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長老,你說那些人說的是真的么,這葯峰谷里真有那可怕的東西?」葯厶狐疑的看著大長老。

該不會是假的吧,這裡面明明什麼都沒有。

大長老也是一臉疑惑,「不應該啊,那些人是真的從這裡出去過才會那樣的」。

他倒是寧願相信不是這裡的問題,可問題真的是出現在這裡。

葯厶沒有注意到大長老疑惑的臉色,而是拿起了雪蘿玥剛剛給每一個人發的夜明珠,對著旁邊的雜草上照去。

「咦?好多蠶寶寶啊,肥嘟嘟的,真可愛,會吐絲么?」葯厶看著葉子身上安睡的白色的蠶?一臉好奇。

忍不住伸出手去。

那邊的雪蘿玥看到這一幕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但是還是開口呵斥,「別碰它們!」。

可惜晚了,葯厶已經拿起一隻所謂的蠶寶寶放在手心裡。

「不用怕,這些是蠶寶寶會吐絲的,不會咬人」葯厶一邊轉過身一邊解釋道。

他就是想要證明,他不害怕這蟲子,他膽子不小,蟲子而已,沒什麼大不了。

「咕嘟」葯楠忍不住嘴角抽搐,這貨膽子真大,腦子還笨,這地方哪裡來的蠶寶寶。

不對!「快扔了!」在葯厶的話音剛落,葯楠忍不住大喊。

「嘶!你怎麼咬人呢!」葯厶一臉鬱悶,剛想要甩掉手中的蠶寶寶,卻發現,那蠶寶寶竟然順著傷口一下子鑽進他的皮膚里。

頓時,他的臉色煞白,糟糕,這是什麼鬼東西。

雪蘿玥臉色凝重,頓時拿出一把藥粉灑成一圈,「沒有我的允許,你們不許走出這個圈子」。

說完,直接向葯厶而去,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倆指頭探著脈象。 緊接著雪蘿玥的眉頭緊緊皺起來。

葯厶傻愣愣的看著雪蘿玥,隨即也自己把起脈來,「咦?沒事啊,放心啦,蟲子估計被我甩掉了」。

他寧願相信剛剛看到的是假的,畢竟,他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有何變化。

雪蘿玥向看白痴一樣看著葯厶,「你沒得救了」。

一隻不知名的蟲子鑽入自己的皮膚,感覺不到,也找不到竟然會覺得沒事。

「不用大驚小怪,我們煉藥師,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抵禦能力,一般小蟲子不小心從傷口進去,很快就會自行死去」。

「小主子,那東西,那東西不簡單啊,若是不趕緊把葯厶身體的東西拿出來,他恐怕有生命危險」。

大長老皺著眉頭,這會,他好像記起來那是什麼東西。

雪蘿玥勾唇,「有我在,他暫時死不了,讓他受點教訓也好」。

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里,不想著如何避免危險,他倒好,竟給自己找麻煩。

聽著雪蘿玥和大長老的話,葯厶和葯楠雲里霧裡的,他們在說什麼。

葯楠並不知道,葯厶所說的蠶寶寶就是大長老和雪蘿玥說的東西。

他見過蠶寶寶,根本不是長那樣的,所以才會隱約覺得有危險。

「什麼我暫時死不了,明明就沒事好不好」葯厶皺著眉頭,就向葯楠這邊走來。

剛踏出的第一步,他覺得頭有點暈,甩了甩腦袋,怎麼回事?。

「站著別動!」雪蘿玥皺眉,直接掏出一顆丹藥,掰開藥厶的嘴巴邊塞了進去。

「你給我吃的什麼!」葯厶一臉不滿,想要把丹藥吐出來,卻已經進入喉嚨里,只得鬱悶的看著雪蘿玥。

「救你」雪蘿玥淡淡的說道。

沒想到這東西這麼厲害,不愧是自家師傅研製出來的。

「救我?」葯厶嗤之以鼻,他好好的,幹嘛需要別人救。

「那不是蠶寶寶,是靈蠱,是靈蠱啊!」想了好一會,大長老終於說出了玩意的名字。

雪蘿玥勾唇,果然是靈蠱。

眸光一閃,雪蘿玥低下頭去,輕輕扒開了一旁的樹葉,零星的趴在幾隻白白胖胖的靈蠱,每一隻大概跟成年的蠶寶寶一樣大,只不過卻只有他們的一半長。

感覺到雪蘿玥的氣息,這些靈蠱微微抬起頭,一副無害的樣子。

要不是雪蘿玥只得這些傢伙的能力,恐怕也會看走眼。

伸出手,雪蘿玥將靈蠱放在手心。

進入雪蘿玥手心的那一刻,靈蠱感覺到香噴噴的靈氣,剛想要開口咬下去,但是掌心傳來的溫度讓它害怕,只得色色發抖的躺在雪蘿玥的手心。

動也不敢動一下。

「小主子,小心啊」大長老一臉擔憂。

「小主子,什麼小主子?」葯厶一頭霧水的看著大長老,小主子不會指的就是雪蘿玥吧。

異域農場 剛想要開口,葯厶頓時覺得自己的腦袋隱隱作痛,整個人越來越沒有力氣。

整個人不僅往後倒去。

這邊的葯楠見狀想也不想的邊跑出圈子,一下子扶住葯厶,「沒事吧」。

葯厶搖搖頭,「沒事」他就是覺得有點暈,這是怎麼回事?。 「站著不要動」雪蘿玥掃了一眼藥厶后,緩緩說道。

而趁著這時候,大長老便把什麼是靈蠱給葯厶和葯楠解釋了一下。

聽完后,葯厶欲哭無淚,他那麼單純,為什麼要騙他。

可惡的蠶寶寶,不對,可惡的靈蠱。

「這藥王爺太過分了,為啥要養這些可怕的東西,這不是害人……么?」葯厶沒有說完,便對上雪蘿玥冷漠的眼神。

「你……」。

「再說一句我就讓你死在這裡你信不信」雪蘿玥的聲音毫無溫度,眼神冰冷至極,彷彿那千年寒冰沒有融化過。

葯厶頓時有些委屈,他做錯了什麼,剛想要反駁,但是被葯楠給捂住嘴巴。

「不想死的你給我閉嘴」。

「……」怎麼一個個都這樣。

雪蘿玥手中拿著靈蠱,臉色陰沉得可以。

大長老微微皺眉,隨即舒展開來,師傅真的收了一個好徒弟。

「小主子,葯厶他也是無心之過,你就不要太介意了」大長老出來當和事老,勸解著的說道。

反正接下來雪蘿玥的身份就會曝光,喊她小主子便小主子吧,更何況……。

有了大長老的話,葯厶忙不迭的點頭,雖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現在示弱一定沒錯。

雪蘿玥抿了抿唇,「再有下次,你就直接喂這裡的靈蠱吧」。

葯厶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該死,你惡不噁心,舔我手心幹嘛」葯楠像是碰到什麼髒東西一樣,忍不住舉起手掌狠狠的在葯厶的衣服上擦起來。

葯厶嘴角抽搐,忍不住低聲吐槽,「誰讓你把手拿捂著我嘴巴的」。

「我那是救你」葯楠一臉陰沉。

「誰要你救了,我又沒死」葯厶嘴硬的說道,葯楠這時候鬆手,葯厶一個趔趄,半瞌在地上。

至於剩下的人,也就是幾名保鏢,想要走出圈子,都被大長老攔住。

葯厶的兩個保鏢愛莫能助的看著葯厶,就不會學著服軟么,以前跟在賀然身後不就做得很好么。

雪蘿玥這邊,才懶得管兩人做什麼。

雲絕殤抿唇一笑,緩緩走到雪蘿玥的身旁,「有辦法了么」。

雪蘿玥抿唇,「這些靈蠱都活了太長的時間,而且葯谷里的靈草基本都被它們吃過,這能力不是一般的大」。

「什麼!?葯谷里的靈草原來都是它們吃的,怪不得」怪不得那些進來找靈草的,不僅沒有找到靈草反而丟了性命。

大長老恍然大悟,因為進來的人說了裡面已經沒有靈草,而出去又死了,久而久之,這裡便成為禁地。

原來如此,那些人就是被這靈蠱給殺死的。

想想,大長老都覺得很可怕。

「你知道什麼?」雪蘿玥忍不住皺眉,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頓了一下,「這些靈蠱活了多久?」他忽然沒頭沒腦的問雪蘿玥一句。

雪蘿玥皺了一下眉頭,隨後搖搖頭,「師傅這一方面的書不全面,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或許幾個月,幾年,幾十年都有可能」甚至上百年都有可能。

最後一句話雪蘿玥沒有說,怕嚇到他們。 不僅葉青天這一方面的書不全,而且他自己本身也只不過是研究階段,很多東西都是不全面的。

大長老的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那葯厶會怎麼樣?」會不會死,剛剛雪蘿玥明明說了能夠救他的。

雪蘿玥抿唇,「一會我會用靈火將靈蠱給逼出來,就看他能不能受得了那個苦了」。

本來可以不痛苦的,那就是雪蘿玥給他丹藥吃,完了讓小靈,也就是她自己養的靈蠱進去把那隻靈蠱給殺死。

但是雪蘿玥現在不想這麼做,就是想要教訓一下藥厶,讓他不好好說話。

葯厶忽然覺得脊背一涼,恐懼的看著雪蘿玥。

「我……我不怕」現在的他,越來越感覺到吃力,果然,是那隻靈蠱在作祟了么。

嚶嚶,他好後悔,早知道就不亂摸這些東西了。

雪蘿玥抿唇,「那好,事不宜遲,現在就開始吧」。

「現在?」葯厶忍不住提高尾音,不會吧,他都沒有準備好。

雪蘿玥眼神一凜,微皺著眉頭看著葯厶。

「現在就現在」葯厶咬咬牙,看樣子只有這個女人知道怎麼拿出這蟲子,他只好忍辱負重了。

雪蘿玥走到葯厶的身旁,手中凝聚起一簇火苗。

小小的火苗在她的指尖上搖曳,像一個調皮的孩子。

隱隱的,葯厶已經感受到了這火苗的灼熱氣息。

心中忍不住暗嘆,這是什麼靈火,僅僅只是小小的一簇,就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他也好想有一簇屬於自己的靈火。

還沒等他自我想想完畢,雪蘿玥就這火苗輕輕的點了一下藥厶的袖子。

忽然葯厶感覺到自己被一層火苗給包籠,皮膚被灼燒得隱隱發疼。

「著火了著火了,快幫我滅火!」葯厶忍不住拍自己的袖子,身上。

眾人就這麼看著,一臉奇怪的看著葯厶。

「怎麼?」葯厶低頭一看,淺淺的火苗是在燃燒著,但是卻沒有將他的衣服燒著,好似只附在衣服上而已。

這一愣神的功夫,火苗竟然透入衣裳,接近他的皮膚。

這下,葯厶忍不住大叫,「啊哈,好燙啊好燙啊」說完,在原地不停地跳來跳去。

臉色漲紅,整個人遠遠看去,就像是被包在火圈裡一樣。

「他,沒事吧?」葯楠眼神閃了閃,看著雪蘿玥道。

雪蘿玥似笑非笑,「你試一試不就知道了,放心,不會死的」。

葯楠一陣冷意襲來,「不了,我就是問問,沒事就好」。

而這時,葯楠靠近旁邊的灌木從,一隻靈蠱落到他的手臂上。

雪蘿玥皺眉,剛想要提醒他小心。

而那靈蠱竟然直接落在地上,蠕動著想要爬回那灌木里。

怎麼回事?這靈蠱竟然不咬他。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雪蘿玥肯定的看著葯楠,難不成這傢伙上身上帶著令靈蠱感到害怕的東西。

葯楠一臉迷茫,「什麼東西?我沒有什麼東西」。

「主人,他的身上有靈火,還未蘇醒的靈火」小火的的聲音自雪蘿玥的腦海響起。

雪蘿玥暗自點頭,怪不得那靈蠱沒有咬他,原來是這麼回事。 看著雪蘿玥沉默的樣子,葯楠以為雪蘿玥不相信自己。

「我身上真的沒有什麼東西」葯楠皺著眉頭,實在想不出來自己到底有什麼東西讓這靈蠱害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