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現在才想到,要是有事情,你早就被毒死了。」想到剛才兩個人在水裡面的荒唐事情,黃芸芸的心就有些慌亂。

「嘻嘻。」王陽忍不住笑出來,而後他看著對方說道:「我這真的不是故意的,咳咳……」

說完,也不知道是真咳嗽,還是假咳嗽,在水裡面,身子都微微弓起。

「你怎麼樣了。」黃芸芸卻是關心的問道,宛如問候自己的戀人一般。

「有你在,我怎麼會有事?」王陽花言巧語的說道,好像是想要迷惑住對方一般。

聽見這話,黃芸芸頓時就有些不高興的說道:「哼,鬼才相信你的話……」只是內心卻是甜滋滋的。

女人的心思,永遠無法被男人讀明白。

「不說這事情了,我們先岸邊。」兩個人還在水裡面,王陽的身子還沒有徹底恢復,剛才消耗也十分大,所以此刻他有些體力不支的感覺。

「恩。」就是王陽不說,黃芸芸都會上岸的了,現在她也十分疲憊,尤其是那一雙腿,更是酸軟的不得。

想想也是,剛才那麼大力氣的夾著一個男人的腰部,要說不累,那才是騙人。

兩個人上了岸邊之後,穿著一條內褲的王陽也不避諱黃芸芸,他直接大字型的躺著。

黃芸芸靠著王陽說道:「不要動,讓我緩一緩,對了,你的手機可以用嗎?那些王八蛋,我饒不了他們。」剛才差點被人給弄死,現在他的內心滿是仇恨。

「壞了。」王陽搖了搖頭,剛才在下水的時候都已經沒有救了。

「唉!我的手機也壞了。」黃芸芸的神情有些失落,那麼長時間,足夠那些王八蛋處理掉一切痕迹,「真的是可惜,就這樣被他們給逃走了。」

「你認為,警察來了,有辦法抓住他們?」王陽的手很自然的摟著她的柳腰,而後腦袋和她的腦袋靠著,就像戀人一樣依靠,黃芸芸倒是沒有那麼反感這事情,起碼兩個人暫時還算是革命情誼,她還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就這樣靠著。

此刻她只是穿著內衣,又剛剛從水裡面上來,一陣寒風吹過,她感覺到一些冷意,她小聲的說道:「抱緊我。」

王陽自然不會那麼不會做事,他是自然的將黃芸芸擁入懷中,彷彿想要將自己的溫度傳遞給對方。

「你有辦法對付他們嗎?橋老三那王八蛋,一直以來都是作惡多端,但是每一次我們都沒有辦法抓到他的證據,有些時候就是抓到了他的證據,那證據都會被人給無聲無息的抹除了。至於沈國琪和陳輝陽也是一樣,即使我們都知道沈國琪銷贓的,但是就是沒有辦法抓住他,每一次都……」

黃芸芸也不知道是因為和王陽成為生死戰友,還是因為她太想找人傾述,所以她噼里啪啦說了一堆關於三個人的事情。

「你們裡面有內賊吧?」王陽聽完之後,他敢打包票,那個地方是有內賊,而且還不止一個。

說完之後,他摟著黃芸芸,又撫摸了一下她的秀髮。

黃芸芸沉默了,儘管她很是不想承認,但是只要有腦子的人,都可以想明白那些事。

「今晚那些人是認出了你,還是認出了我?」王陽關心的是這事情,「按照我想來,應該還是你那邊出問題,畢竟沈國琪也只是在下車之後接到了電話,才搞出問題的。」

王陽很是肯定這一點,主要是當時沈國琪都準備帶他們進去看車,他不知道車是不是真的在那裡,在接到電話之前,沈國琪都還沒有表現出什麼問題。

「應該是我這邊出了問題,當時我進去的時候,酒吧裡面還有人負責監視,估計我那邊的人認出了你,結果不真的怎麼的,消息走漏到內奸耳邊。」

黃芸芸內心升起一種前所未有的挫敗感,她也知道若不是有內奸,她怎麼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危險。

「沒事,以後有我幫你。」王陽雖然沒有打算和黃芸芸糾纏在一起,但是被他這樣了的女人,他怎麼都不會放過,他又打聽道:「你家裡面有多少個人?」

「你想要幹什麼?」黃芸芸頓時警惕起來,「我告訴你,不要打什麼歪主意!我現在只是有些冷,回去之後,我們大路朝天各走半邊,我和你這樣的混混不是一路人……」

「我靠,人家說翻臉不認人,你倒是乾脆,還沒有翻臉就不認人了,不對,我什麼時候成為混混?」

王陽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又連忙問道:「你不是黑警?要知道上次你們在警察局裡面還想要對我刑訊逼供,要不是我本事大,只怕已經被你們弄死了。」

說到上次的事情,王陽內心就一股火氣蹭起來,當然不是沖著黃芸芸去的,他都已經和黃芸芸這樣了,要是還計較這事情那還得了,不過那個小子,也不知道是否被擺平。

「你一個和何子山走在一起的人,哪裡會有什麼好人?」黃芸芸滿是恨意的嘟囔道。

「我和何子山真的是沒有什麼太深的關係,我倒是和他女兒何雨欣是朋友關係。

不過這事情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真的只是一個好人。」

王陽頓時就明白,自己是無妄之災,完全就是黃芸芸這小娘們和何子山有讎隙,結果他剛剛從何子山那邊出來,於是才出現那麼多的麻煩。

「哈哈,我相信你是一個好人,因為好人都是不長命的。」 很是囂張的聲音傳來,王陽沒有回頭,他知道是誰。

這些人果然不是吃素,竟然那麼快就反應過來,他們沒有死,而且還派遣了一些人尋找到這裡。

黃芸芸卻是被嚇到了,她回頭一看橋老三一行人從遠處走來,顯然這些人不是剛剛到這裡,肯定是早已經準備好,

「橋老三他們來了。」黃芸芸的聲音有些顫抖,尤其是橋老三身邊還有一群拿著槍的人,兩個人都是在劫難逃。

王陽倒是不在意,他一把將黃芸芸給摟著,笑嘻嘻的說道:「不需要著急,要是他們想要弄死我們,剛才就已經對我們出手。」

他好像很了解對方一樣,橋老三拍了拍手掌笑道:「很有想象力,真的很是不錯。」

實際上,剛才那些人都想要弄死王陽,只不過橋老三和王陽對戰過,他知道王陽的本事有多麼的恐怖。

要是有槍支對著王陽,只怕王陽一下子就會感覺到,而後帶著人跑了。

他們在王陽的面前,就是王陽想要走,那也要捨棄一個人。

如今王陽若是不願意將人給丟下的話,他們倒是可以將王陽給留下,每一種東西都慢慢是算計。

「很簡單,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解不開的讎隙,我給你一個選擇,和我們合作,只要你和我們合作,那以後我們都是朋友。」

不管橋老三這話是真假,這都可以很大限度將王陽給安撫下來。

黃芸芸的心跳都在加快,她自然知道要是王陽不合作,兩個人只怕會橫死在這裡,那些黑洞洞的槍口都在指著他們。

若是王陽選擇合作,那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這樣的人。

雖然黃芸芸不算是什麼偉大的人,但是她卻是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將這些邪惡之人給斬盡殺絕。

準確的說,黃芸芸不是那種純碎的好警察,她只是那種在符合自己的大利益的前提下,順手為人民百姓做一些事情的警察,但是她也有屬於自己的原則。

這樣的警察無法說好還是不好,總的來說這種人比那種什麼都不做的人強。

「你可以代表的了誰?要知道我打的那麼多人裡面,肯定有你的主顧?他們就願意讓這樣的事情歸於平靜?」王陽笑呵呵的說道,他的意思誰都無法理解。

沈國琪看著王陽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要是你們不答應我們的話,那我們也只能做一些大家都不喜歡看見的事情。」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王陽則是眯著眼說道:「呵呵,我倒是想要知道,你們可以做什麼讓我不喜歡的事情?」

王陽的神情十分的平靜,他不會在意任何人的威脅,這一切依舊是源自他的信心。

他現在還沒有徹底恢復過來,總的來說,他的實力卻是一等一,要是想要走,沒有誰可以攔得住,只是他不願意將人給丟下而已。

「你們到底可以做什麼事情?我真的是十分期待,我也承認,現在的我沒有辦法帶著一個人離開,一旦我走了之後,從此天涯海角,再無你們的容身之處,這樣的事情你們喜歡看見?」

王陽也有屬於自己的霸氣,他慢慢轉身過來看著他們說道,那聲音充滿了陰冷,彷彿只要對方敢做出傷害黃芸芸的事情,他就會送對方上路。

匹夫一怒,血濺五步。

王陽一怒,血流成河。

沈國琪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有想到王陽竟然會那麼不識抬舉。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想要讓王陽聽話,那也是十分難的事情。

橋老三對於王陽的性格倒是了解一點,他也知道王陽這樣的人十分的傲氣,要是想要讓對方臣服,那就要有足夠的實力。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桀桀,我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十分強大,有一句話我想要問你,一旦我們對你們出手,那她只怕是有麻煩?」橋老三很喜歡抓住人的弱點,王陽現在的弱點就是黃芸芸。

王陽沒有去假裝和黃芸芸是陌路人,畢竟現在兩個人的關係也有些糾纏了。

王陽眯著眼看著對方說道:「你們這是想要和我試試看,誰的本事更大,還是想要知道什麼叫做血流一地?」

剛才的生死大仇都還沒有報,現在這些人在面前跳出來,王陽內心的怒火,那是直接爆發出來的。

當然,他現在還在為自己恢復爭取時間,每多休息一分鐘,他的狀態就好上一些。

橋老三也看出了王陽的心思,他不吭聲了,他一揮手,身邊十多個拿著槍的人迅速開槍。

王陽的反應十分迅速,他摟著黃芸芸便跑了,現在這時候在地上驢打滾什麼的,那純屬是找死,尤其是暗中還有幾個人在盯著,要是王陽沒有猜錯的話,那些都是狙擊手。

「你先走,不要管我。」黃芸芸也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變成了王陽的拖累。

雖然她很是想要生存,但是她更是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可能活著離開,至於被他們俘虜,這樣的事情她是想都沒有想,她那麼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落入那些人的手上,即使不需要說,那也知道是什麼結局。

這樣的事情,不是她想要看見。

「女人,閉嘴。」王陽大吼道,他現在抱著一個人在閃躲那些子彈十分的辛苦,也不知道是說話泄了一口氣,還是因為橋老三的槍法准,王陽的大腿處被一顆子彈直接擦過。

王陽的腳步一頓,他是一個人,此刻還沒有修鍊到刀槍不入的地步,要是他的修為再強大一點的話,那倒是沒有問題,大腿處受傷,讓他的速度都受到了明顯的影響。

「阻止他,他現在想要去河邊。」橋老三一眼就看出了王陽的意圖,他沒有想到自己剛剛瞄準王陽的蛋蛋,竟然會沒有中。

王陽也知道,現在已經是生死時刻,他什麼事情都沒有多想,他將黃芸芸給抱著朝河邊衝過去,只要到那個地方,兩個人就安全。

黃芸芸則是捂著嘴巴,硬是將哭聲給壓抑住。

那麼多年以來,她從未和現在這一般,被人重視過,即使她知道王陽對她沒有男女的感情,這樣的感覺真的很好。

要是可以,我活下來,肯定對你以身相許。

王陽加油!

黃芸芸此刻立下了一個誓言,她有屬於自己的驕傲,她的眼神帶著期盼。

「噗嗤……」

王陽倒是想要快點入河水,但是那些傢伙一直咬著他不放,而且還故意用子彈截斷了他的路。

王陽好幾次都在靠近河邊的時候失敗,只是,他對此並不沮喪,好似是在試探。

「哈哈……」

「橋老三,我說你純屬擔心過頭了,你看著小子,待會就會被送上西天的了,想要去河裡面,還是去冥河吧!」

「都給我努力點,弄死這小子,每一個人獎勵十萬,這是我做主的。」

橋老三他們幾個都拿槍瞄準王陽,只要有一個合適的機會,他們都會出手將王陽給送到西天去。

王陽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畢竟短時間之內劇烈運動,還有一個一百斤的負重,真的是要人老命。

王陽突然感覺到一陣危險,他想都沒有想,身子直接向地上一倒。

那一顆子彈宛如一顆流星一樣,擦著黃芸芸的眉毛飛過,要不然只怕就是擊中王陽的胸口。

不過黃芸芸有一個最大的好處,那就是在遇見這樣的事情,她沒有慌亂反而是捂著自己的嘴巴,不讓成為累贅的自己干擾到王陽。

儘管剛才子彈讓黃芸芸在內心疾呼,嚇死姑奶奶了……

王陽可沒有黃芸芸那麼悠閑的心思罵什麼,他現在是在地上抱著黃芸芸就地一滾,他剛剛躺下的地方多了十多顆子彈痕迹。

只要他稍微慢一點,那他就會被人給打成螞蜂窩。

現在的局面王陽看似很是吃虧,事實卻不是如此。

王陽也注意到,剛剛射擊他的子彈少了一些,顯然有些人的子彈用完了。

王陽趁機將黃芸芸給調整了一個姿勢。

「哈哈,你們等著受死吧!」王陽大笑著,他準備反擊,不過現在抱著一個人,他也不好動作,他連忙說道:「黃芸芸,夾著我腰部,我要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真的以為大爺是吃素?」

王陽現在的境界,想要和人大戰,根本就不需要眼睛,因為他有直覺。

剛才也就是因為橋老三他們太過遠,他才沒有感受到。

黃芸芸顧不得羞澀,而後儘可能的用一個給王陽減少負擔的姿勢,摟著王陽。

「你們覺悟吧!」王陽打算反擊了,他們用的都是手槍,即使是換子彈的速度十分的快,依然沒有王陽的速度快。

王陽等了那麼長時間,為的就是這一刻。

十多個人,只有三個人的手槍還有子彈,甚至就算狙擊手一起出手,那也沒有王陽的速度快。

「不好……」

橋老三也知道,自己這邊麻煩大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會有那麼逆天的人存在,就是他一個人閃躲那些子彈,那都是十分的艱難,更不要說帶著一個人。

王陽則不同,他不單單帶著一個人,更是已經沖著他們來了。

不過有黃芸芸在,王陽的發揮倒是受到一點影響,但是對於王陽來說,那無足輕重,抹殺這些人便綽綽有餘了。

閃躲過幾顆狙擊手射來的子彈,王陽已經到了那些人的身前。 橋老三的臉色倒是沒有什麼變化,因為他自認為自己可以和王陽對抗。

只是王陽卻是不打算和他對抗,反而是尋找那些比較弱的傢伙出手。

這也是王陽的聰明之處,要是在他和橋老三對抗的時候,有人背後給他來一下,他不死也要殘廢。

但是,那麼多人在這裡,即使是他們想要出手,那都有其他人被王陽給當成擋箭牌,這樣的事情怎麼說也是可以利用的事情。

「砰……」

「啊……」

連續幾聲狙擊手的槍聲,一切都在改變,王陽沒有出現什麼事情,倒是其他人被射擊中,這也是在王陽的算計之中。

他們自己人死在狙擊手的手上,這會導致他們內部都出現問題,起碼現在那麼多人都在閃躲開,他們都沒有想到自己的狙擊手那麼不靠譜。

「都和他拉開距離。」

「不要被他給當成擋箭牌了。」

「都給我小心一點啊。」

橋老三他們都在吶喊道,但是下面的人就是想要做到這樣的事情,那都沒有辦法做出來。

王陽倒是心情十分的好,因為他越發的靠近他們。

不過黃芸芸卻是十分的難受,王陽的每一個動作,她都要仔細衡量自己的位置,生怕自己拖了王陽的後腿,甚至她夾著王陽的腰部都不敢用力,生怕讓王陽吃虧。

當然,最為辛苦的還是她的腿部很累很累,只有真正夾過人的傢伙才知道,這樣的事情,不單止需要力量,還需要很大的毅力。

不過,現在是生死關頭的事情,所以倒是沒有什麼抱怨之說。

雙方都是在拚命,只是誰撐得下去,誰撐不下去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