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也沒什麼,就是拿你的血做了藥引,我只是試一試,沒想到這麼成功。」慕若嘴角浮起一個得逞的笑容,彎腰蹲下,提起他的下巴,眯著眼問道:「你叫軒轅蕭?」

你叫軒轅蕭?

軒轅蕭腦袋翁的一聲,全都是這句疑問。

「我……我叫……軒轅蕭……」怎麼回事?

軒轅蕭心底震驚了,可是腦袋卻不受控制,心裡想的和身體做的,完全是兩碼事。

「仙尊叫什麼?」

「仙尊……是哪個……」

「就是處處針對我,處處都想要除掉我的那個一個。」

「唔……」他晃了晃腦袋,想要控制住自己的嘴巴。

慕若指尖撫上眼梢,語氣一沉,「到底是誰?」

嗡的一聲響。

軒轅蕭的腦袋差點炸開。

「是……二……二哥……」

二哥?

九仙?

難道是九仙排行老二的人?

「他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樣子?」

軒轅蕭的腦袋嗡嗡直叫喚,虛弱的抬起手,對這個空中一指。

嘩——

一道白芒乍現,緩緩的一卷虛擬畫軸漸漸打開。

從鞋子到長袍下擺,從長袍下擺往上移動直至脖頸喉結,很快就打開到了下巴。

慕若緊緊地盯著半空中,試圖看清楚這人的樣子。

嚯——

空中畫軸突然被一道白芒打散。

慕若只覺得手上一空,軒轅蕭便被人拽進了空間裂縫中。

「哼,真是小瞧你了!」

空中只留下一個道餘音,帶著淡淡的隱怒。

慕若擰著眉頭,看著空間裂縫消失的地方。

她沒有動,甚至沒有想過伸手去把軒轅蕭拽回來。

因為她有自知之明,她不是那個人的對手。

能成功算計到軒轅蕭,完全是因為他小瞧她。

但是這個仙尊已經對她警惕了。

硬碰的話就是雞蛋碰石頭。

慕若托著下巴,神色沉吟,思索著其中的利與弊。

現在把暗中的仙尊逼出來,已經算是很大進步了。

想來,他們也是太忌憚她得到八方神器,才會一而再的找她麻煩吧?

嘶……

殺煉殤:「主子?」

白夜:「姐姐你沒事吧?」

幾人連忙上前詢問。

慕若無聲搖了搖頭,腦袋還在轉動。

真是奇怪……

幾人見慕若似乎在考慮事情,便沒有出聲,安靜的站在一旁等著。

須臾,慕若回神之後,瞧見四人都看著她,她還有點茫然。

起身拍了拍衣角,道:「看著我幹嘛?走了,去聖靈學院。」

揚手一揮,小狐竄了出來。

一行人落坐在小狐後背上,快速朝著聖靈學院的方向趕去。

這件小插曲很快就被他們拋出腦後。

——聖靈學院。

花貂身陷荒山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學院。

甚至還有人設了賭局,賭花貂是生還是死。

生死賠的面值那是相當的不平衡。

買死的當然就多了,幾乎沒有人在生上面壓錢。

就在他們壓錢壓得不亦樂乎的時候,突然空中傳出一聲低吼聲。

「嗷嗚——」

小狐碩大的身形,讓下面生出巨大的陰影。

這把聖靈學院的學生嚇得不輕,還以為聖靈學院招到攻擊了。

「快快快……快去找院長……出大事了……」

「快走快走啊——」

一群人收拾錢的收拾錢,逃跑的逃跑。

慕若一行人翻身而下,落地的瞬間,就讓還未來得及走的人愣住了神。

突然,有是一人指著花麗人大聲喊叫起來,「啊——花貂回來了——」

「什麼?花貂回來了?」

「花貂怎麼可能會回來?是不是老院長救得?」

「賠錢賠錢嘍~」旁邊的人吆喝起來。

慕若的臉色漸漸變色了,花貂去哪裡了?

她身形一閃,來到一位學生面前,「花貂怎麼了?」

女學生垂涎的吞了吞口水,指著花麗人道:「花貂?花貂這不是在這裡嗎?」

慕若斜眼看了看花麗人,花麗人面色凝重,心裡隱隱不安,難道是和她相像的女孩出事了?

慕若收回視線,看向女同學,語氣冷漠。

「她不是花貂,到底怎麼回事?」

「不是花貂?」女學生驚呼出聲,惹得旁邊的人側目而望。 「這不是花貂是誰啊?」

「就是,這分明就是花貂啊……」

「咦……花貂一頭黑髮,怎麼……怎麼變灰白了?」突然有人指出明顯的地方。

慕若卻已經不耐煩了,面色一沉,冷冽的問道:「花貂到底發生何事了?」

嗡——

上位者的威壓襲來,眾人身體一個晃悠。

登時嚇得噤聲不言。

女學生連忙低頭,「她……她陷入荒山上了……」

「荒山?」慕若一臉茫然,他對聖靈學院還真不是太過了解。

就在慕若茫然的時候,突然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何人來此放肆!」

這句話一出,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下一秒,一道年邁的身影便緩緩落下。

邪十一副道骨仙風的模樣,臉色陰沉的看著背對著他站立的慕若幾人。

慕若眉頭輕挑,嘴角勾起一絲淡笑。

突然,旁邊的學生感覺到了熟悉。

這張臉好像以前在哪裡見過……

但是由於慕若離開的時間不短,身上的氣勢也大變,導致眾人愣是沒有想起這是誰。

直到慕若轉身看向邪十的那一刻,邪十突然好想炸開一般跳了起來。

「丫頭你回來啦!!!」他身形一閃衝到了慕若面前。

慕若輕飄飄的閃開,躲避了他的觸碰。

「有話好好說,別動手動腳。」

邪十臉上壓制不住的激動,這丫頭實力又精進了。

旋即兩眼四下掃視,在尋找著什麼東西。

慕若眼神一暗,眼底掠過一絲憂慮,卻又很快消失。

「三歲沒有跟我一起回來。」

「沒一起?那是……難道是找到冥御煌了,他們倆在一起?」

慕若抿著唇,皺起眉頭。

她不僅沒有把三歲帶回來,還把冥御煌弄丟了……

「怎麼了?」邪十一臉奇怪的看著沉默的慕若。

慕若眼神一閃,岔開了話題。

「荒山是什麼地方?為什麼花貂會陷進去?」

邪十聽見這話,頓時響起自己來這裡的目的,他是回來拿寶貝,去找人搭關係的。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現在花貂很有可能——」邪十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他獃獃的看著旁邊的花麗人,「你……你是花貂的姐姐?」

這句話倒是比其他人誤認為是花貂靠譜的多了。

慕若看了花麗人一眼,堅定的說道:「花姨是花麗人的生母。」

生母?

旁邊的人震驚了!

生母還有跟女兒長得一模一樣的?

要不是這頭髮變得灰白了,還真是難以想象……

「呃……這樣啊……還有相貌如此相像的母女,真是少見。」邪十見多識廣,並沒有因為她年輕的容貌而生出疑問。

在這樣的界面,能永葆青春的辦法還是很多的。

慕若捏了捏眉心,無奈的提醒,「花貂她……」

「呃……這件事情有點複雜,我們去後面說……」邪十的面色有點嚴肅。

這讓花麗人的心提了起來,她才剛剛得知有可能是她女兒的下落。

如今,居然身陷險境了?

邪十快步往前,帶著慕若他們一行人快速朝著後面走去。

等到慕若他們走出轉角的時候,人群中突然有一人拍著巴掌大喊!

「啊!我想起來了……她是……她是邪十妹妹的女兒麟邪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