻跟要打仗一樣,那個緊張,幾個兒媳婦全部被她喊到了廚房,全部來當周子雅的師傅。

廚房最好也是做飯最多的二房,周李氏,她性格也好,教起來還真的有幾分師傅的模樣。

「小雅,切這個土豆片的時候,要把手放到後面一點,切的時候要盯著下刀的地方。」周李氏一邊示範一邊指導,然後又切了幾片讓周子雅觀看。

「二伯娘,你好厲害呀,一片片切得差不多一樣,我也試試。」

她畢竟不是真正的小孩子,所以學習能力還是非常不錯的,雖然切出來有大有小,可是沒有切到手,周氏在旁邊大大鬆了一口氣。

然後周李氏又開始教起來炒菜的事情「小雅,炒菜要先放油,油的多少呢,要看需要炒多少菜。等油熱到差不多的溫度的時候,就把菜放下去快速的翻炒。放油和放菜的時候要小心,有可能會油跳出來到時候燙到皮膚。」

周李氏的動作熟練,她說話的轉眼功夫,又詳細說了放鹽的量之類的,一盆菜就炒了出來。

小周氏最開始嚴重反對女兒學習廚藝,可是婆婆同意了,她也沒有辦法。現在她沒事,就緊緊的盯著女兒,害怕她受傷。

經過一個中午的學習,周子雅覺得在大家的眼裡,她還是非常聰明的,學習能力非常不錯,特別是周氏,更是快要把她誇上了天。恨不得把所有美好的詞全部用在她的身上。 經過幾天的廚藝學習,周子雅終於知道,這個空間居然沒有醬油的存在,這簡直太奇怪了,不過卻是有醋的。而且也沒有看見辣椒。她立刻看見了商機,覺得銀子在向自己招手,等著自己去賺呢。

所以她趕緊在空間里種了不少的辣椒,每天都去看一下,希望那些辣椒可以快點成熟。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不過沒有醬油,對於愛好美食的她來說,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奶,家裡有沒有黃豆呀?」雖然醬油可以做,但是醬油需要的時間太慢了,可以快速賺錢的還是豆腐乾,這個世界有豆腐,卻是沒有豆腐乾。她覺得這個是可以做賺不少錢。

「黃豆有呀,那東西家裡肥地的時候會種一些,平常也沒啥人吃。心肝,要黃豆做什麼?是不是嘴饞了想吃炒黃豆,奶一會就讓你娘給你做去。」看見最近學習廚藝沒有瘦的心肝,周氏覺得可以放下心來了。

「奶,我不是要吃炒黃豆,我是想吃豆腐。」誰喜歡吃那炒黃豆了,幹得吃,她的牙齒可不是用來咬干豆子的,而是用來吃肉的。

「哎喲,原來奶的心肝是想吃豆腐了呀,自己做太麻煩了。一會去村裡賣豆腐的地方買幾塊就可以了。」反正只要周子雅要吃的那都是可以買的,這是周氏的寵孫女非常不要原則的原則。

「奶,自己做便宜一些,而且多做一些,多吃兩頓。而且我看見爹今天也沒事做,讓他去推豆子就可以了嘛。」自己的便宜爹又開始偷懶了,人家下地,他去了一會就回來,說什麼人不舒服,我看呀就是懶病犯了。

「心肝呀,你爹身體不舒服,哪裡去推磨弄黃豆呀。那可是很累人的。」周氏心疼小兒子,自然不捨得小兒子去受罪了。如果現在換成大兒子和二兒子,那肯定沒有一點猶豫,說不定還會罵兩個兒子裝病不想幹活呢。

「奶,沒事,我剛剛去看過了,爹已經沒啥大事了。而且大伯和二伯他們都下地幹活,爹一個大男人,哪能在家裡休息。不然讓村裡人知道了,肯定要說閑話的。爹推磨總比下地輕鬆吧。爹有的是力氣,奶,你就不要擔心了。」她非要想辦法把自己老爹的壞毛病改過來不可,而且她急著賺錢也是因為現在家裡的男孩都沒有念書的。

念書簡直就是燒錢,周家根本供不起,所以周家這一輩沒有人去念過書。周子雅想把自己的幾個哥哥弄去上學。特別是二哥,那簡直就是太狡猾了。肯定會有出息的。另外兩個哥哥也是不錯的,大哥是脾氣太燥了一點,但是最起碼也要懂得認字。

當然一切的前提條件就是要賺錢,不然一切都是空談。最主的是,距離下次村裡堂收學生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所以給抓緊了。而且上次自己趕集看過了,那集市可是非常繁華的,想要用豆腐乾賺錢肯定非常收穫不少。

「哎,那行吧。奶去拿豆子,先泡起來,一會看你爹的身體,如果行就去磨豆子,如果身體不行,就叫你大伯他回來幫你去磨。」周氏疼兒子,可是跟孫女比起來,那兒子就要靠後邊了。 周子雅想著豆腐乾雖然賺錢,但是醬油更賺錢,所以趁著這次拿黃豆的時候,她準備多拿一點來製作醬油實驗。

「奶,我跟你一起去拿吧,幫把手。」周子雅像個跟屁蟲一樣跟周氏身後。

「好,奶的心肝現在越來越懂事了,都知道幫奶了,奶沒有白疼你。」周氏笑得開心得很。

兩個人來到了房糧食的地下室,當看見有不少的黃豆,看來平常沒怎麼吃的。周子雅就多拿了一點,裝在盆里,弄了整整一大盆。

「心肝,這麼多太多了,到時候豆腐吃不完也會壞掉的。一半就夠了。」周氏說道。

「奶,你放心吧,另一半,我有用的。奶,你相信我吧。要是浪費了,我就一個月不吃雞蛋。」小孩子真是傷不起呀,做什麼事情都要被人管著,真是沒自由。

周氏沒辦法,只能同意了,不然一會心肝哭起來,她還不得心疼死。

用了溫水把豆子泡了起來,周子雅立刻跑進父母的房間,準備去拉自己老爹一會起來給自己當牛便喚,一進屋,果然,自己老爹就是偷懶,哪裡是不舒服了。看看,那模樣,睡得可真是香呀。

周子雅爬上床,看了半天,哼了一聲,伸出小手把老爹的鼻子挰住,讓他沒有辦法呼吸,果然不一會,人就醒了。

「哎喲,子雅呀,你幹什麼呢?」周父睜開眼睛正準備大罵呢,誰打擾他睡覺,結果看見寶貝女兒,那語氣立刻溫柔了起來。

「爹,家裡一會要做豆腐,其它人都下地去了。沒有勞力了,沒有人推磨,所以爹,你一會去幫忙磨豆子。」周子雅吐字清楚的說道。

「啊,子雅呀,爹的身體不舒服,不能推磨,沒有力氣呀。要不,一會等你大伯他們回來了,叫他們去幫你。咱不急哈。」他可是說身體不舒服,如果出去了,那不是打破自己說的謊言嘛,那哪裡行呀。

「哼,爹,你不要以為子雅小就可以騙我。反正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做豆腐。爹,你難道不幫女兒?」周子雅不滿,自己開口,居然還不答應,簡直太過份了。

「子雅呀,要不,你去叫你大哥他們也行,他們有的是力氣,保證給你把豆子磨得好好的。」

周子雅那個氣呀,這個全身懶骨頭的老爹,只知道推拉別人,自己就是不想幹活,那可是不行,眼睛一眨,立刻想到了好辦法。自己來個先禮後兵,先用誘惑的方法,如果再不同意,那就只能使出自己的殺手鐧了,直接威脅,眼睛里閃過不懷好意的笑容。就看這懶骨頭老爹這次自不自覺了。

周子雅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樣,然後湊近周父的耳朵旁邊小聲的說道「爹,實話告訴你吧。女兒找到了一種賺錢的辦法。大家都知道豆子可以做豆腐,不知道其它還可以做一種吃食叫豆乾,而且比豆腐還要好吃。爹,你想想,到時候如果做出來了,拿到集市上一賣,呵呵……爹,這可是新吃食,別人都不會的,爹,你說會賺多少銀子呀………..」

果然看見自己老爹眼睛發亮的模樣,心裡哼哼,瞧瞧,這聽見銀子就上勾了。心裡那叫一個得意呀。

「子雅,你從哪裡知道的?真的假的?」周父確實心動了,不過卻還是懷疑起來。所以就直接問了出來,當然也在盤算著,到時候自己要怎麼插一手,弄到自己的私人荷包里。

「爹,這就是女兒的秘密了。女兒不告訴你,不過,爹如果你不幫我,到時候做出來了,我就讓大伯或者二伯或者幾個哥哥去做這生意。 修真被穿成篩子的世界 而且這做不做得出來,只要把豆子磨了,到時候女兒就給你證明。」她可是非常有自信的,因為根本不難呀,自己連醬油都會,更不要說豆腐乾了。

「哎喲,爹的乖女兒,爹沒有說不幫呀,爹幫,肯定幫,女兒要做的事情,爹一定支持。」

周父立刻來了個大變臉,急急忙忙的保證一定幫,人也非常積極的從床上起來了。 溫水泡豆子速度自然快,一個時辰就完全可以了,周子雅把自己老爹當牛使,一個人又是擔桶又是提豆子,又是拿其它的東西。周子雅看著走在前面,一臉精神的父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嘴裡輕輕的說了一句「果然有銀賺,老爹的懶骨頭就暫時沒了。」

有磨的人離周家不是太遠,不過也走了大約一柱香的時間,到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那磨有一段時間沒用了,有些臟,周父洗了一遍就打算完事了。

周子雅在旁邊看得那個氣呀,沒好氣的喊道「爹,洗一遍怎麼行,最少還要洗兩次。這可是吃到肚子里的東西,要是沒洗乾淨,吃了壞肚子怎麼辦。我不管,我是小孩子,腸胃不好,到時候如果生病了,我一定告訴爺和奶,是你偷懶沒有弄乾凈才害得我生病的。」

周父一聽,渾身一個哆嗦,如果真是這樣,自己的老爹和老娘還不剝了自己的皮呀。

所以他趕緊賠笑道「雅兒呀,你放心,爹再洗兩遍,一定給你洗得乾乾淨淨的。」

這家的婦人則是在旁邊哈哈大笑「周家的,你看你一個大人還沒有你們家的小福星懂事呢。」

周父呵呵的傻笑了兩聲,趕緊又洗了兩次,周子雅才滿意。

婦人本來準備幫忙添豆子的,不過周子雅給拒絕了「嬸,不用了,這點小事情我可以做的,嬸你還有別的事情,你忙你的,別耽誤了你。」

「哇,我們小福星可真能幹,好,那如果一會累了就叫嬸,嬸來幫你。」

「嗯,謝謝嬸。嬸你真是一個大好人。」給你一張好人卡,以後繼續努力。

父女倆合作,事情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磨好了豆子,周父給挑回去,然後接下來做豆腐之類的程序全部交給周父了,她自己則是去準備該有的一些調料。當然她沒有忘記去找周氏要了些銅板,她可是要磨五香粉的。可是弄了半天,她居然忘記了差了最主要的醬油沒有,她那個氣呀。急得恨不得扯出一把頭髮。自己打了包票的,現在根本辦不成。

「天啊,怎麼會這樣,怎麼辦呀,醬油,醬油,你給我變出醬油出來呀。」周子雅坐在地上一臉無奈,差點沒有流出眼淚了。眼看成功在眼前,居然差醬油。

「算了,這次先用鹽吧,效果不好也只能忍了,等我做出醬油到時候就好了。」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只能這次認栽。

周父按著自己寶貝女兒指示把豆腐弄到木方格子內,壓干,成了一般的白豆腐。

「女兒,接下來怎麼弄?」周父問道。

「爹,把這些全部抹在豆腐上面,還有鹽一起,抹均勻一點。」自己的手小,有人被自己指使刀子也懶得動手,周父慢慢的弄好,周子雅就讓它慢慢的腌制著。盯著那豆腐都發亮了,等到時間差不多了,再在最後抹上有黃梔子弄出來的水染在上面,讓其變成黃色。這東西還是她跑去村裡大夫那裡弄來的。最後只剩下烘乾了,又是一通忙活,終於看見成品,周子雅覺得以前家裡買現成的豆腐乾那麼容易,原來做出來如此累人呀。她年紀小,這一天的忙活,又是操心,又是擔心的,現在覺得累得很。

「雅兒,這就是豆腐乾呀?真能吃?」周父看見成品才相信女兒是真的做出來了。只是他還是有些懷疑能不能吃,不過整個過程他參與了,心裡還是有些成算的。

「爹,怎麼不能吃了。真是的。一會做出來,你不要吃。」太氣人了。自己好不容易弄出來,居然問能不能吃這個問題,不可饒恕。嘟著小嘴那個不滿呀。

周父立刻求饒,保證不懷疑寶貝女兒,承認自己剛剛是說錯了,周子雅才給了個白眼。

晚上的時候,周子雅就用芹菜炒了豆腐乾,還沒有出鍋呢,周家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晚上有一種新吃食叫豆腐乾的。一個個倒是有了期盼。而且聞著廚房飄出來的味道,香得誘人,眼神都忍不住往廚房看去。 「老婆子,廚房就是在做那什麼豆乾,怎麼這麼香?」周老爺子坐在主位上鼻子聳動兩下聞了聞那香氣,眼睛里閃過渴望的眸光。

周氏沒好氣白了老頭一眼,語氣卻帶著驕傲「那當然,這可是我的心肝研究出來的。而且還是三兒子努力了一大半天的成果呢。」功勞可都是自己兒子和孫女的,她眼睛看了大兒子和二兒子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小周氏卻在旁邊也是得意洋洋的誇獎道「那是,娘,也不看看是誰生的女兒。」哎呀,都是自己肚皮爭氣呀,生了那一個福寶,小周氏想想都樂得很。這村裡村外就沒有比她更有本事的人了,就連鎮上都沒有。

周氏氣得差點沒有給自己兒媳婦一巴掌兇巴巴的吼道「胡咧咧的啥呢,你的嘴巴不堵起來就是不行是不是,什麼是你的功勞,你屁個功勞。一天到晚懶得要死,還功勞呢,母豬都比你的功勞大。心肝全是留了我們周家血脈的關係,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小周氏想反駁,她反正就是條滾刀肉,平常周氏賣她她也一樣的厚臉皮。不過周低可是看在她是娘家侄女的份上,也最多是嘴上罵罵。不像二房的李氏,那周氏可真是會動手打人的。像是大房的沈氏則是變著方的折磨,只要你不聽話,那就是讓你乾重活,把你當牛一樣的使喚。

「行了,行了,都別吵了,馬上就要開飯了。影響胃口。」周老爺子拍拍桌子。

「老不死的,還影響胃口,每頓比誰吃的都多。哼。」周氏不給面子的低聲罵了一句卻不再開口。

廚房裡周子雅正指揮著二伯娘李氏吵豆乾呢,李氏的廚藝鍛煉得非常好,那揮動的手臂行雲流水,半點也不浪費時間,而且火候也掌握得非常好。基本上,周子雅咐吩一句,她就能聽從指揮完成得非常完美。所以不一會,一大盆的芹菜香乾就炒好了。

「來,小雅,你嘗嘗看,味道對不對。」李氏拿著筷子給周子雅,這周家也就只有周子雅有這個福氣,如果是別人敢這樣嘗,那絕對是被周氏罵成饞嘴偷吃,罵成小偷,什麼難聽的話都罵出來,還要餓三頓。

「嗯,二伯娘,我嘗嘗。」

自己的成果呀,她有些激動,從來沒有想到,吃一次香乾,居然讓她激動成這樣。果然,窮了就讓人傷不起,要賺銀子,多多的賺銀子才是王道。

她夾了一塊放到小嘴裡一咬,熟悉的味道立刻被舌頭給品嘗出來,她不停的點著小腦袋說好吃好吃。然後讓周子云給端出去。她人小,那盆大,而且也燙,李氏不敢讓她碰。如果不小心燙傷了她,恐怕李氏脫兩層皮都抵擋不了。

「爺,奶,爹,大伯,二伯,你們快嘗嘗,好不好吃?」周子雅立刻招呼起來。要得到別人的肯定,那才最有成就感了。

「好,爺嘗嘗,小雅做的肯定好吃。」周老爺子非常給面子的說道。

大家都心急了,所以老爺子一動手,大家也不耽誤了,大家一吃,立刻眼睛亮了,都點著頭,周大伯和周二伯都是用讚賞的眼神看周子雅。心裡想著,沒有想到,這個小侄女居然有這樣的本事,果然不愧是福星呀。就是不一樣。

而周言良則是立刻想到了生意,想到了銀子,所以他的眼神是不一樣的,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就猶如一個會下金蛋的母親。差點沒有直接笑出聲來。 這頓飯吃得周家所有人都高興,特別是二房的人,平常在桌上周氏不罵她們也會瞪她們幾眼,可是今天這豆腐乾出來,周氏高興得都不瞪她們了。讓她們吃了回安穩的飯菜。

「大姐,如果以後天天可以吃這樣好吃的,吃得飽飽的就好了。」周子星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圓圓的滾滾的,有些脹,可是小小的她卻覺得吃飽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哼,傻兮兮的,像豬一樣,只知道吃。」大房的周子月挑高了眉頭小聲不屑道。

周子月是一個非常驕傲的姑娘,她特別看不起二房的人,所以逮著機會就會欺負二房的三姐妹,二房的人軟弱又心善,自然不跟她計較。不過她也是有小心思的,知道這周家誰都不能欺負周子雅,哪怕她心裡非常羨慕和嫉妒,卻是不敢一點點給周子雅臉色看,也不敢說周子雅的壞話,甚至想盡辦法巴結周子雅。

周子云作為大姐,只能拍拍自己妹妹的腦袋,不理周子月,笑眯眯的看著妹妹回答道「會的,大姐會讓子星吃好,吃飽的。」一個12歲的姑娘,從小到大經過周家長期不平衡的待遇,很多事情她心裡清楚,只是卻沒有膽子反駁,甚至知道,她反駁也沒有用。

不過,她還是非常心疼妹妹的,平常有啥好吃的也會給周子星這個妹妹。

「是呀,妹妹,二姐也會好好疼你的。乖啊。」周子玉這個脾氣比較硬的小姑娘,經過上次的事情,心裡留下了陰影。不過這段時間,她身體已經完全好了。

周子玉雖然脾氣硬,可是那性格卻是不懂彎彎道道的,有時候頂撞周氏,也是被收拾得很慘,每次都讓周子云護著。在周家,周氏最討厭的人就屬於周子玉了。恨不得讓她立刻死了,就沒有人敢反抗她了。

周子雅朝自己老爹使了個眼色,周言良已經給寶貝女兒回了一個放心的眼神。

聽完飯,大家還在回味剛剛的美味,周言良就發揮他那張三寸不爛的舌頭了「爹,你覺得這豆乾如何?」

周老爺子點了點頭,肯定道「好吃,味道特別,很香,吃起來也有咬勁,下飯得很。」

周言良得意的昂高了腦袋,然後繼續道「爹,你看這麼好的東西,那肯定有人買。而且這東西可外面沒有人會,沒有人賣的。如果,我們賣,那可當真是獨一份。這生意,那可是絕對是穩賺不賠的買賣。更何況,這東西就是豆子做的,這豆子多便宜,爹你也知道。家裡條件差,如果可以多賺些錢,也可以給娘買新衣服,給爹買酒喝,買好煙抽。家裡的條件可是會改善許多。爹,你說呢?」

周子雅差點沒有忍住朝自己爹伸出個大拇指,看這馬屁拍得喲,那叫一個又好又響。

她現在有些佩服自己老爹那張嘴了,難怪可以在家得寵。就大伯和二伯那憨厚的性子,半天說不出一長串話的人,跟自己老爹一比,立刻被甩了幾條街去了。 周言良的話就像是一顆炸彈,在周家炸出了一朵燦爛的未來。也許是農村人的習慣,剛開始的時候大家根本沒有往賺銀子這方面想。這時候經周言良一提醒,大家再一思考,一個個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這可能性有多大。

「對,對賺銀子,賣出去,獨一家,一定可以的。」最先反應過來就是掌握著管家之權的周氏,她激動得平常動不動就是長篇大論,現在居然只吐幾個簡單的字,不過大家都可以看出她現在的興奮。

周氏又緊緊的盯著周老爺子繼教開口「老頭子,這事行呀,肯定能賺銀子的。」

周老爺子沒好氣的瞪了周氏一眼,又看了家裡的人,才慢慢的開口「老婆子,你急什麼,我又沒有說這買賣不能做。反而我覺得三兒說得對,這買賣做得,沒啥本錢,東西也好吃,不會虧本的。如果做好了,還真是一條非常好的財路。」他也知道家裡的條件只能在吃飽的生活水平上面,家裡人多,吃得也多。所以他一直希望家裡能出讀書人都沒有辦法做到,因為家裡供不起讀書人。

小周氏直接高興的拍起了手興奮的喊道「爹呀,你可不要忘了,這東西可是小雅弄出來的,小雅可是我們家的大功臣。到時候不要忘了我們小雅的獎勵。」如此一來,就可以給她們三房要來好處,越想越美呀。

周氏顯然非常贊同這話「嗯,三兒媳婦說得對,這事是我們心肝想出來的,到時候賺了銀子就分一些出來給心肝存著。到時候做嫁妝,還有多買些好吃的給我們心肝,給好好補補。」

周子雅其實心裡還是挺高興的,畢竟在家裡受寵,總比不受寵要好。 網游之奶個錘子 更何況,這次確實是她的功勞,她也不會推了。

「奶,你最好了,你最疼小雅了。到時候小雅用銀子給奶買好吃的。」汗一個,自己本來是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妹子現在居然變成了一個看臉色,賣萌,裝小孩子的小屁孩子一個,當真是傷不起呀。

周言良直接道「爹,我看這事趁晚不如趁早,正好後天就趕集了,明天我們就開始做,反正費點力氣,先少做一些出來。試試看好不好賣,如果好賣我們再多弄一些。而且我看這東西好像應該比豆腐能放。」

周老爺子點了點頭,覺得這事就這麼辦,先試試水,就點頭答應了。至於周子雅用的那些香料什麼的,她也及時的告訴出來。大家覺得正好,明天去買那些香料,也有時間準備,不會太趕。至於名字,最後決定叫五香乾。好吃好記,也容易明白。

也許是有了這可以賺銀子的動力,大家都非常興奮。就連大房和二房的人都高興起來,不管怎麼說,現在大家還是一家人。公中賺銀子對他們來說絕對是大好事一件。就算爹,娘偏心三房,最後就算三房吃肉,大房二房也會有肉湯喝。更何況,這東西是三房弄出來的,所以大房和二房倒沒有生出什麼別的心思。 第二天,周家的人就開始分工了,下地的仍然是大房和二房的人,三房的周言良則是買那些調料了,周氏更是一大早就把豆子給泡了起來。

周子雅則自己慢慢的弄自己的東西,她要做醬油,周家的人問她,她也借著自己年紀小,家裡受寵,悶悶哼哼的,家裡硬是半點沒問出來。拿她沒辦法,只能由著她了。

突然周子雅感覺一個陰影在自己腦袋上,她皺起眉頭抬頭一看,無奈的喊了一聲「娘,你擋著我的光了。」

小周氏像是做賊一樣,四處看了看,沒有人才湊近周子雅的旁邊「小雅呀,娘跟你說點事情。」

「嗯,娘,你說,我聽著呢。」

「小雅,娘覺得你弄出來的那個五香乾肯定能賺銀子。」她覺得至從那腦袋摔了后,現在聰明了好多,也越來越精明了。

周子雅點了點頭,賺銀子那是肯定的,那東西好吃,現代的時候哪家不買來吃呀。

「小雅,你奶可是說了,到時候會給你銀子的,你到時候讓你奶拿出來,你說你要自己存,到時候放到娘這裡,娘幫你保管好不好?」小周氏打的主意就是把銀子弄到手裡她才安心,放在老太婆那裡,她可是不放心的。

周子雅翻了個白眼,抬起頭來說道「娘,現在銀子都還沒賺到呢,你就想著這些。你有空想這些,還不如想想,怎麼把生意做好。怎麼賺更多的銀子。」

小周氏覺得被女兒說教心裡不高興,可是她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周子雅就繼續道「娘,你別在這裡打擾我了。我正在研究別的。到時候成功了,這個東西比五香乾更賺錢。如果因為你打擾我沒有做成功。到時候我就告訴奶,都是因為你。」

小周氏被女兒氣得一個倒退,臉都脹紅了,聽見可以賺更多的銀子,她貪念立刻更兇狠了,可是聽見後面女兒的話,她嚇了一個寒顫。如果真是這樣,到時候,她不是成了家裡的罪人,那老婆子非把自己趕出家不可。還有自家那個男人,恐怕也會打得自己鼻青臉腫的,想想都害怕。

「哎,行,閨女呀,你繼續研究,娘不打擾你了。你慢慢來,一定會成功的啊!!」

「娘,我知道了。你去忙別的吧。」

當天,周家做了不少的五香乾,而且大家也吃過了,味道同之前做的一樣,都非常好吃。大家滿意了,決定明天一大早去集市上賣。

周老爺子當家作主的吩咐道「家裡就言良的嘴厲害些,明天賣這東西就他去吧,你們覺得怎麼樣?」他看向大兒子和二兒子,兩個人都是齊齊的回答道「爹,我們沒有意見。」老爺子滿意兩個兒子的表現。

周子雅插嘴道「爺,這東西,之前沒賣過。不如,今天晚上我們炒的芹菜香乾就留一份出來。明天賣香乾的時候,可以讓別人先嘗嘗。到時候知道這東西好吃,肯定也會賣得好。」

「這主意好,爹,我覺得可行,大家吃過了也放心。」周言良覺得閨女這想法非常不錯。

「嗯,既然這主意不錯。那到時候注這麼辦。言良呀,明天就看你的了。這生意能不能繼續,好不好的,可全指望你了。可不能像平常那樣懶懶的,這事給我辦好了,不然老子可是不會留情面,到時候一定好好收拾你。」老爺子這次難得嚴肅了臉訓斥周言良。

「爹,你放心,兒子肯定不會。這事,兒子一定辦好。」

周言良也是打著包票。這事不管是私心還是老爹的吩咐,他都要弄得妥妥的。他可不笨。 趕集的日子周言良居然主動讓周子雅跟著去,原因就是他覺得自己的寶貝女兒是自己的福星,上次有女兒跟著,他就賺了好多的私房。所以這次,他覺得帶著女兒,肯定也會好運連連。

「不行,你是去集市賣東西,帶心肝去做什麼。到時候如果你一個不注意,心肝被人拐跑了怎麼辦。這事不行。」周氏憋著一臉的怒氣反駁道。瞪著周言良似乎不是自己的兒子,好像一個仇人一樣。

周子雅本來不想去的,自己老爹那張嘴,這五香乾也不愁賣,她是覺得老爹能完成。

不過現在嘛,老爹想帶自己去,她又沉得可以去看看,順便出出主意「奶,我不會有事的,我可聰明了,誰能拐走我呀。我知道爺和奶最疼我了。我才不會跟別人走呢。而且上次我跟爹去過,也沒事呀。奶,你放心,小雅保證完完整整的回來。」

周言良也趕緊保證「娘,兒子也跟你保證,如果你孫女少根頭髮回來,到時候你就隨便打兒子,兒子也沒有半句話。」

周氏可以討厭兒子,可以瞪兒子,可是孫女她是捨不得,語氣有稍微的不滿「行了,行了,去吧,不過人得給我看好了。完整的給我帶回來。」

周家的牛車,周子雅坐在上面,看著自己的父親趕著牛車,路上遇見這個嬸呀,那個叔呀,周子雅小嘴挺甜的都跟她們打聲招呼。最後,她看見兩個孩子背著東西,覺得他們可憐,硬是讓他們上了牛車,免費的送到集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