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先生!」

靈芸郡主朝秦天彎身一禮,然後踏步而出。

「噗噗噗!」

只見靈芸郡主眉頭都不眨一下就拍出三掌將禁錮在原地的三人拍成一團血霧。

很快,三人的身軀又重新凝聚了出來。

她再次出手,將他們拍碎。

如此幾次,對方便徹底滅亡。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不知是否有幸請先生……!」

不等靈芸郡主說完,秦天就擺擺手:「我救你是不想被你煩,到此為止吧!」

話音一落,秦天帶著眾人大步而去,只留下靈芸郡主站在原地久久無語。

「天哥,你為何不願意接受靈芸郡主的好意呢?」

林祖兒有些疑惑的道。

「我可是個冒牌聖皇!」

秦天無語的道:「偏偏那靈芸郡主聰明絕頂,與她相處久了,早晚會被她查出端倪,如果遇到一個笨點的,我倒是可以去混吃混喝!」

聞言,眾人都忍不住笑了。

但秦天心情卻有些沉重,他終於試探出了神殿的極限,控制三尊聖王圓滿級的強者就已經是極限,甚至他無法動用神殿直接殺死他們,所以,他才讓靈芸郡主下手。

也就是說,遇上聖皇,神殿最多也就能牽制對方,無法擊殺對方。

好在神殿的極限也是可以提升的。

只要他修為提升,神殿的威能也能繼續增強,不知道達到聖師圓滿能否讓神殿直接擊殺聖皇?

前夫,愛你不休 不過,這次他還是有一定的收穫。

首先,她從靈芸郡主哪裡獲得了不少的新記憶,從那兩名護衛以及殺手頭領記憶中,他也知曉了不少當前的局勢。

諸王爭位,雖然依舊處於膠著狀態,但六王子、九王子、十二王子的勢力卻在持續增強。

他們似乎達成了某種協議,減少了彼此的爭鬥,而是將目標對準了其他的王子以及惠寧公主。

因此,惠寧公主才會命人刺殺靈芸郡主,從而引起六王子和九王子之間大戰。

那個女人睚眥必報,如果這次的消息傳出去,會不會招來她的報復?

不過,靈芸郡主是個聰明人,她還有繼續拉攏他的心思,所以,她應該不會將自己的存在給泄露出去。

但他不能將希望寄托在靈芸郡主身上。

自己強,才是真正的強,所以,得趁著惠寧公主將目光轉移到自己身上時,儘力提升自身的實力。 一月之後。

秦天一行人來到了一座叫做伏鼎的府城,這座府城的規模比起東澤府也只是稍強而已,人口堪堪達到六千萬。

「風餐露野這麼久,我們不如去尋一座酒樓品嘗下這座府城的美食!」秦天提議道。

「好啊!好啊!」

林祖兒第一個贊成。

「你是打算在這裡稍作休息,還是常住?」暮雨問道。

「這座府城離盟州府不過三日路程,消息應該比較靈通,我們就在這裡住上一段時日吧!」秦天若有所思的道,他雖然從靈芸郡主等人的記憶中了解到不少事,但如今天下的變化太快。

這也是他帶著大家向盟州府而來的原因,離盟州府越近,也就越容易獲得第一手消息。

蜜愛成癮:霸道總裁狠狠撩 「那行,酒樓我們就不去了,我們先去租府邸!」

暮雨道。

「也行!」

秦天點點頭,便與暮雨一群人分別。

不一會兒,秦天率著十六個美貌老婆登上了伏鼎府城最為出名的一座酒樓,倒是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將點菜的任務交給林祖兒等人,秦天則讓神殿空間與伏鼎城進行疊合。

完成疊合后,整座府城都在他的掌控中,想要了解什麼消息,可說相當的方便。

「咦!」

秦天心中輕呼,因為他發現城內有不少人都在議論一件事。

隨後,他提取了數名聖師的記憶進行整合,對這件事也多了幾分瞭然。

這件事關乎到一樁機緣。

而這樁機緣則因天木而起。

天木是一株十分古老的神木,沒有人知道它存在了多久。

但每過億年,天木就會結一次果,被稱作天木聖果。

在沒有結果前,就算聖帝都無法接近天木,只有天木聖果成熟前三個月,其他生靈方能接近。

天木聖果每次結果會有四百九十九枚。

而天木聖果有什麼效用呢?

威能很強,聖帝以下的生靈,只要服用一枚天木聖果至少都能提升一個小境界,不過,每個人一輩子只能服用一枚,因為服用第二枚就沒有了任何的效果。

六王和九王不惜在雲天盟州大打出手,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天木聖果即將成熟。

如今,離天木聖果成熟的時間只有區區四個多月。

天木聖果所在地被稱作天木山。

天木山綿延悠長,縱橫數百萬里,山脈之中也有不少的強大聖獸,所以,想要奪取天木聖果,這個時候就應該出發前往天木山。

「要不要去呢?」

秦天暗道,這天木聖果對聖皇強者都有效用,因此,這次肯定會有聖皇強者前往,他的神殿最多能定住三尊聖王圓滿,未必能奈何得了聖皇。

一旦得罪了聖皇,他說不定會隕落。

但一旦獲得天木聖果,他的修為則可以這段時間內達到聖師圓滿。

其他人一般都是修為強,道境低,而他,則是道境高,修為低。

所以,天木聖果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

當然,他的一干妻子修為也有些低,如果她們也都能獲得一枚天木聖果,修為也能有十足的進步。

對此,秦天很是心動。

不過,他還是決定和宋夢等人商議一番。

當他將整件事給道出后,宋夢、古婕、敖紫君、陳寶寶、帝寶兒等人都異常心動,倒是林祖兒、方香君、薇薇安、梅霜月等女不怎麼感興趣。

最終,秦天決定前去爭奪天木聖果,除了宋夢外,其她十五人都需要進入神殿。

畢竟爭奪天木聖果的強者太多,就算他有神殿,也有疏忽的時候,不敢保證她們的絕對安全。

反正也不差這麼一時半會,大家先是享用了美食再去與暮雨等人會和。

在他們吃飯的這段時間,暮雨已經租下一座不錯的府邸。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或許又因為秦天表現出的實力,暮雨姐妹對秦天的態度好了不少。

對於天木聖果的事,秦天沒有隱瞞,告知了暮雨。

「我也要去!」

暮雨毫不猶豫的道。

秦天看了她一眼:「你修為太低,爭奪天木聖果甚至會出現聖皇級的強者,我未必能照應到你,你不缺功法聖技和修行資源,沒有必要去冒險!」

「那你呢?難道你缺?為什麼會去冒險!」暮雨反問。

「我和你不同!」

秦天搖搖頭,他的願望雖然看似普通,但卻需要極強的實力來維持,所以,他對變強很是渴望。

「我們或許目的不同,但都想變強!」

暮雨冷聲道:「在未來,神聖聯盟會越來越亂,如果沒有相應的實力,我身懷巨寶的消息如果傳開,就會任人宰割,我不想到那時候才後悔自己不夠強!」

「但你或許會死!」

秦天皺眉,沉聲道。

「你都不怕,我怕什麼!」暮雨不服氣的道。

「好!」

秦天不再規勸,因為他發現,暮雨也是極為有主見之人,做出決定后,任由別人再怎麼勸說,都無法改變。

「奪寶過程中,我未必能護住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不會怪你!」

暮雨的語氣緩和了不少。

「好,我們三日後出發!」

秦天道。

半刻鐘后,暮雨暮雪姐妹相對而坐,但此刻,暮雪的臉色卻不怎麼好看。

「你這是什麼意思?」暮雪緊緊盯著暮雨。

暮雨取下一枚儲物戒指遞給暮雪:「我這次前去或許有生命之危,所以,我家所有的財產都交給你,如果我遭遇了不幸,你就帶著他們找個偏僻的地方躲起來吧!」

「我不要!」

暮雪嫌棄的拍開暮雨的手,冷冷道:「我不允許你去,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缺,你又何必去冒險,如果你死了,我怎麼辦,母親在臨終前可是叮囑過要你好好照顧我,你死了,我怎麼辦?」

聞言,暮雨眼中閃過掙扎之色,但馬上就變得堅定:「小妹,如今的局勢不同了,弱者的生存權越來越小,你還記得上次嗎?陳威和連命勾結,如果不是秦天,我們姐妹恐怕已經化為枯骨,所以,我必須變得強大起來,才能保護你,保住我們手上的東西!」

「可是……!」

暮雨再道:「而且,那些人也一直在尋找我們,我們躲不了一輩子的,你應該知道那群人有多麼的強大!」 暮雪的臉色迅速變了幾變,隨後面上浮現出哀求之色:「姐,像你說的,我們可以找個偏僻之地躲起來好好修行,我們有功法有聖技還有那麼多聖晶,足夠我們變強!」

「躲得了一時,卻躲不過一世!」暮雨搖搖頭,態度堅決。

「可萬一你死了,他們又找上門,我該怎麼辦?」暮雪再道。

「你就對我這般沒有信心!」

暮雨輕笑:「小妹,相信我,我一定會活著回來,還會變得更強!」

「萬一……!」暮雪依舊擔心。

「沒有萬一!」

暮雨強勢打斷:「好了,這件事就這麼決定,這枚儲物戒指你收好,這是我們姐妹以後崛起的關鍵,你要保管好!」

見自己姐姐做出決定,暮雪知道無法勸說,只能低聲道:「姐姐,你一定要保重,活著回來!」

「好!」

…………

三日時間一晃而過。

秦天、宋夢以及暮雨三人出了伏鼎城直奔天木山方向而去。

本來,他打算將其她眾女放在伏鼎城,因為他也擔心,他一旦遭遇不測,神殿被其他人獲得,眾女也會跟著遭遇不測。

但她們的態度很是堅定,無奈之下,秦天也只能將她們裝入神殿,帶在身邊。

七日後,離天木山越來越近。

沿途的人也越來越多,其中不乏聖王級的強者,聖師級的更是多路狗,至於聖者境的倒是比較稀少,因為他們都知道,憑藉他們的那點修為怕是無法和一般強者爭奪天木聖果。

秦天一行三人兩個聖師初期,一個聖者中期,完全不顯眼。

當然,也有不少聖王級的強者投來蔑視的眼神,這點修為也敢前去爭奪天木聖果。

又過兩日。

秦天一行三人終於抵達天木山。

不過,天木位於天木山深處,所以還需進山。

「這位朋友!」

就在秦天一行人準備入山時,一個青年男子迎了上來。

「有事?」

秦天看著對方。

「在下餘力,朋友怎麼稱呼?」

「秦天。」

餘力微笑道:「原來是秦兄,是這樣的,天木山之中不止存在著不少的天然禁制,更有大量的兇殘聖獸,僅憑秦兄三人入山很是危險,不如與我等組隊,這樣會安全許多!」

說話間,餘力看了眼十餘米外的一支隊伍,共有二十餘人,都擁有聖師境的修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