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人好生眼熟」白淼抬眸望去,正好撞到一襲青衫背影,只覺得那青衫少年甚是眼熟,可又想不起在何處見過,隨即拋之腦後,在墨香等人的伺候下,提裙下車。

白前則帶著禮物到管家處登記。

「是林少爺嗎,我家老爺有請」遞交了請帖后,林朝歌人還未至正堂,便有一灰衣小廝匆匆趕來。

「嗯?你是?」正走到一角落處的林朝歌不解疑惑道。

「如此便好,我家老爺有請」聽到人親口確認了身份,小廝如釋重負的呼了一口氣,抬袖隨意抹去額前汗珠。

「好,有勞你帶路了」聽到王郡守之名,林朝歌的腳步不免有些退縮,寬大衣袍下的腿肚子直打抖。

早知今日入了王府等待她的便是腥風血雨,只是這前腳剛進,後腳便差人過來,是否來得過趕。

吞咽喉嚨本沒有的唾液,閉上眼,反正橫豎都是死,早死晚死都得死,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何不求個痛快。

「林少爺,這邊請」。

只見轉角便是曲折游廊,階下異色鵝卵石漫成甬路,入眼只見紅的磚,綠的窗欞,白的欄杆,淡黃的瓦,枝頭海棠花正艷。

林朝歌被這灰衣小廝帶到一處後花園內,九秋時節,滿院奼紫嫣紅,百花爭艷。

金桂十里飄香,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子甜膩香氣,各色秋菊、金花茶,美女櫻爭奇鬥豔,矮牽牛繞牆而爬、一串紅,相思子點綴木欄之內,粉紙扇風鈴木,薄雪草,憶雪草穿插其中。

林朝歌因邀請獨步走進院內,滿院艷色,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內心突然堵得慌,若她在這亂世不是已男子之身,而以女子,是否也如這般光景,不識外頭萬里長城,只知閨閣傷秋悲月,早早相夫教子循規蹈矩一世。

林朝歌因邀請獨步走進院內,滿院艷色,原來奼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內心突然堵得慌,若她在這亂世不是已男子之身,而以女子,是否也如這般光景,不識外頭萬里長城,只知閨閣傷秋悲月。

林朝歌人進入後花園中,隨行帶路的灰衣小廝不知何時沒了影,獨留她一人賞盡滿院秋色,可千篇一律的景色縱然再美,賞多了也不免膩歪乏味。

「小言言,多日未見,別來無恙」身後隨風徐來一道珠落玉盤聲。

一句小言言,兼加半調侃的戲謔語氣,人未轉身便知身後來人是人是鬼。

滿院秋色不及身後人來得滿院熠熠生輝,林朝歌卻沒有半分欣賞美色的yu望,只感覺到太陽穴一陣突突做響,連帶著心情越發煩悶。

思僅此,王郡守遲遲未來,反倒是等來了守株待兔之人,如此,還有什麼未明了。

每次遇到這人總不回發生好事,事實證明,確實如此。

林朝歌拂袖正欲抬步離去,突然身後一隻潔白無瑕的手正好攀扶上她肩膀,一具略顯微涼的身體緊貼上她後背密不可分,溫熱的氣息呼在耳畔旁,痒痒的又有種酥麻,周身被淡淡的雨前龍井茶香包圍纏繞。

「小言言當真好生絕情,虧我對你日思夜想,茶不思飯不想,想念得緊」那隻手不安分的撫摸上林朝歌纖細易折的脖子上,輕輕摩擦,像情人間的耳鬢廝磨靡靡之音,又像堂而皇之的性騷擾。

「小言言皮膚可真好,細膩光滑而又微冷,若是給我抱著日日撫摸把玩應當多好」那手的主人不安分的得寸進尺將手緩緩伸到林朝歌髮鬢間,穿插其中把玩,甚至挑起幾縷髮絲置於鼻間輕嗅,一副痴迷之色。

「滾」林朝歌已經被徹底磨得失了耐心,頭皮發麻,那手就像一隻黏糊糊滑溜溜的毒蛇來得令人噁心作嘔。

她甚至不顧一切的想逃離這一切,奈何心有餘力不足。

林朝歌艱難的想自沖解開身上穴道,可惜最後只能做無用功,原來金庸老爺筆下的江湖內功並風虛構而來,而是真的實打實,只是可惜她一無內力,二,前世並非中醫學院畢業,專口對不上。

「呵呵,小言言你這樣子可是一丁點兒也不可愛了,來,給爺笑一個」典型調戲良家婦女的經典台詞,可是這作用在身為男子,她的身上真的大丈夫嗎?

林朝歌黑沉著一張能滴出墨汁的臉,上下牙槽磨得動作咯咯作響,眼底憤怒得甚至能秉發出火焰。

瀟玉子,日後你可得保佑千萬不要落在我手中,否則今日之仇,當日我定十倍還之。

「不過小言言若是換上女裝,定是絲毫不遜色與洛陽花魁之首」骨節分明修長的手輕輕撫摸上那張不施粉黛的臉,突然低垂著頭自顧笑了起來,笑聲清脆,悅耳,卻絲毫不顯女氣。

「瀟公子,請自重,你我皆是讀書人」一字一句彷彿是硬生生從牙縫間擠出來的,林朝歌已經不願在多說什麼,依這人厚臉皮與不要臉的程度。

她堂堂一洛陽高府學子竟被比成塗脂抹粉的花樓女子,若是其他自詡清高之人,還不得當場羞憤致死。

雖說樹不要臉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說的便是此種人。

「小言言這可就說錯了,這裡的讀書人只有你一人,而非本公子」。

「滾…mdzz」國罵精髓脫口而出,耐心一片曹尼瑪呼嘯而過波濤洶湧。

「小姐,我可是聽說這王府後花園堪稱洛陽一絕,今日我們可得好好一報眼福」昨夜留宿王府內的青玉大清早便伺候著韓婉然起床洗漱打扮。

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

在其他人家借宿,還是莫得晚起為好,免得落下貪懶的壞印象。

「嗯,不過你說我今日穿的衣衫可好看」。韓婉然步伐輕盈,衣衫環佩作響,著了一身淡粉色織錦的長裙,裙裾上綉著潔白的點點梅花,細腰以雲帶約束,更顯出不盈一握,烏黑的秀髮綰成如意髻,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額前垂著一顆珍珠,映得面若芙蓉。那小指大小的珍珠耳環熠熠生輝,臉上薄施粉黛,如玉的肌膚透著緋紅。

「好看,我家小姐從什麼都好看」青玉一改往日粉色綢衣,換上一襲深藍色衣裙,更襯幾分冷艷。

「你說的是真的嗎」韓婉然聽到誇獎,臉上浮現一抹笑意,而後低垂著頭,絞弄綉帕道:「你說我今日穿成這樣,祁汜哥是否會喜歡」少女一片羞澀盡顯臉上。

「嗯,別說祁汜少爺,就連我今日都看得直不眼,小姐今日這身打扮是當真國色天香,人比花嬌」。

與此同時,這處兒另一行人也正在足漸這處兒靠近。

「嗯,別說祁汜少爺,就連我今日都看得直不眼,小姐今日這身打扮是當真國色天香,人比花嬌」。 「墨香,你確定祝大哥等下也會趕來參加生辰嗎?可我往日在學堂中得知,祝大哥與這王郡守之子平日並無多大聯繫,有也不過是同窗之誼罷了」遞了請帖,單獨帶了墨香竹淺二人入院的白淼刻意壓低幾分聲線詢問道。

「這個小姐你就莫要操心,這個可是我聽祝少爺身旁書童所言,千真萬確,小姐你就把這心放回肚裡罷」跟隨左右的墨香含笑解釋道,小姐哪裡都好,只是有時候在關於祝少爺的事上過於鑽牛角尖,認死理。

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今日人來得這麼多,我想可不單單是普通生辰而已」白綾聽了墨香一番話后,徹底靜下心來,這才抬眸細細打量這繁華非凡卻不顯過於庸俗的王府景緻。

瓦泥鰍脊紅屋檐,那木門欄窗,皆是細雕新鮮花樣,並無朱粉塗飾,不時有粉衣小婢灰袍小廝穿過。

一色水磨群牆泛出白色光輝,下面白石台磯,鑿成西番草花樣,左右一望,皆雪白/粉牆,楊柳點綴。

院外粉牆環護,綠柳周垂,艷紅海棠花壓枝頭,三間垂花門樓,四面抄手游廊。院中甬路相銜,山石點綴,五間抱廈上懸「暖冬涼夏」渡金邊匾額。

「醉翁之意,不在酒,所求之事不在人」。

「小姐,聽說這王郡守家的後花園可稱洛陽一景,趁著今日,我們為何不趁機去觀賞一番」竹淺對今日驚鴻一瞥的少年郎君依舊念念不忘,視線從入府之時便止不住到處亂飄,形容心不在焉。

「這……」白綾好奇平日本就話少的竹淺今日破天荒的說出想去一個地方,還是這陌生之地,不禁以後是否與今日門口所撞遇得少年有關。

想來竹淺也是個大姑娘了,都學會思慕少年郎君了。

梧桐苑內,王溪楓早早得知從前院小廝傳來林朝歌到了的信息,卻遲遲不見有人通報她過來的信息,急得倆頭坐立難安,連擔心髮型弄亂,都梳了好幾次頭,身上熏香都不知補了幾次,濃香襲人。

盤腿坐在榻上,手肘撐著桌面,連換了幾個姿勢,茶水都喝了半壺,結果卻聽聞前院小廝說她獨自一人前往後花園!

後花園那是什麼地方,閨閣女子聚會之處,後院女眷重地,林朝歌這麼一個獨身大男人過去幹嘛,難不成是!!!

揮手間不經意打碎一青枝纏蓮杯,眉頭越皺越緊,直成一個川字,越想越有可能,王溪楓顧不得他爹給他下的通牒,未到未時之前不得出院,火急火燎的便往後花園趕去。

後花園內,已經過了快半刻鐘,林朝歌的腿終於有了點兒知覺,眼眸半垂,卷翹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陰影面積,內心靜默上百遍清心咒,她得忍,忍一時風平浪靜,她可不能前功盡棄。

「小言言的髮絲真香,可是用了何種特殊香料,以至於令我神魂顛倒」。

「小言言不說話時的模樣也別有一番風味,這眼神可當真令我愛憐得緊」。

「呵呵,小言言此刻可是在內心唾罵與我,可真是個狠心的小傢伙」瀟玉子見她遲遲不肯在此發聲,頓感幾分無趣,宛如白玉雕刻而成的玉手略微粗魯的強行抬起林朝歌的下巴,qiang迫性與他對視。

一對上挑桃花眼此刻充滿邪性,伸出嫣紅的舌尖輕舔唇瓣,更像是蠱惑人心的書中勾魂狐妖。

「滾」林朝歌被迫區辱的抬頭對視,茶色眼珠此刻漆黑一片,深不見底,粉色薄唇半珉著一條直線,掩藏在袖口下的手緊握成拳,這人,若她真敢,這可怨不得她。

「小言言,你說我若是當真親下去會如何」。

九曲迴廊白玉欄杆,國色天香牡丹叢,轉角處

「小姐,你看這後花園果然不愧為洛陽一景,我都差點以為自己入了仙境」青玉驚呼出聲,若是此景能日日見到,不知會有多好。

「嗯,此景只應天上有,人家難得幾回聞」韓婉然素手緩緩輕拂過一朵花開正艷的白菊,鼻尖湊近輕嗅,撲得個迎面撲香。

王府整個後花園內富麗堂皇,九曲迴廊白玉欄杆,飛虹橫掛,長橋卧波,花林掩映中小道曲徑通幽,各異假山異石奇崛怪俊,漏皺玲瓏。

布萊肯林場 後院內哪怕是到了九秋之季也是碧草如絲,各色秋菊爭奇鬥豔,其他花也不幹示弱跟隨其後,當真奼紫嫣紅,香風拂面,繁花似錦,國色天香,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眺望遠方亭台樓閣,飛檐如翼,雕樑畫棟,陽光照耀下一片璀璨金光。荷塘內波光粼粼,荷花未謝,紅尾錦鯉交纏嬉笑。

後院滿架大片薔薇、清風徐來,湖上一白玉吼頂小亭,倏爾五色紗糊就,竟系小窗,倏爾彩綾輕覆。

「小姐,那不是?」眼尖的青玉拉住正欲轉身的韓婉然,指著一處兒尖叫道。

白牆藤蔓纏繞,大批薔薇花叢中,倆名男子正舉止有唉傷風敗俗,從他們這個角度望去,竟是遠遠抱在一塊兒親吻。

這青天白日下,倆名男子行這苟且,實在上有些傷風敗俗,韓婉然輕咬粉唇,快速低下頭,手指絞弄著雪白綉帕,臉頰浮上倆抹可疑紅暈,不知是氣的亦或是難以羞之啟齒。

「這不是林小郎君?」韓婉然再次回首細望去。

薔薇花叢,背對著的少年青衫竹簪墨發,身形消瘦不顯單薄,挺拔如松柏有力。

連忙捂嘴驚呼出聲,瞪大一對兒鹿眼,滿臉寫著不可置信,這男眷怎會出現在後院女眷重點之處。

雖說大周朝之間男女之防不是太重,可這林小郎君身旁還跟了另外一名男子。

觀其動作親密關係,而且林小郎君並未推開來人,二人反倒相擁一處密不可分,想必這事情不是一次兩次。

「嘖」青玉沒有任何欣賞美色的yu望,反倒是雙手抱胸嗤之以鼻,眼底一片鄙夷不屑。

「小姐,我就說這個男狐狸是個水性楊花的主,你看現在不僅吊著我們祁汜少爺不放,居然還跟其他野男人在這後花園內拉拉扯扯,不乾不淨的,簡直成何體統」青玉伸手指著遠處二人,眼神唾棄更多的是厭惡之情,恨不得當場喊人過來啾啾他們這一對狗男男有多膈應人。

暴力俏村姑 更何況今日還是在其他人府邸生辰上拉拉扯扯,成何體統,簡直應當浸豬籠。

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花瓣輕舞,清香襲人。

若是沒有親眼看見,韓婉然是斷斷不敢相信其他人的一面之詞,哪怕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青玉也得秉承寧信其七分留三分,可當這證據確鑿明晃晃擺在眼前,由不得自己不信,

祁汜哥可知道這人的真面目,還是一直被蒙在鼓裡,修剪得圓潤的指尖深深陷進肉里,感覺不到絲毫疼痛,眼底一片憐恨。

「小姐,你看又有人來了」青玉適時出聲,拉了拉情緒差點兒失控的韓婉然袖口,更多是未見來人時的幸災樂禍。

大小一致各色鵝卵石小道上,一道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即近。

韓婉然突然抬頭,正好望見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在不遠處的王溪楓。

一瞬間緊張得屏住呼吸,低垂著頭,露出小巧可人的耳垂與纖細修長的雪脖,而後再次抬起時,嘴角微微上揚帶著自己認為最完美的笑容,腳步緩緩踏出原地,往轉角處走去。

薔薇花叢內,林朝歌被迫抬起下巴與之對視,周身氣場凜冽,薄唇緊抿,眼眸深黑,手指死掐入肉,深紫一片。

瀟玉子的手不安分的攔上她腰間,嘴角微微上挑,帶著不可一世玩味的笑。

從遠處看,二人就像抱在一起密不可分,嘴唇相距不足五毫米距離,只要其中一方略微低頭或者抬頭半分便會唇齒相依。

加之二人顏色昳麗,氣質出塵,竟把這滿院秋色都比了下去,百花甘願淪為背景襯托。

「小姐,你看是祁汜少爺,他肯定是知道這水性楊花的男狐狸在這後花園內與你私會,刻意過來的」語氣中隱隱帶著興災惹禍,臉上是掩飾不住的笑意,更多的嫉妒。

一個男人憑什麼長了一張狐媚子的臉,還愛亂勾引人,簡直骯髒下作,枉為讀聖賢書多年。

「嗯」看著人越走越近,韓婉然內心控制不住的瘋狂打鼓,一抹紅暈悄悄爬上臉頰,更襯美人如畫,嬌艷如三月之春。

「小姐,你看祁汜少爺走過來了,待會定會見了小姐移不開眼」青玉笑著打趣,自個低頭反倒悄悄退後幾步。

「祁汜哥……」韓婉然剛鼓起勇氣的話,還未完全說出口,人已經在眼前,飛快走得沒個影子。

只匆匆留下一個挺拔如竹的俊秀背影。

「小姐,許是祁汜少爺還在氣頭上,這才沒有注意…」青玉安慰的話此刻聽來蒼白無力。

緋聞影后又作妖 「是嗎」這話不知是說來騙自己的還是自欺欺人。

王溪楓內心此時此刻如吃了炸/葯一般,氣得火氣增增增往上冒。 「林言,你們在做什麼!!!」剛火急火燎趕來後花園中的王溪楓看到的便是如此一番郎情君意,你儂我儂,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當真好不知禮義廉恥。

袖口下的手下意識的捏緊成拳,神色肅沉,暴風雨欲來。

宛如外出務工的丈夫正好抓到紅杏出牆的妻子。

「這不是王兄嗎,你也是來逛後花園不成,當真有緣」聲線低迷,溫潤嗓音溢出。

「不過,王兄難不成還未看出來嗎?我和小言言可是恩愛得很,相約此地共賞花前月下好一訴情腸」尾音微微上翹,更顯綺靡,曖昧,瀟玉子秉承不怕事大火上澆油道。

一把攔過正欲逃離危險地帶的林朝歌,擁入懷中,對其神色挑釁。

「你跟我過來」王溪楓沒有理會瀟玉子在旁的煽風點火,眼神直勾勾盯著自始至終不發一語,彷彿做賊心虛低垂著頭顱的林朝歌。

「我……」林朝歌不知為何,心裡莫由來的感到一陣恐慌,掙脫束縛,腳步輕移後退,不自覺咽了口唾液,現在王溪楓給人危險的程度不亞於瀟玉子。

她腿軟!!!

「你跟我過來」王溪楓沉著臉,眸色深沉如夜,不由分說便連拖帶拉著正好可以動彈幾分的林朝歌往後花園內唯一一處院落中去。

完全無視一片眸色幽暗的瀟玉子,遠處神色黯淡無光正欲趕來的韓婉然。

被動的林朝歌卷長的睫毛輕輕抖動著,在她眸底沉下一片暗影,眼眸緊縮。

掙扎不過,只得認命服軟。

一路走來倒是收穫諸多驚駭不解眼神,反倒是偶遇的學堂相熟之人則是紛紛低頭無視或者三三兩兩繼續談笑風生,見怪不怪。

關上門,拉上木軒,

林朝歌不經意間撞落在一池秋水剪瞳里,就像撥弄滿池的秋暈,輕叩一簾心事,秋雨纏綿,雨打芭蕉聲聲不息。

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不時有粉衣小婢穿過,腳步聲卻極輕,談話聲也極輕。

處於懵逼狀態中的林朝歌整個人被摔在屋內軟榻上,腰身不偏不倚正好撞到某硬物,疼得差點兒生理淚水直飆。

王溪楓俯身壓下,一手圈住腰身防直人逃離,一手禁錮著她雙手高舉過頭。

二人腳尖相觸,抵在不足一米寬的米榻上,幾日不見,王溪楓不知何時居然比她高出了半個頭,對她而言實屬不理,加之男女天生的力量懸殊。

時間在一分分緩慢的流逝著,秋蟬不安分的宣灑著獨屬於最後的狂歡。身上人只是一直執拗的望著她,下唇緊珉,二人腳尖相抵。

林朝歌卻莫名心驚,王溪楓瞪著一對欲語還休的通紅杏死死望著她,薄唇緊珉,素白手指緊揪著她袖子一角不放,死活要聽她說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解釋?解釋什麼?她為何會同瀟玉子出現在後花園內,行為舉止曖昧,更甚至是被女眷所撞到二人在行那苟且之事???

可這壓根就是一場烏龍罷了,何談解釋之用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