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他長出一口氣道:「時間不多了,我們繼續。」隨後二話不說招出了一個奇異的黑色蝴蝶。

「黑暗魔蝶,改天換地!」

魔蝶兩隻巨大翅膀之上魔紋閃現,盤旋在星空之中翩翩起舞,短短几息之後,整個星空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魔氣滾滾仿若魔界一般。

葉無鋒眉頭微皺,明顯感覺到在此環境下魔天的實力急速的增強。

「小魔,出來!」

噬魔蟲小魔大搖大擺的從『世界』之中走出,腰上纏著一段聖魔祖藤,手裡拿著一根魔角,「老大,啥事?」

大少無語的看了看他這一身的行頭,道:「把這些魔氣都給我吸光。」

「好嘞!」小魔開心的應道,小嘴張開如同長鯨飲水一般將漫天的魔氣吞噬一空,最後發現了魔蝶優雅的身影,小傢伙眼睛一亮衝上去一下就將黑暗魔蝶活捉了,魔蝶最大的作用就是釋放黑暗和轉化魔氣,戰鬥力卻幾乎為零,它可以將其他的世界改造成魔界,這也正是為什麼魔族總是不遺餘力的侵略別的界面的原因。

原本實力翻了幾倍的魔天現在又被打回了原型,他臉色難看的看著噬魔蟲,看見了他手中的魔角,腰間的魔藤甚至手中抓的魔蝶,魔天的心裡再也沒有一絲的淡定,這明顯是一隻蟲族,而且是可以吞噬魔氣的蟲族,身為魔族少主的他又怎麼可能不知道魔族最大剋星『噬魔蟲』的存在,只要有這種蟲子在,永遠都別想把別的界面變成魔界,不但如此,就連魔界本土界面都會有危險,因為噬魔蟲連魔界本源都能吃得下。 「噬魔蟲,該死的,你竟然有一隻噬魔蟲!」魔天咬牙切齒的怒視葉無鋒。

「錯!」葉無鋒豎起一根食指,左右擺了一下,道:「我不是有一隻噬魔蟲,而是有一個族群的噬魔蟲!」

「噗——」魔天驚怒的一口魔血噴出,剛才那麼激烈的戰鬥都沒有打的他吐血,卻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打擊的吐血了。

一個族群的噬魔蟲,這要是等到他們全都成長起來,那就不是魔族大軍能不能攻入佔領此界的問題了,而是會不會被此界的蟲族反攻回去的問題了。

對於蟲族,他身為魔界少主了解到的情況甚至比蟲爺這個蟲祖都要多,蟲爺畢竟是此界的生物,還從沒有出去過,他不知道外界那些界與界無盡歲月漫長的征伐之中,號稱戰鬥力最強的是神族,最喜歡入侵其他界面的是魔族,可是被公認最為恐怖的卻是蟲族。

最強的力量是什麼?強大的神族會說『是神力』,暴虐的魔族會說『是魔力』,魂族會說『是魂力』,妖族會說『是妖力』,靈族會說『是靈力』,人族最沒有原則,他們會說『沒有最強的力量,只有最強的人』,而蟲族最強的就是『習慣之力』,無論是哪一種至強的力量,蟲族都會以最快的速度進行適應,而且會急速的進化,更可怕的是這不是一種單體個別的行為,而是群體性質的,一下就會出現一個新型的蟲族,並且還無法滅絕,彷彿一旦出現就會被寫入所有蟲族的基因序列一般,即使你把它全部殺光了都沒用,它很快還會再次出現,而且會變得更為強大。

外界的蟲族有克制魔族的『噬魔蟲』、剋制神族的『噬神蟲』、剋制妖族的『噬妖蟲』、剋制靈族的『噬靈蟲』,有碾壓體修的『大力蟲』、碾壓器修的『噬金蟲』……,總之蟲族是能夠剋制一切種族的族群,甚至還出現過專門捕食天道的『噬天蟲』。

魔天此刻渾身發冷,原本以為此界早已滅絕的噬魔蟲竟然再次出現,而且還不是一隻,而是一個族群,讓他怎麼能夠不心驚。

「葉無鋒,從此以後你將是我魔族最大的死敵!」魔天肅然點指道。

「呵呵,凈說廢話,此界族群哪一個和你們魔族不是不死不休的死敵?」葉無鋒笑呵呵的說道。

魔天微微搖了搖頭,道:「你不懂,不過你也不需要懂。」說完之後他雙手飛速結出一個黑色的魔印,隨後又劃破眉心挑出一滴魔血打入印記之中,口中念念有詞。

「魔帝追魂印!」

一掌拍碎印記。

在印記消失的一瞬間,葉無鋒突然覺得渾身一滯,一股令人無比不安的感覺出現在自己的身上。

大少臉色難看,道:「魔天,你對我做了什麼?」

魔天臉色煞白,損耗程度看起來比剛才連噴出五口精血還要嚴重,「這是我魔族最高級別的『追殺印記』,我魔族會舉全族之力追殺你,不死不休。」

葉無鋒也有點傻眼了,好像是做了什麼大事,把魔族給惹毛了,他不由得怒道:「魔天,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我挖你祖墳了還是殺你父母了?至於玩的這麼大嗎?」

魔天還是那句話,「你不懂!」

「我去你媽的不懂!」大少暴怒出手,瞬間衝到他的面前,曜日金劍一劍斬下,莫名其妙被一族追殺,遇到這種倒霉事他又如何不怒。

「魔槍一閃!」魔天居然不躲不閃一槍刺出,選擇了同歸於盡。

擦,葉無鋒叫罵一聲,雖然在這了死掉並不是真的死,可是他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和魔天一起死,猛然一側身用曜日金劍將魔槍磕開。

又試了幾次之後,發現每一次魔天都選擇同歸於盡,大少的感覺越來越不好,魔天這麼做絕對是有什麼理由的。

「蟲爺,你知不知道怎麼回事,魔天那小子好像瘋了?」

蟲爺也覺得有些不對,疑惑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見到噬魔蟲的原因吧,反正他一見到噬魔蟲表情就不對了。」

「可是小魔上次也被另外一個魔族遇到了,那個傢伙可沒這麼瘋啊?」葉無鋒不解的問道,上次被魔絕看見,他還想著殺自己和噬魔蟲立功呢。

「可能是這個魔天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吧,也可能是被你的那句『一個族群的噬魔蟲』給刺激到了。」蟲爺猜測到。

魔天突然抬頭看了看上方,陰惻惻道:「我的時間已到,馬上就要離開了,你的情況我會通報全族,到時自然會有我魔族大帝追殺於你,靈玄大陸葉無鋒,你死定了,靈玄大陸也會被轟殺成渣。」

「轟——」無邊的殺意從葉無鋒身上噴射而出,魔族竟然不只是要追殺自己,還要毀滅整個靈玄大陸,不行,一定不能讓他把消息傳回去,不惜一切代價也不能讓他這麼做。

可是這裡是天驕榜,即使在這殺了他,他一樣可以安全的離去,怎麼辦,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把他真正的殺死,大少急的雙目泛出血色,就算殺不死他也一定讓他無法把消息傳出,哪怕拖上幾年也好。

突然他腦海內靈光一閃,或許這樣有可能做到。

葉無鋒猛然一聲暴喝,「九星步!」

瞬間衝到魔天面前。

「魔槍一閃!」魔天還是沒有防禦一槍刺出。

「噗呲——」槍尖透體而出,這次大少不禁沒有躲避,甚至撤去的所有防禦。

「你——?為何不躲?」魔天滿臉的不解之色,打了這麼久他可是深知葉無鋒的變態防禦力,這一槍定都能把他轟飛,或者是刺傷,但不可能做到一下被刺穿的地步。

「小魔,用魔藤把我們一起捆住!」

噬魔蟲雖然不明白大少想要做什麼,卻依然堅定的執行,腰間魔藤伸出,瞬間將葉無鋒和魔天牢牢地捆在一起。

「喂,你想幹什麼?不會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止我離開吧?」魔天疑惑道。

大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要你死!」,七道光芒衝天而起。

「七星飛刀,毀天滅地!」 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瑤光七把晶瑩剔透的飛刀衝天而起,已經成為道器的七星飛刀形態上發生了一些改變,每一把之上都流轉著恐怖的道韻。

「小七,用威力最大的『星空隕滅』。」葉無鋒下令道。

七星飛刀瞬間布置出一個星空牢籠將二人困在其中,隨後人性化的發出疑惑的情緒,主人和敵人被捆在一起,他們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葉無鋒淡淡一笑,道:「小七,用你最最強大的攻擊,把這個雜碎給我打爛了,連我一起打!」

「喂,你瘋了吧,這裡是天驕榜,死不了人的。」魔天眉頭緊鎖道。

「敢動靈天大陸主意,敢威脅到我父母親人、兄弟朋友的,必須死!」大少神色淡漠。

「動手!」

「嗡——」七星飛刀衝天而起,其上道紋顯現,每一柄之上都蘊含了一個星辰世界,氣機牽引之下七道界力按照北斗七星陣融合為一。

「轟——」七界之力融入到每一柄七星飛刀之上。

「星空隕滅!」七星飛刀高速旋轉,化作了七道星辰風暴。

「轟——」七道恐怖至極的道器攻擊沖入星空牢籠,在牢籠內不斷地來回穿刺,轉眼間二人齊齊被打的千瘡百孔,在道器級別的七星飛刀之下,他們引以為傲的強悍防禦根本就如同虛設。

魔天半張臉和心臟之處都被打穿,卻依然顯露出不解的神色看著葉無鋒道:「我不明白,你在這裡殺了我又有何用?你明知這裡是不會真正死去的。」

大少嘴角上翹,露出一抹狠色,突然拿出兩顆十彩的丹藥狠狠塞到魔天的體內,一顆塞入心臟之處,另外一顆塞入頭部神魂所在之處,並且一起捏爆。

「十絕毒丹,爆!」

「轟——」爆炸一顆就可以毒死一個星域所有生靈的最強毒丹在魔天體內同時爆炸了兩顆,而且還是在心臟和神魂所在之處。

「哈哈哈——,魔天,我倒要看你離開天驕榜之後是死是活!」葉無鋒發出得意的狂笑之聲。

「你,你個瘋子,這麼毒的東西,這麼近的距離,你也會死!」魔天驚駭的叫道,話音剛落,隨即化作一團毒霧爆開,消失不見。

「戰鬥結束,勝者靈玄大陸葉無鋒!」

「天驕榜榜首易主,魔族魔天戰敗,榜首靈玄大陸葉無鋒,特此公告!」

「天驕榜榜首易主,魔族魔天戰敗,榜首靈玄大陸葉無鋒,特此公告!」

「天驕榜榜首易主,魔族魔天戰敗,榜首靈玄大陸葉無鋒,特此公告!」

天驕榜機械女聲響起,連著向天驕榜所有人發出了三遍公告。

「轟——」星空場景消失,葉無鋒狠狠的摔在地上,太毒了,即使是有世界樹的青木靈氣無限支持,大少現在的狀況也差到了極點,距離被毒死也僅有一線之隔。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果然毒還在。」葉無鋒不怕反喜,戰鬥結束離開了天驕榜毒素卻依然存在,自己尚且如此,魔天就更加不用說了。

「還笑?你都快死掉了!」蟲爺焦急的說道。

「沒事,我死不了的。」大少勉強拿起了天驕令牌,激活之後瞬間出現在毒仙兒他們所在的房間之內。

「恭喜大哥奪得天驕榜榜首!」幾人開心的跑過來祝賀道,這個消息所有天驕榜之人都已經知道了。

「別恭喜了,大哥我馬上就要歸位了,仙兒看你的了。」葉無鋒沒好氣的說道。

毒仙兒趕快把天毒神獸小乖放了出來,小豬一樣的小獸現在已經是聖者境的神獸了,也不用毒仙兒指揮,豬鼻子一抽抽立刻就小眼放光的衝到大少身邊,不停的吸著毒氣,十絕毒丹的毒氣源源不斷的從體內被引出,在天毒神獸滿臉的陶醉之色中,葉無鋒終於一點點的擺脫了生死危機。

……

與此同時,在星空之中的某處魔族駐地。

「少主天縱奇才縱橫天驕榜無敵手,碾壓此界所有天驕,不愧是我魔族未來最有希望問鼎至尊的存在。」

「少主在聖者境之下就可以逆天伐尊,我聽說一般三四級尊者境都不是少主的對手。」

「別說是此界了,就算和外界的神族相比,少主也是最強的。」

「今天是少主突破聖者境的大日子,大家都精神著點。」

……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憑空出現,狠狠地摔落塵埃。

「什麼東西?」幾人連連後退道。

幾人小心翼翼的接近之後,發現一動不動如同死屍一般的魔天之後,齊齊大驚失色。

「少主,是少主,出事了,快,快通知族內強者!」

「轟——」十個尊者境魔族強者瞬間破空而來,一看到魔天的樣子,紛紛駭然,十人同時出手鎮壓魔天體內毒素。

「不好,太毒了,快通知大帝強者降臨!」十個尊者境發出傳音之後,齊齊栽倒在地,和魔天狀況一般無異。

「轟——」天空之上破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三尊魔帝破界而來。

一眼看到魔天的情況之後,一尊魔帝一根手指點在他的身上,手指閃電收回。

「好厲害的毒!」魔帝吃驚的甩了甩手,將指尖上傳來的毒甩出。

「毒魔帝,天兒怎麼樣了?」另一個魔帝擔心的問道。

「情況很不好,這是十絕毒,用此界十種最強毒素融合而成,非常厲害的毒素。」毒魔帝眉頭緊鎖道。

「能解嗎?」

「暫時不能,我需要十絕毒丹的丹方,還要經過反覆的實驗,才能解開此毒。」

「需要多長時間?」

毒魔帝計算了一下,道:「黑冰魔帝,如果順利的話,需要十年!」

「好,我就先把天兒冰封十年,其他的就拜託你了!」黑冰魔帝眼中射出一道黑光,瞬間將魔天和十個魔族尊者一起冰封,如果葉無鋒在場的話就會發現,這個魔族瞳術和魔天所發出來的非常相似,只不過除了威力上天差地別之外,最大的不同是,這已經不完全算是寒冰神通了,與其說是冰系神通,倒不如說是時空神通,大帝強者的手段莫測,僅是一道目光就能夠將魔天等人的時間靜止十年。 「天兒中毒最深的竟然是心臟和神魂,該死,到底是什麼人如此歹毒?」黑冰魔帝暴跳如雷道,神魂中毒即使是解藥配出來也不一定能夠完全恢復的。

「查,一定要查出是誰做的。」魔帝之威滾滾而出,激蕩的天搖地動。

「查不出來了,這個毒太厲害了,這個據點的人都中毒了。」毒魔帝無奈的說道,他已經將整個魔族據點查看了一遍,發現除了魔天和眼前倒在地上的十個尊者,整個據點數十萬的魔修已經全部中毒身亡,其中包括數百的聖者境也不例外。

另外一個不知名的魔帝提醒道:「黑冰,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儘快將魔天侄兒和其他幾個倖存者帶走,我們三個破界下來已經違反了協議,引起了九天守護者的注意,他們很快就要到了。」

黑冰魔帝恨恨的將幾人收起,道:「我們走!」

一揚手撕開一條長達數萬里的巨大空間裂縫,三尊魔帝衝天而起。

「既然這個據點已經被暴露了,那就徹底廢了吧!」不知名魔帝離去之前袍袖一抖,整個魔族據點所處的大陸轉瞬間化作飛灰,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

……

一炷香之後,十數道身影飛臨此地。

「好重的魔族氣息。」一個人族老者皺眉說道。

「沒想到這裡竟然已經被魔族入侵了。」

「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然會有三尊魔帝直接真身降臨。」

「哼,算他們跑得快,否則——」

「呵呵,否則什麼?咱們雖然人多,也不一定能夠將他們徹底留下,頂多將他們打傷而已,意義不大。」

「打傷也好啊,至少能出口惡氣。」

「都別鬥嘴了,還是查查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九天守護者不耐煩的說道。

「有什麼好查的?所有痕迹都已經被大帝手段抹去了,連因果都被拍碎了,還能查出什麼?」

眾人紛紛推演一番,沒有發現任何的線索,無奈之下各自離去。

……

「呼——」逼出了最後一縷毒氣,葉無鋒長長的出了口氣,好霸道的毒素,幸虧有天毒神獸,否則自己可就死定了,沒想到就連青木靈氣都扛不住。

「仙兒,謝謝你了,小乖,也謝謝你!」大少認真的說道。

毒仙兒滿臉的開心之色,天毒神獸小乖則是打著飽嗝搖搖晃晃的回去了,這頓美食連續吃了一天一夜,就算是聖者境的天毒神獸都已經快吃不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