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

唐胖子看到母親的神態,便又要說什麼,他現在幾乎都氣壞了,母親和父親怎麼能這麼勢利呢,他找的是終身的愛人,他們以為找的是什麼,身家千萬?

別說千萬了,李玲現在的身家,一萬都沒有,以那間小店現在的營利,再支付了她母親的營養費用的話,要到一千萬,這得是猴年馬月?

但是他剛要開口,便被蕭易給拉住了。

「這個要求,一點都不高!」

蕭易望著唐母,平靜地道,「我希望伯父伯母,你們遵守諾言。」

「我保證遵守諾言!」

唐母聽到蕭易居然說她提的要求不高,而且,語氣中一副穩拿的樣子,不由得氣樂了,這個小子,還真的以為他是神么,一千萬,就憑那小女孩,憑她那個貧困的家庭?想要賺夠,真是笑話!

「只要她有一千萬的身家,還有本科的學歷!」

「至於學歷,對於李玲來說,應該也不成問題,最多一兩年的時間,我相信,她一定是可以拿到的。」

蕭易似乎沒有聽出來唐母的語氣中的譏諷,臉上只是平靜的淡淡的道,「至於一千萬,就更加簡單了。」

說完之後,他不待唐母他們說什麼,問什麼,直接便從衣服裡面,掏出了一張支票,刷刷的在上面寫了起來,待寫完之後,這才舉了起來,送到唐母的面前,「唐伯母,你是做生意的,支票的真假,應該認得出來吧,這張支票,應該沒有問題吧,如果不放心的話,你還可以直接打電話到銀行,確定一下。」

「這……….,聽到蕭易的話,所有人都不由得愣住了,誰也沒有想到,蕭易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

他們更加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身穿著不到五百塊的地攤貨的小子,竟然能夠直接這麼輕鬆的寫出一張一千萬的支票來!

唐胖子也呆住了,望向蕭易的眼神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不可置信的神色。

一千萬?老大竟然能夠拿得出一千萬來?

老大他不是農村的嗎?

「伯母,你不需要驗一下嗎?」

蕭易望著神情呆住的唐胖子一家人,也沒有解釋什麼,只是微微一笑,目光望向了唐母。

聽到蕭易的聲音,唐母終於回過了神來,她也沒有客氣,目光望了臉帶微笑的蕭易一眼,直接一手接過了支票,目光緊緊的盯著支票看了起來,反反覆復的看了半天。

「沒錯,這是一千萬的支票。」

唐母看一遍之後,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了起來,但是她的嘴上,卻還是承認了蕭易的支票,心中隱隱的猜到了他想要做什麼,卻還是有些不敢肯定,「但是這又怎麼樣,這是你的支票,和她沒有什麼關係。」

「胖子,這一千萬,麻煩你幫我給李玲。」

蕭易嘴角揚了揚,直接的轉過了頭,向唐胖子微微一笑道,「告訴她,這是做哥哥的給她的見面禮,回頭,讓她好好的加油,我相信她的能力,將來肯定會不凡的,只有經歷過苦難和磨礪的人,才會知道,幸福的來之不易!」。」老大!」

唐胖子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待到看到蕭易的眼裡的微笑,鼓勵的時候,他才驀的反應過來,臉上充滿了感激的神色,眼眶中甚至已經浮起了一絲的淚花,連拒絕都忘了說了。

蕭易為了他的事情,竟然直接給李玲一千萬!

這一份情義,實在太重了!

一千萬啊,可不是一萬,一千啊,即便是他唐家,一口氣,拿出一千萬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吶,即便蕭易真的是一個很有錢的人,在這個至交好友,借個八干一萬,部非常艱辛,一談錢,便傷感情的年代,願意拿出一千萬來,這也是一份比山高,比海深的情義啊! 第四百七十八章劉秘書?更何況,他雖然不知道蕭易怎麼突然之間,拿出了這一千萬來,但是他還的心中,還是覺得,蕭易不是一個有錢的人()。

他和蕭易認識了這麼久,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蕭易是一個有錢的人啊!而蕭易的表現,也不是一個有錢的人啊!

「老大,這個錢,我不能拿。」

好一會,唐胖子才回過了神來,斬釘截鐵的道。

「讓你拿就拿著,就當是我對你和李玲的投資吧,將來你們兩個,有幾個億身家的時候,再連本帶利的還給我就行了。」

蕭易瞪了他一眼,然後笑了一下。

「這…………」

聽到蕭易真的是要將這一千萬,給那個李玲,旁邊的唐父和唐母,再一次的震憾了,看著唐胖子和蕭易兩人情深義重的樣子,想到之前,他們對於蕭易的猜疑,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的複雜的神色。

但是……他們真的就要這麼樣接受那個叫李玲的女孩嗎?

就算有這一千萬,又怎麼樣?那個女孩,真的不是唐峰的良配啊?

唐母的心中,想起了蕭易拿出這一千萬的目的,心中不由得掙扎了起來,她始終都覺得,那個李玲,還是不太適合唐峰,幸好,還有另一個條件,還能夠緩一下,想到還有一個條件,唐母的心中,立時鬆了一口氣,便準備開口說話()。

「咦,劉叔,你們怎麼也來這了?」

就在唐母準備說話之際,蕭易卻忽然看到了旁邊的劉原,正和一群人走了過來,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的喊了一聲。

「蕭少,你也在這裡!」

劉原本來是正陪著一群人在說著話的,聽到蕭易的聲音,臉上立時露出了一絲驚喜的抬起了頭,看到蕭易之後,立時毫不猶豫的沖了過來,臉上滿是笑容地喊道,說完,又轉過了頭,望向蕭易旁邊的唐家三口,笑了一下道,「這幾位,都是你的朋友嗎?」

「咦?這兩位,好像有些面熟?」

劉原的目光落到唐父唐母的臉上的時候,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詫異之色。

「劉……劉秘書……」

唐父唐母此刻已經眼珠子都幾乎要掉下了,眼前這個……不是那個建國集團的劉秘書嗎?這可是他們求見都求見到不到的人啊,現在他竟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還在向他們微笑,和他們說話,這可是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過的事情啊,他們雖然在很多人的面前,已經是一個大老闆,頗有幾分社會地位了,人前人後的,都有人一口一個唐老闆,但是在建國集團的面前,可根本就是一個蝦米!

好不容易,他們才回過神來,有些激動地說道。

「劉叔,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同學唐峰,是我在z大裡面認識的最好的朋友,這兩位是他們的父母()。」

蕭易沒有想到,劉原竟然這麼有威力,剛才在他的面前,還表現得氣勢不凡,氣勢洶洶的唐父唐母,見了他,竟然是連說話都不會說了,心中不由得搖了搖頭,對於唐父唐母的為人,也又有了更進一層的認識,只是他卻也沒有什麼看不起他們的意思,畢竟,他們都是生意人,他們,只能算是這個社會上,比較普遍的人。

在心中感嘆的搖頭之後,他還是指著他們,向他們介紹了一遍。

「哦哦,你好,唐同學,很高興認識你,我聽蕭少提起過你,蕭少在學校裡面,可就麻煩你多多照顧了。」

劉原聽到了蕭易的話語中,最好的這個修飾辭,臉上立時露出一臉無比親切的笑容,向唐胖子伸出了手。

「我………」

唐胖子哪曾經過這種陣仗,而且,他的腦海里,已經完全被蕭易的這一連串的事情給搞蒙了,什麼蕭少?這怎麼回事?

見到劉秘書伸出手來,他也只是臉色通紅,只是把手伸了出去,任由劉原握在了一起,嘴上也不知道怎麼去回答,神情無比的尷尬和不知所措。

「胖子,我不是和你說過,我住在我親戚家嗎,這位就是我的親戚了,不好意思,一直沒有和你說過,你喊他劉叔叔就行了。」

蕭易看著唐胖子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連忙在旁邊有些歉疚的笑了一下,然後向他解釋道。

「劉……叔叔好!」

唐胖子這才如夢初醒一般,臉色通紅的說道,只是說話的時候,面對明顯地位非凡的劉原,還是感到一陣的壓力,說話也顯得有些緊張結巴()。

「好,好,呵呵。」

劉原也感覺到了唐胖子的緊張,也不以為意,笑了一下,便鬆開了唐胖子的手,然後轉過了頭,重新望向了唐胖子的父母兩人,臉上露出了一絲沉思之色之後,猛的拍了一下後腦袋道,「我記起來了,你們就是唐氏建築的是吧,你們好像也投了我們新海岸的室內裝修工程投標的是吧?」。

「是,是,是劉秘書,我就是唐氏建築的負責人,我叫唐飛龍,你竟然還記得!」

唐胖子的你親聽到劉原的話,臉上頓時一下無比激動了起來,顫著聲音,臉上帶著緊張的連連點了點頭道。

「哦哦,你好,想不到還是大水衝進龍王廟了,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呵呵,你們的招標書,我看過了,相當的不錯,你們公司的實力和信譽也是不錯的,回頭你們再準備一下具體的材料,我們再看一下,考慮一下看怎麼樣來合作。」

劉原點了點頭,臉上帶著一絲微笑。

「是,是,我們一定會認真準備的……太謝謝劉秘書了!太謝謝劉秘書了!」

聽到劉原的話,唐父已經徹底的驚呆住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件本來他以為已經絕望的事情,竟然還會有柳暗花明的一刻,甚至都忘記回劉原的話了,還是旁邊的唐母反應快一些,率先的反應了過來,上前無比感激的望著劉原道。

「不用客氣,大家以後就是自己人了,呵呵。」

劉原笑了一下,便轉過了頭,望向蕭易道,「蕭少,那邊還有幾個客戶,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過去了?」 第四百七十九章謝謝你()!「好的,劉叔,你去忙吧,剛才就是突然看到你,打個招呼。」

蕭易連忙道。

「好的,有什麼事情,隨時給我電話。」

劉原笑著點了點頭,恭敬的和蕭易說了一聲,然後又轉過了頭,和唐家三人說了一聲,這才轉過身去,重新招呼他的客戶,待走了幾步之後,又停下腳步,回過了頭來,對蕭易道,「對了,蕭少,這家店也是我們建國集團旗下的餐飲產業,回頭我會和他們交待一下的,你們在哪裡消費,只要報一下你的名字就行了,想要什麼,就點什麼,大家吃好喝好。」。

「好的,謝謝劉叔()。」

蕭易連忙點了點頭。

目送劉原離去之後,蕭易這才回過頭來,一轉頭,卻發現,唐父唐母兩人,臉上的神色,都像是小媳婦一般,扭扭捏捏的,似乎有些羞愧,又似乎有些感激……

而旁邊的唐胖子,則是臉色無比複雜的望著蕭易,眼裡似乎有些不可置信,還有一絲的敬畏和陌生。

「呵呵,胖子,別想太多了,不論我是什麼身份,我希望,我們永遠都是朋友。」

看著唐胖子的臉上的神色,蕭易立時便知道,這是剛才劉原出現,揭露出自己身份的負作用,心中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同時上前輕輕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老大……你瞞得我好苦哇!」

聽著蕭易的話語,唐胖子的眼裡,泛起了一絲的晶瑩,好一會,才猛的向前抱住了蕭易,大力的在他的背上拍了一下道,「我還一直以為,你真的是一個貧苦人家呢。」

「呵呵,其實我真的是貧苦人家的孩子,劉叔只是我的遠親而已。」

感覺到唐胖子的結實的熊抱,蕭易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髮自內心的笑容,他知道,唐胖子總算是解開了心結,同時,他的嘴裡,也不由得解釋了一句道。

「切,裝,你就裝吧,你都裝了這麼久了,你還想繼續在我面前裝呀!」

唐胖子向蕭易投去了一個鄙視的神色,再次的拍了蕭易一下。

對他的話,根本就不信。

旁邊的唐父唐母看著唐胖子和蕭易抱在一起的樣子,互相對視了一眼,臉上都不由得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神色,他們對於蕭易後面說的這一句話,也是不信的()。

他們比唐胖子更多的社會經驗,他們甚至感覺到,蕭易說劉原是他的親戚,可能都是假的,他們明顯的感覺到,劉原對於蕭易,並不是那種對待親戚的態度,雖然也是很親切,但是親切之中,還帶著一種親戚之間沒有的恭敬!

是的,就是恭敬!

而且他們還注意到,他對蕭易的稱呼,是蕭少!

哪有親戚之間,稱呼為蕭少的?

更何況,如果是親戚的話,即便他是建國集團的大秘,他也斷不會因為蕭易和他們認識,便直接給他們公司機會,和他們合作的!

他連想都不想一下,便直接答應和他們合作,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蕭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

要知道,他們這個合作項目,隨隨便便分一小塊,也就是幾千萬上億的項目!

只有他足夠重要,比這個更重要,他才會做出這樣的決斷!

但是,這個蕭易,究竟是誰呢?

他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能夠令得建國集團的大秘對他如此的尊敬?

他們的眼神之中,望著蕭易的身上,那套不足五百元的服裝,想到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甚至還在懷疑這個人的目的,懷疑他在貪圖自家什麼東西,甚至還想過,回頭就警告兒子,讓兒子以後離這個朋友遠一點,他們的心中,都不由得一陣的后怕,眼裡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神色,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是無比的可笑。

同時,他們的內心之中,也不禁的開始產生了一個無比巨大的觸動…………

究竟是什麼時候,他們開始看一個人,下意識的去判斷一個人的出身,地位,下意識的在心裡去區分各種的人,帶著有色的眼鏡去分開看各種的人了…………

他們曾經,也是社會最底層的那一層人,曾經的他們,也是結交不類,朋交遍地,交遊廣闊的,這些,都是他們當初事業取得起步的重要的一個原因………

他們甚至開始回想到了,那些曾經的「兄弟」,「哥們」,曾幾何時,開始漸漸的和他們遠離,和他們變得陌生起來的?

想著想著,他們的眼眶之中,都忽然變得有些濕潤了起來……

驀然回首間,他們才發現,在他們開始贏得越來越多的時候,他們,也在失去了一些非常珍貴的東西,那些都是金錢所買不回來的…………

「呵呵()。」

蕭易自然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這一次會面,會給唐父唐母兩人的內心,帶來如此巨大的觸動,聽到唐胖子不相信自己的話,他的心中一陣的苦笑,他發現人們真的都是非常的奇怪,往往說真話,卻反而不要信,他說的明明是真話,他確實和陳建國,劉原他們只能算是遠親關係,事實上甚至連遠親都不是,但是王青青他們不信,現在唐胖子也同樣的不信,不過他也沒有再去多解釋什麼,只是笑了一下。

「伯父,伯母,不知道你們…………」

笑了一下之後,蕭易想起了今天的最主要的事情,重新把目光回到了唐父唐母兩人的身上,嘴角帶著一絲吟吟的笑意。

剛才他的支票雖然拿出來了,但是唐母卻好像還沒有給他一個正面的答覆呢。

「唐峰,你長大了,你知道怎麼交朋友了,也知道怎麼去認識人了,你的事情……以後我就不干涉了。」

唐父唐母兩人自然知道,蕭易問的是什麼,唐父看了一眼神情有些尷尬的唐母,深呼吸了一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內心之中複雜無比的情緒,然後望著自己的兒子,聲音有些低沉地道()。

說話的時候,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的欣慰的神色。

經歷了剛才的事情,他才忽然發現,自己這一段時間忙著生意,對於兒子的了解,其實也遠不如他們自己的內心的想象了,不過值得慶幸,值得欣慰的是,他的兒子,像年輕時的自己一樣,一樣的會交朋友,甚至,比他更慶幸,交到了一個真正的好朋友,他的心中,真的很欣慰……

聽到唐父的話,唐胖子幾乎整個人都呆住了,眼裡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父親的話里的意思,是接受李玲了嗎?以後都不會幹涉他們,不會再反對他們了,會衷心的祝福他們了嗎?

這……是真的嗎?

「這個周末,你帶她來回來吃飯吧。」

就在唐胖子還沒有來得及消化清楚父親的話里蘊含的意義,還有些不可置信的時候,旁這的唐母,也抬起了頭,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說了一句話,說完,她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的望了一眼唐胖子的旁邊的蕭易。

媽媽說……周末帶李玲回家吃飯!

這是真的……父母真的不再反對李玲了!

唐胖子的心靈,徹底的顫動了,內心之中,完全的被一種狂喜和激動的所充斥了,似乎一瞬之間,他的整個人,都陷入到了幸福的海洋之中一般。

他的眼眶之中,一種幸福的喜悅的淚花,瞬間泛了起來……

「爸,媽,謝謝你們()!我愛你們!」

驀地,唐胖子抬起了頭,眼裡泛著喜悅的淚花的望著父母,臉上充斥滿了幸福和感激的神色,然後狠狠的一把伸出了手,把父母兩人一把抱在了懷裡。

感受著兒子的結實的懷抱,唐父和唐母兩人的眼裡,情不自禁的也浮起了一絲的淚花。

他們忽然覺得,自己的兒子,從未像這一刻這般的和自己貼近過,這一輩子,從未聽過那麼一句話,像剛才的那一句,我愛你們,這麼的動聽!

對於之前自己所堅持和固執阻止兒子的行為,不由得越發的後悔了起來,甚至后怕了起來,兒子的這個表現,讓他們感覺到了,兒子對這一份愛情,是多麼的執著!

如果他們一味的阻止的話,他們父子母子,誓必將會越行越遠…………

他們的目光,再一次的感激的抬了起來,望向了旁邊臉帶微笑的蕭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