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葉兄弟,你這麼說,就是不把我當朋友了!」趙成雙擺手,道:「這車都有保險的,保險公司會賠。再說了,咱們之間談什麼錢啊?」

趙成雙一副跟葉青很熟的樣子,上去跟葉青勾肩搭背,道:「對了,你現在做什麼工作呢?」

「業務員。」葉青老實回答。

趙成雙道:「業務員有什麼前途?你乾脆把工作辭了,我給你介紹一個更好的工作,保准比你那業務員賺得多!」

「萍萍,把他趕出去!」慕青榮一瞪眼,趙成雙這也是找死,在她眼皮子底下挖她的員工,找刺激是不是。

「滾滾滾滾滾!」霍萍萍拿著枕頭對趙成雙一頓亂拍,趙成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就被霍萍萍拍出了房門。

「葉兄弟,晚飯吃了沒?我請客,咱哥倆喝幾杯啊!」趙成雙在門口嚷嚷。

「滾蛋,誰跟你喝!」霍萍萍直接把房門關上,趙成雙還在門口敲了幾下,但眾女肯定都不會給他開門了。

趙成雙在外面嚷嚷道:「葉兄弟,我剛才說的事情你考慮考慮啊。如果有需要,隨時給我打電話,工作的事情很簡單!」

慕青榮滿頭黑線,道:「萍萍,你去廚房看水燒開了沒?他要再不走,拿開水澆他!」

「我走啦!我走啦!哎,真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趙成雙的聲音越來越遠,卻是被慕青榮的話給嚇到了。

慕青榮憋著一口悶氣,若是趙成雙還在這裡的話,她指定上去狠揍他一頓。

「大老闆,知道為什麼我那樣罵他了吧!」霍萍萍遙指房門,道:「那小子,五行欠罵!」

慕青榮沒有說話,轉身坐在沙發上,面色卻還有些難看。

沉默了好一會,葉青突然開口:「我不會換工作的!」

慕青榮抬頭看著葉青,雖然只是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她心裡大暖。

從開始到現在,一個人承擔著整個公司,她每天都在操勞和擔憂當中度過。為公司奔波,為業務擔憂,為公司的未來操心,她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哪怕稍微一絲的溫暖。可是,這個剛認識不到三天的人,簡簡單單一句話,便讓她感覺到了那久違的溫暖。

這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堅持。一個男人簡單的承諾,對她而言,就是一種不離不棄的誓言!

「大老闆對你這麼好,你要敢換工作,我第一個閹了你!」霍萍萍氣勢洶洶地威脅,說話也絲毫不顧忌。

葉青看了她一眼,低聲道:「矜持點!」

「姐姐我哪不矜持了!」霍萍萍頓惱,張牙舞爪地便要去毆打葉青,還好被慕青榮攔住了。

方亭韻收拾了晚飯出來,剛好看到這一幕,不由微笑。霍萍萍雖然平時說話挺刻薄的,但事實上她心地很好,為人也挺可愛的。至少,在她們這幾個性格各異的女孩當中,霍萍萍幾乎算是她們幾人生活的一個調和劑了。

「葉大哥,你來了!」方亭韻看著葉青穿西裝的模樣,一顆芳心儘是胡思亂想:他真的穿上了我為他買的衣服。

葉青點了點頭,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道:「謝謝你了。」

「謝什麼?謝什麼?謝什麼?」霍萍萍八卦的天分又起,過來審視著兩人,道:「為什麼要道謝?而且,為什麼是你跟她道謝?小方方,你又為他做了什麼啊?」

方亭韻面色大紅,不理霍萍萍,匆忙跑進廚房躲了起來。

葉青也不說話,霍萍萍狐疑地看著他,實在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上下打量了葉青一番,道:「衣服不錯,穿到身上有點人樣了。」

方亭韻在廚房聽到這話,俏臉更是通紅,但一顆心卻歡喜無比。

飯菜上桌,眾人也圍著桌子坐下。霍萍萍看了看眾人,清了清嗓子,道:「今天,咱們家的人算是到齊了,葉大哥也剛好在這裡。有件事,咱們就趁這個機會商量一下吧。」

眾女齊齊看向葉青,葉青有些詫異,看樣子這件事是跟他有關了。

方亭韻問道:「葉大哥,你的房子租到了嗎?」

「沒有。」葉青如實回答。

「太好了!」霍萍萍興奮地嚷嚷起來。

葉青看了她一眼,自己沒租到房子,怎麼她這麼高興呢?

方亭韻也很高興,道:「葉大哥,我們這裡還有一個單間,要不你就把這個房間租下來吧。這樣的話,咱們大家以後在一起也能有個照應!」

「啊?」葉青一愣,道:「我……我是個男的,住在這裡不方便吧。」

「哎呀,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我們女孩子家家的都沒嫌不方便,你一個男的哪來這麼多廢話!」霍萍萍道:「死當兵的,一句話,來還是不來。」

「萍萍,你不要這樣逼他!」慕青榮看著葉青,道:「葉青,那個房間肯定是要租出去的,但是,就算租給一個女孩子,我們也未必放心。上次雅馨的事情就是一個例子,誰保證以後會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呢?而且,昨晚的事情你也看見了。我們現在住在這裡,也不是太安全。那批人既然來過一次,以後難保不會來第二次。昨晚你能及時救了我們,說實話,運氣佔了很大的成分。如果這樣的事情再發生第二

… 趙成雙離開慕青榮她們的小區,便直接趕赴市裡的一品軒。

一品軒在深川市名氣不大,但是,在深川市那些富豪官員當中,卻是相當的出名。

這裡的裝修很普通,位置也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偏僻。可是,卻又很符合那種清新淡雅的感覺,也正符合那些上流社會人物低調的做事風格。

一個富豪,如果每天出入高等豪華酒店,那叫做暴發戶。一個官員,如果不知道低調行事,那他的仕途估計也走不遠了。

趙成雙雖然是個紈絝二世祖的模樣,但是,他絕對不是那種給家族惹禍的類型。雖然這些年沒有立過什麼大功勞,但也中規中矩,沒讓父親為他操過多少心。因為,他懂得低調行事。就像昨晚的事情,他寧肯與葉青做一場交易,讓葉青不把他的事情說出來,也絕對不會用自己的身份和家庭背景來壓葉青。

一品軒,是趙成雙經常來的地方。只不過,今天再來這裡,他的心情和往昔卻完全不一樣了。

以前他就是一個紈絝二世祖的模樣,但是,今天他卻是那個打破深川市破案速度記錄的模範警察。

今天宴請趙成雙的是他一些朋友,得知他立了三等功,這些人立刻嚷嚷著要給他慶功。

趙成雙本來是想把葉青拉過來,順便拉攏一下葉青,自己想立二等功,以後恐怕就得看葉青的了。但是,被幾個女孩子掃地出門,他就只能自己過來了。


包間里五個人早已到齊,其中還多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看到這男子,趙成雙不由微微詫異。他認得這男子,他姓林,名叫林崇山,在深川市又有個外號,叫做林老大!

算起來,趙成雙跟這林老大之間,還有一些親戚關係。只不過,兩個人之間基本沒有什麼交往。

以前林老大曾經試圖與趙成雙結交,但趙成雙被老爺子嚴厲警告一番之後,便故意疏遠了他。畢竟,林老大做的事情根本上不了檯面,趙成雙跟他走的太近卻不好。

今晚,趙成雙怎麼也沒想到,林老大竟然也過來了。

趙成雙跟一干朋友打了招呼,林老大也熱絡地起身,與趙成雙握了握手,恭喜趙成雙獲了三等功。

這種場合下,趙成雙當然沒法趕他走,只能一笑帶過。

眾人坐下,酒過三巡,一干朋友便七嘴八舌地嚷嚷著讓趙成雙講述昨晚破案的經過。


趙成雙早有準備,把上午說的事情添油加醋又說了一遍。當然,在他的描述當中,葉青還只是起著輔助作用而已。

趙成雙卻沒有注意到,整個過程,林老大都聽得很仔細。聽完趙成雙的話,他眼中閃過幾道異樣的神采,突然道:「成雙,我聽說那七個匪徒都被人打斷了手腳,大部分以後都成了殘廢,你這手段也太殘忍了吧!」

趙成雙喝的也多了,沒有什麼提防,聞言立刻道:「哎呀,你是不知道啊。這批人,完全就他媽是王八蛋人渣混蛋那種,那個人身上沒有背幾條人命?斷了他們的手腳,那他媽的還是便宜他們了呢。這要是審完,他們哪個不得被槍斃個七八次啊。所以,也沒什麼殘忍不殘忍,就他們犯的那些事,別說打斷手腳,就算打死了,也能說他們襲警,誰會來為這些人渣追究那麼多呢。」

「呵呵呵……」林老大淡笑,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也是,不過,後來你這單挑能力可是見長啊。一個人打這麼多人,還把他們的手腳都弄斷了,真不容易!」

「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不說了嘛,還有我一個朋友。」趙成雙笑了笑,壓低聲音,道:「其實,我告訴你們。斷那些人的手腳,還不是我做的。我這個人你們也知道,性子沒那麼烈,都是我那朋友做的。」

「哦?」林老大眼睛頓時一亮,死死看著趙成雙,道:「不知道你這位朋友怎麼稱呼?」

「怎麼了?」趙成雙警惕起來,他可不想讓這些人提前去把葉青拉攏了。

林老大笑道:「沒什麼,主要是沒見過脾氣這麼火爆的。說實話,我在深川市這麼多年,還沒見過出手這麼狠的呢。你說要是殺個人什麼的,這倒常見。可是,不殺人,出手基本就要廢掉一個人,還真沒見過。」

「當兵的,都是這樣。」趙成雙擺手道:「在部隊的時候,他也遇到過不少這樣的事,鍛鍊出來的。」

「你的朋友當過兵。」林老大眉頭一挑,趙成雙描述的這個人,基本上已經與他心中的那個人慢慢重疊到了一起。

這段時間,林老大在深川市的場子被砸了好幾個,二三十個手下被廢,還被警察抓走。雖然這並沒有動搖林老大的根基,但是,這件事卻引起了他的警惕,所以他暫時把那些殘疾人都藏了起來,準備先把砸他場子的人找出來再說。

可是,葉青行蹤不定,還住在橋洞,林老大想找他當然不容易了。

今天早上聽說昨晚的案子,尤其得知七個匪徒全部被人斷了手腳,他頓時想起來砸他場子的人。所以,就專門跑來給趙成雙慶功,同時從他口中核實,這個人是否就是砸他場子的人。

而聽趙成雙說了這麼多,他已經基本確定,趙成雙說的這個軍人,便是砸他場子的那個軍人。


林老大微微皺起眉頭,心中卻已經開始盤算,該如何對付葉青了。

另一邊,葉青正式搬入慕青榮她們家住下。葉青的行李也不多,一趟就搬完了。幾個女孩幫他收拾,晚上十點,葉青便正式成了眾女的合租者。

「葉大哥,歡迎你入住!」方亭韻發自心底地說道。

「謝謝大家。」葉青轉頭看過眾女,在這種情況下,始終還是有點尷尬。

「別著急謝,你搬進來可以,但是,畢竟咱們男女有別,還是得立個規矩好一些。」霍萍萍拿了幾張紙過來,道:「我已經列了一個清單,大家看一看,有什麼需要補充的,都補充上去。」

「哇塞,這麼多?」陳可愛接過單子,瞪眼道:「第一,要絕對保護合租女生的人生安全。喲,你還是女生啊?」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霍萍萍大手一揮,道:「看看,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第二,要絕對保護合租女生的隱-私安全。第三,要絕對聽從合租女生的命令。大姐,你要幹嘛啊?」陳可愛放下單子,瞪眼道。

「怎麼?哪裡不對嗎?」霍萍萍奇道。

葉青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幾張紙,腦袋都一陣發矇。

慕青榮一擺手,道:「葉青,你別管她,萍萍就是喜歡開玩笑。你在這裡住,沒有什麼規矩,大家都是朋友,像自己家就可以了。」

霍萍萍立時抗議:「哎,這怎麼能行?他畢竟是個男的,咱們都是女孩子。他在自己家要是喜歡裸著,那咱們還得看是怎麼的?」

「行了,你就別操心別人了。」慕青榮笑道:「只要你不這樣,這屋裡不會有人這樣。」

「去去去,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霍萍萍一甩頭,瞪著葉青道:「死當兵的,她們雖然沒有規矩,但我有規矩啊。你聽清楚了,本小姐的房間,你絕對不許踏進去一步。敢踏進去一步,小心本小姐剁了你的狗爪!」

「好的。」葉青回答乾脆,他根本沒準備進霍萍萍的房間。

眾女收拾完畢,便各自回房睡去。葉青並沒有那麼著急睡覺,而是坐在房間當中,繼續按照尋經問穴上記載的方法呼吸吐納。

這麼多天的時間,尋經問穴他已經牢記於心。裡面記載的穴位經脈,每一條都備註有體內內息的流轉方向,也備註著一些醫療知識。人體的大部分疾病都可以與人體的穴位經脈聯繫上,這尋經問穴,其實就是一本用內功治病的醫書。

葉青現在已經記下了很多疾病的治療方法,但更多的病,雖然知道如何治療,但以他現在的能力卻根本無法去治。因為,那需要有內力支撐,需要用內功去打通經脈或者穴位,他必須修鍊出內力之後才能做到這些。

兩個小時的呼吸吐納,葉青明顯感覺到體內有氣流流動。但是,他沒有再嘗試用這些氣流去衝破穴位,擴寬經脈。修鍊內功這種事,欲速則不達,衝擊穴位,稍有差池,極有可能會讓人全身癱瘓,這便是武俠小說當中常說的走火入魔。

修鍊完,葉青起身走到桌邊,將王宣給他的檔案拿了出來,開始審理裡面的業務。

這些業務,便是葉青明天要去跑的業務。

… 第二天,王宣專門起了個大清早趕到公司。

他知道葉青每天來的都很早,所以,他想趁慕青榮還沒到之前,把葉青支出去,讓他去跑那幾單已經被公司放棄的業務。如果慕青榮在這裡,他就不方便給葉青穿小鞋了。

可是,他到公司沒多久,便看到了一個讓他幾欲崩潰的畫面。葉青和慕青榮,竟然同時來到了公司,兩人手中還拿著同樣的食物。

王宣愣了好一會,葉青和慕青榮邊走邊交談的模樣,讓他差點瘋狂。

這兩人怎麼會一起來到公司的?就算是碰巧,也不會巧到連手裡的食物都是一樣的吧?

王宣看得真切,兩人手中拿的豆漿,在公司附近並沒有賣的。也就是說,兩人從很遠便一起過來了。可是,哪有這麼巧的事?除非……除非他們就是住在一起?

王宣不由想起慕青榮這兩天下班都和葉青一起離開的事情,他心中突然有種悲哀的感覺。難不成,這兩人昨晚便是在一起住的嗎?

「王經理,早啊。」葉青跟王宣打了個招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王宣根本沒有回答,直勾勾看著慕青榮走進她的辦公室,方才猛然轉頭看向葉青,眼中儘是怨毒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