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何必呢?你想看,給你看就是了,你們天殺魔宮,還真是夠霸道的!」葉擎輕輕搖頭,隨後打開了車架,外面一名天神,兩位真神,正目光炯炯的盯著車內……

「叨擾了,兩位,不好意思!」那天神微微頷首道。

南宮正畢竟是天神強者,一旁的葉擎也是真神,他也沒想到,這輛車裡竟然坐著一位天神,如果提前知道的話,說話的時候就不會那麼強硬了,畢竟對方的實力,不一定會比他差!

「無妨,天殺魔宮的諸位請便吧,我們只是去石州城採買天石的商人而已!」南宮正道。

隨後,車架再次前行,後方,那天神皺眉道:「通知其他幾路人馬,給我繼續搜,我就不信她一個真神,能跑到哪去!」

另一邊,車架之內,那紫色的身影突然現身,芊芊小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前道:「還好,還好沒有暴露,兩真是多謝兩位尊神幫助,否則的話,我就完了!」

「我們幫了你一次倒不是什麼大問題,你只需要回答我幾個問題即可!」葉擎道。

「好,你問吧!」那紫衣女子道。

「你真的是他們口中的大寇嗎?看上去不像啊……」葉擎道。

一般的盜匪賊寇,哪個不是凶神惡煞,這小姑娘,看上去渾身上下也沒有沾染什麼殺氣,怎麼就成了賊寇? 「我是大寇的後裔,算是小寇吧……」那紫衣女子歪著小腦袋想了一下道。

「天殺魔宮是什麼勢力,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葉擎問道。

「不會吧,你竟然連天殺魔宮都不知道?」那紫衣女子為之愕然道……

「怎麼,天殺魔宮很強嗎?我一定要知道?」葉擎楞道。

「師父,天殺魔宮很強,同樣是掌控了一州州城的強大勢力,與煉獄魔宗,劍魔宮並稱之為魔道三宗,三宗在石洲共同掌握了一個府城,勢力非常強悍!」

「而與之對應的還有道門三宗,分別是清平宗,赤城宗,羅浮宗組成的道門三宗,也同樣佔據了一府之地,雙方之間似乎原本就與很大的矛盾,彼此相互看不順眼!」南宮正道。

「你也是一知半解啊,魔道三宗和道門三宗他們各自佔據了一州之地,而且這六個州還都是相互挨著的,他們本來就是相互敵對的關係啊!」

「在石洲還好,主要是採石和販賣天石的問題,在他們的大本營,那才是誇張,魔門三宗率領的三洲勢力和道門三宗率領的三洲勢力幾乎是勢同水火,我聽爺爺說,三千年前,他們就打了一場,死掉了五六個古神長老……」紫衣女子道。

「既然天殺魔宮這麼厲害,還有煉獄魔宗和劍魔宮的支持,你們怎麼敢搶他們的東西?」葉擎詫異道。

「那又怎麼樣,我們十八大寇也不怕他,這不是成功把東西給搶走了嘛!」

「聽說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疑似大能者留下的衣缽,天山魔宮的人想不動聲色的悄悄帶走,結果不知道怎麼的,消息走漏了,連我們都知道了,然後兩位叔叔就盯上了他們……」紫衣女子道。

「兩位叔叔?你喊那兩位古神強者叔叔?」葉擎詫異道。

「是啊,我一直都這麼叫的啊……」紫衣女子道。

一瞬間,葉擎感覺到,也許,自己身邊的這個女子,身份並不簡單,她說她是大寇的後代,叫小寇,葉擎本以為是普通的盜匪後代,現在看來,似乎有些偏差啊……

「你跟他們很熟悉?」葉擎緊接著問道。

「也還好吧,他們偶爾的時候,會來我家,找我爺爺商量什麼事……」紫衣女子道這一刻,葉擎篤定,這位紫衣女子的身份,應該很不簡單,極有可能是大寇的直系後裔,或者說,她的爺爺,就是一位大寇!

在石洲,能被冠以大寇之名,實力起碼都是古神境界的……

十八大寇,並不是說石洲就只有十八個古神境界以上的盜匪,而是這十八個人屬於一個團伙,他們經常集體作案,或是其中的幾個人合夥作案,就好像今天這次一樣……

長此已久,十八大寇的名聲也就來了。

這十八大寇,也可以說是石洲的傳奇盜賊團伙了,十八位古神以上的強者,在這石洲之地,也算是數得著的勢力了,一些小型聖地被他們搶了,乾脆就自認倒霉。

那些實力強悍的聖地,也去圍剿過不少次,每一次圍剿,那些大寇麾下的盜賊倒是有不少落網,可是那些真正的大寇,卻是一個也沒抓到……

最開始,葉擎在了解到石州十八大寇的時候,也表示很震驚!

畢竟,那可是古神級的存在……

在北雲府,十八個古神強者,完全可以橫著走了,或者說,除了不遇到三大聖地,十八個古神牽著結合,誰見到了都要抖一抖……

「好了,小姑娘,現在那些搜查你的人也都走了,你是不是可以下去了?」葉擎問道。

現在的他,並不像和這位小姑娘有太多糾纏,這個人的身份,不簡單!

萬一她真的是某個大寇的直系後裔,很容易給自己引來大麻煩。

快穿:女配又跪了 畢竟,十八大寇,可是這些聖地聯盟的大敵,葉擎來石州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賺錢……

他只是想多賺點錢,為自己修鍊提供更多的資源,僅此而已,並不想在這裡搞事……

「啊,這裡不行啊,這一片範圍,肯定已經被天殺魔宮的人給包圍了,我要是在這裡下車,那可就死定了,你好人做到底,再幫幫我吧……」紫衣女子哀求道。

「可是,你一直跟著我,也不是辦法啊……」葉擎為難道。

「進城……只要你們帶著我進城就行了,進城之後我就安全了!」紫衣女子道。

進城之後就安全了?

啥意思?

石州城不應該是聖地聯盟的大本營嗎?

你一個小寇進入聖地聯盟的大本營,那不是自投羅網?

怎麼還能說得上是安全呢?

「你進城,真的沒問題嗎?」葉擎遲疑道。

「放心吧,當然沒問題了,石州城每進進出出那麼多人,他們哪裡知道誰是誰!」

「再說了,我還有朋友在城裡,我去投奔他們……哼,那些傢伙,出門的時候總是不帶我,這次我一定要嚇死他們!」紫衣女子做了個兇狠的表情道。

不知為何,雖然眼前這個紫衣女子已經是真神級的修士了,可是葉擎還是感覺她太純真,好像並沒有經歷過什麼東西……

換句話說,就是被保護的太好了,沒有什麼生活閱歷,什麼人都敢見,也什麼人都敢說……

對著自己一個陌生人,她都能叭叭叭的把她和十八大寇之間的關係說出來,這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真不怕遇到壞人,把她綁起來,然後去威脅十八大寇啊……

不過,對於這個紫衣女子,葉擎也說不出為什麼,有種親近的感覺!

是的,就是親近!

如果按照正常狀態下的葉擎,他來石州就是為了賺錢,真的不想搞事,根本不會讓這個女人進入他們的車架,可是那一刻,他下意識的竟然沒有阻攔,然後才有了後面一系列的事情……

「你叫什麼名字?」葉擎問道。

「紫星月,你呢?」紫星月笑嘻嘻道。

「我叫葉擎……」葉擎回答道。

「紫星月,紫……你姓紫?」南宮正突然駭然道。

「是啊,我姓紫啊,怎麼了?」紫星月奇怪道。

「那……那紫衣老大是……」南宮正結結巴巴道。

「我爺爺啊!」紫星月道。

「紫衣老大是誰?」葉擎看向南宮正道。

「一個傳奇人物……十八大寇之首,喜歡穿一身紫色衣服,大家都稱呼他為紫衣老大……」南宮正乾澀的咽了口唾沫道。

十八大寇之首?

我去……

之前就猜測她的身份不簡單,現在果然印證了自己的猜測……

竟然是紫衣老大的孫女,可是不對啊……

紫衣老大的孫女,怎麼會沒人保護,被一個天神帶著兩個真神追殺?

這不合理啊?

還有那墨陽羽和鵬魔王,都是十八大寇的一員,他們總不能就這麼把紫衣老大的孫女丟在戰場上,自己跑了吧?

萬一紫星月出了點啥事,那紫衣老大還不得找他們的麻煩? 「那個,傳言說,紫衣老大乃是一名大能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南宮正看向紫星月道。

大能者?

紫衣老大是大能者?

我去……

大能者都能開闢一個聖地了,還用得著去當大寇?

這紫衣老大,到底是怎麼想的?

「大能者?我不知道啊……我爺爺沒跟我說過這些事情,我不知道他有多厲害,不過我那些叔叔們都很厲害啊,尤其是瞎子爺爺,他真的非常厲害的,我身上的這件衣服,就是他送我……」紫星月說著,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嗯,她的展示方式就是,漸漸的變成透明人,葉擎和南宮正距離她很近,還能感覺到她的存在,但是光用眼睛去看,卻是空無一物……

「你這衣服好神奇啊,竟然能夠隱身!」葉擎驚嘆道。

有這麼一件衣服,如果是搞暗殺,刺殺啥的,簡直是如有神助啊!

「當然厲害了,十八大寇中排名第二的程瞎子,號稱石州最恐怖的殺手,我以前就聽聞過,某個小聖地曾經得罪了這位恐怖殺手,然後第二天,這座聖地的三位古神強者,全部斃命與自己的修鍊室之內,其他人甚至連他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南宮正悠悠道……

葉擎聽了之後,不禁渾身一緊……

這麼恐怖?

古神強者的修鍊是,肯定是經過重重神陣密封,就算是一個蒼蠅也別想飛進來,而那程瞎子,竟然能夠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暗殺了三位古神……

這傢伙,真的還只是一個古神?

確定不是大能者嗎?

「嗯,瞎子爺爺很厲害的,這件衣服不僅能讓我隱身,還能改變我的外表,我就是靠著這件衣服,才混出來的!只可惜,這件衣服太厲害了,我控制起來很吃力,剛才就只能隱身不動,不能變化外形了。」紫星月點頭道。

「所以……你是偷偷跑出來的?」

葉擎突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十八大寇中的老大,紫衣老大的孫女突然沒了,這會引起多大的風波?

「是啊,我不偷偷的跑出來,他們都不讓我出門啊!」紫星月理所當然道。

「你……下次不能這麼做了,太危險了,還有,你這件衣服很貴重,不能再輕易示人,否則的話,容易為你帶來危險!」

「記住了嗎?」葉擎面容嚴肅道。

「呃……記住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看到你,就感覺很親近啊,所以我才上了你的車,你果然會保護我,我的感覺沒有錯呢!」紫星月笑嘻嘻的開口道。

她見了我也有種親近的感覺?

這是怎麼回事?

是她在撒謊?

還是真的?

或者是與自己有什麼聯繫?

葉擎輕輕搖頭,自己剛來神界,她和自己能有什麼聯繫……

「記住我說的話就行,等入城之後,你就去找你的朋友吧,讓他們趕緊給你家裡發消息,讓他們知道你是安全的,否則的話,肯定會鬧出不小的風波出來……」

「嗯嗯,我會的!」紫星月連連點頭道。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墨陽羽和鵬魔王費了好大的勁,利用提前埋伏好的神陣等作為阻擋,總算是擺脫了恨天恨地兩人的追擊,在一個隱秘的地方匯合到一起……

「手下的二郎們傷亡如何?」鵬魔王問道。

「還成,死了三個真神,其他的最多受點傷,已經都順利撤退了,今天的收穫可不小!」墨陽羽笑道。

「那是自然,還是先看看東西吧,我有種不祥的預感,你不覺得我們這東西來的太容易了嗎?」鵬魔王道。

「容易?容易還不好啊,非要跟恨天恨地那兩個傢伙硬幹上一場,才拿來東西好啊……」墨陽羽無語道。

「那倒不是,東西到手的太容易,我是怕其中有詐,為了這東西,我們可是連魔道三宗都惹上了……」鵬魔王道。

「先看看吧,如果真的是一份大能者的傳承,嘿嘿,怎麼著我們也是賺了!」墨陽羽道。

「嗯,先看看!」

鵬魔王說著,直接打開了儲物戒指,隨後鵬魔王面色鐵青……

「怎麼了?」

看到鵬魔王面色不對,墨陽羽的心中隱約浮現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我們被坑了!」

說著,鵬魔王將那戒指丟給了墨陽羽,墨陽羽打開一眼,也是眉頭皺起……

這戒指中,要說沒有東西,那是不可能的!

畢竟是一位天神的隨身空間戒指,財富還是有一些的,數萬方信仰晶石,幾件神器,一些天石,雜物等等……

但是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

這些東西對於天神來說或許是不小的收穫了,畢竟還有幾萬方信仰晶石,可是對於鵬魔王和墨陽羽來說,這點信仰晶石有個屁用……

他們隨便打劫點天石,都不止這點價值……

他們要的是大能者傳承,那一份傳承去哪了?

「老七,我懷疑,我們是被道門三宗給坑了!」墨陽羽緩緩道。

「道門三宗?不會吧,消息是從他們那裡傳來的,那所謂大能者傳承,是假的?」鵬魔王詫異道。

「道門三宗和魔門三宗之間摩擦很深,彼此也安插了許多探子,傳承未必是假的,但是我們得到的消息可能是假的!」

「也許天殺魔宮又派遣了另外一撥人護送這份大能者傳承,但這一波人恐怕也難以順利的進入天石城了……」墨陽羽道。

幾乎和墨陽羽猜測的差不多,天殺魔宮還派遣了另外一支護送隊伍,這支護送隊伍人員並不多,出於保密需要,就只有一人,然而戰鬥還是開始了……

足足三名古神強者同時出現,以雷霆之勢,直接強行擊殺了那位古神,奪去了那位古神的隨身物品,甚至是連屍體都沒有放過,然後揚長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