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林天他怎麼樣了?我們現在去醫院!」葉婉清想要背起來林天。

奶奶抓住了葉婉清的手,搖了搖頭道:「林天他五臟六腑都受了嚴重的傷,醫院救不了。」

「那怎麼辦?」葉婉清將扶起來的林天讓在腿上,而後緊緊地拉住了奶奶的手。

奶奶眼神里有些猶豫,欲語還休。

明顯是有事瞞著。

葉婉清一眼就看出來了。

「奶奶,你是不是有辦法?你告訴我,你一定要告訴我!」葉婉清輕輕晃動著奶奶。

奶奶看著葉婉清的眼淚,看著她眼神里對要救林天的執著和堅定,嘆了一口氣道:「好吧,奶奶告訴你,但是這很有可能會危急你的性命!」

「只要能夠救活林天,我的命丟了又如何!」葉婉清溫柔地看了懷裡的林天一眼。

奶奶有些感傷道:「是我不夠好,是我沒有保護好你,要是我有保護好你,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情況出現了。」

「奶奶,這不關你的事啊!」葉婉清安慰起奶奶來。

奶奶卻是搖了搖頭。

「婉清,他們之所以會盯上你,就是因為在你的前世啊!」

「我的前世?」葉婉清一愣。

「你的前世是魔界七殺邪魔的女兒,是魔界里一個王國的公主,你們這個王國雖然修魔,可生性善良,只是後來被攪進了仙魔大戰之中。你們的王國因為中立的立場,慘遭其他五個王國圍攻,不到半個月,王國被滅!

後來,你父親將重傷的你送到地球,也就是你父親當初飛升魔界的地方,海城。

你的父親七殺邪魔對你爺爺和我有恩,想拜託我們照顧你,和我們約定好在海上見面。

可等我們趕到的時候,卻只看到你父親的屍體,和倒在血泊中氣息奄奄的你。

為了還你父親的恩情,你的爺爺和我將你悄悄帶回葉家,我們幾乎用盡畢生功力為你轉世重生。

彼時,陳明珠她還沒有懷孕,是我們將你轉世到她的肚子里。

原本,她答應我們不會將這一件事說出去,可後來,她還是悄悄散布出去,說你是妖怪轉世。

我和你爺爺一直在鎮壓這個消息,壓著別人。

可我和你爺爺為你轉世重生,因為這是逆天改命的事,所以,我和你爺爺修鍊到化神期的功力散盡,丹田嚴重受損,後來你爺爺一病不起,沒多久離開了人世,我雖然堅持了下來,可是身體也是極大受損,只能是從頭再來,可丹田受損,重新修鍊,進度異常緩慢。

我中風之後就知道,很有可能你會被人盯上,所以沒有輕易用掉體內積攢的靈氣,想著將來關鍵時候再用,可沒想到到最後也沒有幫上多大的忙。

婉清,爺爺和奶奶本想讓你像個普通女孩度過這一生,所以封印了你體內的力量,只有在生死關頭,在你意志最為強烈的時候才會爆發出來。

可沒想到,還是有修魔之人盯上了你,發現了你身上的秘密。

婉清,是爺爺奶奶沒有保護好你……」

葉婉清愣住了,她怔怔地看著奶奶,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奶奶留著淚,緩緩點頭。

突然間,葉婉清的的腦袋竟然響是要爆炸開一般。

大量的信息湧入她的腦海里,國讎家恨,甚至包括,他的親生父親,七殺邪魔最後是怎麼用盡全力將她給保護下來。

「爸,媽……」葉婉清幾乎癱坐在地上。

這一刻,在她的腦海里,浮現的是在魔界,她的母親趕她和父親走的情景,她的的母親很美很美,而還沒等她和父親完全離開,她的母親便被一劍刺穿了心臟。

之後,是在地球的海上,追殺過來的魔界強敵,聯手打敗了他父親,他的父親為了將他救下,將她護在身前,自己卻是被轟碎了五臟六腑。

原本,他的父親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式逃走,可是對手的攻擊太過強大,他的父親將最後的氣力都化作了保護葉婉清的力量!

否則,那一晚,葉婉清已經死在海上了。

……

約莫五分鐘之後,葉婉清這才從大量的記憶之中緩了過來。

而在那大量的記憶之中也存在著治療林天的方式。

需要將她用身體里的元氣來救治林天。

修士修鍊的是靈氣,修魔修鍊的是邪氣,而尋常人,只要還沒有飛升到仙界或者魔界,則是靠著元氣活著。

元氣是根本!

靈氣和邪氣都可以轉化為元氣,這也是為什麼實力強大的高手能夠很快進行療傷,正是因為他們能夠迅速將修鍊的靈氣和邪氣轉化為元氣,來修補傷口。

只是,要一下子轉化大量元氣的話,身體會嚴重受損。

奶奶一直猶豫要不要告訴葉婉清治療的方式,正是如此,葉婉清雖然在吸走了千年白狐的功力后,基本上已經到了魔體期,可她的力量剛剛解除封印,她的身體還沒有完全適應過來。

要是突然大量使用,難免會出現可怕的意外。

但,葉婉清還是動了!

她雙手一前一後,護在林天的胸口和後背上,將體內的邪氣轉成元氣,源源不斷地湧入林天體內。

那淡淡如白雲般的氣體不斷匯聚到林天的身體里。

一開始一切都好,可是從三分鐘之後開始,林天的滿頭黑髮竟然逐漸變成了白髮,從頭頂一直到發梢。

「清清,你的頭髮!」馮萱萱一臉震驚,著急地喊了起來。 葉婉清也看到了,甚至也能夠明顯感覺到身體里出現的變化。

體力也開始逐漸不支。

可她依然咬著牙關,將邪氣轉為元氣。

大量的元氣湧入,讓微微醒轉的林天被猛烈衝擊地再一次昏迷過去。

原本微微張開的眼睛,又閉上了。

三分鐘后。

葉婉清內視到林天體內的情況。

在元氣的修復之下,已經逐漸復原。

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不一會兒,葉婉清的頭髮已經全白,臉上也開始出現淡淡的細紋,她整個人看起來瞬間蒼老了十歲!

又過了有五分鐘。

感覺到完全修復好林天體內的傷之後,葉婉清這才撤回了雙手。

鬆開手的時候,她因為體內波動太大,直接摔在了地上。

奶奶和馮萱萱衝過來一把扶住了她。

葉婉清微微搖頭道:「我沒事……」

然後,一臉溫柔憐愛地看著躺在地上還在昏迷當中的林天。

「萱萱,我現在是不是變的特別丑?」葉婉清笑了笑,但這笑是幸福的笑,因為雖然變醜了,可林天至少活了過來。

為了林天,一切都值得。

「不,你還是那麼美,很美!」馮萱萱搖頭,她的眼眶紅了。

她也在心中問自己,如果是她,能為林天做到像葉婉清一樣的份上嗎?

「婉清,你也不用著急,以你現在的功力,只要修鍊得當,一年左右就可以恢復回來。」奶奶道。

這一點,葉婉清自然知曉。

葉婉清起身,走過去將《幻魔訣》拿了過來。

「《幻魔訣》!」奶奶驚嘆了一聲。

「奶奶,這一本功法如何?」葉婉清問道。

「這在地球上堪稱是頂級的修魔功法了,婉清,你照著裡面進行修鍊,可能只需要半年,你不但可以恢復如初,功力也會大增!」奶奶興奮道。

葉婉清點了點頭,而後,她又拿起了那一把飲血刀,找了一塊布,連同《幻魔訣》一起包裹起來。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馮萱萱看葉婉清情況有些不對勁,問道:「清清,你這是要做什麼?」

「我有事要去處理。」葉婉清微微一笑。

「可林天身受重傷才剛剛恢復,他現在是最需要你的時候啊!」馮萱萱十分不解,甚至有些生氣。

「他的傷我已經完全治癒,只要好好休息幾天就能夠完全恢復,我有更重的事去做。」葉婉清道。

「有什麼事比照顧林天更重要!」馮萱萱越來越意難平。

葉婉清感覺出來了些許不對勁。

要知道,曾經,馮萱萱可是最為痛恨林天,怎麼如今,將林天看的那麼重。

馮萱萱也感覺到自己似乎有些過線了,她道:「我的意思是,林天她有多在乎你,你應該比我清楚啊!他為了你,在白竹林,雙腿跑的快廢掉了還要繼續跑,他為了你,明知道來這龍虎山莊可能有來無回也還是來了,要是他醒來了,知道你不辭而別,他會是什麼感受?」

聽著馮萱萱所說,葉婉清看向地上的林天。

她彷彿看到了林天在白竹林那裡疾速奔跑的模樣。

馮萱萱還要再說,但是,被奶奶拉住了。

奶奶朝她搖了搖頭。

葉婉清彎下腰,抱住地上的林天,在他耳旁道:「林天,你要好好的哦,我不在你身旁的日子,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她緊閉著眼睛,感受林天身上的氣息,眼淚從眼角滑落。

……

一天之後,江都小區。

「婉清!」林天從床上猛地醒了過來。

房間陽台的門打開著,清風吹進來,白紗輕輕飄動。

體內還有些疼痛,但林天內視后發覺,原本一腳踩進鬼門關的重傷已經完全好了。

他怎麼也回想不起是怎麼回事,直到想在龍虎山莊,再一次暈倒之前,看到單手拿著飲血刀刀身,那颯爽英姿的葉婉清。

難道是婉清治好了我?

「婉清,婉清。」林天下床,一路叫著葉婉清的名字。

可將每一個房間都找遍了,也沒有看到葉婉清。

拿出手機,撥通了葉婉清的電話,結果卻是關機。

要知道,以往的時候,葉婉清可從來不會關機,她就怕林天找不到她!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林天坐在了沙發上,眉頭皺了起來。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門這會兒響起來了開鎖的聲音。

「婉清!」林天猛地起身,快步沖了過去。

可,推開門進來的是拎著一些日常用品的馮萱萱。

「怎麼是你?」林天皺眉,臉上滿是嫌棄。

這要是在過去,馮萱萱看到林天這樣一副神情,早就發飆了,可如今,想到林天重傷才痊癒不久,就沒去在意。

「怎麼就不能是我了!而且我還告訴你,以後都是我!」馮萱萱白了林天一眼。她走過去將東西放下來,鑰匙放到了桌上。

「累死老子了!」馮萱萱直接往沙發上躺了下去。

突然間,林天沖了過去,抓起了鑰匙,同時猛地欺到馮萱萱的面前,幾乎是將她摁在了沙發上。

馮萱萱剎那間心跳驟快。

「婉清的鑰匙為什麼會在你那裡?婉清她人呢?」林天的眼神里越來越多的怒火燃燒起來。

雖然知道林天突然衝過來,肯定是有其他的事,可馮萱萱心裏面還是一陣小小的失落。

「你幹什麼!鑰匙是婉清給我的,是她讓我幫忙照顧你!你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可以嗎!」馮萱萱用力將林天推開。

林天愣在了原地。

房間里安靜了兩分鐘。

馮萱萱看著林天茫然無助的樣子道:「好了,一會兒我帶你去找奶奶,奶娘說等你醒來后,讓我帶你過去。」

……

一個小時后,在馮家的別墅。

葉婉清的奶奶暫時居住在這裡。

林天下車后就一路衝進別墅,四處找尋過後,他在後面的院子找到了葉婉清的奶奶。

「奶奶!」林天喊了出來。

終於來了!

奶奶回頭,朝林天微微一笑。

五分鐘后,在院子的桌子旁,桌上擺放著下午茶。

奶奶嘆息一聲道:「林天,原本我想遵從婉清的心意,不打算告訴你,可你和婉清這一路過來,實在是太不容易了,我不想你們之間有誤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