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江凡雖然是一個天才,可是,畢竟也是一個人啊。在江凡初到鳳凰城中的時候,當時還沒有人知道他的名聲。他也是一個老實本分的年輕人。有一日,他正好口渴,見老頭這裡的茶水十分的清香,就在老頭這裡討了一杯茶喝。」說書老人說到這裡的時候。也不顧著四周人的哄黨大笑,平靜捏著茶杯,喝了一口茶。臉上浮現了滿意的光芒:「不錯,就是這龍井茶。這可是清香的很啊。」

江凡低頭看了一眼那杯中茶,雖然說。這茶的確很好喝的,可是這老頭說的話也太扯淡了吧。自己雖然不是一方首富的,但多多少少自己也算是一個有錢的人,還用來他這裡討茶喝啊。不過,老頭的話剛剛說完,整個屋子中的人都開始笑了起來。

「老頭,這麼說的話,你這裡的茶,可就是天才茶了,說不定,當日就是江凡喝了你這裡的茶,才會有那麼高強的實力啊。」一個江湖大漢忍不住笑著說道。

「嗯,很有可能,從今日起,我這個茶館,就改名為天才茶館你了。」說書老頭表情凝重,點頭沉思的說道,不知道是在說給眾人聽,還是說給自己聽的。

「少爺,就是這個老頭,再說江凡的事迹。」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群人橫行霸道的闖了進來,其中一個奴才指著說書老人。這個所謂的少爺,江凡看了一眼,陌生得很,以前根本就是沒有見過的。江凡的記憶力還算是不錯的,凡是見過的人,一眼就可以認出來的。

「呵呵,那個,陳少,我,我老頭在這裡開個茶館也是挺不容易的,這平常喝茶的人就少,我,我就在這裡說書,吸引一些人過來,書裡面的內容,都是純屬虛構,都是道聽途說,從來沒有見過什麼天才江凡的。」說書老人驚慌,慌忙唯唯諾諾的說道。

這茶館中等人,大部分都是聽書,為了讓自己高興一下才來喝茶的,對於說書老人說的內容,自然都是明白,於是也都大大咧咧的說道:「陳家少爺,這老頭就是信口開河,隨意的胡說,你就不要當真,前幾天他還說,他跟著一個武聖是八拜之交的。」

「……」

江凡聽完之後,額頭上都是黑線,感情這個老頭倒是胡謅了不少的高人,就連武聖給抬出來的。不過嘛,也覺得情有可原,這茶樓的生意本來就是小本生意,而且也難做的。

「哼,老頭,我不管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我現在就問題,我跟天才江凡相比,誰跟厲害一些!」陳家少爺滿臉都是憤怒的說道。

「哈哈!」

還沒有等說書老人回答,在坐的人就忍不住大笑起來,有的笑著眼淚都流淌出來,甚至滾在地上,整個茶樓之中,唯獨沒有笑著,就那個說書老人跟江凡本人了。

說書老人是不敢笑,畢竟就是一個孤家老頭,而且在這個鳳凰城中也是沒有任何靠山的人,要是有一些家庭勢力的,也就不至於淪落到這裡開茶樓,靠著說書吸引客人了。所以,老頭是徹底的鬱悶了,明明知道,這個陳家少爺根本是跟天才江凡相比,可如果要說出這樣的話,陳家少爺肯定會發飆,將這個茶樓給拆掉的。

江凡也懶得笑,剛剛看了一眼那個陳家少爺,只不過是一個初武境界,頂多到了五重的。估計,是在家裡被父母溺壞的小孩子吧,要不然的話,肯定不會這麼囂張。到外面打聽一下,就知道江凡的實力,跟自己在對比一下,就不會說這樣話令人好笑的話了。

「老頭,我問你的話,你要是再不回答,我就拆了你這個茶樓!」陳家少爺再一次發飆,指著老頭威脅的說道。

「……」

老頭嚇著縮了縮脖子,心裡頭焦急不已,如果現在江凡這個天才這裡的話,肯定不會有任何的思考,直接說是江凡,但問題是,江凡根本不在這裡,之前自己也沒有見過江凡,根本就是沒有任何的關係。(未完待續。。)

ps:從這章開始,沒長三千多字,多謝大家支持 唯一知道的消息,那就是江凡已經是星光教的弟子,自己跟星光教也沒有任何的交情。可這要是說陳家少爺厲害的話,萬一被星光教的弟子聽聞,豈不是說,他們星光教還不如一個初武境界的小毛孩嗎?

「小子,你就不要為難老人家了,有什麼事情,就對我說吧。」

本來江凡是打算站出來說一句話的,這個事情其實跟江凡一點關係都沒有,但也不想看到老頭的茶樓就這樣被一個無知的小毛孩給砸了。誰知道,還沒有等江凡開口,就有一個人年輕人開口說道。

江凡眼中閃過一抹好奇,看了一眼這個人,發現也不認識。這倒是讓江凡鬱悶了,今天到底是要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都提起自己的名字呢?

「你是誰,憑什麼插話,難道不怕我教訓你嗎?」無知陳家少爺再一次開始嘚瑟起來。

那個少年也沒有任何的害怕,依舊背對著他,開口說道:「我敢說話,就不害怕你教訓我,實際上,你也沒有那個實力教訓我呢?至於你剛剛問說書先生的問題,我來回答你把,就算是十萬個你練手,也不是江凡的對手。」

「啥?」

陳家少爺顯然是受到的震驚,不由的握緊拳頭:「你,你憑這麼說?」

「因為我不是江凡的對手,你不是我的對手,那你覺得,你怎麼可能是江凡的對手呢?」少年再一次冷漠的說道。

柳遠仁也好奇起來,偷偷看了一眼那少年。小聲的問道:「江凡,這個又是誰呢。你們之前認識嗎?」

「不認識。」

江凡十分茫然的說道,因為江凡也好奇。這個少年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為什麼會突然幫自己。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江凡感覺到對方浮現了一抹殺戮殘忍的氣息,感覺得到,不像是什麼好人。

血羅門?

這是江凡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勢力,因為這個少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的確是有些血羅門弟子修鍊出來的氣質。但是。血羅門的人也都知道,自己前不久,剛剛羞辱了大長老的弟子,不應該會站出來幫自己的。

「那他為什麼會幫你呢?」柳遠仁再一次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

江凡的回答也是十分的乾脆,不過,江凡看了一眼,眼前這個少年也只不過是也初武境界,頂多到了九重的,根本就不算什麼強者。


「真是邪門了。」

柳遠仁得不到答案之後。只能接著嘟囔了一句:「難道一個人成名之後,就會有無數的人巴結,或者挑戰不成?早知道這樣,我柳遠仁當初也應該好好的修鍊了。」

「好。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就先打敗你,然後再去找那個什麼星光教的江凡!」

陳家少爺大怒。擺出一個姿勢,並沒有立即攻擊攻去。反而是等待的對方出手。血羅門的少年轉過身來,疑惑了下。隨即帶著幾分嘲諷,說道:「你來吧,我就站在這裡不動,讓你一個手的,如果被你打的移動位置,那就算是我輸了!」

「你太猖狂了,看拳頭!」

陳家少爺這一次是徹底的被激怒了,揮著拳頭朝著對方大了過去的,其實,柳遠仁他們也想說,那個少年太猖狂,一個初武境界的小屁孩,既然敢說出來這麼一句話的,當然了,如果少年知道,天才江凡,以及星光教的人就在這裡的話,打死也不敢說這麼一句話吧。

陳家少爺的勇氣可嘉,但是實力上,還真的太遠了,沒兩下子,將這個茶樓中不少的桌椅給打壞了,不過,這個陳家少爺也狼狽不堪的跌坐在地上。看來這個血羅門的少爺,並沒有像其他血羅門弟子那麼殘忍,只是稍微教訓了一下。

「怎,怎麼可能呢,我,我怎麼可能連一個無名小輩都打不過呢?」

陳家少爺像是傻了,受到了重大的打擊,雙眸無神空洞洞的盯著地面,難以置信的嘀咕道。四周的看客也忍不住一笑,覺得這個陳家少爺太天真了。倒是那個血羅門的少年愣了下,隨即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額,是啊,我倒是忘記了,我現在還是一個無名小輩的,不過,你也是一個無名小輩啊。」

「不!」

陳家少爺大吼,隨即握緊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我雖然現在是一個無名小輩,但是我父親說我的天資卓越,是,是這個天下天資最為卓越的人,我一直在隱忍著,在家裡面修鍊,就是為了等到今天,見到江凡,然後將他給打敗,一鳴衝天。」

「……」

江凡額頭上都是黑線,十分的無語,這個少年也太天真了吧。難道你的父親,沒有告訴你,現在的江凡,已經達到了靈武境界了嗎?即便是靈武境界五重天的高手,江凡都不會放在眼中的嗎?

「到底是誰欺負我兒!」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華麗的中年人跑了進來,滿臉都是憤怒,身後還帶著四五十個奴才的,不過,仔細去看,這些人的身份,也只是配得上奴才,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的,就兩個也勉強達到了初武境界的七重天罷了。

「大師傅,小師傅,你,你們終於來了。」

這個時候,陳家少爺不看自己的父親,反而是抱大腿的,當然是對著那兩個初武境界七重天人的大腿。這兩個師傅,在大庭廣眾之下,也覺得臉紅,畢竟自己的實力太弱小,當人家的師傅,還真的有些尷尬。

「我暈,我現在終於明白,這個陳家大少爺為什麼實力會這麼差勁的,有這樣的師傅,他的實力能高強才怪的。」柳遠仁看到之後。鬱悶不已的說道。

其實,這個茶樓中的一些人。都認識陳家大少爺的。這個陳家大少爺的家庭狀況,還算是良好的。父親是做絲綢生意的,在這個鳳凰中也是有幾家店鋪的,財源滾滾進的。可惜,這個陳家大少爺自小就不喜歡生意,喜歡練武的,但是沒有那個天賦,於是陳家只能從外面聘請來幾位初武境界的人,一來當師父,二來也算是保護自己的家園吧。

「你。你是星光教的,那,那個天才江凡?」


江凡他們三個人覺得沒有意思,剛站起來要離開的時候,突然那個中年人滿臉都是震驚,渾身顫抖看著江凡,結結巴巴的說道。

江凡愣了下,沒有想到,這個做絲綢生意的陳家老闆既然會認識自己。於是疑惑的問道:「你,你怎麼知道我的,難道你認識我?」

「呵呵,您可能不認識我。畢竟像我這樣的小人物,也只能在生意裡面混混,但是我可是見過您的啊。就是上一次,您教訓血羅門大長老的孫子時。我正好跟著一群人去看戲,然後就。就見到了您的。」中年人激動不已的說道。

這一瞬間,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江凡的身上,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大名鼎鼎的少年天才,既然會在這個茶樓中跟著他們一起喝茶。說書老人愣了下,小聲嘀咕道,我的媽啊,我這個茶館看來真的要改名叫天才茶館了,天才江凡還真的來我這裡喝茶了。呃,等一等,剛剛我貌似說了許多不好聽的話,一會兒這個天才會不會將我的老命給拿走呢?

「呵呵,原來是這樣啊。」

江凡只是乾笑了下,這一次出來,江凡就是簡單純粹的喝茶,並沒有想太多,也不打算跟任何人發生爭執的。當然了,如果有些不長眼的人,敢找自己的麻煩,他江凡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人。

隨即,中年人又嘆了一口氣,有些失望說道:「少俠,您,您當日看到血羅門大長老的孫子調戲一個女子,您就會出手相救,不怕對方的家世背景,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的,儼然已經是我們心目中的偶像,崇拜者的。可是,您這一次怎麼這麼心胸狹窄的,小兒自由天資愚鈍,我不想他知道真相深受打擊,就在家裡面聘請師傅欺騙他,說他是一個天才,今日我沒有看住小兒,可能是在這裡對您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您做一個天才,應該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我小兒的真實實力吧?」

「是啊,看得出來。」江凡不明白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很坦白的說道。

「既然您一眼就看得出來,那您為什麼就不能心胸廣闊一點,就當做沒有看到小兒呢,幹嘛要沉重打擊他呢?我真的擔心,他以後會從打擊中在也站不起來啊。」中年人說吧之後,就偷偷的冒了一把眼淚的。

「我暈!」

江凡鬱悶的翻了個白眼,現在才搞清楚,原來這個中年人一位是自己剛剛出手教訓了他的兒子,就像是看白痴似的,看著對方,說道:「大叔,我看你是搞錯了,剛剛不是我欺負你家的小兒了,是那個人。」

「啊?」


中年人愣了下,轉過頭看了一眼那冷漠高傲的少年,這個少年從聽聞,見到江凡之後,就是滿臉的震驚,可是身上那一抹高傲,始終都從未散去,站在原地,死死盯著江凡的。

「喂,你是哪裡來的野小子,既然連我陳大副的孩子都干欺負,你出去打聽打聽,這整個鳳凰城中有誰不給我陳大幅面子的!」中年人立即神氣起來,哪裡還有剛剛哭哭滴滴的樣子啊,還招了招手,示意下人們,只要等自己一聲命令,就立即群毆眼前的少年的。

少年緩慢的扯開了嘴,開口說道:「血羅門。」

「咕嚕。」

陳大幅咽了一口唾沫,瞬間的傻眼了,鳳凰城中一些商業人,還都是給陳大幅一些面子的,因為這個人十分有經營的頭腦,可是要跟鳳凰城中的三大勢力,以及城主、家族相比,還是差得太遠了。(未完待續。。) 「哈哈,原來少俠您是血羅門中的人啊,教訓得好,打得好啊,要不然我這個小兒,還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這一次,讓他吃一點教訓也好,將來就跟著我好好的經營店鋪了。」陳大幅立即憨厚笑著說道,可惜臉上的笑容比哭著還難看的,心裡頭都鬱悶死了,怎麼今天,光是遇到一些難纏的人物。

令江凡詫異的是,血羅門的少年,並沒有對陳大幅出手,這實在違反血羅門中的風格,因為血羅門都是心胸狹窄,有仇必報的人物,這個少年隊剛剛陳大幅的話,彷彿沒有聽到似的,轉身就離開了。

江凡本身是跟著血羅門有著很大的恩怨,只不過看到那個少年十分的怪異,所以就沒有出手教訓那個少年的。看了一下天色,覺得時候也不早了,要回去。

「那個,天才,可,可不可以,給老頭的茶館提個字呢?」說書老頭這個時候,從桌子下面偷偷爬出來,嬉皮笑臉的說道。

江凡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老頭的樣子就忍不住的想笑,不過還是強忍著笑著,說道:「呵呵,不用了吧,太麻煩了,小子的書法真的很差勁。」

「沒事的,您,您現在可是這鳳凰城中風雲人物,所有的人,都在議論您的,您,您只要隨便寫一個大字,老頭的茶館就會火爆起來,也,也就不用再說書,玷污你的名聲了。」老頭說到這裡的時候,臉上還浮現了一抹尷尬的笑容,摸著自己的鼻尖。

江凡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好好做你的生意吧,靠剛剛那樣的手段。可能會一時間生意火爆的,但是我江凡也的罪過很多人。估計用不了幾天,你這個茶館就會被砸的。」

「咕嚕。」

老頭咽了一口唾沫,一下子蒙了:「我,我這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茶樓,可,可折騰不起……」當老頭呢喃完畢之後,發現江凡等人,已經消失不見,一時間。又開始失落起來。

「哎,江凡啊,你怎麼到哪裡,那裡就會弄得風起雲湧,四處都是議論你的,這出來喝個茶,都是聽到你的事迹,我都聽著有些犯困了。」柳遠仁說著就打了一個哈欠,滿臉都是困意的說道。

江凡摸了摸鼻尖。有些無奈的說道:「我也想啊,但是沒有辦法,再者說了,柳遠仁。你還意思說我啊,上一次在晉陽城一開始之所以出名,還不都是因為要幫你的啊?」

「額。這倒也是,估計我就是輔助你成名的人吧。」柳遠仁憨厚笑著說道。

李涵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麼。正如柳遠仁說著。這個傢伙走到哪裡,那裡就會有一場很大的風暴。不過,李涵跟著江凡一路走來,也看到了,許多的事情,其實都不是江凡主動找麻煩的,是被迫,是許多的事情壓倒了江凡的頭上,令江凡不得不反抗的。

反正事情到了這一步之後,也真的是一時之間說不清楚,許多的人年輕人,在看到對方出現長老級別的實力人物之後,都會壓下去自己的高傲跟尊嚴,低頭向對方道歉。唯獨眼前的江凡,是從來不低頭認錯的人。

江凡走了幾步,突然發覺身後有些異樣,是有人跟蹤他們,但是從對方的呼吸中,可以察覺的出來,對方並不是什麼高手,應該不會對自己加害,於是尷尬一些,說道:「對了,我有一樣東西忘記在茶樓中了,我去拿,你們先回去吧。」

「哈哈,你小子也會有粗心大意的時候,那趕緊回去找吧,再晚一些,說不定就被說書老人給掛在門牌上,以後還會拿著你那個東西,說這是你們忘年之交的象徵物品。」柳遠仁一邊笑著一邊說道,但是腳步始終沒有停留下來。

在李涵跟柳遠仁的心中,是根本不會擔心江凡會有危險的,畢竟現在江凡的實力,不是一般人想對付就可以對付的。再加上,這鳳凰城中可是有著許多的靈武級別高手,星光教就存在許多,江凡可是掌門人的弟子,哪個不長眼的人敢得罪呢?

「果然是你。」

江凡走到一片樹林中,昏暗的月光下,看清楚對方的容貌之後,忍不住笑著問道。當然了,江凡還有些好奇,接著問道:「你跟蹤我做什麼?」

「撲騰」一聲。

這一次,直接將江凡給弄傻眼了。

少年雙腿跪在地上,頭壓著很低,艱難苦澀的說道:「江凡,我求求您收我為徒弟吧,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想進星光教,血羅門等,但是因為資質,以及每一次的選拔都失敗。」

江凡愣了下,也甚是覺得十分的滑稽可笑,因為江凡本來就是跟著血羅門有著血海深仇,現在一個血羅門的弟子突然跪在地上,拜自己為師,於是鬱悶的說道:「我為什麼要收你為徒弟呢?」

少年愣了下,死死的握緊了拳頭,在地上抓出無道痕迹,還夾帶著血液,開口說道:「江凡,我,我知道的資質很普通,不具備任何天才的條件,可是我很努力,您肯收我為徒弟之後,我,我一定會更加的努力,不會丟了你的面子的。」

江凡有些無語,眼前這個人的資質的確很一般,可是看得出來對方有著一顆執著的心。執著的心,很令人欣賞,甚至同情的,可是,終究資質太差的人,就算是怎麼努力,都是跟著天才有很大的差距。

「你既然是血羅門的弟子,怎麼還會要拜我為師傅呢?」江凡想了下,開口說道。

「我,我不算是血羅門的弟子,我,我是的師傅。就是上一次被你打敗的大長老侯公子,我。我一開始想進星光教,或者血羅門的。可是進不去,他看我還比較老實,就,就收我為徒弟,但是我知道,跟著他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前途,而且還要幫著他做壞事,所以我現在不認他當師傅,認你當師傅。」少年慌忙解釋說道。每一句話,都是那麼沉重有力的。

江凡嘆了一口氣,雖然說,這麼一來的話,可以狠狠的羞辱血羅門的名聲的,但是江凡也清楚,自己還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實力,血羅門上一次是給星光教掌門人,也就是自己的師傅面子。如果沒有星光教這個背後勢力存在,血羅門必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對不起,我現在已經是星光教的弟子,而且我也沒有權利資格收人當徒弟的。否則的話,我就是違反了星光教的規矩,都時候會被趕出星光教的。」江凡還是拒絕了。看到這個人,不由的讓他想起自己家族中的外圍家族中的那個人。歲月流逝,一切都只是存在記憶中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