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看來,這個國家最大的問題,還是產出不足。」雷納德說,「誠然,虛空城日進斗金,完全足以支撐一個國家還綽綽有餘。但一個國家要發展,不能只靠中央幫扶地方,各個地方也該有自己的拳頭產業,能夠把自己支撐起來。目前西北共和國裡面,乍看上去只有淘金鎮比較落後,其實如果真要按照虛空城的標準發展,或者退而求次,按照輝石鎮的標準發展,那麼其餘三鎮全都不合格!」

「最麻煩的是,這三鎮的問題,暫時都沒辦法解決。」雷納德嘆了口氣,「龍吼鎮的產出來自於魔獸狩獵,就算魔獸的數量可以設法增加,魔獸獵人們一時半會兒也不可能增加太多;黑麥鎮的產出來自於農業和商業,都是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大幅度增加的;相比之下,倒是已經有些蕭條的淘金鎮能夠在短時間裡面快速發展起來,因為它有足夠的礦工,也能夠搞負能量結晶礦場。」

隋雄沉吟著,仔細考慮著雷納德的話。

想了一會兒,他問:「那依你看,該怎麼解決?」

「合併。」雷納德說,「四鎮太多了,捨棄掉一些,把人口併入別的就好。依我看,可以把黑麥鎮改造成一個要塞,取消那裡的農業,這樣多出來的人口併入其餘三鎮,尤其是併入淘金鎮,很快就能把淘金鎮發展起來。至於龍吼鎮,建議不要在那裡推廣虛空城的生活標準,讓它繼續保持原先的蠻荒姿態,這樣還可以順便練練兵。」

隋雄愣住了,他從沒想過這種做法。琢磨了好一會兒,問:「我為什麼要把黑麥鎮改造成要塞?對面的金幣聯邦跟共和國的關係不錯啊。」

「現在關係不錯而已。」雷納德輕描淡寫地說,「隨著共和國的強盛,金幣聯邦會有越來越多的平民移居到這裡,彼此的關係就會越來越差,遲早會打起來的。趁著現在做好準備,也沒什麼不好的。」

隋雄更加驚訝:「我為什麼要跟盟友的國家打仗啊!」

「現在的盟友而已。」雷納德說,「財富女神是信仰神,祂必須服從商人們的意志。如今的虛空城,還有以虛空城為核心的共和國,已經形成了一個獨立的龐大商業體系。這個體系不斷獲得巨大的利潤,但別的商人們能夠從這裡得到的利潤卻相對較少。久而久之,商人們的貪婪遲早會逼迫祂改變態度的。」

「祂不是那種人。」

「這跟祂是什麼人毫無關係,信仰神在信仰面前是沒有選擇的。」雷納德嘆了口氣,「正義之神尚且如此,何況區區財富女神?」

隋雄想起了雷納德當年的經歷,不由得深深嘆了口氣。

看得出來,這位邪神心中依然耿耿於懷,由此衍生了強烈的偏見。

「放心吧,我會在矛盾激化之前就想辦法解決的。」他笑著說,「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之後的確是沒辦法,但我不會讓矛盾激化到那個地步的。」

「人心的貪婪和險惡,不是那麼容易解決的。」雷納德冷冷地說,「就算你有通天徹地的力量,在這方面也用不出來。」

「人本質上都是追求安定和平的,生存就是最大的**。」這種問題,隋雄當年在論壇上就見人討論過,之前他整理資料的時候也整理過,現在張嘴就來,「別的**壓倒生存**,這種情況當然也是有的,但不會是多數。」

「死的是平民和軍人,獲得的是統治者的權力和財富,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阻止?」雷納德問。

「讓那些統治者先去死掉就好。」隋雄微笑著回答。

雷納德沉默了,他目光深沉地看著隋雄,彷彿第一次認識這個水母神一般。

「你說得對!為什麼我從沒想過這種選擇!」過了許久,他深深地嘆了口氣,說,「現在我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會帶領著這個史無前例的國家,走到哪個方向,獲得怎樣的成就……」(未完待續。) 在幽深的黑暗中,一條比黑暗更加陰沉的老龍沉思著。

計劃其實已經完全準備好了,只等實施。

但是,它卻不禁有些猶豫。

悠長歲月積累的經驗告訴它,現在絕對不是將計劃付諸實施的好機會。

誠然,那隻水母這段時間過得悠閑自在,估計會放鬆警惕,自己的襲擊多半能夠成功。但是襲擊成功之後,那傢伙隨之而來的報復,卻讓它不得不擔心。

當年那傢伙狂性大發,連殺兩位神祇的場面,諸神都記憶猶新。老龍自覺比那兩個神格雖高本身戰力卻不夠出色的傢伙要強,一對一有十成十的勝算,但就算再怎麼樂觀估計,一對二也會有很大的風險。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的話,它絕對不會去做這種事情。

但是那水母就這麼做了,而且打贏了。

雖然打贏了之後,那水母修養了很長一段時間,似乎傷得很重。但易地而處,老龍捫心自問,換成自己來打的話,傷勢未必能夠比它輕。

當然,大水母孤家寡人,只能靠自己,老龍卻有不少部下,還可以求助於一些事先聯繫好的幫手,但動用部下的話損失就大了,找幫手就要支付很多的報酬,這都讓吝嗇的老龍肉疼不已。

而且……現在那大水母可不是孤身一人了,它已經有了朋友,有了部下,也有了可靠的同盟。

老龍這段時間聯繫了不少神祇,理論上說,完全足夠擋住大水母的那些幫手,讓雙方一對一。可這樣的話,總感覺得不償失。

就算打死了那隻水母,自己損失太大的話,也不值得啊!

所以縱然它心懷怨恨惡毒,卻也不得不再三考慮,是否要取消計劃。

可是,它最終還是沒有取消襲擊計劃。

原因很簡單,它等不下去了!

自從那該死的大水母挖了那個地下迷宮,並且將它改造成遊樂場,科拉德瑪的神職就開始有點不穩了。

它的神職包括三個部分:當年搶奪來的「地下洞穴」,通過經營佔有的「地下遺迹」,以及一直在籌劃的「地下迷宮」。

按照它的計劃,完成了這三個部分之後,自己就可以宣稱是「地下的主宰」,成立一個「地下城神系」。招募一些諸如陰影、土元素、礦物之類方向的微弱神力作為從神,正式踏入萬神殿第二排,真正和諸位神王平起平坐。

等到那時候,它就要朝著「地下礦脈」和「地下熔岩」這些神職下手。

每多佔一個神職,它在「地下」這個方面的掌控就會多上一分,到達一定程度之後,它就是當之無愧的地下之主。

到那時,它再聯繫那些和自然神系有矛盾的神祇,向自然神系開戰,爭取擊殺大地之神,把整個大地完全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完成了這一步之後,接下來就是對土元素之神下手,進一步擴展自己的神職範圍。

等到把這些神職都弄到了手,它的實力想必就足以向那位大人挑戰了吧……

這蒼茫世界,浩瀚的巨環,也該迎來新主人了!

想到這裡,邪惡的老黑龍忍不住陰森森地笑了好一會兒。

笑完了之後,它卻又要面對現實。

理想很好,可現實是……別說「地下的主宰」了,它籌劃已久的「地下迷宮」神職已經快要完全離它而去,甚至就連「地下遺迹」也開始有些不怎麼穩定的跡象了!

它知道,這是認同變動的結果。

自然神的神職並不是固定不變的,也和人們的認知有關。比方說假設人們普遍認為「洪水」是由某一位神祇掌控的,那麼只要這位神祇對於「洪水」這方面有所領悟和掌控,即便掌握這神職的是另外一位神祇,神職也會漸漸偏移,最終落入那位被人們所認可的神祇手中。

科拉德瑪自己,就是利用這樣的方法獲得了「地下遺迹」神職,對於這種情況,它熟悉得很呢!

現在對於凡塵中的芸芸眾生來說,那位挖掘了世界上最大規模地下迷宮,並且將它建設成巨大冒險場的水母神,無疑是「地下迷宮」的專家。和祂相比,過去那些個挖掘迷宮的神祇們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鬧,無論規模還是氣度都相差甚遠。如果說有誰適合當「地下迷宮之神」的話,必定非虛空假面陛下莫屬!

這就使得科拉德瑪一直以來的努力付諸東流,要不是虛空假面並沒有競爭「地下迷宮」神職的打算,祂早就完全失去這個神職了。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或許科拉德瑪還能忍耐,畢竟虛空假面並沒有表現出要爭奪神職的態度,祂也不覺得這個已經宣稱要成為發展與進步之神的大水母會出爾反爾,打自己神職的主意。

但是……「地下遺迹」神職的動搖,卻讓科拉德瑪實在無法忍受。

祂知道這並非虛空假面的本意,但事實就是——因為虛空假面依然在擴建和完善那個龐大的地下迷宮,使得凡人們對於祂「善於地下工作」的認知不斷加強。除了天然的地下洞穴這個概念和祂扯不上關係之外,只要是人造的地下設施,大家都覺得祂是最合適的主宰。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地下遺迹」。

科拉德瑪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就打定主意,要和虛空假面狠狠打上一架,打掉這隻大水母的威風,讓祂面子掃地,也讓凡人們明白,只有強大的太古黑龍科拉德瑪,才有能力掌控一切地下的東西——不管它是天然的還是人造的,只要是地下的,都該歸科拉德瑪陛下所有!

所以祂擬定了這個計劃,而這個計劃的第一步,就是通過襲擊那個地下迷宮,將大水母從祂的地盤引出來,引入事先準備好的戰場。

這種事情,在過去的歲月裡面,科拉德瑪做過不止一次。

比方說當年擊殺前代洞穴之神的時候,祂用的就是這個辦法。當時還只是半神的它襲擊了前代洞穴之神的主神殿,擊殺了包括祂的大祭司在內的上百名聖職者。引得前代洞穴之神雷霆大怒,不顧一切地追殺它。

前代的洞穴之神是一個牛頭怪,近戰的威力無以倫比,但卻被科拉德瑪引入了一個讓祂的近戰能力完全無法施展的地方,在自己不擅長的法術戰中敗下陣來,身負重傷。

然後科拉德瑪就乘勝追擊,一舉擊殺了這位弱等神力的神祇,奪取了「地下洞穴」這個神職。

很多神祇都覺得這是一次卑劣的暗算,但科拉德瑪一直以此為榮,認為是自己智慧的體現。

現在,祂又要使用自己的「智慧」了。

最後一次審視了自己的計劃,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地下洞穴和地下遺迹之神科拉德瑪昂起了龐大的巨首,發出了一聲低沉嘶啞的怒吼。

伴隨這聲怒吼,虛空城下方的冒險樂園「龍與地下城」到處都震動起來,泥土和岩石不斷掉落,所有的建築物都在簌簌發抖,巨大的裂縫布滿了天空、牆壁和那些支撐柱,宛如即將全面坍塌一般。

拼著將「地下迷宮」神職的積累一次耗盡,科拉德瑪發動了恐怖的襲擊。(未完待續。) 隋雄在襲擊到來的第一瞬間就覺察到了,他不假思索地發出神力,試圖攔截進攻,但這次他的神力和敵人來襲的力量碰撞時,卻如同雞蛋碰石頭一般被撞了個粉碎,甚至沒有起到哪怕一點點阻攔效果。

這讓他大吃一驚——自從他穿越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這是怎麼回事?!

但現在不是慢慢琢磨問題的時候,敵人的襲擊已經對冒險樂園「龍與地下城」造成了巨大的損傷,如果不儘快挽救的話,不僅整個地下迷宮會完全垮塌,就連地上的虛空城也會隨之崩潰,變成一片深埋地下的廢墟。

這種事情,他決不允許!

所以他根本沒有細想,就怒吼一聲,搖身一變化作一隻差不多有半個地下迷宮那麼大的巨獸,用自己的身體托住了已經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可能徹底崩潰的穹頂,一條條觸手宛若一根根擎天柱,將整個迷宮連帶著上面的虛空城一起撐住。

一座城市有多重?

大概沒人會這麼無聊去計算這個問題,反正隋雄沒聽說過。

可毫無疑問,很重很重!

如果隋雄不夠強的話,用身體托起一個連帶著厚重地基的城市,完全就是在自尋死路。而即使他很強,非常強,強大到不可思議,連諸神都為之驚嘆,這一下也讓他眼冒金星,搖搖欲墜。

若是他的本體在這裡,還能試著直接汲取灰燼森林地下的負能量,給自己補充力量。但他的本體正在神國「庇護所」裡面「孵蛋」,試著以已經隕落的前代太陽神麾下慈愛神使為材料,讓治療之神復甦。這花費了他無數的資源和精力,實實在在下了血本,所以他一時間真的沒辦法下定決心放棄,將本體調來。

他自我感覺,這具分身似乎還撐得住,只要提供更多的神力就行。

於是他就這麼做了,強大的神力如同長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絕地輸送過來,試圖將這具本來就已經很強大的分身再次加強,強化到足以輕鬆撐住整個虛空城,還能有餘力修繕地下迷宮的地步。

當然,與此同時,他也給所有的部下和朋友們發去消息,請他們出手相助。

他既不是傻子,也不是日本動漫裡面那種思路奇葩的純善系主角,更不是被「人道主義」洗腦得已經不大正常的歐洲聖母系白左,一看這種情況,立刻就意識到有人在找自己的麻煩。

而且還是很厲害的傢伙!

對手很厲害,自己分身乏術,那該怎麼辦?當然是找幫手!

隋雄不假思索,一口氣就是「消息群發」。他也不管對手究竟想要幹什麼,總之先盡量集合幫手再說!

可是還沒等他把消息群發完畢,敵人的後續攻擊就來了!

只見虛空城上方的天穹突然一片赤紅,紅得彷彿如同鮮血一般,在這片鮮紅之中,更有一個巨大的火球,挾帶著無窮的重量和熱力,更環繞著吸入一點就能讓正常人立刻喪命的毒氣,散發出令人駭然的威壓,朝著虛空城砸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剛剛趕來的知識之神沃爾臉色大變,失聲驚呼:「茵陳?!」

祂雖然不是法術高手,但因為神職的緣故,對於法術的見識是極高的。所以一下子就認出了敵人所用的法術——傳說中本該早已被徹底封印,根本不可能再次出現的「滅世七大魔法」之一,茵陳。

滅世七大魔法的來歷已經無法考證,有人說是某個發了瘋的強大神祇創造的,有人說是世界「毀滅」本源的具現方式之一,也有人說是昔日四大神主之一,至惡之主的得意之作。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那就是這七個法術擁有強大到令諸神也要為之恐懼的威力,以至於他們用「毀滅世界」來形容這七個法術。

在一份典籍裡面,是如此形容這七個法術的:

……第一位天使吹號時,雹混著火與血自天而降,樹木青草等均被燒去三分之一。

第二位天使吹號時,燃燒著的大山滾滾落入海中,海水即成血水,三分之一的海中生靈、船隻死的死、壞的壞。

第三位天使吹號,就有那名喚作茵陳的大星,燃燒著自天降人江河中及其水源上,隨之江河中水味變苦味如茵陳,又有許多人死去。

第四位天使吹響了號,日、月、星辰即有三分之一被擊打暗淡,白晝不再明亮,黑夜無星放光。一隻鷹在空中飛翔叫喊:「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

第五位天使吹號了,一顆星從天降下,並用無底坑的鑰匙開了無底坑,一陣陣濃煙從坑中冒出,遮天蔽日;一群群蝗蟲隨著濃煙湧出,這些蝗蟲形同準備出征的戰馬,頭戴金冠,面如男子,發似婦人,長著獅子般的利齒,胸前佩有鐵甲,拖著蠍子的尾巴,它們扇動翅膀,尤如萬馬奔騰。

第六位天使開始吹號,四個魔神復甦,這四魔神早已立願要殺掉三分之一的人眾。此時被釋放,便立即從願。只見他們兵馬眾多,騎兵胸前佩甲如火,相伴著紫瑪和硫磺,象在熊熊燃燒;馬匹個個雄壯無比,頭如獅,尾如蛇並帶有蛇的頭,馬口中不斷噴出火與煙,還帶著一股股的硫磺,於是三分之一的人眾死在他們的腳下……

據說如果這七個法術被一起施展出來,其威力就足以將整個世界毀滅大半,帶來令諸神都要為之絕望,都會難以存活的「世界末日」。

沃爾不知道這七個法術究竟有沒有那麼大的威力,也不會施展它們當中任何一個,但作為知識之神,祂清楚地知道兩件事。

第一,祂知道這七個法術施展出來時候的模樣。

第二,祂知道這七個法術應該已經被諸神封印,就算是掌控世上所有法術的奧秘之主,也沒辦法將它們施展出來。

那麼,究竟是誰施展出了這個恐怖的法術,並且用它向虛空城發動了喪心病狂的襲擊?

沃爾不知道,可祂知道現在必須做點什麼。否則的話,虛空城就要徹底毀滅了!

可是祂雖然知道這一點,卻什麼都做不了!

直到這時候,祂才痛苦地發現,作為一個神祇,自己還是太弱了!

面對滅世的大魔法,祂根本無能為力!(未完待續。)今天旅遊到9點多才回賓館。然後又去買蘆薈膠和防晒衣(被晒傷了),買完了回來洗澡搽藥之後就這個時候了。

明天3點半還要起床去看升旗儀式……算了我還是請假吧。

這兩章等回家再還,敬請見諒。(未完待續。) 就算擋不住,也還是要儘力擋一下的。

抱著這樣的想法,沃爾的神力化身縱身躍起,猶如離弦之箭,筆直地沖向天空中正在墜落的鮮紅星辰。

躍起的同時,祂已經將自己的神力完全催動。整個人發出耀眼的金光,就像是一團光彩奪目的金色光球,又像是一顆金色的小星,撞向赤星。

此刻赤星「茵陳」距離地面已經不遠,從上面散發出了強烈的死亡氣息,和隋雄用以排斥負能量和寒冷,守護虛空城的神力結界劇烈地碰撞起來。

死亡的氣息並沒有顏色,神力結界也沒有。但兩股力量碰撞的地方,卻能看到劇烈的光芒升起。那光芒五色流離,令人眼花繚亂,彷彿人間所有的顏色都能在這裡找到。但卻又透出令人心悸的氣息,只是遠遠地看一眼,就會覺得渾身發冷,各種恐怖混亂的念頭紛至沓來。除了一些意志特別堅定的人之外,大多數人都在看到這光芒的時候陷入了恐慌和迷亂,眼中幾乎完全失去了清明。

就在這個時候,沃爾化身變成的金色星辰已經呼嘯著衝上天空,狠狠的撞在鮮紅的赤星「茵陳」上面。

從地面上看去,只見那顆金色的星辰在即將撞上赤星的時候驟然爆發,整個兒爆發開來,就像是完全爆炸一般。

它發出強烈卻溫暖的光芒,所有看到這光芒的人都心中一暖一清,猶如一股清澈溫暖的泉水,從人們的心中潺潺流過,將所有混亂恐怖的念頭徹底驅散,讓原本已經差不多要完全陷入狂亂的人群重新平靜了下來。

這一瞬間,大家心中都升起了希望,不知道多少人在暗暗祝福祈禱,盼望那溫暖的金色星辰可以將恐怖的赤星擊退甚至消滅。

然而,這只是美好的幻想而已。

綻放的金色光芒撞在赤星之上,然後就消失了。

消失了。

不是被赤星爆發出的強大力量擊潰,也不是和對方的力量抵消然後湮滅,而是就那麼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就像一滴水落進水池裡面,沒濺起半點水花。又像是它從來就不曾存在過,之前那耀眼而溫暖的光芒,只是人們的幻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