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聽到記宇主動提起閻狼,狄笙眸色沉了下來,她知道,記宇即將開口的話定是她不願聽到的,下意識她屏住了呼吸。

「嫂子,我知道你沉了這麼多天給我電話一定是做好了心裡準備,我這話,你明白了吧!」記宇不敢直接開口說閻狼失蹤了,狄笙懷著孕,而且身子又剛剛好了沒幾天。

「我想知道具體的,宇子,你說吧,我沒事兒!」

記宇示意鄭航先去會議室,沉吟了一會兒道,「好!事情是這樣,法蘭克福港口發生了爆炸事件,對方說是我們的海關經理身上攜帶的炸彈,當場死亡了三名海關官員,傷了十六名,對方政府懷疑是謀殺事件,狼哥過去就是處理這件事的。

三月四號凌晨我接到比狼哥晚三小時抵達法蘭克福的我方律師東方東方的電話,他說預計京都時間三月三號十七點四十抵達法蘭克福的狼哥至京都時間三月四號凌晨仍未有消息。

於是,我便和雷傲前往蒼山機場調查,機場方面的調查結果是杳無音訊。

目前我們派出去的人並未接收到飛機失事或者發生謀殺事件,嫂子,沒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我相信狼哥,你也要相信他!」

這一刻記宇有種想哭的感覺,閻狼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他心底的那種焦急,恐懼不是雷傲,莫小伍,鄭航,古影能體會的,而閻狼同樣是狄笙最親密的人,他相信狄笙心裡的感覺跟自己是一模一樣的,這一刻他把狄笙真正當成了嫂子。

是嫂子,不是妹妹,能給他依靠的人,能讓他發泄心中恐懼的人。

狄笙拿著手機一直都沒說話,她相信他?不,不相信了,他騙了自己,他說一個禮拜就會回來,他說自己不忙的時候就給他回信息,他說要給她大獎勵,統統都不算話。

即便是懷疑過,可真的知道了,狄笙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恐慌,她的傻大個兒找不著了,淚刷地流了下來,電話那頭似乎有人叫記宇開會,狄笙深吸了口氣控制了下情緒,聲音淡淡的問道,「公司怎麼樣?有什麼異樣嗎?」

「有!」記宇朝叫自己開會的秘書擺了擺手,對狄笙實話實說了,她是主母,知道的越早心裡就越有數,他目前不知道這背後的人跟家裡的那三位有沒有關係,除了閻縉,他不相信閻紳,閻縝,更別提左致遠,「嫂子,除了古影,在閻家,你誰都不能相信,目前狼哥失蹤的消息除了我們其他人都不知道,但瞞不了多久,一旦他們知道,日子就不會這麼平靜了,你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

「我懂!宇子,你去開會吧,我們都保護好自己,一起等他!」狄笙生硬的扯了扯嘴角。

「嗯,有事給我打電話,我先去開會了!」他沒提他大侄女狼妞,他固然希望狄笙保護好孩子,可是,此時此刻,他不敢奢望狄笙能保護好誰,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就好!

掛了電話,狄笙喝了杯水平靜了下情緒拿起手機給皮三兒去了電話,「三兒,你方便來一趟嗎?」

皮三兒跟徐芙來的很快,狄笙在樓下等著他們。

「是馮燕的事兒有什麼新的進展了嗎?」皮三兒現在不是焦頭爛額也差不多了,閻家大大小小的案件都壓在他頭上,這兩天有徐芙幫著他整理整理還好些,他現在就在竭力調查周晨和馮燕的事兒,這兩件事似乎都能牽扯出不少東西。

狄笙搖了搖頭,「你們跟我上樓,我發現周晨的幕後指使是誰了!」

皮三兒一愣,周晨的事兒他還沒跟她說,她竟然知道了?他轉頭看向古影,古影搖了搖頭,她根本就不知道狄笙什麼時候知道的。

幾個人一起上了樓,小狼崽在前面,就跟在狄笙身邊,到哪兒跟哪兒,跟個忠誠的護衛似的。

一進門,小東西嫣然就成了御前侍衛,率先沖了進去,惹得徐芙咯咯笑,狄笙引著二人進了書房。

二人坐在了沙發上,狄笙從書房抽屜里拿出文件袋走了過來,古影端了一杯果汁三杯咖啡走了進來,順便把書房的門關上。

「嫂子,你發現的那個人是誰?」皮三兒疑惑的看著狄笙。

「左璇!」對著左璇她不會這麼篤定,但是對著皮三兒他們她敢百分百肯定。

「左璇?」皮三兒下意識跟徐芙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是不可思議,這跟他們的發現不太相符。

狄笙沒理會兩人的反應,她快速從文件袋裡掏出自己單獨放好的照片,「你看,這幾張都是慈善晚會上左璇側臉的照片!」

皮三兒蹙了蹙眉,沒說什麼,但是點了點頭。

狄笙直接把剩下的兩張分別拿在左右手上,對著皮三兒和徐芙接著說道,「而這兩張是在閻氏年會上周晨的照片,但是,周晨的里側擦身而過的那個女孩,你們仔細看看,是不是左璇?」

一定是左璇,能做出這種齷蹉的事情的人只有她,從事發時收到那些彩信以及*裸挑釁的簡訊開始,她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她左璇。

而照片上,她竟然跟有可能綁架狄笛的男孩擦身而過,這能是巧合嗎?一定不是!

皮三兒嚴肅的看著照片,而徐芙卻驚恐的看著狄笙,那眼神讓古影一把拿過狄笙手裡的照片,「……嫂子,你說這個是左璇?」古影慢慢把手裡的照片翻轉到狄笙面前。

「幾乎是一模一樣,你看除了衣服……」狄笙纖細白嫩的指尖指向照片中的女孩,倏地,她整個人僵住了,照片上的女孩兒明顯不是左璇,圓潤的側臉,跟左璇的高鼻樑,尖下巴沒有一點兒相似之處,狄笙蹭地站了起來,刺骨的陰寒從每個毛孔往她身體里鑽,她連連搖著頭,決絕地看著面前的三個人,「不是,我看到的不是她,不是,絕不是!」她看了整整一夜的照片怎麼可能會看錯。

「我相信嫂子!」皮三兒極為認真而嚴肅的說道。

徐芙一愣,她拎過自己的包伸手就要拿資料,直接被皮三兒止住了動作。

「不用拿了,太過順利的東西往往都是敵人送給我們的,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兒,照片被做過手腳了,嫂子看到的才是真的!只是,對方的動作夠快的,在我們找到證據的第一瞬間他就想到了補救措施,嫂子,這就更證明了幕後指使是她!

她已經知道我們的案件走向了,是不是知道我們已經開始懷疑她了,這還不好說,但是,嫂子,在沒有確實證據下,你一定不能有所行動,也不能露出馬腳,這既是為了你的安全,也是為了我們更深入的了解她的目的!」

狄笙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皮三兒,他相信自己?要不是因為自己看了一夜,說實話,她自己都差點兒不相信自己。

「皮三兒,謝謝你相信我!我知道該怎麼做,我不會衝動的!」狄笙慢慢坐在了沙發上。

現在換徐芙有些害怕了,「你說一開始就覺得不太對勁兒,你不會是說那個富商也是個『托兒』吧?」

難不成他們一開始就讓人給騙了?

「富商是真的,我說的是調查來的關於這個圓臉的呂潔的所有資料都是假的,呂潔是左璇找來替代她的人,這個左璇善於威脅利用,恐怕呂潔是有什麼把柄落在她手裡了,我給耗子打個電話,現在就讓他把呂潔控制起來!」說罷,皮三兒拿著手機撥了出去。

電話響了一聲就被接了起來,「哥,我在醫院,正要給你打電話,那個叫呂潔的小娘們自殺了,能不能活都不好說啊!哎哎哎,你誰啊,……我救的她,丫碰瓷……誰害你閨女來著……」

電話那頭,耗子的聲音斷了,電話應該是被摔了,因為皮三兒在電話掛斷是聽到了刺耳的聲響。

他迅速打電話給了鄭航,鄭航的人多,趕緊讓他找人去救耗子,吩咐了一圈才掛了電話。

「呂潔自殺了!」皮三兒說這話的目的是告訴面前的三個人,現在的狀況特別危險。

「也就是說,我們的照片讓人動了手腳?」徐芙至此才真的相信她親手洗的照片被動了手腳,「對了,我還有底片,晚上……」

「別指望了,狼哥書房這麼難進的地方對方都進來了,你那小窩還不跟去公廁一樣方便!」皮三兒覺得這個徒弟該學些的地方還太多了。

知道狄笙還有些迷糊,皮三兒端起咖啡喝了兩口,先是把調查來的周晨的消息給狄笙簡單說了一遍,「周晨的博客日記《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提到了一個跟她插肩而過的女人,我迅速找到了閻氏年會上關於周晨的這兩張照片,只是,照片上的女孩,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已經是這個叫呂潔的女生了,之前我從來沒有注意,如果不是你發現了,我已經讓對方牽著鼻子走了。

得知跟周晨插肩而過的女生有可能是幕後指使時,我就迅速開始查找,特別容易的就讓我調查了出來,她是狄笛的同學,在學校里兩人有些過節,其實,那過節根本就不值得她如此費心費力的報復,我只是太急於破案,同時又被另一件事兒迷惑了眼球!」皮三兒有些倦了,成日在尋找證據,真累了。

狄笙看著皮三兒,心裡有些淡淡的歉意,可她知道,自己不需說抱歉,同樣不需客氣,因為那話說了反而是對皮三兒的侮辱。

閃婚,總裁一婚到底 「什麼事兒?」狄笙轉而問道,她相信能迷惑皮三兒眼球的事,一定對方精心設好的局。

「呂潔的住址!」皮三兒嗤笑了,那嗤笑中更多的是對自己的不滿。

「你是說,呂潔跟周晨是鄰居?」狄笙眼眸眯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確實是個好局,唯有鄰居才會很自然的發現周晨是同性戀,所以,呂潔會第一時間進入到皮三兒的眼球。 「你是說,呂潔跟周晨是鄰居?」狄笙眼眸眯了起來,如果是這樣,確實是個好局,唯有鄰居才會很自然的發現周晨是同性戀,所以,呂潔會第一時間進入到皮三兒的眼球。

皮三點了點頭,如果不會這個原因他怎麼會如此篤定。

「那呂潔是自殺還是被自殺?」狄笙漸漸鎮定了下來,看著照片上的女孩,她忽然覺得或許這個發現對他們來說是個機會。

「被自殺?」徐芙驚叫了一聲,「那,那跟自殺有什麼區別?」

「當然有區別,自殺是她真想死了,被自殺……自然是有人讓她死給我們看,我猜,她死不了!她要真死了,對方的局不就成了死局,那她費盡心思拋出這麼個替身還有什麼意思?如果呂潔真死了,以三兒的性格一定會重新調查此事,而有些東西恐怕就會被翻出來,她拋出呂潔就是想把自己摘出來,怎麼可能讓這個人輕易就死,所謂『自殺』只不過是一計而已,『自殺計』不過是想告訴我們,她呂潔就是幕後指使者而已。」狄笙的思路越來越清晰了,左璇,她果然小看了,同在一個屋檐下,她還真就以為她左璇是當代最著名的胸大無腦,腦袋裝草的齷蹉二代女。

「那我們怎麼辦?」徐芙緊張不能自持,她發誓,等案件結束她一定要出一部小說名兒她都想好了,就叫《步步殺機》!

皮三兒看了眼狄笙,兩人相視一笑,幾乎同時說出四個字,「將計就計!」

「三兒,馮燕家裡你找人關照一下,讓她背著這個黑鍋我心裡不舒坦!」狄笙轉而說道。

「嫂子放心就是!」狄笙這樣的安排讓他很滿意,她現在在閻家內宅,動的越少越好,她幾乎算是活在兇手的眼皮底下,越不動就越安全。

午飯狄笙吃的很少,她沒什麼胃口,可能是昨晚一夜沒睡的緣故,她頭嚯嚯地疼,眼皮還一個勁兒的跳。

她也不敢亂想事情了,她這破身子好了還沒兩天,再要是折騰出個好歹,她都不敢往下想了,喝了點兒果汁趕忙上床補眠,她知道這頭疼和眼皮跳是昨晚自己一夜沒睡的後遺症。

不知道是不是真累了,來回在床上滾了幾圈,狄笙還真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得她昏天暗地,床頭上嗡嗡的手機響她猛地驚醒,伸手拿過來手機,安騰北野?

自從從醫院回來,她的手機一直就放在床頭上,她怕漏接閻狼的電話,看到野獸二字,她微微有些失落。

緩了口氣接起了電話,「喂?」

「狄笙嗎?」安騰清冷的聲音從電話那傳來。

「是我,北野!」

「打擾到你休息了嗎?」狄笙的聲音中帶著剛睡醒的味道,安騰北野下意識的看了眼時間,下午六點多。

「沒有,是不是找我有什麼事兒?」狄笙身子還是有些乏,白天睡覺就這樣,甭管你睡幾個小時,起床后那身子就是疲乏。

「是這樣的,今天我接到許寧的電話,說她在日本,問我關於前幾天華小姐被抓的那個醫院的舊址……」

「你說許寧去了日本?」狄笙腦子裡仿若爆了個炸彈,這丫跟晴天霹靂沒什麼區別。

「是的!」他覺得有些不對勁兒所以才會給狄笙打電話。

「你現在哪兒,我馬上出去,我們見面聊!」狄笙蹭地從床上下來,腿著地的時候軟了一下。

「我在開車,要不就去閻氏國際酒店吧,那兒對你來說比較方便!」閻家這幾天一齣戲接著一齣戲,真要碰上記者,也是件麻煩事兒。

「好,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狄笙隨便換了身衣服,拿著手包就往外走,古影在客廳弄電腦,狄笙衝出來的時候下了她一跳,狄笙解釋了幾句,兩人一起下了樓。

出門的時候竟然差點兒被匆忙進來的人撞倒,要不是古影拉住了自己,後果她真真不敢想。

定睛一看,差點撞到自己的人竟然是左璇,丫這是不是就叫冤家路窄。

左璇先是一愣,剛要彎身撿起狄笙的手包,纖細白嫩的指尖還沒碰到,就被古影先了一步,「就不勞煩璇表小姐了!」說罷她親自撿起狄笙的手包。

左璇微微一怔,嗤笑了一聲,繞過狄笙就朝樓上走去。

就這樣走了?也不道歉?

狄笙斜睨了她一眼,古影也收回了視線,轉身走到低聲身邊,「嫂子,走吧!」

狄笙點了點頭,右眼蹭地又跳了一下。

一上車,狄笙趕忙掏出手機給許寧打了過去,如她猜想一般,她無比幸運的被人家許二同學給拉進了黑名單,她怕是自己找她麻煩吧?

「小六,厲絕的電話是多少!」狄笙的聲音冷冷的沒有一絲溫度。

小六沒有猶豫的背了出來,狄笙打通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女人的聲音,柔柔弱弱,跟傳說中的病西施有的一拼,狄笙冷笑了一聲,這就是那個『未婚妻』吧?

這就是他厲絕所謂的『保護許寧』?那無名的怒火讓狄笙狂暴粗口,「讓厲絕接電話,別跟我說他在洗澡,丫就是擼鳥,三秒內我也要聽到他的聲音!」

駕駛座上,小六差點把車直接開下山,他嫂子也忒……粗魯了吧?

或許是這震懾還真就起了作用,對方沒多廢話把電話就交到了厲絕手裡。

「喂,哪位?」厲絕冷聲問道。

「許寧呢?」狄笙覺得心口疼的厲害,剛還怨恨許二把她拉入黑名單。

厲絕眸色陰冷的掃過站在他一旁的『未婚妻』,對方委屈的低下頭轉身離開,「在我別墅!」

啪嗒一聲狄笙掛了電話!

厲絕眉心一蹙,看著被掛斷的電話,隱約覺得不對勁兒了,狄笙不是這樣無聊的人,他眸色一凜,迅速撥通了別墅的電話。

電話響到底也沒人接,這一刻他才真正覺察到出事了。

狄笙用陸奇的手機給許寧打了過去,正在通話中,再打就關機了。

下午下班兒的點兒路上的車子很擁擠,狄笙心裡急躁的很,日本,日本,她怎麼答應自己來的,她不是說會好好聽話,不亂問這件事兒的嗎?

她忽地想起一個人,拿起手機撥打了過去,電話很快通了。

——「敖少,是我,狄笙!」

「你好,冒昧的問一下,關於囚禁華素的人是不是有什麼線索了?」

「沒有啊?那你有沒有發現許寧這幾天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

「什麼,你說她回景上了?」

「是的,有朋友說她去日本了,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她跟我們那個日本的朋友打電話問了那家囚禁華素的廢舊醫院的地址,我怕她犯傻,你也知道她做事特別容易衝動,是不是華素最近情緒不太好啊?」能刺激許二的要麼是她發現什麼了,要麼是她受刺激了。

「好,你直接去京都國際飯店吧,我跟朋友約那了,我們見面細說!」

掛了電話,古影遞給了狄笙一杯水,喝了兩口她就放下了杯子

「是不是華素情緒刺激許寧了?」古影把杯子放好,看著狄笙緊蹙的眉頭問道。

「嗯!」狄笙胳膊搭在額頭上,「都怪我,我當時就不該讓她沒誰事兒的時候去陪華素!」

「怎麼能怪你,你要不讓她陪華素,指不定她早就去日本了!」依許寧的性子這事兒她能做的上來。

「怎麼辦,古影,我,我怕她出事兒,華素的事兒根本就不是這麼簡單的,華家都沒查出來,她能查出什麼事兒,我怕她一出國就被人家盯住了,怎麼辦啊!」 重生棄少歸來 這個世界上許寧跟閻狼在狄笙心目中是同等地位,就連狄笛,喬天兒都比不過的。

「嫂子,你放鬆,放鬆,或許你想多了,許寧跟華素不一樣,對方抓華素肯定是有原因的,許寧,或許對方都不知道她這個人的存在,再說,許寧別看人整天犯二,但極其聰明伶俐,她一定會逢凶化吉,化險為夷!你被胡思亂……小心!」 本應緣淺,奈何情深 古影迅速把狄笙卧倒在後座,她身子快速拱在狄笙上方,完全把狄笙控制在自己跟後座椅之間。

嘭地一聲緊接著是玻璃破碎的聲音。

吱的一聲,刺耳的摩擦聲讓狄笙下意識堵住了耳朵,車子咯噔停了。

小六迅速從座椅下發掏出兩把手槍,一把別在自己腰間,一把扔給古影,「古影,你負責保護好嫂子!我下去看看!」

「好!」古影讓狄笙躺在車上,她迅速環顧了一下四周,雙手托著手槍警惕的看著前方兩車相撞的地方。

雖然這輛征服者異獸從玻璃到車體全都是防爆防彈,但古影仍舊不敢讓狄笙坐起來,一旦有什麼意外都不是她們能承受的起的。

「怎麼了,古影?」狄笙知道自己的命不單單是自己的,她沒有強行坐起來。

「出車禍了!陸奇剛要提速穿過十字路口,左側突然衝出來一輛武裝押運車,如果不是我們左側的這輛黑色轎車也突然加速,恐怕那車撞到的就是我們!陸奇下去查看了,你沒事吧,嫂子?」古影覺得狄笙的臉有些蒼白。

「沒事兒!」狄笙已經分不清這樣的事兒是不是意外了,「怎麼了?」狄笙見古影蹙起了眉。

「那輛黑色轎車的車牌號怎麼這麼熟悉?」因為外面天色漸黑,再加上那輛被撞的車子有些斜了,最後面一個數字她沒能看見,但……「記宇家的二小?」

狄笙蹭地就想坐起來,記宇千萬不能出事兒,古影一把按住她,「開車的或者坐車的都不是記宇,這輛雷克薩斯是記宇買的第二輛車,小名二小,他已經有幾年不動這輛車了,我想我知道是誰了!」

「木舟?」狄笙驚呼道。

能動記宇車的人,除了他還有誰。

「只能是他!」

果然,離這麼遠古影就開到從車裡抬出來的人了,看樣子傷的不重,還能說話。

兩人始終沒有下車,十來分鐘記宇來了,救護車也來了,在警察來之前,陸奇走了回來,直接繞道把車開走了。

「到底怎麼回事兒?」狄笙坐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