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小狐狸在銀色的電光之中,猛然直立起身體,它的尾巴突然嘭的一聲成為了兩條,隨後銀色的光芒將小狐狸的身體徹底籠罩其中。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有魔獸進階?」許多人看著天空之中的異象,不由得驚異的說道。

「這頭小狐狸看起來好神異!」

李木抬頭看向了小狐狸,模模糊糊,只見在銀色的雷光之中,小狐狸的身體像人一般站立,而後手臂,雙腿,頭顱,開始向著人不斷的變化。

銀色的雷光緩緩消失,似乎被小狐狸吸收了一般,漸漸的,一個光著屁股約莫三四歲的小女孩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李木也有些目瞪口呆,這樣簡簡單單的便化形了?還變成這樣一個黑乎乎的小女孩?

確實,現在小狐狸所化的小女孩全身都被雷電劈的黑乎乎的,彷彿非洲逃出來的難民一般,但是勉強還能夠看出來是個小女孩,最起碼象徵腦海的標誌性沒有在空中凌亂。

「嚶嚶嚶……」小狐狸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的身體,背後兩隻同樣黑漆漆的尾巴在風中輕輕飄動。

「咿咿呀呀……」突然小狐狸換了一個叫法,身體剎那間出現在李木的肩膀之上,自顧自的擺弄著自己的身體,一道月白色的光芒升起,一個小白裙出現在它的身上。

李木看著這個小狐狸細胳膊細腿的,沒有再像往常一般直接掐著小狐狸的脖子掐起來,反而兩手抱著小狐狸的咯吱窩,將她抱在自己的胸前,仔細的觀察著。

小狐狸瞪大眼睛看著李木,圓滾滾的眼睛之中格外清澈,彷彿能夠映照人心一般。

「怎麼變得這麼黑了?臟死了……」李木有些不滿的說道,輕輕的擦了擦小狐狸的臉蛋,頓時手上一片漆黑。

「咿呀……」

小狐狸突然怪叫一聲,身體猛然爆發一股光芒,瞬間再次由人直接變成了狐狸,只不過漆黑依舊。

「怎麼搞的?」李木撓了撓頭,怎麼又變回來了,雖然變回來了,但是顏色還是一般黑,李木決定一定要親自給它洗洗澡,最好在澡盆裡邊泡上一夜。

因為李木的衣服被這傢伙弄得黑一塊灰一塊,它還想讓君嫣然抱抱,但是李木抱著不讓它動,等乾淨再說。 南瓜車與水晶鞋 因為李木的血腥手段與強大,一直到最後還是沒有人願意再出頭挑釁李木,畢竟每個人的命都只有一次,哪怕有天大的好處,前提也是需要有命拿到手。

李木帶著君嫣然和烏漆墨黑的小狐狸回到了客棧,第一件事便是幫小狐狸開始洗澡,兩人抓著哇哇大叫的小狐狸強行塞進了澡桶之中,然後清水便迅速的變黑。

這黑色的不只是被雷電劈出來的死皮,更多的則是一種小狐狸身體之中排解出來的雜誌。

李木和君嫣然在幫小狐狸洗澡的時候,兩人對視了一眼,突然感覺很溫馨,這頭小狐狸就好像是兩人的孩子一般。

小狐狸哇哇大叫,它似乎非常不喜歡水,但是卻因為身上臟而強行被洗刷。

晚上,城中還有人在打鬥,但是卻沒有昨天晚上如此囂張,靜謐了許多,李木也懶得出手,畢竟今天忙了一天了,累!

黎明之城看起來似乎是一個非常大的城池,但是城中的流傳消息卻非常迅速,李木昨天晚上雷霆手段直接擊殺了十幾人,而且不乏鉑金強者,最關鍵的是都是一招擊殺,讓許多人明白這個看起來似乎清秀的年輕人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隱藏天才。

因為晚上的事情,所以第二天李木的房門被一個年輕人敲響。

李木打開門,有些奇怪的看著這個自己並不認識的年輕人,開口問道:「有什麼事情嗎?」

「請問是李木兄弟嗎?」那年輕人臉上帶著笑容問道。

「對,不知道你是?」李木問道。

「我是蒼天殿的一個弟子韓嘉銘,我大師兄沈無道想要在黎明之城舉行一場宴會,所以邀請所有在黎明之城稱得上天才的人齊聚,據說到時候有關於絕望深淵的大量消息,聽聞李木兄弟的大名,所以特地給李木兄弟送上請柬一份。」那年輕人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說道,整個人顯得乾淨陽光。

「好,多謝!」李木也沒有拒絕,臉上帶著笑意的接過來請柬,伸手不打笑臉人,對於任何人都試用。

「那打擾李木兄弟了,在下告辭!」韓嘉銘抱拳說道。

「告辭!」李木同樣抱拳說道。

韓嘉銘離開之後,李木坐在板凳之上,有些發獃的看著這個請柬,不知道這個沈無道打的什麼主意,自己和沈無道連見面都沒有見過,為什麼會邀請自己?

但是李木還是決定自己去看看,畢竟閑著無事,根據李木這幾天的了解,絕望之崖沒有還沒有開啟,似乎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黎明之城的西門據說已經被封閉,不準任何人進出。

所以便意味著李木要在這裡停留半個月的時間,自己倒是有些焦急了。

半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很快便到了宴會開啟的這一天,現在黎明之城似乎達到了一陣平靜的氣息,但是很多人都似乎能夠感受到其中的風暴似乎不斷地醞釀。

來到黎明之城的人不斷增多,幾乎每一天都能夠看到有人駕駛這各式各樣的飛行魔器進入黎明之城,更是有許多都是巨大的魔獸拉車,凶煞的氣息震動天地。

當然也有人孤身一人走進其中,一人一劍,或者一人一個魔法杖,風塵僕僕,但是卻又顯得深不可測。

宴會在黎明之城的銷金窟神龍酒店舉行,聽著這個名字都足夠霸氣,當然裡邊的消費恐怕也能夠達到一種駭人聽聞的地步,沈無道舉行這麼一場聚會,少說也要花費上千萬金幣。

這一日李木自己邁著老爺步慢吞吞的向著神龍酒店走了過去,突然一道白色的身影跳上了李木的肩膀,隨後兩條尾巴彷彿手臂一般圍著李木的脖子,小狐狸有些調皮的直接掛在李木的身上。

「你這傢伙,不是讓你在客棧裡邊待著嗎?」李木抓著小狐狸的脖子掂到自己眼前說道。

小狐狸有些不滿的搖了搖自己的尾巴,但是毛茸茸的摩擦在李木身上,感覺還很舒服,小狐狸咿咿呀呀的說著什麼,大概得意思李木聽懂了,它要吃好吃的。

「就你想吃好吃的!」李木有些寵溺的摸了摸小狐狸的頭。

李木帶著小狐狸直接來到神龍酒店,只見神龍酒店的門口兩條巨大的神龍矗立,竟然是五爪金色的神龍,神龍是由石頭雕刻而成,但是其身上卻帶著一股恐怖的威壓。

李木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竟然在這裡見到了五爪神龍,看著其栩栩如生的狀態,恐怕雕刻這個神龍的人應該見到過真正的神龍,要不然不會這麼入木三分。

此時神龍酒店之外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座駕,還有不少僕人已經在酒店之外等待。

在神龍酒店之外,四個美貌的少女臉上帶著甜甜的笑容,還有兩個男子面色冷酷的站立。

「歡迎光臨!」李木前去,頓時四個少女齊刷刷甜美的說道,李木點了點頭。

「請出示一下邀請函!」面色冷峻的其中一個男子有些僵硬的說道。

李木也沒有在意,直接把邀請函遞給了他,男子檢查一下,隨後還給李木,李木便直接走了進去。

裡邊此時最起碼已經來了上百人,其中談笑聲已經絡繹不絕,男子不少,女人更多,男子大多風度翩翩,或者說冷酷壯碩,女的也是或嬌柔,或艷美,穿梭之間給人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李木的到來也吸引了許多目光,待看到李木的面容之後,許多人發現自己並不認識,頓時知道應該不是什麼有名的天才,也沒有太過在意李木。

還有一些人看到李木之後,臉色則是微微變化,心中暗自警惕,都是曾經見識到當時李木那天晚上殺鉑金強者好像殺雞一般的一些天才。

李木也沒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他的眼睛略微掃視了一下,很快便找到一個空著的桌子,直接坐在旁邊,桌子之上已經布滿了各種食物,看起來味道極其可口。

「呀,團長,竟然在這裡見到你了!」突然一個帶著驚喜的聲音直接響了起來,李木聽到這個聲音,猛然抬頭,這個聲音很熟悉啊! 李木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小牛犢子一般粗壯小夥子臉上帶著驚喜的說道,他長的雖然粗壯,但是皮膚白嫩,臉上還帶著隱隱約約的稚氣,看起來非常憨厚。

「團長,沒想到竟然在這裡見到你!」這個人是秦禹,好久不見的秦禹,沒想到竟然是在這裡看到秦禹。

「我擦,你這貨怎麼吃的,現在怎麼吃的這麼胖?」李木被嚇了一跳,秦禹原本還算是吃的白白胖胖的,可以說還有點可愛,但是現在怎麼吃的,竟然和一頭熊沒什麼兩樣了。

「呃……我也不知道,他們都說我吃胖了許多,我也發現我好像能吃了許多!」秦禹笑著說道。

「坐下說話。」李木臉上露出了笑容,對於秦禹的變化也沒有太大的意見,反正這傢伙是皇子,不怕找不到媳婦。

「團長,你怎麼到這裡了?難道團長也要去參加絕望試煉?」秦禹好奇的看著李木說道。

「對啊,你不會也是來參加絕望試煉的吧?」李木臉上帶著笑容問道。

秦禹作為大秦帝國的一個皇子,而且這麼年輕便達到了黃金……鉑金?

「你鉑金了?」李木突然瞪大眼睛看著秦禹說道,眼中滿滿的不可思議,原本秦禹多少歲?十五?還是十六,本來這個年齡段是黃金就已經夠天才的,可是這幾個月不見,這傢伙竟然鉑金了?

「對啊,前幾天剛剛晉陞鉑金,所以我爹就向皇爺爺求了一個絕望試煉的名額,我皇爺爺就答應給我了。」秦禹老老實實的說道。

「你皇爺爺是?」李木有些疑惑的問道,絕望試煉的名額這麼簡單?

「我皇爺爺就是大秦帝國的皇帝啊,說起來原來我皇爺爺對我可好了,在我很小的時候都經常抱我。」說到他的皇爺爺,秦禹有些興奮的說道。

「呃……好吧!」李木有些無語的說道,原來是大秦帝國的皇帝,最強王者級別的絕世猛人,而且還擁有一個帝國的權利,這種人物獲得一個絕望試煉的名額還是很簡單的。

「對了,你姐和呂奉呢?」李木突然想起來還有秦夢和呂奉,現在怎麼樣了?感情是不是突飛猛進?呂布和趙雲,李木想起來簡直不要太怪異。

「我姐和姐夫啊,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去哪了?他們兩個應該逃出了大秦帝國國境之中,但是我又是因為閉關突破鉑金,所以沒有聯繫到他們!」說道秦夢和呂奉,秦禹有些不開心的說道。

「竟然直接成姐夫了……」李木敏銳的聽到秦禹的稱呼,原本還是呂奉大哥呂奉大哥的叫,現在竟然成姐夫了,這速度進展的還夠快的,但是逃出大秦帝國是怎麼回事。

在李木的追問之下,秦禹就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原來幾人在李木離開之後,再次開始歷練,但是隨後秦夢他爹,也是秦禹他爹便派人找到秦夢,讓秦夢回家,說是有大事和她商量商量。

秦夢和秦禹呂奉兩人商量了一下,秦禹覺得自己都已經被九叔同意試煉了,而且這段時間的歷練,他的修為增長的也很快,甚至完全超越了他自己在家修鍊的速度,所以秦禹心中也有一點底氣給他父親抬杠。

沒想到剛剛回到家,秦禹便感覺自己竟然接觸到突破鉑金的屏障,於是還沒有見到他的父親便急匆匆的閉關專心突破,畢竟這種突破機會可遇不可求。

讓秦禹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父親把秦夢叫回來,竟然是給秦夢說了一個親事,對面還是另外一個超級勢力嫡傳弟子浮空島的一個傳人。

當時秦夢就炸毛了,按照秦夢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果斷拒絕,但是他的父親強硬,於是父女兩個直接吵的不可開交。

情急之下,秦夢直接說出了她和呂奉已經情投意合,頓時呂奉便直接遭到驅逐,呂奉也發飆了,於是兩人暗自串聯,直接逃走,準備從此浪跡天涯。

據說浮空島那個傳人親自前來,結果被呂奉的方天畫戟砸的全身骨頭都碎了一大半。

秦夢他爹暴怒,直接派人追殺,呂奉面對自己老丈人的屬下,也不好下狠手,但是卻也且戰且退,更是與鑽石強者交手都傷到了鑽石,從而逃脫。

隨後也許見到事情實在是不可為,秦夢他爹也漸漸地沒有了怒氣,追殺暫時告一段落,而秦夢和呂奉兩人也便消失。

當秦禹出關之後,這件事也早就落幕,秦禹得到秦夢偷偷留給他的信件,告訴他偷偷的給爹說點好話,等段時間她父親消氣之後,他們便會回來。

「這個……呂奉現在已經這麼不穩重了?」李木挑了挑眉頭不由得好奇的說道。

「不知道,但是我覺得我姐夫應該是被我姐威脅的夠嗆,所以不得不屈服的!」秦禹似乎想起來他姐的兇悍模樣,不由得縮了縮腦袋說道。

「可能吧……」李木也有些無語,兩個人竟然私奔了,真是出乎人的意料,自己的六六六傭兵團還能行嗎?

「對了,團長,你當時離開的時候說的是你有自己的事情,不會就是參加絕望試煉吧?」突然秦禹笑嘻嘻的問道。

「對啊!」李木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說道,但是確實因為感覺時間太緊,於是選擇了一個人上路,這樣速度快一些。

「唉……早知道我就告訴你了,在我們大秦帝國帝都之中,可是有一道直接通往黎明之城的傳送陣,當初你要是通過這個傳送陣,早就到達了!」秦禹樂呵的說道,一副團長你智商有問題的憨厚樣子。

「哈哈……小禹子,團長先祝賀你突破鉑金,來喝一口!」李木端起酒笑著說道。

「謝謝團長!」秦禹笑著說道。

「等這個宴會結束之後,團長考較考較你突破鉑金的實力怎麼樣!」接下的一句話便讓秦禹臉色有些僵硬,被團長考較考較實力怎麼樣?這不是要揍自己嗎?

「團長我錯了……」秦禹二話不說,果斷認慫,開玩笑,團長可是在黃金級別就敢硬碰碰小禁咒的存在,現在更是突破鉑金,也不知道鉑金什麼程度,但是打自己,應該沒有太大的壓力……

「哎,這話說的,什麼錯了?到時候就是切磋切磋,又不是什麼壞事!」李木臉上帶著笑眯眯的神色說道。 「呀,秦禹,怎麼在這裡坐著呢?讓我可是一陣好找啊!」突然一個女子驚喜的聲音猛然響起來。

一個女子身穿粉色長裙,留有一頭短髮,看起來格外俏皮可愛的走了過來。

「秦禹,秦禹在這裡啊!」突然又有女孩的聲音響起,一個留有長發,皮膚白嫩,容貌美麗的女子臉上帶著笑容的走了過來,溫婉大方。

燕王殿下有喜了 「江夢蘭,你來幹什麼?秦禹是我的!」突然那個短髮女孩看到那女子過來,頓時直接坐在秦禹的身邊,一把抱住秦禹的胳膊,警惕的看著長發女子說道。

秦禹的身體直接僵硬,一動不敢動,他的胳膊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柔軟,但是卻又若隱若現,這種感覺讓秦禹的臉色都格外的紅潤。

「方甜,我怎麼不知道秦禹什麼時候成為你的了?」江夢蘭臉上帶著溫婉的笑意說道,她倒是沒有直接像方甜那般直接抱住秦禹的胳膊,這種像小孩子一般的舉動她壓根做不出來。

「秦禹,呀!大秦帝國號稱最天才的秦禹,才剛滿十七歲便達到鉑金境界的絕世天才,竟然就是他!」兩個女子的話語頓時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許多人不由得眼中發出了一道亮光,尤其是一些女子,更是雙眼發光。

「秦禹殿下,咱們認識一下,我是天鳳宗的羅鳳……」

「秦禹哥哥,要不要過來喝兩杯哦?我叫穆晴雨,乃是大秦帝國之中天羽閣閣主的女兒,咱們兩個小時候還在一起玩過呢!」

「秦禹公子,不要搭理這些人,我得到一副斷刀殘圖,裡邊據說蘊含著絕世刀意,不知道秦禹公子有沒有興趣一起鑒賞一下?」

不一會的功夫,本來這個沒有人願意到來的角落,瞬間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包圍,這些女子大多容貌美麗,看起來令人賞心悅目,而且身上都有一股貴族的氣勢,很明顯都是一些受到良好教育之人。

這是一個天才的聚會,自然這些女子也都是合個勢力之中的聖女,神女級別層次的天才女子,可以說是群芳鬥豔。

李木饒有興趣的看著秦禹被這麼多女孩包圍,不由得有些感慨,果然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是天才吃香啊,十七歲的鉑金強者,這樣的天賦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李木雖然坐在秦禹的對面,但是大多數女子都是淡淡的看了李木一眼,發現這人極其面生之後,便不再關注。

李木也樂的輕鬆自在,話說這個宴會現在怎麼還不開始,李木還等著得到絕望之崖的消息呢!

秦禹的身體幾乎被籠罩在一群女人堆之中,各種香氣哪怕李木都能夠聞的見。

秦禹有些求助的眼睛看向李木,李木聳了聳肩膀,一副愛莫能助的模樣。

但是不是所有的女子都瞄準著的秦禹的,一個頭髮呈現一種奇異的捲髮的女子留著一個空氣劉海,她的眼睛看向了李木,發現李木竟然是那天晚上殺伐果斷的那個男子之後,神色有些怪異。

但是略微猶豫了一下,那女子還是緩緩的向著李木走了過去,柔聲問道:「不知道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楚落落!」

「呃……我叫李木!」李木沒想到竟然會有女人對自己主動搭訕,自己是不是又長帥了?

「不知道公子出自哪個門派,那一夜見到公子殺人利落,小女子覺得在公子身邊一定會有安全感!」楚落落笑著說道,大大的眼睛成為一種月牙壯,看起來非常吸引人。

「我呢,出自一個叫做黑鐵學院的頂級學院,沒有什麼長處,就是喜歡保護小姑娘!」李木笑著說道,既然有女人過來勾搭自己,李木也開始犯起賤來。

「小姑娘?怎樣的小姑娘呢?」楚落落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清秀的年輕人竟然還敢出言調戲自己,頓時心中輕鬆了許多,眼中帶著笑意的問道。

兩人有說有笑的在這裡騷聊,李木反正也是坐在這裡無聊,本來還有一個秦禹,結果現在秦禹已經失落在女人堆之中,小狐狸更是不知所蹤,不知道去哪偷吃東西去了!

「該死的,哪裡來的狐狸!」突然一聲憤怒的大叫聲響起,一股白金色的鬥氣瞬間爆發,但是一道白色的身影剎那間化為一道光束直接出現在李木的肩膀之上。

小狐狸彷彿長針眼了一般,直接用小爪子捂住自己的眼睛,但是爪子卻露出了一個縫。

李木停下了聊天,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小狐狸好像闖什麼禍了……

鬥氣爆發的波動頓時讓許多人心驚,這可是宴會,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還爆發出鬥氣?

一個男子氣沖沖的向著李木走了過來,臉色非常陰沉,他的背後還有一個女子臉色有些蒼白,蒼白之中帶著不正常的嫣紅,有些驚慌的靠在一個桌子之上。

「那頭該死的狐狸呢!」男子氣勢洶洶的直接發出了一聲大吼,惡狠狠的問道,同時眼睛四處尋找,目光鎖定在李木肩膀上的小狐狸,露出了凶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