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本來想跟你說的,可是後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也就沒顧得跟你說。」

葉偉說著扶住趙倩,說道,「剛剛打來的是她現在的男朋友,肖瀟肝臟上長了個腫瘤,情況很不好!」

「怎麼會!」

趙倩眼紅了,淚水在眼中打轉。

「當初如果不是趙軍,她現在也能……」

「別說了,咱們儘力補救吧!」

而此刻在趙崇岳的四合院里,有了這樣的一段對話。

「當年,君如的孩子是你換的吧!」

夏美愣了一下,跪在地上說道,「老爺子,我不是有意的,只是氣不過!」

「起來!那個孩子,你還能找到嗎?」

趙崇岳問道,夏美卻是搖頭說道。

「很難,我知道的是那個孩子被送到了一家姓……」 葉偉見到楊燦的時候,他眼紅紅的坐在病房外,病房裡有幾位醫生在會診。

「到底怎麼回事?」

「葉先生,肖瀟她得了是種罕見的腫瘤,必須整個切除肝臟,還說需要肝移植!」

聽到這番話,葉偉下意識想到一種肝臟腫瘤,多源發腫瘤。

這是多個腫瘤同時在肝臟爆發,發展的很迅速,一般在三兩天里就可以達到致命的程度,存活率異常低。

葉偉記得不錯,已知的病例中似乎沒有活下來的。

其中最重要的是,移植用的肝臟不好找,患者的病太急,一般堅持不到供體出現。

而就在他們商量的時候,會診的醫生出來了。

結果跟葉偉想的一樣,多源發性的腫瘤,目前直接介入化療了。

可這隻能延緩腫瘤擴散,一旦腫瘤到了肝臟之外,人是肯定保不住的。

就算是葉偉有觀音淚水母,也無法對腫瘤有遏制效果。

原因很簡單,觀音淚水母的特性是,創傷的快速修復治療,對腫瘤是無效的。

而他剛得到九命章神,實際上就是觀音淚水母的升級版,對腫瘤也是沒辦法。

於是葉偉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在爭取趙倩的意見后,他決定就這麼做。

而楊燦聽到葉偉的想法后,直接被驚得呆住了。

「在燕京範圍內,進行大範圍的篩查,每個來參與篩查的人,可以直接得到一千元的獎金。

如果匹配上,直接獎勵一個億!」

而這筆錢是葉偉和趙倩出的,這讓楊燦不由的聯想起來,肖瀟真的只是趙倩曾經的秘書嗎?

不過楊燦還是說道,「葉先生,我還是覺得,如果去中海的話更好。畢竟中海那邊的國醫堂,在這方面比協和要好很多。」

旁邊協和的醫生也說道,「說到肝癌和腫瘤這塊,國醫堂的確比我們要好太多了。

不過病人的情況不太適合長途轉院了,所以如果能請來國醫堂的核心手術團隊就好了。」

葉偉想都沒想,直接說道,「這個我來安排,我只希望協和這邊能儘力配合!」

這名醫生聞言愣了一下,居然不屑的笑了。

他不知道葉偉的身份,不過葉偉之前提出的尋找供體的方法,讓他覺的葉偉是個有錢的富二代而已。

「國醫堂的核心手術團隊可不是有錢就能請到的,所以你們也別抱太大希望!」

不過葉偉卻是什麼也沒說,默默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九叔!」

「少爺!」

「在肝腫瘤的手術上,最有資歷的幾位主刀,誰的技術最好,讓他代團隊到燕京的協和來會診。」

「這是誰病了?」

「你不用管,什麼時候人能來!」

「嗯,其實人已經在燕京了,玲瓏在肝腫瘤手術上的造詣最高。

如果少爺你能出手的話,我只需要派幾個副手過去就行了。

畢竟這些副手跟玲瓏的配合最好,對手術的成功率有很大提高!」

「那你儘快安排,這邊我來通知玲瓏!」

葉偉說著掛了電話,這番話卻讓那名醫生,更加看不起葉偉了。

在他眼中葉偉這就是在裝逼,哪有人一個電話就能把整個手術團隊搞定的。

那些主刀醫師可都是有架子的,你說請就能請動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

如此想著這名醫生,搖搖頭就走了。

而楊燦也很困惑,不解的問道,「葉先生也是醫生?」

「嗯!我以前也是國醫堂的醫生,放心!這次的手術團隊,我會包機讓他們過來的。

你把肖瀟的所有病例資料準備好,一會兒主刀醫師會過來,我讓她現在就開始制定手術方案!」

「好!」

楊燦聽了葉偉的解釋,突然有了希望,激動的說著去整理資料去了。

此刻愛德華突然出現,葉偉吃驚的問道,「你怎麼來了?」

「葉,你果然來了。這裡是摩根家族百年前投資的,你不知道嗎?」

葉偉一愣,這才反映過來。

沒錯!

協和是在那個特殊年代,由摩根家族的醫療基金創建的,現在這筆基金還在起作用。

葉偉笑著說道,「我的朋友得了多源發性肝臟腫瘤,急需要肝臟供體的比對!」

「你說的是肖瀟吧!楊最先求助的我,事情我已經在操作了。你的方案我也聽說了,其實不用的。

就一個億的獎金就足夠了,保證很多人能來的!」

愛德華說著,葉偉也是苦澀的一笑,他也是太急了,現在想了想的確如此。

「我讓醫院啟動了DNA篩查,他們將在協和做過的DNA測序的人里對比,如果發現基因相近的,會立刻聯繫那些人的!」

葉偉對愛德華的做法很贊同,並表示了感謝。

「這可不像你,我很好奇,得病的人是你什麼人?」

「是我妻子曾經的秘書,不說了!我們只能儘力了,我會把國醫堂的醫療資源也儘可能的調過來,配合這次手術的。」

愛德華還是有些不解,畢竟西方人的價值觀里,跟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是不會像葉偉這樣出手相助的。

其實就算是親人,他們也不會投入如此大的財力和物力的。

葉偉看出了他的疑惑,不過沒心情解釋,他和趙倩去了病房看了看肖瀟。

此刻的肖瀟已經陷入了昏迷,面色蠟黃的嚇人,這是肝損傷導致的。

趙倩看著肖瀟的樣子,心裡一陣的難受。

「她是個很努力的人,養父母對她並不好,以前她跟我說,她能考上大學就已經很僥倖了。

而她想的是,以後能找到親生父母與他們相認!」

葉偉是第一次知道,肖瀟的身世原來是這樣的。

「走了,等手術后,你們有的是機會聊天!」

「還會有機會嗎?」

「有的,你放心!有我在,我就有辦法,從閻王爺那裡把人搶回來!」

趙倩不舍的離開了這裡,到了協和的婦科柳君如的病房裡。

但看到柳君如獃滯的樣子后,趙倩又是一陣的心疼。

趙永剛看到趙倩,擠出個笑容說道。

「小倩來了,你媽沒事的!」

趙倩坐在柳君如身邊,幫她整理了一下頭髮。

她清楚,柳君如怎麼可能沒事。

養了二十多年的兒子,居然不是親生的,這是多麼大的打擊啊!

「媽!」

趙倩輕輕的喊了一聲,柳君如木訥的回頭看去,露出個笑容。

「小倩啊!你弟弟快放學了,你去接一下,我是做飯!」

「嗯!」

趙倩哭了,點頭答應著,眼淚止不住的掉了下來。

「唉!這都什麼事兒啊!」

趙永剛抱著頭,痛苦的說道。

趙倩無助的看向葉偉,看著她求助的眼神,葉偉也很無奈。

這種情況誰也沒想到,現在只能用時間來抹平了。

「小軍呢!我想見見他!」

趙倩看向葉偉,而葉偉看向外面,搖搖頭說道。

「事情太多了,我去機場接人後,就沒見過他了!」

「他走了!這小子還算有骨氣,他說要自己去干一番事業,在那之前他不會回來的!」

趙永剛說著臉上流出了些許不舍,「二十多年啊!雖說不是親生的,可是那份投入是真的,怎麼可能說割捨就能割捨的!

你媽是那種下得了狠心,卻承受不了結果的人,小軍一走她就這樣了。」

葉偉默默的扶著趙倩,讓她靠在自己身上。

「唉……」

趙永剛的一聲嘆息,讓葉偉發現他頭上的白髮似乎多了不少。

同樣的柳君如的頭髮里,也出現了不少的白髮。

上次觀音淚水母的效果,讓柳君如變年輕后,她的頭髮就全黑了。

而這件事對他們的打擊太大了,以至於兩人無法在思想上轉變過來。

「你們說,他怎麼就不是我兒子了,跟我長的這麼像,脾氣也像……什麼都像……可他就不是,老天這是開的什麼玩笑!」

趙永剛說著,神情愈發落寞起來。

等葉偉和趙倩離開病房的時候,千玲瓏已經到了內科病房了。

當那名醫生看到千玲瓏時,吃驚不小。

「千玲瓏醫師,你怎麼會來這裡?」

千玲瓏解釋道,「院長讓我過來的,這裡有個多源發性的肝臟腫瘤患者是嗎?」

楊燦聽到聲音一眼看到千玲瓏,拿著資料就過來了。

「資料在這裡,我都準備好了,您就是葉偉葉先生說的醫生吧!」

「嗯!」

千玲瓏說著接過資料,開始翻看其中的內容。

只是那名醫生卻暗暗吃驚,他不太相信千玲瓏是葉偉請來的。

國醫堂九爺,不光是在國醫上的成就斐然,在西醫的手術方面也有極高的成就。

一個小小的富二代,怎麼可能請到九爺真傳弟子。

肯定是這位首府公子,通過人脈請來的,應該是這樣了。

如此想著,這名醫生很滿意自己的推理,笑眯眯的跟了上去。

而就在這時葉偉來了,「玲瓏你來了,怎麼樣對病情你有什麼看法。」

這名醫生卻很生氣的搶在千玲瓏之前說話了,「作為病人家屬,請不要打擾玲瓏醫生對病情進行判斷。」

可是千玲瓏卻說道,「少爺,病例我看了,情況不容樂觀。目前手術的前提是供體,肝臟的供體到位,這台手術的成功率是不低的!」

少爺!

醫生疑惑的看向葉偉,不明白千玲瓏為什麼要叫葉偉少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