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鈞澄玉宇!」

蕭逸揮動如意金箍棒直接發動神通招式,向著楊天棟鎮壓而上,僅僅只是一擊,眼見這樣的情況,楊天棟頓時顧不得逃跑,趕忙出手抵擋。

「固若金湯!」

楊天棟施展出了一門極其不錯的神通防禦招式,隨著他的施展,只見以他為中心,竟是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城池,這城池莊嚴,厚重,堅固無比,透著哪怕千軍萬馬來臨,都好不忌憚的氣勢。

「轟!!」

恐怖的力量爆炸,蕭逸揮動如意金箍棒狠狠砸在了這城池之上,隨著他如此,只見這強大的城池,竟是驟然龜裂了起來。

「該死!」

楊天棟瞳孔一縮,瘋狂的咒罵一聲,全力催動法力,想要讓這等神通防禦變得更為厲害。

「唷,竟是能夠承受我的一擊,很不錯來著!」蕭逸微笑的開口,隨著他的開口,他手中如意金箍棒再次揮動,然後『嘭』的一聲,城池就被轟滅,接著重重轟擊在了楊天棟的身上。

「不!」

楊天棟只來得及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接著他的身體就直接被轟暴了開來,就此死得不能再死。

而隨著楊天棟如此,蕭逸撇了撇嘴,快速的將戰利品給搜颳了一番,然後就和白小白離開了原地。

離開了原地后,蕭逸也沒有去追殺其他的道皇強者,而是與白小白向著天空驛站行了去。

而在他們如此的時候……

此時,八大聖地那是非常的不平靜。


門派道皇強者接連被殺死的消息傳回了聖地,當聖地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后,所有的高層都震怒了起來,而在震怒的同時,也都有著難以置信。

道皇可都是非常強大的存在。

這樣的人,按理說是絕對不可能被殺死的!

道神器!

而隨著震怒,難以置信,緊跟著,他們收到了一些道皇強者死亡之前所發的訊息。

當他們獲得了信息后,頓時派遣了大量的道皇強者出動,搜捕起來了蕭逸。

與此同時,還傳訊給了整個中洲的所有門派,示意所有的門派,全力搜捕蕭逸的信息,一旦有蕭逸的蹤跡,就讓這些人上報給聖地。

八大聖地在中洲的地位,乃至在整個星雲大世界的地位都非常的特殊,當這樣的命令下發了后,沒有一個門派敢不將此等事情當一回事。

一個個都將搜尋蕭逸的命令全然執行了起來。

隨著這樣的情況……

頓時……

整個中州都震動了起來,所有中洲的勢力都被驚動,一個個對如此情況都感到了不可思議。

而與此同時,中州的武者們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后,一個個也都同樣是難以置信。

只感覺自己這不是在做夢吧。

在中洲,在星雲大世界竟是有人膽敢滅殺八大聖地的道皇強者。

而且最為關鍵的是,此人還成功了!

蕭逸。

這個人叫做蕭逸。

於是蕭逸出名了,前所未有的出名。

要知道中洲可是非常非常大的,想要在中洲一夜成名,那絕對是難如登天,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但……

如今的蕭逸卻是做到了,他在短短一天之內,就讓整個中州的武者,達到了無所不知的地步。

而隨著這些人知道了蕭逸,與此同時,關於蕭逸擁有道神器的事情,也傳了出去。

當這樣的事情傳出去了后,不少人對於此等情況,都非常的羨慕嫉妒。

都很想獲得蕭逸手中的如意金箍棒。

但是呢……

這些人都很清楚,能夠將八大聖地的道皇強者都給斬殺的蕭逸,絕對是無比嚇人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普通武者可以窺視的,所以就算是對如意金箍棒心動,但卻也沒有誰敢真正的想要去對蕭逸動手。

最多就是悄然關注蕭逸的情況,從而將此等情報傳給八大聖地,以此來獲得八大聖地的獎勵。

對於中洲的震動,蕭逸並沒有放在心上,他和白小白一路前行,接著就來到了天空驛站,然後找了一個地方住下,至於隱藏身份什麼的,蕭逸和白小白都沒有那麼做。

現在的蕭逸,壓根就不屑隱藏身份什麼的。

找了一個地方住下后,蕭逸就檢查起來了自己的戰利品。

經過檢查,他發現,自己這一次一共獲得了一件道神器,十五件道王器,與此同時,普通道器什麼的,那是非常多。

另外,除了這些外,還有著大量的仙石,各種各樣的丹藥,以及不少的功法神通玉簡。

將這些東西都給紛紛整理了一番,接著蕭逸就煉化起來了這一次所獲得的真血。

以此來吸收那些道皇強者的記憶和神通。

隨著他如此……

他的收穫那是非常大。

有了這些記憶,他對於八大聖地也算是真正的了解了。

而在蕭逸煉化實真血的時候,他和白小白住在天空城的事情,也被人給知道。

頓時就有著八大聖地的強者,向著這裡趕來。 隨著八大聖地的強者現在天空城趕來,蕭逸和白小白所住地方的周邊的其他人,都紛紛撤離了這裡,方圓數十萬米之內都沒有了其他人的存在。

更甚至,有人還撤離得更遠。

畢竟根據情報,蕭逸乃是能夠滅殺道皇強者的人,而這一次八大聖地所派遣來的強者,道皇必然是有的,而且絕對還超過了前不久被蕭逸所殺的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

很快天空城就來了八路人馬。

這八路人馬,分別來至八大聖地。

而在這八路人馬來到這裡的時候,每一路人馬的數量都達到了數百之多。

其中帶頭的人其實力都是道皇層次。

然後除了道皇層次外,其他最低的實力都達到了道王境界。

數百人,雖然其中道皇層次只有幾個,但數百道王,如此一個場面,也是非常嚇人了。

而且,這還僅僅只是一路人馬的情況,八路人馬總體算起來。

就是數千道王強者了,數十道皇強者。

嚇人,嚇人……

這絕對是非常非常嚇人的一個場面。

當這八路人馬來臨了后,天空城的武者們都被嚇到了,一個個逃也似撤離了天空城。

從眼前這樣的情況來看,一旦戰鬥爆發,整個天空城都必然是會變成毀虛。

「蕭逸,給我出來受死。」

這八路人馬來到了天空城后,其中戰神之門的一路人馬,率先來到了蕭逸所在位置,然後開口大喝。

其所開口的人,面色有著一定的病態蒼白,身穿一襲黃衣。

此人,蕭逸前不久見過。


這人赫然就是沒有被蕭逸給斬殺的八大道皇強者的漏網之魚。

「來了么?」

此時的蕭逸正和白小白在所住的小院的院子裡面喝著茶,當他聽得這等話語了后,嘴角頓時泛起了一抹微笑,接著對把小白道,「要一起出去看看么?」

「當然。」白小白微笑著點頭,然後與蕭逸一起走出了小院。

當蕭逸走出來了小院后,周邊所有武者都將視線第一時間鎖定在了蕭逸的身上。

「就是他,他就是蕭逸,一起上,將他給瞬間滅殺。」有著病態蒼白的道皇武者,看見了蕭逸后,冷聲開口,接著就待率領身邊的人將蕭逸給滅殺。

「等等。」

隨著此人的話語,蕭逸忽然微笑的開口了起來。

「怎麼你想投降么?如此,立馬跪下,然後雙手將寶物奉上,如此一來,我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屍。」黃衣人冷冷的看著蕭逸說道,眼中殺意涌動。


前不久被蕭逸給打得那麼慘,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被蕭逸給追殺,此等情況,讓黃衣人大丟面子,被他認為是奇恥大辱,所以這一次他一定要讓蕭逸死。

哪怕蕭逸主動投降,也同樣是要將蕭逸給斬殺。

「誰說我要投降的,我僅僅只是想要告訴你,這裡是城市,要戰鬥,就跟我到外面去。」蕭逸說著衝天而起,幾乎是在他衝天而起的霎間,白小白也跟上了他。

「休想逃跑,給我追。」

「不要讓他跑了!~」

「絕對不能讓道神器從我們的眼前溜走,這一次一定要將此人給留下。」

「……」

黃衣人見狀面色一沉,然後立馬與身邊的人向著蕭逸追了上去,而在他們向著蕭逸追上去的時候,其他幾路人馬也同樣是向著蕭逸追了上去。

「八大聖地強者,追殺蕭逸一人,你們說他還能活著不?」在一處虛空當中,這裡有著一個滿臉紅光,手拿著一個酒葫蘆的老者,此時他正一邊喝著酒,一邊看著遠處的情況。

這個老者是一個道皇強者,在星雲大世界號稱酒皇。

「基本上是沒有活下來的可能了。」酒皇的話語剛一落下,在他身邊不遠處,一個手持一桿白色大筆,身穿著一系白色儒袍,看起來很是有著幾分書卷氣息的中年武者就驀地開口。

此人名為號稱書皇,實力在星雲大世界非常的不錯,他並不是什麼道皇一重天的武者,他的武道等級達到了道皇七重天。

在道皇這一層次當中,不說絕對的無敵,但以星雲大世界如今的情況,除了八大聖地的那幾個老不死的道皇強者外,幾乎是沒有什麼人能夠將他給打敗。

「哈哈,我到是絕對他因該會活下來,若是不信,我們就賭上一把。」書皇的話語剛落下,一個離他們不遠,手中把玩著兩粒色子,挺著一個大肚,看起來很是富態的中年武者又驀地開口。

這人號稱賭皇!

賭皇,書皇,酒皇……

這是星雲大世界的三大亦正亦邪的人物,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遊戲風塵,哪裡熱鬧就往哪裡去。

心情不錯的時候,能夠為了不認識的人打抱不平,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算你們在他眼皮子低下殺人,他們也不會理會什麼,更甚至說不準還會出手將所有人都給殺了。

這三人在很多武者的眼中都是瘟神,都是絕對不可招惹的存在。

就連八大聖地都不願意與這三大瘟神打交道什麼。

因為這三大瘟神,彼此實力都很不錯不說,他們還都喜歡一起行動。

更甚至,他們還會一種無比厲害的合擊陣法。

一旦陣法展開,就算是道皇巔峰強者,都拿不下他們。

只要他們不找死的自己闖入八大聖地,八大聖地出動再多的道皇強者,都拿不下他們。

曾經,他們也有斬殺過八大聖地的道皇強者。

結果……

此等事情卻是不了了之。

雖然也有派遣過武者追殺他們,但卻沒有像追殺蕭逸這一次般的聲勢浩大,讓整個中州都為之震動。

「你想要怎賭?」書皇微笑的對賭皇說道。

「很簡單啊,前不久你這傢伙得到了一張記載著上古賭術神通的功法,我們就賭你那賭術神通,這一次我一定要將那神通給得到手。」賭皇大笑著說道。

「不是說了那門神通不祥么,給你修鍊非常的不好,若是它真的不錯,我早就給你了,哪裡還需要你接連詢問這麼多次。」書皇眉頭一皺然後開口說道。

「我不管,反正我對此等神通那是非常感興趣的。二哥,賭吧,若是這一次我贏了,你就將功法給我,就當是上天註定讓我修鍊的,若是我輸了,嗯,我的賭品,你因該還是很清楚的,絕對不會失言什麼,一旦輸了,以後再也不提這樣的事情。」賭皇道。

「當真?」書皇眼睛一眯。

「當真。」賭皇大聲說道。

「好,很好,那就這麼說定了。另外,既然我的賭注已經拿了出來,三弟,你的賭注又是什麼,總不能,只是我一個人拿出來東西吧。」書皇笑著說道。

「當然是不會佔二哥你便宜什麼,我用這個跟你賭。」賭皇右手驀地虛空一握,接著只見一副字畫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幅字畫,上面寫著一個殺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