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對歌兒真好,歌兒好羞愧,自從北安老王爺成了你的祖父后,歌兒心中就有偷偷想過,姐姐可能會從此再也不對歌兒好了,如今看來竟是歌兒想岔了,姐姐還是從前那個溫柔善良對歌兒百般呵護的好姐姐,都是歌兒不好,亂說話讓姐姐又得遭罪!」

慕歌感動滿滿的抱著蕭慕雨的胳膊,深情的表達了自己的感動之後,轉身可憐巴巴的看向『神醫』道,「神醫公子,都是我說錯了話,你一會兒讓姐姐受過的時候能不能讓她好受些?別太難過了?」

「蕭二小姐既開口求情了,那本神醫便看在你的面子上,輕點罰就是了,原本質疑本神醫還要請本神醫看診,可是要掌嘴百下才能抵消的,如今便只讓蕭大小姐從城外謙卑的三叩九拜到此處,便算揭過了!」『神醫』想了下一副大度的姿態鬆口道。

蕭慕雨都驚呆了!

不是,這什麼情況?

蕭慕歌亂說話怎麼最後要遭罪的是自己?

還三叩九拜到此處?

我拜你個鬼!

蕭慕雨如何能再次應下這般羞辱的事情?

正要開口拒絕,然旁邊人的議論聲卻傳入了耳中。

「蕭大小姐不愧是咱們京中女子的典範,蕭二小姐如今其實可以說是無依無靠了,可瞧人蕭大小姐,依然照顧有加!」

「沒錯了,這絕對是當世好姐姐本人了!」

「此前還有傳言說她為人虛偽,所作出的一切都是表面的,我看這傳言有誤,人家蕭大小姐就是善良沒跑!」

「如此溫柔善良有愛的品性,即便蕭將軍出事,也掩蓋不了人家自身的光芒,又有北安王府做後盾,蕭大小姐日後必然前途不可限量啊……」

這些讚美聲接連不斷的傳入耳中,蕭慕雨突然想解釋的話語,就那麼卡在喉嚨處如何也說不出來了。

「蕭大小姐怎麼還不去?不熟悉如何做嗎?不應該啊,你不是之前就做過一次了?應該很熟稔才對呢!」『神醫』催促道。

蕭慕雨根本不想跪,可又捨不得那些個好名聲,求救般的看向自己娘親。

柳素雲豈能不知女兒的心思?

她聽得出來女兒剛剛必然是要說要慕歌受罰的,可沒想到這神醫竟自以為是的理解錯了,然後弄得所有人都跟著理解錯了,偏偏這個錯誤成就了女兒一番好名聲。

就是她也不想讓女兒失了這個好名聲啊!

思忖片刻后柳素雲開口道,「神醫公子,如今為離王殿下診治是正事,不然先去為殿下看診過後,再行受過一事如何?」

「蕭大小姐不受過,就無法抵消蕭二小姐對本神醫的質疑,既然無法抵消質疑,就是不相信本神醫的醫術,既不相信,還看什麼診?諸位不若就回去吧!當然,診金是不會退的,這是本神醫的規矩,無論發生什麼意外,診金概不退還!」 第349章柳素雲都要哭了

原本神醫的話柳素雲其實並不是很在乎的,可是最後一句話卻說到了她的心坎上!

可若要自家女兒去替蕭慕歌那個蠢貨受過,又實在不願意!

柳素雲咬了咬牙,看了一邊沒事人似得慕歌,突然道,「既如此,那妾身也就不多說什麼了,不過既然是歌兒說錯了話,也得讓她長長記性,雨兒性子好又愛護妹妹甘願替她受罰是不錯,可歌兒也要得到教訓才是,不若就讓她們姐妹一道叩拜回來以示懲戒吧!」

柳素雲說完心中多少安慰點,有蕭慕歌陪著一起丟臉,可雨兒卻還能落下個好名聲,倒也不算太委屈!

她自信此番話說的十分漂亮,這神醫絕對挑不出錯來!

可她卻小瞧來『神醫』的怪脾氣,「怎麼?你莫不是本公子的祖師爺?還能篡改本門的規矩不成?來來來,懲治你說了算,看診也由你來好了!本神醫樂得輕鬆自在!」

一句話把柳素雲給懟懵了!

這什麼鬼脾氣?自己的提議怎麼看怎麼合情合理,說起來我們家兩位小姐同時認罰,還錯了不成?

就是柳素雲這般能隱忍的人,也一時受不住這神醫的龜毛性子!

可想到銀子已經到了人家手裡,想再拿回來,就得靠人家去給離王診治,柳素雲深吸了一口氣,任你再龜毛,本夫人都忍了!

「姨娘瞧你,本來歌兒都跟人神醫公子說好了的,你怎麼又搗亂啊?惹著神醫公子生氣了這可怎麼辦?難不成姨娘也得三叩九拜過來賠禮嗎?」慕歌一臉遭心的說道。

柳素雲聞言一張臉都變了色,自己如今身為將軍府唯一管事的女主人,如何跪得?這若被人一路指點著看過來,那日後不用別人說什麼,自己都沒臉再去與其他夫人們同席而坐了!

「神醫公子,我姨娘年紀大了,可折騰不起!」慕歌雖然一臉埋怨柳素雲,但是嘴上卻不忘了替她說話。

柳素雲聽到這,心裡稍稍順氣,算這蠢貨有點良心,還知道為自己著想,只是這蠢貨也太不會說話了,什麼叫做自己年紀大了?

「蕭二小姐此話何意?莫不是你家姨娘自以為自己是本門師祖爺替本神醫拿主意,本神醫還怪不得?」『神醫』斜睨過去一眼,語氣很是不善。

慕歌連連擺手,「不是的不是的,姨娘她有錯,公子你自然可以怪罪,只不過既然姨娘錯了,我們彌補就好了……」

「你倒是說說看能如何彌補?」神醫好整以暇的看著慕歌道。

慕歌想了片刻,一拍手道,「公子你看這樣如何,剛剛我姨娘不是冒犯,擾了貴門的規矩嗎?這規矩不是諸位師祖定的嗎?我們就為公子的師祖爺出些供奉,平了怒氣如何?」

出供奉?那不就是要給銀子?柳素雲臉色微變,連忙道,「歌兒你亂說什麼呢?人家堂堂神醫公子怎麼看得上什麼供奉……」

「這倒也算個法!給師祖爺供奉,平了他老人家在天之靈的怒火,也是可以的!」

『神醫』對慕歌的辦法深以為然的態度,讓柳素雲有些措不及防的。

沒等她說什麼,慕歌突然沖著蕭慕雨眨眨眼,蕭慕雨愣了片刻后靈光一閃,忙道,「神醫公子,那我家歌兒剛剛質疑公子,便也算是對貴門師祖的傳承不信任,慕雨也出供奉來平息諸位先輩英靈之怒,可能免了叩拜之過?並非慕雨不願意叩拜,只是著實浪費時間,慕雨怎敢讓諸位一直在此等著?」

「按你這說法,甚是有道理,本神醫便應允了!」『神醫』想了下又道,「本神醫的祖師爺也不是什麼愛財之人,勉強意思下也就湊合能行了!」

原本柳素雲就不願意多出銀子了,聽了自己女兒竟也如蕭慕歌一般要給銀子免受過,簡直要氣死,可當她聽到『神醫』說只是意思下就行了的時候,才稍稍鬆了口氣。

要只是意思意思,就能免了自家閨女一路叩拜之苦可是值得的,畢竟好名聲已經有了,算是花小錢買好名聲,簡直太值啊!

想到此柳素雲又鎮定下來,「神醫公子既如此說了,那我們自然會虔誠送上貢銀以期平息貴門先祖怒火!」

「看你如此有覺悟,這樣吧,你們二人既然是母女,便合二為一,給五萬兩貢銀權當意思下了!」神醫隨口說道,那模樣好似五萬兩根本不算個錢一般。

柳素雲當場如遭雷劈石化在原地,「五……五萬兩?還是……意思下?」你怎麼不去搶?

「怎麼?不願意?哼,不想賠罪,供奉是你們自己提的,竟也不願給?本神醫瞧著你們不是來找著看診的,而是來給本神醫找晦氣的!不治了!」『神醫』見柳素雲反應如此激烈,頓時怒了,轉身欲走。

「公子誤會了!並非不願意給,母親只是很意外公子竟然要的這麼少!」蕭慕雨連忙叫住『神醫』。

柳素雲這邊剛回神,就聽到蕭慕雨此言,差點沒當場跟她急起來。


蕭慕雨扯了她一把,意有所指道,「母親,女的說的對吧?就是很意外神醫公子要的如此少,咱們趕緊把銀子給了,好讓公子去給離王殿下看診呀!離王殿下那裡才是正事呢,若因為咱們耽擱了,可罪過大了!」

柳素雲聽到離王,終於神思回歸,對啊,到時候這些全都可以讓離王拿出來,怕什麼?

想到此,柳素雲也不耽擱了,立馬讓身邊的丫鬟回府,沒一會兒就拿了厚厚的一沓銀票過來交給『神醫』。

這才平息了『神醫』的怒火,收了銀票后,終於道,「好了,莫要耽誤了,趕緊走吧!」

柳素雲眼看著終於出發了,心頭的大石可算是落下來了,只要這神醫去給離王看診了,不管能不能治得好,離王都得承這份情吧,回禮自然也會有的,價值必然高於自己所花的銀兩!

柳素雲這會兒可算是舒坦了,只是剛剛往皇宮方向走了沒幾步,神醫步伐突然頓時,雖看不到容貌卻能感受到他好似心情不佳的模樣,周身低氣壓的往回走,柳素雲都要哭了,又怎麼了這是? 第350章財物都去了哪裡


柳素雲剛想問,突然想到剛剛因為自己和女兒多說了兩句話,便平白多掏了五萬兩的恐怖畫面,頓時把話咽回肚子里,不敢多說什麼,可她著實著急啊!

她不問,自有人問,慕歌可是個『直性子』,神醫這邊轉身,那邊就追了過去,「這路不對啊!」

柳素雲在一邊聽著都差點沒忍住想翻白眼,誰不知道這路不對?你當這神醫跟你一樣沒腦子不成?人突然拐回來必然是有其他事啊,這哪裡是什麼路不對啊?

柳素雲這會兒可以說是被神醫張口便是以萬兩計數的大胃口給嚇著了,神怕又因為慕歌此話而再招惹了神醫的不痛快以至於又得加銀子,好在這次慕歌的話似乎並沒有觸怒神醫。

只見神醫頓足了下后,看向慕歌和蕭慕雨道,「你們確定那醫聖揚言能醫好離王?」

慕歌和蕭慕雨對視一眼,蕭慕雨開口道,「是呢神醫公子,那位醫聖據說是江湖上出了名的神醫,一直被葬劍山莊供奉著,如今被江漣漪請來為離王治病,因為那醫聖篤定能夠醫好離王,皇上為此還依了江漣漪的請求將她賜給離王做側妃呢,只是離王並不領情一直未曾讓他們入碧落閣!」

「呵呵,未見病患就敢揚言可以治癒?本神醫倒是想會會這位醫聖!」神醫一聲冷笑。

蕭慕雨眸光一閃,問道,「公子的意思是?」

「你可知那醫聖所在?他不是揚言可以醫好離王嗎?本公子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不若請他一道去為離王診治,我們二人各自給出治癒方案,若他的比本公子的好,那本公子也無顏以神醫自居,便退了諸位的診金,隱居不再入世!」神醫傲然道。

柳素雲聞言竟還能退診金?頓時眼睛大放光彩,幾乎脫口而出,「真的嗎?」

神醫原本很自信冷傲的臉聽到柳素雲如此興奮的語氣,頓時語氣一冷,「怎麼?你很期待?」


莫說人『神醫』不悅,就是慕歌都覺得柳素雲這也有點太失態了,這到底是怎麼了?今日柳素雲簡直有點太一反常態啊!

「神醫公子,說起來也是很巧,前幾日慕雨外出正巧見過那位江漣漪姑娘出入一間民宿,估摸著那位醫聖也住在那處,若不嫌棄的話,就由慕雨帶路,咱們一道去會會那位醫聖請他一道入宮如何?」蕭慕雨笑著把柳素雲的失態給遮掩了過去。

神醫顯然對那位醫聖更感興趣些,便沒跟柳素雲計較,點了點頭示意蕭慕雨帶路。

蕭慕雨微微一笑正欲拉著慕歌一道去前面帶路,突然看了下慕歌周圍,疑惑道,「歌兒,你身邊那個小丫頭呢?剛我記得是跟你一道來的,怎麼這會兒不見人影了?」

慕歌聞言一臉詫異的左右看了眼,精緻的小臉上眉頭輕蹙,「是啊,靈犀那小丫頭跑哪去了?剛還在這呢啊……」

蕭慕雨見狀溫柔的面容上閃過一絲懷疑之色,沒等她再問,靈犀一瘸一拐的過來了,手裡還拿著一個糖人,「小姐小姐,快看,可愛吧?」

慕歌瞅了眼她手上那個小糖人,拉著臉斥道,「你剛去買這個了?誰讓你亂跑了?」

靈犀臉色一紅,有些怕怕道,「奴婢……奴婢看到了,就沒忍住……可甜了……」

慕歌還欲再說,蕭慕雨倒是攔了她道,「這靈犀年紀小,正是貪嘴的時候,莫要說她了,咱們快點走吧,別耽誤了正事!」

「姐姐前面帶路,歌兒跟著便是,我非得好好說她一說不成,不然下次她再看到糖葫蘆豈不是還要亂跑?我這個當主子的還得找她不成?」慕歌說著扭著靈犀的耳朵就鑽到了後面。

蕭慕雨臉上的懷疑之色盡消,前面領路走著。

神醫每一次出診都動靜頗大,又是聽聞去給離王醫治,即便很多人知道不可能跟著入宮,卻也還是跟在後面觀望。

如今一聽又要去找那醫聖,這明顯有達熱鬧看啊,跟著的隊伍就越發龐大了,

慕歌拉著靈犀吊在隊伍最後,所有人的心思都在神醫和醫聖對上會是個什麼光景上,根本沒人注意她倆。

是以慕歌倒也不怕有人偷聽,小聲問道,「怎樣?」

「主子,屬下回府後偷偷摸進了庫房,發現並未上鎖也無人看守!」靈犀低聲道。

慕歌聞言有些驚訝了,「沒上鎖?也無人看守?怎麼可能?將軍府世代積累下來的財富就算不會全部明擺著放庫房裡,但是皇上的賞賜以及各種值錢物件也絕對不會少了去,怎麼會……」

「主子,庫房內空無一物!」靈犀表情有些古怪的說道。


慕歌難得有些晃神,「空無一物?竟空無一物?怎麼可能?我曾經進過庫房挑東西用啊?裡面分明擺的滿滿當當的,怎麼可能沒了?難不成被柳姨娘全部搬走了?可她又能搬到哪去?將軍府就是她的家,還能搬北安王府不成?」

說著慕歌突然表情一沉,「她該不會真把我將軍府世代的積累全部搬到北安王府了吧?」

「額,這個應該……不會……」靈犀不是很確定道。

慕歌看她一眼,「怎麼?可還發現了什麼?」

靈犀表情愈發古怪道,「柳姨娘不是讓貼身侍婢蓮香回去取銀子嗎?屬下悄悄跟著,發現蓮香在柳姨娘屋中十分隱蔽的一個格子內拿出了一個匣子,待她離開后屬下便摸了進去找到了那個匣子,裡面除了幾張大面值的銀票外,便是一堆碎銀子……」

「你是說碎銀子她都藏的很嚴實?」慕歌詫異道。

靈犀點頭。

慕歌思忖片刻,聯想到柳素雲最近頻頻因銀子而失態的畫面,突然就否決猜測柳素雲將將軍府的財物搬運回北安王府的想法。

莫說如此大動靜不可能瞞得住人,就是真能瞞得住,以柳素雲這幾日為銀子竟然能打破常年隱忍習慣的姿態,她就不可能將到手的財物搬走,即便北安王府是她的娘家!

可若沒被她搬走的話,那將軍府的財物去了哪裡? 第351章事情出乎了意料

柳素雲如今如此看重錢財,莫不就是因為發現將軍府只剩個空殼子了?

就在慕歌滿心的疑問中,蕭慕雨已經帶人到了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