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嗙!」打手飛出車行,砸在停靠的轎車上。

「喜歡打~!」宋子豪邊說,手腳不停。一拉一個打手胳膊猛地一抖,「卡卡~~」脆響連連。打手骨節一下被抖開。

「哎哎呀~」打手慘叫。

宋子豪還不罷休,一俯身,抓起打手腳脖子,一下倒提起來,「呼!」一下扔進毆鬥的人群中。

「哎呦~!」砸到一片。此時眾打手才回過味來。宋子豪實在太猛了,他們完全不是對手。

宋子豪殺紅眼,繼續朝著擠在一起的打手走去。

「你不要動手!」堅叔見狀忙一把抱住宋子豪。宋子豪出手已經沒了輕重,很容易鬧出人命。

「放開~!」宋子豪怒吼。

「不要動手~!你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不能一時激憤全毀了~!」堅叔死死抱住宋子豪。可是宋子豪腰身勁道十足。要不是怕傷到他,宋子豪一個抖筋就能震開。堅叔忙朝著打手們喊道:「滾~滾~!」

眾打手見宋子豪狀若瘋虎,不敢再留,一窩蜂衝出車行。

宋子豪怒喝道:「都不要走!不要走!」死命要追出去。堅叔有些看不住了。

「宋子豪~!冷靜點!」堅叔趕緊一步攔在宋子豪前面。怒喝道:「他們打人,那是他們心虛。他們就是要逼你再次犯錯!你這麼辛苦為了什麼?想想你的弟弟,想想的你父親!宋子豪,不要讓我看不起你!」

宋子豪聞言,怒氣稍減。再一看堅叔頂著一張血肉模糊,腫胖胖的臉苦苦規勸。頓時怒氣壓下來,心中一暖,關心道:「堅叔,你沒事吧?」

堅叔見宋子豪確實恢復理智,呲牙咧嘴道:「你說咧~!我這把老骨頭!嘶嘶嘶~~~」

「我送你去醫院~!」

「…去什麼醫院?不要花錢嗎?」

「。。。」 「呵呵,理應如此,理應如此啊!」當聽到葉問,竟然說還有一位同伴隱身在一旁時,這一位胡伯伯本來就有一些淡然的心性,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不已了。

要知道,連自己『金丹期中期』的修為都無法感應到的存在,那麼她實力可想而知了,所以,『小心駛得萬年船』,這一位胡伯伯立刻就收起了自己的那一顆小視之心了,並且,這一位被稱作胡伯伯的中年男子連忙點頭同意的說道。

接著,待這一名中年男子點頭同意了之後,葉問就朝著天空,微笑的說道:「葉夫人,你要是再不出來的話,那麼我們可都走了啊!」

畢竟到了一個新的國度,葉問也會入鄉隨俗的,所以稱呼上面的改變自然就免不了的了。

「呵呵,夫君,我還沒有看過癮呢!怎麼這麼早就讓我下來了啊!」一道悅耳的聲音馬上就從天空當中的雲層傳了出來。

同時,在這一道聲音出現了之後,一位身穿濃郁復古風仙衣的柳如雲就走出了雲層,然後猶如仙女般的降落到了葉問的身旁。

看到柳如雲這麼快就把衣服的樣式給改變了過來,並且柳如雲還把頭髮上面的造型也稍微的擺弄了一下,看到這裡,葉問頓時就覺得好笑不已,但是為了能和柳如雲在步調上面保持一致,所以葉問意念一動,一件非常具有復古風男士的仙衣就自動穿在了葉問的身上。

至於髮型,葉問就沒有怎麼改變了,反正板寸頭。在這一個仙俠風比較濃郁的星球裡面。也有很多。因此,弄不弄髮型,其實也影響不大。

當然了,葉問和柳如雲身上的衣服,之所以能夠千變萬化,那可全部都是變形元素的功勞啊!

而此時,早就被柳如雲驚艷的出場方式震撼到的蘭溪他們,根本就沒有把心思放到葉問的身上。所以對於葉問身上衣服的變化,蘭溪他們自然就不知道了。

因為能夠輕鬆停留在空中的高手,那麼她的實力最低也得是元嬰期以上的實力啊!當然了,能讓蘭溪他們震驚卻不是柳如雲的實力,而是柳如雲她的相貌以及她身上所具有的那一種獨特氣質。

要知道,柳如雲可是葉問的老婆,所以葉問在柳如雲身上所花的心思,那可不是一般的多啊!

比如『美容丹』,柳如雲基本上就可以當做糖豆來吃了,還比如葉問親自為柳如雲洗經伐脈過。因此,柳如雲身體上面的許多隱藏缺陷都被葉問給消除掉了。

同時。隨著柳如雲修為的不斷提升以及柳如雲見過的世面越來越大,因此,一種獨屬於柳如雲的氣質就此形成了啊!

平常的時候,與柳如雲接觸的多了,葉問還感覺不到什麼,但是從未與柳如雲打過交道的其他人,當看到柳如雲第一眼的時候,他們的自然反應,肯定是驚訝無比的了,誰讓柳如雲長得實在是太漂亮了呢?

「呵呵……葉夫人,以後還會有更好節目看的,現在我們還是一起去天藍派逛一逛吧!聽說那裡好玩的東西也不少呢!」聽柳如雲說,這一場打鬥她還沒有看過癮時,葉問也只好無奈的苦笑道。

而站在旁邊聽見葉問和柳如雲對話的蘭溪她們,一下子就回了過神來,因為從葉問和柳如雲兩人的對話當中可以很輕易得知,自己等人在下面戰鬥著『死去活來』的,而葉問和柳如雲兩人卻在雲層上面看戲呢!

所以說,『是可忍,孰不可忍』啊!但是不管怎樣,葉問都是自己等人的救命恩人啊,而且葉問和柳如雲的實力遠超自己等人,所以,蘭溪她們縱使心中有太多的不甘,她們也只能自己捏著鼻子認了,誰讓自己的實力實在是太差了呢?

「呵呵,好吧!那麼一切就有勞夫君安排了。」聽見葉問所說的話,柳如雲頓時就溫柔的笑道。

「咳咳………前輩,我們還是邊走邊聊吧!要不然,等我們回去的時間晚了,我會受到掌門責罰的。」弄明白自己實力遠遠低於葉問和柳如雲兩人時,這一位中年男子立刻就擺正了自己的位置,然後恭敬無比的說道。

不過心中卻暗道:「這兩位實力最低也是元嬰期以上的高手,就算是在自己的宗門,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大高手啊!所以,自己無論如何要把最真實的情況稟明掌門,並且讓掌門一定要小心的招待,否則的話,這兩位前輩要是不滿意的話,說不定宗門就要遭殃了啊!」

「呵呵,那就一起走吧!」聽到這一位中年男子的話語,葉問同時笑著的回應道。

接著,在這一位中年男子的帶領之下,葉問和柳如雲兩人,一路暢通無阻的就來到了『天藍派』的門派駐地。

一路上,通過葉問旁敲測聽的打聽,葉問終於得知了這一位中年男子的真實姓名,以及在天藍派所處的位置,同時,葉問也了解到天藍派在這一個星球上面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了。

天藍派,是這一顆天藍星上面的超級門派之一。

也就是說,除了天藍派之外,還有三個超級門派與天藍派的實力相當,而它們分別為玉女宗、陰陽門、五行門,並且這三個門派還都是正道上面的門派。

簡單的說,平常的時候,這四個門派都是處在相互競爭的關係,但是等到真的有外敵入侵的時候,這四個門派又會聯合起來,一致抵抗外敵的。

至於這一個外敵,大多數都是來至於血魔宗的小規模入侵,因為血魔宗也是這一個星球上面的超級勢力,雖然血魔宗的總體實力還不如四大宗門聯合起來的強,但是單對單的話,四大宗門沒有一個宗門會是血魔宗的對手。

而且由於血魔宗一直都隱匿在暗處,並且行事還飄忽不定,所以,四大宗門直到現在,都還拿血魔宗沒有辦法呢!

此時,聽到這裡的葉問才忍不住的嘆道:「一正一邪,果然不愧是自古不變的道理啊!」(未完待續……) 堅叔的一番規勸,讓宋子豪怒氣頓消,恢復理智后對自己的行為有了更多思考「是不是應該和警察合作呢?」

往後幾天,宋子豪一有時間就到醫院看望自己弟弟。心思全系在弟弟身上的他,並沒發現馬克出事了。

因為陳大華出現及時,馬克受傷不重,全是皮肉傷。到了醫院睡一晚,基本就恢復了。陳大華一早來到醫院。

「謝謝~!」馬克道。

「不用~!」陳大華笑道。掏出自己證件道:「我實話實說,我是警察。」

「額..」馬克聞言,沒了繼續聊下去的心思。

「呵呵~…有必要這樣嗎?你不能和警察做朋友的嗎?」陳大華調笑道。

「阿sir!你不要玩我,有事你就講。我可沒福氣和你做朋友!」馬克不耐道。

「你這是過河拆橋啊!~」

「….」

「好了~!不開玩笑了。你聽我說,『馬克李,香江人,涉嫌走私,販賣假鈔,殺人,搶劫。三年前在灣灣楓林閣,打死當地社團頭目,被灣灣通緝。現在在恆達財物公司做打雜。』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陳大華。

「切~!有證據就抓我啊!阿sir,沒事我要走了!」馬克心中慌得一匹,臉上強硬道。

「別急!我還沒說完。恆達財物公司,涉嫌製作假鈔。現在又涉嫌販毒。你在哪做了那麼久,我有理由相信你涉及其中。還有,灣灣警方已經派人來了香江認人,如果你不忙的話,能不能請你去警局配合調查!」陳大華拿出殺手鐧。

聞言,馬克徹底沒招了。一到警署,他就完蛋。此時,馬克額頭沁出冷汗,眼神四下打量。

陳大華看在眼中,這是他對馬克的考驗。如果真要抓他,他就不會一個人來了。陳大華故意側過身子,露出腰間手槍,對著門外喊道:「護士,辦理出院。」

馬克眼睛一亮,剛想動手。記起這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頓時難以抉擇。眼神閃爍幾下,馬克嘆口氣,低下頭。

陳大華斜著眼看了一眼,心中滿意。繼續道:「不過,我想給你一個機會!就看你抓不抓得住了!」

「什麼機會?」馬克問。

「據我了解,你以前有個老大叫宋子豪。你一直在他手下做事。可惜他在灣灣被人陰了,你的一條腿也是為了給他報仇廢的,對不對?」

「你到底想說什麼?」聽到陳大華調查宋子豪,馬克有些心急。

穹頂之上 「呵呵~我聽說他在灣灣被抓后什麼都不肯說。最後只能以非法偷渡和攜帶危險品判了三年。現在,他回來了。我想,他做的所有事你應該都一清二楚。如果你能出來指證他。我可以讓你轉作警方污點證人。到時候,我再給法官說些好話,說不定你就可以脫罪了!」陳大華誘惑道。

「呵呵呵~….」馬克氣極而笑。

「哈哈哈~」陳大華也笑。摸摸鼻子道:「這麼簡單的選擇題我想小朋友都會選。」

「我跟你去警署配合調查~!」馬克道。

「想通了~!」陳大華臉色嚴肅。

「宋子豪,我不認識,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其他指控…你有證據就起訴我。」馬克面帶笑意道。

聞言,陳大華放下心來。認真打量馬克一陣道:「知道我們掌握了恆達財物公司這麼多證據后,你還有在這個公司繼續耗下去的心思嗎?」

「….」馬克不曉得如何回答。

「識時務者為俊傑!做人不要太死板,有時候退一步對大家都有好處!」陳大華繼續道。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恆達財物公司的假鈔車間在哪?」陳大華直接問道。

馬克喏喏嘴,不曉得該不該說。說了,一切都回不去了。他東山再起的機會徹底破滅。不說,自己的企圖也是泡影。恆大財務已經被盯上。就算豪哥帶著他回去,拿回以前的一切。遲早也要被警方打擊處理。到時,豪哥就被他害了。

「仔細想想! 前妻有毒 想通了來找我。」陳大華放下一張名片。起身離開。

這是最後的一個考驗。如果馬克還想搏一把,陳大華就不會接納他,因為這隻能表明,馬克衝動無腦。如果,馬克悄無聲息的默默消失,那他也沒辦法吸收他。只有馬克真打電話給他。他才會考慮把馬克吸收過來。因為這說明馬克還是可控的。

馬克渾渾噩噩出了醫院,他現在迷茫了。自己的堅持變得沒了意義。他迫切想找宋子豪聊一聊。

馬克打車來到計程車行,就見滿地狼藉。頓時心中一驚。忙快步走進去。宋子豪正在收拾。

「豪哥~!」

「嗯..小馬!」宋子豪回頭,見是馬克心中一喜。忽的又見他鼻青臉腫,頓時訝然。

「你怎麼回事?」

「這裡怎麼了?」二人同時問出聲。

宋子豪嚴肅看著馬克道:「是不是譚成乾的?」

馬克咧咧嘴角,看看計程車行,洒然道:「你這也是他做的?」

「哼~!TM的混蛋!」宋子豪怒罵出聲,狠狠的瞪著眼。心中急思對策。

「豪哥~!我有事和你說!」馬克。

「哦~!」宋子豪壓住火氣,關心道:「什麼事?」

「我們那邊談!」馬克指指路邊。

「好~!」宋子豪點頭應下。扭頭喊道:「堅叔,我出去一下!」

「不要衝動~!有事回來商量!」堅叔不放心的囑咐。聞言,宋子豪笑一笑,攀著馬克肩頭出去。

馬克沉吟半響,把和陳大華談話給宋子豪說了。然後道:「豪哥,香江我是待不下去了,我決定離開了。」

「離開?!」宋子豪還在琢磨陳大華的動機,聞言,被小馬的決定驚到,忙收斂心神仔細考慮可行性。

「離開也好!」宋子豪道。離開了他也能放開手腳,宋子豪這人,自己吃點虧沒事。但是,他的親人朋友如果被動了,那他說什麼都不會罷休。

馬克狠聲道:「可是,就這麼走,我不甘心!」

「你想怎麼做?」宋子豪問道。

「出去也要錢傍身。我想把假鈔膠盤搶出來。坑譚成一把再走。」馬克說出自己打算。

宋子豪聞言,沉默下來。膠盤事關重大,搶假膠盤的行為簡直就是虎口拔牙。如果單純針對譚成,失敗了大不了一死。但是搶了膠盤,不管成不成,都會惹到了譚成身後的字頭。在香江,和慶可不好惹。如果自己參與,事後,自己的弟弟鐵定跑不了。他和小馬二人也會被追殺至死。

見宋子豪沉默,馬克心中微沉。心道「人家畢竟是親兄弟!」

「算了~,豪哥!你不用頭疼,你不欠我什麼而且你難得走回正途。這件事我自己去做,你不要插手!」馬克沉聲道。

「小馬~太冒險了!而且,這種冒險沒有必要。」宋子豪勸道。他現在只想馬克穩妥的出境。以後的事他來一力承擔。不管是殺譚成,還是毀了恆大財務,他的一條命足可以抵消和慶的憤怒。

「呵呵呵~…豪哥~!我倒霉了三年,做了三年乞丐!」馬克越說眼神越厲。

「小馬~!」

「我不想就這樣走。我這麼做,不是要證明我了不起,而是要告訴別人,我是失去的東西,我一定要拿回來!」

「小馬~!」

「不要勸我,這是我最後的機會!」馬克頭也不回走掉。 同時,葉問還得知了天藍星,是升仙星系最外圍的一個星球,並且像天藍星這樣靈氣不是十分充沛的星球,在升仙星系當中,最少也有數十顆以上。{23][wx

當然了,天藍星只不過是最外圍的星球而已,至於內圍的星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這一名叫做胡一豐的金丹期長老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過,天藍派的掌門應該十分的清楚,因為天藍派在整個天藍星之中,是屬於四大超級宗門之一,並且天藍派還與升仙城的城主關係十分的良好,所以,有關於升仙星系的一些秘聞,天藍派的掌門還是十分清楚的。

至於升仙城,則是升仙星系的超級大宗門『升仙門』在每一個星球上面所設立的城池,而這一座城池的主要作用,就是方便天藍星各個宗門進行交易的,並且升仙城當中,嚴禁打鬥,嚴禁飛行,如若發現一起,定斬不饒!

而葉問剛來的時候,利用神識發現的那一位分神期的高手,其實就是升仙城的城主,至於天藍派的掌門為什麼會跟升仙城的城主,十分的熟悉,葉問也就此事單獨的詢問過這一位名叫胡一豐的金丹期長老。

而胡一豐長老的回答,那就是『天藍星』之所以叫做『天藍星』,那是有原因的。

而這一個原因那就是因為這一顆星球原本就是天藍派的祖師爺天藍上人首先發現的,而天藍上人還是升仙門當中的一位外門長老,所以這一顆星球才因為天藍上人的名字而得名。並且那個時候。天藍派與升仙門之間的關係。那可是無比親密的啊!

但是等天藍派的祖師爺天藍上人仙逝了之後,天藍派的地位就急劇的下滑了下去,所以才會有如今的四大宗門分割天藍星的架勢,否則的話,天藍星將會是天藍派一家獨大的局面。

因此,由於天藍派祖師爺的關係,所以升仙城的每一任城主自然就與天藍派掌門的關係十分密切的了。

所以,葉問想要知道更詳細的信息。那麼也只有天藍派的掌門才能夠得知了。

很快,葉問在胡一豐長老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天藍派的山門駐地。

而天藍派山門駐地,可以說是一座名副其實的『洞天福地』。

因為,天藍派的駐地可是天藍派的祖師爺天藍上人所選定的,所以這裡的靈氣濃度可以說是整個星球最濃郁的地方之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