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怎麼回事!」龍幽呼吸急促,這種感覺讓他抓狂,明明是第一次見林逍,可對方卻是有種讓他恐懼的感覺。

這恐懼,不同剛才,似一種追溯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我要殺了你!」龍幽狀若癲狂,大吼中極力壓下心中思緒以及恐懼,直接操控通天鏡。

嗡!

通天鏡靈光一閃,猛地照去林逍。

「林逍快躲開!」靈王瞳孔一縮,看到林逍一動不動在那,心中暗道完了……

可就在這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通天鏡?能夠直接毀了這世界的一切生靈?」林逍笑了,他的笑落在很多人眼中,都讓其心神一震和不解。

看不到恐懼,也看不到所謂的焦慮……在林逍那笑中,他們看到的是一種自信的狂傲!

「真是可笑!」林逍道。

龍幽大怒,看去林逍嘶吼道:「死到臨頭,還敢狂言!」

「通天之意,滅!」龍幽深呼了口氣,體內鮮血被吸取更多,催動這通天鏡,剎那讓其運轉,去爆發其威能。

這通天鏡的鏡面中,彷彿有著一對眼牟緩緩睜開,掃視了眾人,或者說是這片世界的一切生靈。

寂靜。

就算星主和龍殿主陸沉,此刻也都屏住了呼吸,但兩人顯然是此刻在場,能夠去自主動彈的人。

除了他們,還有龍幽這個操控著通天鏡的人。

「通天之力下,一切皆亡……就算你是通靈星主,可待會,此力……照樣滅你!」陸沉看了眼通靈星主,心中冷笑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兩人忽然一愣,隨即都露出了愕然之色。

同樣如此的,還有龍幽,他不僅愕然,更有恐懼讓整個身體都顫抖……

只見在那通天靈境的掃視下,除了星主,陸沉龍殿主,還有龍幽之外,所有人,或者說這片世界,都被靜止了下來,沒有任何的生靈可以去動彈。

死灰灰的一片,沒有任何的彩色,只有星主,陸沉,龍幽三人身上有。

可在這時,他們三人都露出了

「這小子……」星主眼牟一亮。

「怎麼可能?」陸沉難以淡然。

「我……你……這……你……」龍幽語無倫次,眼睛更是瞪大。

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個位置,一個人……

只見在那通天鏡不遠處,原本已經失去了色彩的林逍,忽然走動了起來。

不是很快,一步步的向前走去,隨著一步步的走動,其身上竟是漸漸的,出現了色彩,這色彩是一種暗紅之色,與剛剛林逍身上的截然不同。

「快阻止他!」陸沉大吼提醒龍幽,雖不知這其中到底為何,可現在林逍給他不安的感覺,強烈無比。

星主目光一閃,若有所思,心中大概明白了一些,現在最為重要就是拖住陸沉。

龍幽喘著氣,他是真的怕了。

通天鏡在這之前,他也使用過,可從來都沒有這種情況發生。

「不可能的,一定是哪裡出錯了……」龍幽猛地搖頭,他看著林逍快要恢復的身形,此刻那一雙雖沒色彩的瞳孔,可看著自己的時候,卻是讓自己心中翻起駭浪。

龍幽喘著大氣,忽然整個身體一顫,使得他打了個激靈,猛地看去那白色雷電光球。

雷電光球,正在快速的消逝,看這個樣子恐怕不到百息的時間!

「該死,怎麼會這樣!」龍幽駭然,這秘法從未出錯,可這一次卻出現這種情況,讓他心中恐懼的同時,也瘋狂了起來。

在生死攸關的時刻,龍幽猛地看去林逍,咬牙中猛地一指林逍。

「通天之意,定!」龍幽大吼一聲,通天鏡再次一閃,有著一道詭異的白光絲線飛出,直接出現在林逍周圍。

林逍身形一頓。

「總算是……」龍幽呼出一口長氣,可沒等他說完,忽然再次驚駭的看到,林逍周圍的那道白光絲線,竟是快速的消散,沒有再阻擋林逍。

這一幕,讓龍幽說不出話,陸沉龍殿主看著,也都駭然起來。

「此人不受通天之意的掌控!」陸沉心中一沉,半響后,目光一閃抬頭時露出冷光。

這冷光,所看之地不是星主,也不是靈王等人,竟也不是林逍……

而是龍幽!

時間流逝中,幾十息過去后,林逍這裡終於恢復過來,徹底能夠在這通天鏡此刻所掌控的世界里,去自由的行動。

雖如此,但林逍也負了傷,伸手抹去嘴角的鮮血。

「你怎麼會不受通天之意的掌控!」龍幽恐懼的開口。

「天都難滅我,區區一個鏡子,就想取了我的性命?」林逍冷哼一聲,話語中直接衝去龍幽。

龍幽面色大變,他一直沒有離開白色雷電光球旁邊,此刻直接張口,就要吞下。

林逍面色平靜,就算這龍幽依靠這光球存活,可一樣要被自己這一擊所斬殺!

忽然,龍幽準備吃下那光球的時候,一道光影穿過,直接奪走了龍幽的白色雷電光球。

龍幽整個人先是一懵,猛地看去那光影,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陸沉!」龍幽咬牙,道:「快把那東西還給我!」

話語中,龍幽直接衝過去,可陸沉是真正的仙境強者,想要躲閃龍幽顯然輕而易舉。

「陸沉你在幹什麼?!」龍幽心中焦急,整個人如失了魂一般,看去陸沉,死死盯著對方。

「我在幹什麼?」 名門寵婚:首長的小甜心 陸沉輕微一笑,道:「你應該看的很清楚,我在等你死啊。」

「這樣,你才發揮了本身最大的價值!」 「你……你給我住手!」龍幽駭然失聲般的大吼,猛地朝那陸沉再次一撲,可對方根本不可能被他抓到,此刻一閃便是躲開。

看著近在眼前的白色水晶球,卻無法那到手中,龍幽心此刻瘋狂到了極致,眼牟看去那陸沉的時候,也漸漸赤紅起來。

「陸沉,你可知我若死了,你會受到什麼懲罰?」龍幽咬牙開口,現在他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僅僅幾十息……

眼看死於活就在眼前,龍幽整個人也變得有些狠辣以及暴躁,實在是那白色雷電光球,對他真的太重要!

若是這幾十息的時間拿不回,他雖不會直接隕落,可卻會遭受那通天鏡,難以想象的反噬。

並且,通天鏡就算是在仙器中,也都極為的不俗,一旦反噬,那等可怕的後果,龍幽不敢想象。

與此刻,星主,林逍,還有漸漸恢復周圍世界的眾人,也都神色各異的看去這一幕。

剛才,龍殿主這裡不惜代價,強行破開星主的手段,朝著龍幽而去。

星主第一反應,以為是沖著林逍,可在以他的眼色,很快察覺到對方的目標,雖說如此,可星主也在時刻準備救林逍這裡。

讓他沒想到,還有眾人都詫異的,是陸沉竟然忽然間,對龍幽這般。

別說他們,就算是龍幽自己,也都是如此。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何陸沉突然對自己出手?

「反正你也快死了,本殿主告訴你也無妨。」陸沉眼中露出玩味,看去龍幽,緩緩開口道:「你的血脈,的確不簡單,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才能以秘法去最小幅度損傷的操控仙器,這其中,都因為你的血脈中,有著這片世界,或者確切的說,是這世界的一絲絲意念。」

聽聞,龍幽面色變化中,冷聲道:「這又如何?既然你明白我的血脈不凡,不是你們這些龍幽的人可以動的,竟然還敢出手陷害我?」

「別急,我還沒說完。」陸沉輕笑一聲,道:「以你的血脈之力,才可以真正的覺醒此境,所以我才說你的死……現在是最有價值的。」

「你一直都在玩我!」龍幽狀若癲狂,此話入耳後,他根本不用去想那麼多,剎那間明白。

自己,成為了陸沉手中通天鏡的陪葬品!

或者說好聽一點,是引子。

陸沉大笑,道:「這世界本就如此,成王敗寇,過程根本不重要……不過,你倒是沒有那個資格與我爭奪什麼。」

「把東西換給我……你,殿主有事好商量,這通天鏡我還有別的辦法,去覺醒。」龍幽原本想發怒,可在察覺到,自己的時間不到二十息之後,頓時慌了。

情急之下,他只能去求饒,別無他法。

「你們一族出了你這麼個窩囊廢,還真是可笑,你覺得我現在會信你?」陸沉冷聲道。

二人的談話,如同仇人一般,讓周圍所有人都神色古怪。

林逍也是如此,不過他心神中的警惕,沒有一刻放下。

「通天鏡覺醒……看來,必須要阻止才行!」林逍看去星主,對方也看了過去。

星主眼牟一凝,傳音道:「通天鏡想要覺醒,非常的困難,可哪怕是覺醒一瞬……通靈星,將會迎來千年大劫!」

林逍心一沉,就知道沒什麼好事,此刻連忙問道,如何阻止這通天鏡的覺醒。

而星主這裡,此次選擇了沉默幾息后,回應了一句。

「你放心便是。」

此話中,帶著一種堅定的語氣,可林逍聽聞,卻是莫名有著心酸的感覺。

二十息的時間,本就沒有多長,那龍幽的雙目,開始漸漸變得渾濁,身體也有點僵硬起來。

「陸沉……你,你敢這麼對我……就算我族待我不好,可若是被我族得知此事,到時……便有你好看的!」龍幽咬牙開口到。

陸沉淡淡道:「此事你放心好了,我會讓你族明白,你的死和我毫無關係,都是通靈星的責任,要找……就找通靈星,當然,這片世界也要能夠存活到那個時候才是。」

龍幽如迴光返照,扭曲著臉,眼中含著煞氣,看去陸沉咬牙切齒道:「我就算做鬼……也不會……」

「放過你的!」

最後一聲大吼,龍幽用盡了全部的力氣,而那白色光球,也徹底的消散。

陸沉沒有去在意,此刻眼中帶著激動,袖袍一揮直接抹去這龍幽的身體,剩下的只有鮮血。

可以看到,這些鮮血在蠕動中,漸漸的消散,似在凝聚精華,最後只剩下了一滴的紫色鮮血,散發著紫芒。

「就這麼點,真是一個野種,雖然不是很純正,但也足夠了。」陸沉手猛地一握,這紫色鮮血落入其掌心。

至於通天鏡,現在聽命陸沉的話,所以沒有人能阻擋,此境直接回到陸沉手中。

現在,陸沉右手拿著通天鏡,左手掌心有著那滴鮮血。

「通靈老傢伙,本殿主勸你老老實實交出那件東西,還有你這小子身上的那個圖卷,你們二人若按照我說的做了,那麼本殿主還可以考慮,留這個通靈星一些希望。」陸沉看去星主和林逍道。

「不可能!」星主直接開口。

林逍眼牟則是微凝,這龍殿在很早之前,就窺視了他的圖卷,此刻看來,竟是這個龍殿主想要。

不過,好在之前這陸沉無法來到這世界,並且那個時候也不敢讓龍殿真正的大動干戈,要不然自己根本活不到現在。

「師尊!」忽然,林逍心神一緊,他的腦海中,浮現除了一道身影,一道不是很高大,可卻讓林逍非常感恩之人。

那人,正是上青!

上青對自己有知遇之恩,若不是對方,自己的丹道根本不可能提升那麼快,在那冥想的作用下,這些年林逍的丹道,增進可怕。

就算現在冥想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可那圖卷,一樣珍貴無比,好不弱於念力捲軸。

那人不僅是上青,林逍更是把對方,當做在這世界,自己的親人去看待。

林逍雙拳緊握,眼牟帶著血芒,此刻看去那陸沉,他沒有衝動,知道現在與對方的差距,不是靠一些神通和至寶就能夠彌補。

「如此看來,這通靈星就讓它去散開最後的煙火,本殿主也很想看看,會有多美?」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陸沉仰天大笑。 話音一落,陸沉直接把龍幽鮮血,融入了通天鏡。

此境立即爆發紫芒,通天而起,消散而開的時候,彷彿融入了這片天地。

風雲變色,大地掀起紫色的霧氣,整個天空也都若是如此。

就連烈日也都在這一刻,在那紫色霧氣中,化作了紫色。

同時,整個天地的靈氣也都消散,或者確切的說,是被凝固了起來,雖能夠去儘力的去催動一些。

可這些靈氣,都如同結成冰的水,想要快速的溶解,非常困難。

眾人惶恐,紛紛倒吸冷氣。

「這……莫非是末日!」

「整個世界的靈氣被凝固,天空更是風雲變幻,難道我通靈大陸就此毀滅不成?」

「該死的龍殿,我等的修為也一樣被凝固了!」

一道道聲音傳出,有害怕,恐懼,也有怒火大罵,去泄憤心中的怨氣。

不管如何,都阻止不了,此刻的……天變!

在場,能夠不受到影響的,只有區區幾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