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防止有人接應吧?」

「有可能!」

總之,王城內的動蕩讓城區內的平民們都很是不安議論紛紛,他們這些平民心中也在暗自祈禱著千萬不要將事情鬧的太嚴重。

他們不希望打仗!

如果真的事情鬧大,最後受傷的肯定是他們這些平民。

此時,王城城監。

王室派遣至此的魔族戰士終於抵擋,響亮的腳步聲哪怕是城監內部都聽的一清二楚。不多時,趕至此處的魔族戰士就將城監前後左右都圍的水泄不通。

又有一批戰士衝到院落內,左右一字排開。

在他們的身後……

幾名魔族將官眉眼凝重的走進城監大門,當他們看到院落內的慘狀都不禁露出動容之色。

待到他們抬頭,就看到趙信坐在一塊巨石上。

手臂搭著劍刃笑吟吟的看著他們。

「諸位,趙某在此等候多時了!」 一個護士快步走過來,對陳凌說道:「同志,跟我來吧。」

然後領着陳凌去換無菌服。

主治醫生道:「我們也去看看。」

跟着叫上張團,周秀,杜思思朝重症監護室走去。

他們會在玻璃外面觀察,如果發生緊急情況,醫生會緊急處理。

5分鐘后,換好無菌服的陳凌出現在陳松的病床前,他的右手搭在陳松的脈搏。

脈搏非常的虛弱,如果不是有先進的設備支撐,恐怕已經堅持不住了。

情況非常不妙!

陳凌掃了一眼監控熒幕上顯示的數據,想了一下,找到陳松身上幾個重要穴位,用手指壓着,刺激穴位。

這是他腦海中反覆推敲,最後確定刺激辦法。

因為情況緊急,沒有給他太長的時間準備,否則這種刺激方式,用金針扎,效果會更好!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主治醫生看到陳凌的動作,就知道他不是花架子,果然有點本事。

畢竟,這一手刺激穴位的本事,沒有很深的功底,是無法如此精準的找到這個位置。

而且他懂得刺激這個穴位,說明清楚這幾處穴位的刺激對頭部精神有很大的作用。

不過,儘管如此,主治醫生感覺用處不大,因為檢測數據沒有一丁點波動,說明效果幾乎等於零。

大約6分鐘后,陳凌停下了動作,將指導員的手機拿出來。

旁邊的幾名醫生眉頭鎖緊,搞不懂都這個時候,對方還拿出手機來幹什麼?這不是浪費時間嗎!

「他想幹什麼?救人如救火,傷員的時間本來就不多,這個時候還打電話,他想幹什麼?」

「他手指推拿的手法不錯,但是傷者頭部傷得太重,不夠的,沒辦法了。」

「剛才主任都說了,他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吧。」

「年輕人不都這樣?哎,可惜了,傷者還那麼年輕,要是一輩子都這樣,太可惜了。」

幾位醫生小聲的議論,覺得陳凌沒什麼辦法了,畢竟連主任都沒有辦法,別人更不可能。

主治醫生沉默不語,立刻猜到陳凌的打算,不過無奈的搖了搖頭,沒用的,如果有用的話,這個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麼多植物人了。

他見過太多這樣的病症了,最後的結果只有一個,永遠醒不過來。

不過,陳凌表現出來的手法,卻讓主任醫生有了不小的興趣,對方年紀輕輕在中醫上能有這樣的造詣,非常不錯了,如果進入醫院重點培養,將來說不定醫院又出一名厲害的醫生。

只有張團和周秀還抱有希望,陳凌的外號叫什麼?瘋子!

那是因為他瘋狂,而瘋狂最大的根源是他真都有本事!

而且他們都知道,陳凌不是草率的人,他自然說試試,就一定有把握。

至於杜思思還是半信半疑,她知道陳凌是有點本事,可是總院的專家都沒辦法的事,他還能有辦法?

如果真能的話,豈不是說他的醫術比總院的專家還高明?

要知道,總院的專家不僅在國內,在國際上都有很高的知名度,是權威人物。

他們作出的診斷,豈能輕易被打破?

當然,她還是祈禱陳凌能夠創造奇迹,畢竟這條鮮活的生命。

此刻,陳凌深吸一口氣,撥通陳松妻子的號碼。

很快,手機里傳來女子的聲音,道:「喂喂,指導員,您好,是不是陳松出了什麼事?」

陳松的妻子不是傻子,突然接到指導員打來的電話,而不是自己丈夫打過來,立刻猜可能出事了。

陳凌道:「嫂子,你好,我不是周指導員,我是部隊的軍醫,陳松在訓練中受傷,現在昏迷不醒,他最想見你和孩子,你趕緊把孩子帶過來,讓她叫爸爸,或許可以喚醒。」

「好……好,我馬上。」陳松的妻子聲音立刻帶着哭腔。

20秒后,陳松妻子哽咽的聲音傳來:「妞妞,快喊爸爸,爸爸想你了,他已經半年沒看到你了,等爸爸回來,給你買好吃的,喊爸爸,聽話……」

含糊而帶着稚嫩的聲音傳來。

「爸爸,爸爸……我也想你了……」

陳凌伸手,把手機輕輕放在陳松耳朵,十指再次刺激之前的重要穴位。

他相信一個軍人的意志力,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思念,是一個人最大的力量!

就好像炎**人,為什麼讓世界驚恐,為什麼悍不畏死,就是他們深愛這個國家與民族,深愛他們的家人!

敵人來犯,他們浴血奮戰,死戰不退,因為他們不容許任何敵人,傷害他們深愛的家與國。

現在,陳松能夠清醒過來的機會就是他心中的那份愛!

對女兒的愛,對妻子的愛,對這個家的牽掛!

他現在雖然處於昏迷中,但是陳凌對穴位的連續刺激,讓的大腦特別活躍,尤其是聽覺神經,應該是可以聽到孩子的聲音。

這也是關鍵所在。

為什麼很多人在昏迷的時候,無法醒過來,不管外界怎麼喊,怎麼說,都沒有反應,在很多情況下,是因為他們聽不到外面的聲音。

現在,陳凌就是利用刺穴的手法,刺激大腦,讓他儘可能的聽到外界的聲音,從而激發他的潛力。

「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小女孩稚嫩的聲音在重症病房裏回蕩,同時不斷的傳入陳松的耳朵里。

隔着玻璃窗外,張團,周秀等人都在安靜的祈禱,祈禱奇迹的發生。

張團還記得陳松來找自己,跟他說他想參加特種兵選拔,想要成為特種兵,成為最強的軍人。

他說他清楚自己的身體素質比別人差一些,射擊天賦也比不上別人,格鬥也不算優秀,但是他可以付出比別人百倍的努力!

就像陳凌那樣,瘋狂的訓練,不斷的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強!

陳凌那麼年輕都這麼努力,自己是128團的老兵了,要是再不努力的話,以後就沒機會了。

是陳凌重新激發了他的鬥志!

現在,陳松最後醒過來的希望都落在陳凌的身上了。

「一定要醒過來,一定要!」葉子已經落得差不多了,光禿禿的樹枝在夕陽的照射下被鍍上一層金黃,影子投射在地上被拉得極長。深秋的傍晚總是寧靜的,大小走獸已經開始蟄伏,本應在林間穿梭的飛鳥也沒了蹤影,從這個時節開始,此般寧靜便會一路持續,直到枝丫上綻出新芽,新的生機重新回到這片大地上。

「唰!」

突然,一抹

《修真三國之雷奔雲譎》第七十六章異動她似乎是在給自己吹頭髮,吹風機的聲音呼呼作響。

只不過,她是抱著自己的腦袋吹呢,還是怎麼吹呢?

這,唐曉曉就不做聯想了。

等唐瑩吹完頭髮上床,兩人又隨意的聊了幾句,每一句話,唐曉曉都回答的小心翼翼。

很快,兩人就睡覺了。

而這一晚,竟然格外的平靜。

《神秘復甦:我抽的卡竟然全是反派》第259章3年級A班夜小柯 不想要孩子死,不管宮玉是不是女人,她都願意讓宮玉試一試。

於是,眾人就見宮玉雙手手指相扣著在孩子的胸外按壓。

一次,兩次,三次……

那手法太奇怪了,許多人均不解地悄聲議論起來。

趙大夫從未見過,亦是轉過身來看。

宮玉跪在地上,按壓三十次,便做兩次人工呼吸。

此刻,她只是一個大夫,一個救人於危難的大夫,即便被人懷疑,遭人嘲諷,她都懶得去在乎。

前後盞茶時分,她將心肺復甦和人工呼吸交換著做,累了也不放棄。

「她是在幹嘛?」

這是所有人都疑惑的問題,但沒有人能回答得出來。

夏文桃和夏文樺擠到了宮玉的身後,吃驚地看着宮玉。

除了吃驚之外,夏文桃還有些緊張,那孩子能救回來還好,要是救不回來,宮玉少不得要被那婦人糾纏着咒罵一頓。宮玉是她家買的,招惹了麻煩,他們也不能獨善其身啊!

其他人觀察了一陣,也都發現宮玉是在救孩子,但他們都不覺得宮玉能把那孩子救活過來。

然而,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當他們的議論達到高潮時,那孩子竟然胸部一彈,就嗆出了一口水來。

太不可思議了,所有人都驚呼起來。

「活了?」

「天啦!真的活了!」

「可是那孩子剛剛不是斷氣了嗎?」

「這樣都能救活過來,也太神奇了吧?」

趙大夫也是驚奇,溺水的人在斷了呼吸之後還能搶救過來,這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雙目朝宮玉看去,雖然宮玉穿得非常寒磣,但他也避開了所有世俗的眼光高看了宮玉一眼。

這廂,宮玉看那孩子有呼吸之後,手掌運功在那孩子的胃部一揉一推,那孩子就猛的側頭噴出一大口水來。

這手法,別人可做不到,也只有像她這樣內力深厚的人才可以一試,否則控制不當,反而會害了那孩子。

那孩子徹底地醒了,周圍眾人都沸騰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在這青州城,趙大夫的醫術是最好的,可沒想到趙大夫都救不活的病人,那看起來年齡不大的姑娘會給救活了。

「娘……」

被嚇住了,那孩子張望了一眼,便第一時間撲進他母親的懷裏,「哇」的一聲哭出來。

「我的兒啊!你終於活過來了,嚇死娘了,娘不能沒有你啊!」那婦人抱着孩子,喜極而泣。

孩子就是她的命,若是孩子沒了,大概她也活不下去了。

感激宮玉,她抱着孩子哭了一陣,便跪在地上給宮玉磕頭。

「姑娘,謝謝你,謝謝你把我兒給救活了,你的大恩大德,我們母子沒齒難忘……」

婦人邊磕頭邊道謝,態度那叫一個誠摯。

宮玉反而不好意思,擺手說道:「大姐快起來,你真是折煞我了,能把孩子救活了,我也很高興。我只是不想看到這麼小的孩子發生意外而已,並沒有多麼的偉大。」

把她當成活菩薩,這一定是對她的誤解。事實上,她救人很多時候都是看心情,其次才是講究醫德。

周邊人也議論。

「這姑娘看起來醫術不錯啊!」

「真是想不到,一個姑娘家,還會醫術呢!」

完了,這完全是捧殺,在人家的醫館里誇她的醫術,這豈不是讓趙大夫難堪嗎?

宮玉汗了一把,忙給那些人糾正道:「大家可能誤會了,我這算不得是醫術,只是一種針對於心肺突然停止所做的搶救措施而已。要說到醫術,還是趙大夫的醫術精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