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嗚!嗷嗚!嗷嗚!嗷嗚嗷嗚……」

羽墨冰冷的說道:「他在向我求饒。」

「林豹,你放心,她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林東算是寬慰了一句快要昏死過去的林豹,繼而轉頭對著羽墨說道:「羽墨,還有幾天就是七大宗派的試煉了,我想一個人去闖,不能依賴你的實力。所以你留下來。替我親自督促林豹修鍊。」

「是,主人。」


源自靈魂的契約,羽墨對林東只有兩個字,那就是服從。

「嗷嗚!嗷嗚!嗷嗚!」

林豹卻猛烈的搖著頭,眼神中滿是祈求之色。那一身的炸毛配上那張更囧的臉,簡直喜感到了極限。

「放心吧,以羽墨六級妖靈獸的實力,教你還不是綽綽有餘的。下次見你,你一定是實力突飛猛進。另外……」

林東指了指前面森林的一個方向,輕聲說道:「前面那裡有一條四級妖靈獸,是一條蛇。回頭兒順便把它解決掉。」

「是,主人。」

林東到現在還記得當初在林陽的追逐下,誤入那條四級妖靈獸的地盤。險些身死,這筆賬現在也是時候算算了。

「好了,我先走了。這枚儲物戒指里的東西應該都不錯,我分了四分之一給林豹。到時候你就用這些給他療傷吧。」

「是,主人。」

「嗷嗚?!嗷嗚!嗷嗚!嗷嗚!」

對於林豹的求助,林東只是報以一笑。不過這笑容落在林豹的眼裡,那簡直就是如同惡魔一般。

而就在林東走後沒多久,整片山林之內,猛然響起一道凄慘而又痛苦的嚎叫。

「能夠在六級妖靈獸的手下修鍊。那實力進步的幅度肯定大,不過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代強者,四級大陸無敵的存在,終於死去。

他臨去的時候,還在大笑,寫意輕鬆的表情演繹在臉上,也許他這一輩子,就只有這一天才能這麼放肆的歡笑吧。

“義父說過,他一生殺人無數,死了之後,就葬在此地,日後身軀和大地融爲一體,成爲塵土,算是贖罪。”

石室中,龍炎真人的屍體被掩埋,沒有立碑。龍炎真人一生太苦了,他不想在死去之後,還要揹着活着時候的痛苦,他走了,連名字都留下了,走得乾乾淨淨。

方清芸情緒很低落。

她臉上沒有了笑容,每天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冥想,冥想過後,就是練劍,一次又一次,往復循環,似乎永無止境。

劉封很明白她的心情,因爲他也曾經經歷過,所以劉封什麼都沒有說,他只是默默地站在她的身邊。


她冥想,他也冥想。

她煉劍,他也練劍。

石室不小,但也不大,兩人日日朝夕相對,卻無一言。

然而,他們心意相通,從未有過阻礙,所以什麼都不用說,已經清楚對方心中所想。

想你所想,爲你而牽掛。

七天過去了!

方清芸從冥想中醒來,睜開雙眼。

她看着劉封的眼神明顯變了,不再憂傷,不再壓抑,她的眼睛,有着藍色瞳孔,清澈如一泓溪水,那是本屬於她的美麗。

“我不能一直悲傷下去,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雖然知道劉封肯定明白自己的心思,但是方清芸還是大聲的說出了這句話,然後她的手中,就出現了黑色的噬魂刀。

“第一件事,就是先要把噬魂刀的使用方法全部告訴你,讓你徹底掌握這件聖兵的神妙,不要再讓伯父受到更多的痛苦了。”

劉封接過噬魂刀,用力的點了點頭。

說實話,他還是喜歡這個陽光開朗,看起來沒心沒肺的女孩,雖然他知道,經歷了這麼多之後,方清芸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那個純真的年代。

不過,現在這樣,也很好啊。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一起冥想,一起修煉。

他們達成了默契,誰也不會卻探查誰的神念,他們用言語交流,有時沉默,有時會鬧點小別扭,但是更多的,還是歡笑。

他們就像兩個普通的煉氣師,在這個山腹山洞之中,以簡單而刻苦的方式活着,

修煉、變強,再修煉,再變強。

有時候,劉封會覺得,其實這樣的日子很好。

有一次,劉封壯大了膽子,問道:“你說,等出去以後,我們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然後一起再回來這裏,就這樣生活,好不好?”

方清芸呵呵一笑:“好啊。”

時間過去了很久,劉封又試探着問道:“清芸,你還記得前輩臨去的時候,想要說什麼嘛?”

方清芸點點頭,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像會說話:“記得啊,義父要你照顧我。”

她停了一停,然後點點頭,以再肯定不過的語氣說道:“你是我的守護者嘛!”

劉封訕訕而退:“是的,我是你的守護者。”

他心中在默唸:“永遠守護在你的身邊。”

山腹石洞中沒有食物,但是煉氣師吸收天地靈氣,轉化爲身體需要的能量,本身對食物的要求就不算太高,而造化生機氣正是最爲濃郁的天地靈氣,就是最好的食物!

而這樣整整一池的造化生機氣,如果只是提供生活必要的能量,足夠兩人用上幾輩子。

不過,不管是劉封,還是方清芸,他們都有着自己的理想,有着自己的目標,這樣安靜寫意的生活,只是在一條艱辛道路上難得的一口喘息而已。


三個月後,他們還是要離去。

三個月,劉封的修爲已經穩定在了大士高階巔峯,而且他能感覺到,自己的精氣神三者都已經趨向圓滿,只需要一個契機,就隨時都可以突破。

方清芸,主修的是煉神流,她一樣是大士高階巔峯,然而即便是劉封站在她面前,也會有一種高深莫測,無法抗拒的壓力感。

擁有了龍炎真人一身修爲的蘊養在體內,有龍炎真人一身精神力的淬鍊,方清芸此刻的強大,已經完全不能以常理推斷。

“造化生機氣,是最爲濃郁的天地靈氣,普通的構造空間根本無法容納這樣的靈氣,一旦注入其中,就會造成空間崩潰。所以想要帶走這些造化生機氣,就必須使用特製的空間戒指。”方清芸掏出兩個潔白如玉的戒指,其中一個遞給劉封,說道:“這是靈界幻空戒,是四級大陸,專門用來承載高級天地靈氣的寶物。”

她說着,打開了其中一枚戒指,放在造化生機氣的上方,然後就看見造化生機氣形成了一道水流,緩慢的注入戒指之中。

當一池造化生機氣減少了一小半之後,她便是停止了收取,把戒指戴在左手食指上。

劉封看得很清楚,她是有意的選擇了左手食指,頓時心中又有了些不一樣的想法。

“我主修煉神流,以意識淬鍊爲主,造化生機氣對我來說,雖然也是寶物,但是效果卻不如你明顯,剩下的這些,你都收取了吧。”方清芸若無其事的說道。

劉封點點頭,也學着方清芸的方法,開始收集造化生機氣。

他知道,這一池子的造化生機氣,是龍炎真人留給傳承者的。如果一直都等不到傳承者到來,那麼這造化生機氣會通過此地的空間裂縫,全部散發到各個傳承空間之中,算是龍炎真人回饋這片大陸的一份禮物。

這些造化生機氣都全部屬於方清芸,然而方清芸卻只取了一小部分,把大部分都留給了劉封。

這種恩情,劉封不會掛在嘴上,但是卻會銘記在心中。

很快,所有的造化生機氣都被收集到了靈界幻空戒中,劉封很慎重的把靈界幻空戒指帶在了左手食指上,並且果斷的把另外一枚幻空戒摘取了下來,只留下一枚。

方清芸看到這一幕,噗嗤一笑,別過了臉去。

很快,整個石洞之中,濃郁的天地靈氣就開始消散。

“我們該離開了。”看着空空蕩蕩的石洞,劉封突然有些不捨。

“接下來,你打算去哪裏?”方清芸問道。

“先回風雪之城。”劉封說着,突然想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裏不僅僅是一個山腹山洞,甚至可能是一片構造空間,要怎麼才能回去?

“那就去七靈城吧。”方清芸輕描淡寫的說着,她手上突然就出現了一艘迷你小型的氣飛船:“這是龍炎前輩生前最好的寶物之一,爍光神舟,即便是在鴻蒙之光的非通道航線之中,也能支持半盞茶時間不被破壞,要穿越這小小的空間裂縫,毫無問題。”

聽到方清芸的話,劉封頓時想起了浪刀的那艘氣飛船,不過龍炎真人留下的這艘氣飛船,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比那一艘要高不止一個檔次。 當夜幕降臨之時,一間安靜的房間內。一道倩影立於窗前,凝視著朦朧的月亮,怔怔出神。

不知過了多久,伴隨著一聲冰冷的聲音,倩影才打斷了沉思,輕輕的詢問道:「幽蘭叔叔,什麼事情?」

確實,以幽蘭的真是年紀當林慕容的叔叔都算是小的。不過在整個林家大院,能夠讓幽蘭臉上的表情融化的,也就只有林慕容。甚至連林天都不行。

「家主,林東來了,就在外面。」

對於林東的到來,林慕容沒有絲毫的驚訝。那張恐怖的臉如今被一塊兒黑色的面紗所覆蓋,只露出一雙晶瑩剔透的眸子。

「恩,讓他進來吧。」

「是。」

伴隨著吱呀一聲,鏤空雕花的木門被輕輕推開,連帶著刮進一行冷風。

「我知道你會來。」

林慕容此刻端坐在椅子上,苗條的身形在月光的照射下玲瓏有致,相比於其他林東見過的女人中。林慕容的身材是最為勻稱的,一絲不多,一絲不少。

林東自顧的坐在了另一邊的座位上,輕聲說道:「當初要不是你,或許我現在也不能坐在這裡。所以今天來的第一個目的就是來謝謝你。另外……」

話音剛落,林東的手上暗光一閃,一個精緻的玉瓶豁然出現在手中。

「這裡面的丹藥是復容丹,不知道可不可以緩解你臉上的傷勢,但可以試一試。」

林東一本正經的說著,絲毫沒有調侃的意思。

若是一般人,或許林慕容早已將其驅趕,畢竟臉上的傷勢是她心底最大的一道疤痕。可林東說出來,不知為何,林慕容沒有絲毫的反感,或許真的是因為當初那一句簡單的相救吧。讓他們兩個之間多了一種很特別的東西。

林慕容並沒有馬上做聲,而是沉吟了片刻才輕輕的說道:「謝謝。」

林東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說起來凌遠還真的是下了血本了。他送給林東的那枚儲物戒指里,還真的是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見氣氛有些沉默,林東繼續開口道:「至於今天的第二個目的,我想知道關於七大宗派試煉的一些事情。」

「恩。」林慕容只是輕輕的應了一句,她早就猜到林東的真正目的是為了這個,平滑如水的眸子看了看窗外皎潔的月光,朱唇輕啟道:「還有五天的時間就到了。」

「七大宗派的試煉五年一次,挑選整個靈修大陸的天才少年通過層層選拔進入七大宗派之內。不過宗派的試煉資格只是第一步,而且相對來說是最簡單的一步。真正的困難在於試煉。」

林東沒有說話,靜靜的聽著。

「具體的實力內容,每次試煉都會有不同。但有一點可以告訴你,每一次試煉進入七大宗派的人數都不超過50個。然後由各大宗派按照不同的實力挑選,也有優劣之分。」

這點兒倒是在林東的意料之中。畢竟只要是人的地方,都有優劣之分。即便是號稱已經超脫俗世的七大宗派也不例外。

此時林慕容繼續緩緩的說道:「其實對於下等國的修士來說,在我們生存的大環境以及整體的水平上,和中等國甚至上等國以及靈蠻王朝

落後的不是一星半點兒。所以在每年入選的50個天才修士中,下等國的修士只佔據了極其微少的一部分。最近二十年來,下等國更是沒有一人入選。」

「恩?」

聽到這裡,林東眉頭微微一皺。雖然他猜到下等國入選的人數會很少,但卻沒有想到會少到這麼可憐,二十年來一個都沒有。

聽到林東這聲下意識的疑問,林慕容的聲音透著幾分難掩的苦澀:「或許有資格進入七大宗派的試煉對於那些中等國以上的天才來說,是一次極大的機遇。若是能夠入選,就有了系統的修鍊體系,豐富的修鍊資源和各種想都不敢想的靈技功法。但相反的,對於下等國的修士來說,我認為這是一場噩夢。」

「噩夢?為什麼?」林東不自禁的問道,正看到林慕容那一雙眸子之中一閃而過的恨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