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斬殺了鳳尾草之後。許陽長舒了一口氣。他第一次見到這麼難纏的植物。

「可惜了這麼一株寶葯,如果交給普通的玄王煉化的話,很可能會成為突破的契機呢。」鄒行雲笑著說道。

許陽搖搖頭,剛要說話,忽然聽到側旁的密林中,傳來了一陣仿若蝴蝶拍打翅膀的聲音!

「那是什麼?」

還沒等許陽三人回過神來,就見到側旁密林中,一片火紅色的花海,綠葉撲扇,徑直向三人撲來!火紅的花蕊張開,猛烈旋轉,激射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火焰!這烈焰如此熾熱,連附近的濃霧,也被吹散了!

「是烈焰花,剛剛入品的靈藥,在這枯榮界的生命之域,是最底層的藥材了,一張便是一大群!沒想到它們也成了精怪,看這噴吐烈焰的熾熱程度,堪比玄師強者的攻擊了!」鄒行雲有些好奇地說道。她猛力揮拳,一道道雲霞般的玄力光柱射出,將那一大片烈焰花,衝擊的七零八落。

「我們還是快走吧!」許陽猛然想起一件事,趕忙向鄒行雲說道。

「怎麼了,這烈焰花本身品階就低,就算成了精怪,也不可怕。」鄒行雲奇怪地說道。

「我怕的不是烈焰花海,而是想起來,此前遇到過一株聖葯——金針果樹!要是那東西也成了精,就可怕了!」許陽鄭重說道。

按照品階推算,寶葯級別的鳳尾草,在成精之後,威力堪比無敵玄王。那麼聖葯呢?豈不是能比擬玄皇,甚至是世尊強者!

「轟、轟、轟!」

大地轟隆隆震顫,就在鄒行雲剛剛回過神來的時候,後方便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三人回頭一看,頓時驚呆了。

一株高大的金色果樹,渾身掛滿了青色的小果實,兩條粗大的根系化作兩隻大腳,一邁步就是數十上百丈,向許陽三人飛快奔來!

距離三人上有百丈距離的時候,金針果樹便一刷枝條,頓時一道道金色樹枝,化作柔韌長鞭,蜿蜒千丈,向三人纏絞而來。

在金針果樹的其他部分枝條上,已經緊緊捆縛了上百名修玄者,其中甚至有玄王巔峰的高手!這些人全身都是孔洞,被金針果樹的一根根細枝扎入身體,貪婪地吸取他們的血肉玄力!

許陽不敢怠慢,長嘯一聲,八極融合疊加秘術施展出來,氣息如雷霆般滾動,堪比玄皇強者!他背後飛翼閃動,直接來到了鄒行雲和厲陽面前,擰腰擺臂,一記大地之拳,爆轟而出!

「嗵!」

許陽頭頂的戊土天宮如紙片一樣崩塌破碎,他的身軀劇震,向後飛跌而出。而那一株金針果樹,連一根細枝都沒有斷,只是頓了頓,繼續向三人延伸枝條,掃射而來!

「天……這是一棵真正的妖樹,比鳳尾草要可怕百倍!」看到上面被當做血食的修玄者,鄒行雲臉色泛白。

「這株聖樹成精后的實力,絕對比得上玄皇中後期的強者真身!拋開法則之道方面的差距,它甚至能和巔峰玄皇相提並論,」許陽緩過一口氣,厲聲說道,「我們不是對手,快跑!」

刷刷!

兩對飛翼,分別在鄒行雲和許陽背後張開!許陽將厲陽抱起,略一振翅,離影玄術使出,向前方激射!

金針果樹試圖以枝條捆縛許陽三人,但這一次它撈了個空。眼看許陽三人就要逃走,金針果樹通體枝條搖動,忽然間一顆尚未成熟的金針果脫體而出,向許陽等人呼嘯飛去。

在半空之中,這一顆金針果的外皮就爆裂開來,其中一根根牛毛一般的金色鋼針,陡然間化作大蓬的雨絲,向許陽等人攢射!其中蘊含的威能,令人震怖。(未完待續。。) 那飆射而來的一大蓬金針,每一根都裹挾著極為尖銳的勁氣,掠行空中,發出了尖銳的鳴嘯。

許陽當仁不讓,這個時候唯有他站出來,抵擋金針果樹的攻殺!

「真武七截劍術,一花開過,百花皆殺!」許陽手中的血飲劍,抖出了一道道蜿蜒的弧度,化作一朵朵凄美的劍花軌跡,頓時他面前,開滿了瑰麗的花海!其中每一朵鮮花,都是許陽的玄力所化的劍氣構成,在精美之中蘊含著無匹的殺力。

這一招本來是地階劍術【七殺絕劍】中的招式,現在經過了至尊神鼎的極致推演,已經演化到了天階劍術,經由許陽現在玄皇級的爆發力催動,威勢足以撼動天地。

一蓬蓬牛毛金針,與瑰麗的花海轟然相撞,每一根金針都在和許陽化出的劍氣對撼,一**能量餘波向四周散逸而出,將周遭的草木,紛紛吹折震斷。

許陽身軀劇震,臉色略微有些蒼白。一瞬間的工夫,他的真武七截劍術化成的瑰麗花海,被破除的一乾二淨,而那一大蓬金針,依舊有一小部分向三人激射而來,只不過速度和力道都減緩了很多。

「破界拳,逆轉四時!」一旁的鄒行雲一聲嬌叱,通體湧出大團大團的粉紅色霧靄,很快凝聚成桃花法身,施展出最強攻擊——破界拳,轟擊那參與的牛毛金針。

「鄒師姐小心!」許陽心中一急,鄒行雲救援心切,沒有考慮到成精的金針果樹,和她之間的巨大差距!即便只是殘餘的牛毛金針,也不是鄒行雲所能抵擋的。

「嗵!」

破界拳的強猛拳力,對撼牛毛金針。又一波驚天動地的炸響響起,隨即鄒行雲的拳勢渙散,嬌軀直接被震的向後跌飛。在她的右臂上,已經插上了十幾根金針。

「此地不宜久留,要快些離開!那金針果樹奔行的速度也不慢,追上來的話就慘了……」許陽腦海中這一想法如電光一閃。隨即背後一對飛翼張開,裹挾厲陽、鄒行雲兩人,化作一道青光,向正北方激射而去。

金針果樹雖然擁有比肩玄皇中期甚至玄皇後期的實力,但作為草木成精,它的速度始終是一大弱項。若是它有玄皇級的速度,許陽等三人今日想要脫身,恐怕就沒這麼容易了。

「咻!」

破空之聲在後方滾滾響起,許陽化作一道青色長虹。望空激射,沿途發現了不少凄慘之極的景象。

一株通體艷紅色的「陽炎花」,本來是人人渴求的聖葯,現在卻變成了催命閻羅!它碩大的艷紅色花盤略一旋轉,便捲起一道道透明的炎流!一個個玄者被炎流掃中,身軀立刻被汽化,肉身崩解!

還有一棵高達百丈的巨大奇異樹木,看上去好似柳樹。其中的每一片樹葉都如同一把小小飛刀,只見柳枝輕輕拂動。便是一片片柳葉呼嘯飛出,將一個個修玄者的頭顱洞穿!

最危險的,卻是一朵彷彿來自九幽地獄的黑色蓮花,通體如墨,散發出一陣陣的濃鬱黑氣!黑氣化生出一條條粗大之極的觸手,輕易便追趕上一個個修玄者。黑氣包裹而上。片刻之間,便將其身軀化作膿血。

許陽仗著離影玄術的極速,躲過了好幾株寶葯的襲殺。他數了數,在生命之域中,成精的聖葯。怕是有上百棵!也就是說,此刻的生命之域,足有上百位堪比玄皇強者的妖植,在追殺修玄者!


每一個修玄者被擊殺之後,肉身或是崩解,或是被吞噬,但殘軀之中,卻都有一點隱晦的紅色光芒射出,融入這一片生命之域。

「在死寂之域,有神魔殘軀;這裡,又有成精妖植……它們襲殺修玄者,似乎在準備某種儀式……難道說,殺死一定的修玄者之後,枯榮仙墓才會汲取足夠的能量,從而顯現出來?」

許陽眼中符文變幻,飛快地推演接下來可能衍生的情況,瞬間腦海中便有上百種可能性掠過,但因為信息不足,卻是無法確定出真相是哪一種。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憑我的速度,在這大亂局之中逃出生天,應該不是不可能。」許陽搖搖頭,同時看向了厲陽和鄒行雲。

厲陽的情況依舊是那個樣子,被悲歌劍意侵襲,傷口無法痊癒,不斷流失著生命精氣。而鄒行雲的情況更加險惡,右臂上的十幾根牛毛金針,彷彿有生命一般,在不斷破壞著她的生機,使得這位玄王後期的強者,陷入了昏迷狀態。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現在厲陽師兄還沒好,鄒師姐又危險了……」許陽化身的南霸天,身材非常魁梧,將厲陽、鄒行雲一邊肩膀一個,直接扛起,並不費力。

「南師弟,看東北方的上空,那是什麼?」厲陽虛弱的聲音忽然響起。

許陽抬頭一看,頓時吃了一驚。只見東北方相隔數千里左右的地方,一挂彩虹從雲端投射下來,瑰美異常,就像是一座天橋,降臨世間!在彩虹的另一端,一座恢弘壯麗的陵寢,在雲霧之中若隱若現。


「那是……枯榮仙墓的位置……難道說,只能登上彩虹橋,方能到達枯榮仙墓?」許陽想到了這一點,立刻運轉離影玄術,化作一道青光長虹,直撲那座彩虹橋。

此時存活的修玄者,大約還有數千人,他們之中,基本上已經沒有玄王以下的弱者了,除去個別的幸運兒之外。


這些人當然不傻,他們也猜出了這一道彩虹之橋,肯定是突破這夢魘一般的生命之域的關鍵,一窩蜂向橋面上涌去!

離得最近的一批人中,最強者是盤龍院的山封!他深吸了一口氣,身軀陡然漲大,如丈二金剛,兩隻手臂延長數百丈,將意圖搶先登橋的強者,悉數撥開。

「盤龍院弟子,隨我登橋!」山封展現出了無敵玄王、首席弟子的雄姿,他的實力,竟是絲毫不下於葉傷這種強者。(未完待續。。) 山封傲然站在彩虹之橋的前端,只容許盤龍院的弟子通過,其他門派的弟子都不得入內,更不用說無門無派的散修、小家族勢力了。

直到盤龍院的最後一人蒼海,登上彩虹之橋后,山封才微微冷笑,舉步向彩虹之橋上踏去。

然而就在此刻,異變抖生!在山封身側,一道熾烈的火柱,倏忽射出,威勢之強,直追各大宗門的首席弟子。

與此同時,一個略顯尖銳的嗓音傳出:「山封,你就不用去了!」

「是誰?」山封眼睛一瞪,無敵玄王的威勢轟然爆發,一道土極金色光盾現形,將那一道熾烈火柱,隔空抵消。

一個身材又高又瘦的紫袍青年,顯現出了身形。他高高昂著頭,看向任何人的表情,都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彷彿沒有誰能入他眼中一般。這種傲意,簡直深入骨髓。

「你是誰?」山封忽然說道,「我記起來了……就在前幾日,在圍觀南霸天與黃一郎的對決之中,我聽到過你的聲音!當時你就對我冷嘲熱諷,到底你和我盤龍院有什麼仇怨?」

紫袍青年冷笑說道:「憑你還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山封大怒,這是明顯的挑釁,他作為盤龍院首席弟子,絕對不能示弱服軟,否則必將損害盤龍院的威名。

「既然如此,那就領教一下閣下的高招!」山封大喝一聲,雙手都捏起拳印,左手成龍,右手如虎,一股龍虎之威,散逸開來!

「降龍伏虎拳印!」山封一拳轟出。一顆龍頭裹挾金光,向那紫袍青年轟出!而左手的虎頭,同樣蓄勢待發。

「小孩子的玩意兒……」面對這威力駭人的降龍伏虎拳印,紫袍青年陡然間身形一化二,二化四,片刻之間就分化出數十道幻影。各自向場中的山封揮出一拳。

「到底哪一個才是真的?」山封錯愕,以他無敵玄王的靈覺,居然無法感應出哪一個才是紫袍青年的真身,他只能悶喝一聲,降龍拳印對準其中一個紫袍青年幻影轟擊。

「哈哈,猜錯了!」空中傳來飄渺的回聲,正是紫袍青年那略顯尖銳的聲音,「你也接我一招!」

數十道火焰光柱,向著山峰攢射而去。 神醫凰後:蓋世小王妃 。此刻只能以左拳虎印迎敵,他大手張開,一聲猛虎咆哮響起,手掌化作猙獰的虎頭,將周遭的幾十道火焰之柱,全都包裹在內。

「轟隆隆!」

劇烈的震顫聲音不斷傳出,山封雄壯的身軀踉蹌倒退,他的土極玄王法身。也出現了不少裂痕,顯然這一次對拼。他處於下風!

彩虹之橋周圍的其餘人,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山封何等修為,盤龍院首席弟子!一身實力,在整個生命之域,都能排的上前十。可這麼一個貌不驚人的紫袍青年,卻一招將其挫敗!可以想象得出。如果繼續打下去,山封必然會慘敗而回。



「哼哼……山封,我知道你有保命底牌,現在的時刻,我也不想費力氣殺你。讓開!」紫袍青年傲然說道。

山封有些失魂落魄。他的臉膛閃過一片潮紅,思量了一番,唯有側身,讓過了一條通路!

在修玄界,實力就是一切,沒有足夠的實力,就意味著要被動挨打,受人欺辱!而且還需要忍氣吞聲,要是逞一時英雄,很可能會落得敗亡下場。

在紫袍青年通過之後,山封唯恐他加害盤龍院的諸位師弟,連忙跟上前去。其餘等候在彩虹之橋旁邊的修玄者,更是爭先恐後地涌了上來。

然而,隨著登橋人數的增多,那彩虹的光澤也是越來越淡。沒過多久,那彩虹橋突然高高升起,快速隱遁在了虛空之中。彩虹盡頭,那一座恢弘的枯榮仙墓,也消失不見。

這彩虹之橋,彷彿是在另外一個空間之中,它消失之後,任憑周圍的修玄者如何飛行尋覓,都無法找到它的蹤跡。

「該死的,就差一點點……」許陽咬了咬牙,但也無計可施。

「快,東方又出現了一座彩虹橋,快去搶啊!」

眾人精神振奮,看向東方,只見同樣一座彩虹之橋,顯現而出!在彩虹的盡頭,同樣是枯榮仙墓的景象浮現。

這一次,許陽高速前進,憑藉離影玄術的極速,終於搶先來到了彩虹之橋旁邊!

「閃開!」斜刺里一道濃郁的黑光,呼嘯射來,裹挾著一股毀滅性的波動,令人心中生寒。

許陽眉頭一皺,擋下這一擊,斜斜看去,卻見到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青年,昂然而立,一對寒星般的眼眸冷冷盯視著他。

「你是誰?」許陽冷冷說道。

「蓬萊仙宗,馬銘傳!」那黑色鎧甲青年傲然說道,「我知道你,擊敗了黃族帝裔的南霸天……不過,這只是因為黃一郎太弱!而且現在,你身上還有兩個累贅,想要勝我,絕對不可能!合該我第一個,踏上這彩虹之橋!」

周圍人響起一陣驚呼,馬銘傳是蓬萊仙宗的首席弟子,實力極強,比山封等人,還要強出半籌!

許陽面色一沉,更不答話,頭頂的戊土天宮垂下一抹金芒,化作一個金色光罩,將厲陽、鄒行雲分別罩住,輕輕放在彩虹之橋上!同時,他擰腰擺臂,一記大地之拳,怒轟而出!

馬銘傳手掌一橫,一面黑色光盾顯化出來,想要架住許陽的拳勢。可是許陽這一招大地之拳,堪稱玄王級數的攻擊之極致,摧枯拉朽一般,便將馬銘傳的黑盾擊破,余勢不衰,更是將馬銘傳轟飛十丈!

許陽冷冷說道:「你比起黃一郎差遠了!」他不在耽擱,扛起了厲陽和鄒行雲,直接踏上彩虹之橋!

許陽說的是實情,他現在只是施展了降三世明王的加持,這馬銘傳就已經接不住他的大地之拳!而面對黃一郎時,許陽戰力全開,除了降三世明王之外,還施展了八極融合疊加秘術,這才將黃一郎擊敗。

馬銘傳神色陰沉,剛剛許陽的一拳,讓他掌心劇痛,連手臂都幾乎斷折。(未完待續。。) 許陽踏上了彩虹之橋,眼前一花,感覺到幾乎踏入了另外一個空間,已經遠離了生命之域!

一道道濃郁的天地玄氣,湧入許陽的身體,清涼舒爽。許陽精神一振,隨即運轉玄天八景經,吸收煉化這些濃郁能量。

於此同時,周圍還湧現出一道道神秘的符文印記,繞著許陽旋轉。

「天……這是演化成枯榮界的符文!」許陽大吃一驚,相比起那精純的天地玄氣,這些符號,才是真正寶貴的東西!

現在出現在許陽面前的,只是一列基礎符文,但許陽通過推算得出,這些基礎符文經過組合排列,便可以形成無數玄奧變化,從而構建出地水火風、光暗冰雷八極,進而演化出整個世界!

許陽回眸一看,位於第二、三位的厲陽、鄒行雲周圍,也有精純能量注入,但卻沒有顯化出任何基礎符文。

「我明白了……只有第一個踏上彩虹之橋的人,才會獲得這種神秘符文的指引!怪不得那蓬萊仙宗的馬銘傳,要搶奪第一個登上彩虹橋的名額,他肯定早已知道了這一好處。」

許陽心中雪亮,他不斷催動心神力量,一遍又一遍地刻繪這些基礎符文,將其融入自己所學。

「通過這些符文的排列,似乎可以形成一個秘鑰一般的東西……」許陽將符文重新組合,在推算之下,驚訝地發現,這一個符文秘鑰,似乎是令人進入枯榮界的手訣!

「豈不是說,有了這一手訣,我隨時都可以進入枯榮界?」許陽心中大喜。枯榮界絕對是寶地,遍地都是寶葯聖葯。而且還有大量的神魔殘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