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據門中那些傢伙談論此事,我隱隱聽到他們在此地紮根的原因似乎是這東勝三大宗門都支持的!」

「什麼!這事都能驚動這麼多的大宗門?」林凡這一下子是有些奇怪了!

「他們似乎提及了這南荒的一處叫什麼南荒古地的事情!好像哪裡有很多寶物似得!」韓仙子回憶似的說道。

「南荒古地?」林凡吶吶著。

「難道他們說的是那南荒古地!!」林凡猛地一驚!

「怎麼?」韓仙子有些疑惑了。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這些傢伙膽子也太肥了!」林凡道。

「啊….」看著韓仙子一陣吃驚的看著林凡。

林凡接著道。

「這趙國不過是南荒嘴邊員的一處小地方,而其真正的面積中心處在南面!南面山脈眾多!資源也時豐富!尤其是各種靈石礦脈也極多!就像好西域的海面積一般,南荒到處是大山脈!無數的山脈!縱橫交錯!而南荒的最南面極為遙遠的呢南部深處便是那南荒古地!

據說那裡有的超級大的大山,佔地面積就綿延萬里!而這些山還只是屬於一個山脈!而像這麼大的山脈在南荒古地比比皆是!無發估計這南荒古地到底有多大!!甚至說那南荒古地一驚超出了南荒的範圍!」看著韓仙子有些吃驚的樣子林凡接著道。

「我以前還在東勝大州的時候從黑城得來的上古典籍中看到,據說那南荒古地在很遠很遠的不知道多少年數的時候,南荒古地也是一處修仙聖地!哪裡資源豐富!妖獸眾多!各種妖獸材料、靈石礦脈、各種靈草靈樹比比皆是!靈氣也是濃郁無比!哪裡簡直是修仙者的天堂!」聲音中充滿了嚮往!

「天堂是什麼?」韓仙子一陣疑惑,難怪天堂是林凡那個世界西方所說!他這個別處天地的修仙者自然是不知道了。

「就是很厲害的意思!人間仙境!」林凡又接著道。

「在那裡修鍊,就算你不消耗靈石提升修為也能進階飛速!因為那裡空氣中瀰漫的靈氣就足以趕得上每天汲取的數十顆一星靈石!更不要睡那裡修仙資源超級豐富了!所以那裡的高階修士很多!據典籍中估計,其中靈神期的傢伙真的是猶如現在的靈動期!比比皆是!」

「什麼!這怎麼可能!」這一下韓仙子也有些吃驚了!

「我也是覺得誇張了,不過一想,那裡的資源之豐富再加上修士資質的原因其實倒也沒有那麼誇張了!人家是每天無數珍惜的靈液修鍊而我們每天十幾顆靈石,你說差距大不大?也不知道多少顆靈石菜比得上那一滴靈液了!而且那種特殊的靈氣資源在吸收方面無論是質量還是數量都足以將我么你的修鍊條件甩出去幾條街!」看著林凡激動地神色。韓仙子輕笑一聲。

「那後來他們怎麼了?」

「後來啊!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那些修士突然全部被滅殺了!從典籍中記載發現的修士骸骨和一些洞府來看,似乎是天災!也似乎是無數的妖獸!畢竟那些假或大多數都被哪裡跌妖獸啃食一空了!而且那些妖獸沒有了人類修士的壓制,他們的數量和實力理科是飛速增長著!雖然不知道那個時候我們南荒北漠東勝西域四大洲有沒有修士在,反正是那南荒古地就再也沒有過去修士入駐!或許那個時候有沒有現在的的四大洲都不知道!因為實在是太遙遠了!點擊也只是歷代修士記錄研究出來的罷了。而我之所以說他們膽子肥,是因為現在的那翰皇古地就是人類修士的禁區!」

林凡乾咽了下口水接著道。

「南荒在萬年前有個超級大宗舉宗想要搬進那到了現在妖獸材料資源更為豐富的南荒古地卻是在進入其數十萬里之後被瞬間滅宗!要知道其中可是有靈虛期的前輩在!」韓仙子這一下子是真的被震驚道了!

靈虛期那是何等的存在!在如今的四大洲那都是鳳毛菱角的存在!而林凡居然書哦被人家瞬間全部滅殺!

「是妖獸嗎?」韓仙子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裡因為無數年來沒有修士的原因,早已成為了妖獸的天堂!那裡的很多靈氣資源可能會是虧空了,但是裡面的妖獸材料則是多的要死!七星妖獸的妖魂、妖丹!精血!一身可以煉製成各種法寶靈寶!甚至一些逆天丹藥的主材料是因有盡有!可是就連靈虛期的強者在裡面都是被秒殺的存在,誰還敢去?」林凡道。

「那裡面的妖獸這麼厲害它們怎麼不來滅了四大洲所有的修士?畢竟妖獸和修士似乎一生下來就是天敵!!」韓仙子疑惑道。

「這個問題問得好!!!!!!很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反正其深處是絕對的禁區!或者是因為那些厲害的妖獸根本瞧不起四大洲的資源,或者是有什麼其他原因吧,總之那裡絕對是修士禁區啊!就算是起外圍那也是不到靈神期都不敢去一探的絕境之地!想不到東勝三大宗門竟然打了其注意!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林凡冷聲道。

「嗯!聽你這麼說,人機都不來找我們麻煩,我么你竟然哈吃飽了撐的去那妖獸的天堂去搗亂。」韓仙子也是學著林凡的樣子輕笑道。

「不過那幾個道這那哥們也不是傻子,肯定會死有了神么線索!或者是一些其他的能利益!和其他能盡量避免那裡妖獸的一些厲害手段才是!所以我說啊!他們肯定有陰謀!這趙國距離那南荒古地遠的要死!不過趙國距離那南荒十大城池之一的月靈城卻是不是太遠的樣子,看來那些假或也知道自己在月靈城站不住腳,才想到這趙國的。那月靈城困定有距離那南荒古地比較近的傳送法陣!」林凡分析道。

韓仙子也點了點頭。

他們又聊了聊一些其他的事情和各自的修鍊心得,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是到了那趙國還算比較大的一處城池處! 當然不是說這整個南荒大洲都是山脈荒涼了。要說荒蕪這個詞那當屬南荒了,南荒大洲有一半的面積便是被無數的山脈森林所覆蓋那裡才真的是數百萬里都毫無人煙的!就算是靈神期強者也不敢深入其中的。裡面除了各種五星六星以上的妖獸外,其他低階妖獸更是數不勝數!

動不動就數萬數十萬乃至上百萬的族群!就算是數名靈神期強者遭遇到恐怕也只有逃命的份了。

就更不要說其他的無數七星以上的妖獸了!裡面實在是修士禁區,也是修士『發家致富』之地!

韓仙子也點了點頭。

他們又聊了聊一些其他的事情和各自的修鍊心得,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是到了那趙國還算比較大的一處城池處!

「韓仙子!此城已到!估計那靈神期的傢伙追不上仙子了。你從此地購置些路上所需,還是趕緊離開此地吧!此處往北數千裡邊有個城池,那裡設有傳送法陣的。在下還有事在身,我們就次別過吧!」

韓仙子沒有說話!她兩隻手緊緊地抓著自己跌衣角!林凡看著其不說話有些古怪的樣子聳了聳肩就要轉身離去!

韓仙子看著林凡就要離去的身影他好像是下了什麼特別重大的決定一樣她咬著嘴唇向前一步喊住了林凡!

「林公子請留步!」

「嗯?」林凡剛剛要掐動法決聽到身後的聲音,他緩緩的轉過身來。

「林公子,你可有雙修道侶?」韓仙子此話一說完頓時是低下了頭,她兩隻玉手不自覺的相互擺動著。

「沒有。」林凡此時是聽出了其意思來了!

「哈哈!小子!你桃花運不淺啊!雖說這個小丫頭補不上那小魔女,但是其冷若冰霜的樣子,對你卻是如此嬌滴滴的樣子!真是別有一番風味!你小子可以啊!有老夫當年的風範!」老頭一陣哈哈大笑!

「我….我……」韓仙子低著頭不敢看林凡!但是一聽到其說沒有她不自覺的嘴角微微動了一下!

「林公子救命之恩,親身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望公子成全!」韓仙子此話一出口,小臉頓時是紅的像個小蘋果!

「啊!!我們才認識幾天啊!!」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林凡下意識的道!

下一刻他似乎是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就立刻改口了!

「在下現在一心向道,心底也從來沒有想要娶一妻子的。」

韓仙子抬起頭看著林凡認真的表情,一陣失落,隨後其好像想起什麼似得臉色變得有些面無血色的竟有些顫抖的後退了幾步!

「是小女子妄想了!我已失去純陰之體,實在是無顏面對公子!公子法力滔天,相貌出眾!天縱之才!是我想多了…..」看著韓仙子會退的腳步林凡心中一陣不忍!

「韓仙子此話差矣!仙子被人抓去實屬無奈!受盡凌辱之下苟且偷生!韓仙子的心性在下十分佩服!只是男女之事,在下從來不去在乎這些!更不會在乎什麼實力問題!」林凡看這其認真的道。

韓仙子看著林凡道:「那公子為何…….」

「只是這愛情之事我一向市順其自然!聽天由命!緣分這種東西誰也說不準!愛情也是摸不透!仙子與我相識不長,我說白了仙子不要在意!仙子這些年五人呵護與你,而仙子之前也是冷若冰霜,實則內心柔軟!你瀕臨死亡之時被我所救,心存感激也實屬正常萌生了些許情愫也是正常!只是在不是那種趁火打劫之人,也絕對不會坐那趁虛而入的事情來。還望韓仙子能明白我的意思。」林凡此話倒是說的其內心的真實想法了。說實話韓仙子確實是挺漂亮的!性格也是極為的理智!但是其內心柔弱,是個好女子!

不過林凡到真的沒那種想法了,就像其說的一樣一切隨緣,命中注定!

「不過韓仙子放心,從今天起我會把你當做朋友的,若是有什麼事儘管找我幫忙!我也希望韓仙子能早日找到那位如意郎君!我相信以韓仙子的心性和修為那還不是分分鐘??哈哈哈!!」林凡說到後面幾句是哈哈一笑。

韓仙子看了看林凡的表情,她心中竟有一種莫名的失落!他想要告訴林凡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他了!或許是因為被救或許是因為林凡的實力吧!或許是因為林凡不同於人的聊天方式!總之自己就是喜歡上了對方!

只是她想了想自己如今的處境和實力,她又看了看林凡,想起他滅殺那些同階修士時的輕描淡寫,她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說出自己的最心底的話………..

「對了!那水清門打算在一個月後動手,深夜突襲落仙宗!」韓仙子和其說了這麼一句后,她不等林凡回答便又接著說道。

「多謝林公子今日的救命大恩!我永生難忘!以後我必當報答公子的大恩大德!」韓仙子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麼,但是她還是強迫自己說出這些話后直接轉身朝城門處疾馳而去!

看著韓仙子離去的倩影,林凡有些迷茫、伴隨著一絲感慨!!…..

「小子,此種好事你還要拒絕?如此一個美人主動投懷送抱,而且你有恩與她,我看以其的秉性她自然是不會背叛與你的,此種好事你竟然扯什麼大道理!你小子是不是傻?????」老頭忍不住一陣鄙視道。

「滾滾滾!你個老頭一把年紀了懂個屁啊!而且在我們那裡有個傳說…就是說被大俠救了,女孩一看人家長得帥那就是『小女子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而那大俠是個丑B的話,便成了『小女子無以為報,來生做牛做馬報答恩人的救命之恩…..』」

「你的意思是你狠帥嘍??????????」老頭故意把那個帥字咬著牙狠狠地大聲喊道。

「不是,我想說的是,我倆沒有看對眼…..合適你懂嗎?順眼知不知道………」

「………….」

數個小時后,林凡此時的位置距離那落仙宗還有數萬里之遙,而在這半途中卻是被一群修士給阻攔了下來!而林凡對於這些人的出現一點也不感覺到意外。

他似乎早有預料一般的淡定無比!

「看來韓仙子應該安全了,這些人順著我留下的印記追到這裡來,我將他們打發了,那水清門也就馬么多靈主期巔峰的修士應該不會查到韓仙子的下落的。」林凡吶吶了自語道。之前他是故意讓那人發送了傳送通訊符,而他又故意留下了他自己方位的痕迹,等的就是這些人的到來!而他也是有目的的!

「韓仙子,我只能幫你到這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林凡看著眼前將他包圍的眾人。

果然這群修士和林凡之前滅掉的水清門十餘人服飾一模一樣都是一身綠………

他們有二十人,其中靈動期修士有十位,而靈主期巔峰細水則是由著足足三位!其餘的也都是靈主期二星的修士!

「蟲魔?看劉師弟臨死前傳送來的圖像就是你小子無疑了!」一名面目有著數道不知道怎麼形成的傷痕,其臉上還有無數麻子看起來極為醜陋的一位一臉囂張的中年人,他冷冷的看著林凡開口了!!!

「你們想怎麼樣。」林凡平靜的看著這些人。

「想怎麼樣?放你走,把自己身上的儲物袋都交給你你看好不好啊?」麻子臉一臉陰狠的看著林凡! 林凡看著這些人沒有說話。

「白痴。」林凡下一秒卻是沖其輕笑一聲。

那男子瞬間感覺自己被侮辱了!臉色變得極為陰沉的了起來!

「兄弟們!給我打死他!宗主有令!凡是取他項上人頭者他人頭者獎勵十萬靈石!」

隨著他這一聲大喊。其他人均是祭出法寶朝林凡打來!

林凡沒有動彈分毫!只是在拿著法寶在距離他身外兩米遠處被生生的阻攔了下來!緊接著九道人形虛影圍繞著林凡四周緩緩轉動著!這是九衍護盾!

無數的法寶打在其九衍護盾之上頓時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奈何那九衍護盾是一絲痕迹都沒有留下!

「嗯?」

「兄弟們用天火!那小子要放妖蟲了!燒死他!」緊接著這三十人同時出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個火靈符!分出打兩得靈火朝林凡燒來!

林凡依然是不動分毫!他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用火靈符召喚出大片大片的高溫火焰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哈哈哈!蟲魔?也不過如此!劉師弟他們實在是太弱了!」

「小子!這靈火可是相當於我們靈主期修士的靈火!專門可孩子那些蟲類妖獸!怎麼樣牛的妖蟲不敢放出來了吧?被火烤的滋味怎麼樣!」麻子臉和其餘所有人看著林凡放肆的哈哈大笑著!

「然後呢?」林凡的聲音平淡的傳了出來!

「咦?皮還真厚!兄弟們給我加把勁!燒死他!」麻子臉邊說著便又操縱著自己的法寶和其他修士一起攻擊著林凡的九衍護盾!

奈何林凡的九衍護盾經過那奇寒峽谷八年的參悟,再加上先後容物了三足異獸、。巨鳥鯤鵬血脈和那神龍精血的九衍護盾更加的堅固了!九條人形虛影也更加的凝實!他們的面目輪廓和擺出動作都越來越清晰了!

要知道九衍護盾在這之前可就是能抵擋住靈神期一星的全力數擊才能降級擊散,更不要說現在了!

「我們就這樣一直困著你!我就不相信了!你這個龜殼還能保護你一輩子?你一個人能耗得過我么男士人??」麻子臉聲音一冷!

「說!那個婊子呢!」麻子臉惡狠狠又沖其喊道!!!

「呵呵,既然你說我『烏龜殼』,那我就把它卸了吧。」林凡沒有回答對方的話,他淡笑著說完此話,便將九衍護盾撤了去。

麻子臉頓時漏出疑惑之色!

「媽的!我看你耍什麼花招!兄弟們!加把勁燒死他!」麻子臉將自己全身的法力全部灌注到了手中的法寶之中!法寶頓時大亮!另外兩名靈主期巔峰的修士也將自己手中的法寶催動的更加的犀利!

嗖嗖!而下一刻,林凡體表外竟浮現出了一種極為詭異的火焰!

這種貨漆黑如墨!徐徐飄散!還沒有絲毫的煙火氣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冰寒刺骨的冷!麻子臉等人一掃道林凡體外的業火神識中沒由來的一顫!

下一刻那些靈火和這些黑火相遇!頓時發出噼噼啪啪的猶如熱油中被導入了一盆冷水!

啪啪啪啪!噼噼啪啪!!!

下一刻,大片的靈火竟然背著黑火直接蒸發掉了!黑火方圓數米之內吃了一蓬蓬水蒸氣似得氣體消失外其他的靈火只要一靠近那黑火數米範圍內立刻會被如同水一般直接被蒸發掉!

「不!這不可能!火焰怎麼可能被別的火焰蒸發掉?火焰中怎麼可能會有水分的存在!」麻子臉一桿修士頓時有些呆住了!

而他們全力祭出的那些法寶也統統被業火阻擋在了外面!

林凡單手沖那些法寶一點頓時兩把幾乎半透明的飛劍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打在了那些正瘋狂進攻業火的法寶之上!

嗖嗖!!碰碰!緊接著咔嚓咔嚓之聲不斷響起!

麻子臉等人吃驚的朝自己的法寶看去!這一看頓時是大驚失色!

他們急忙紛紛出手收回著自己的法寶!

那輛個半透明的飛劍猶如天外神兵!它們猶如龍入大海!在他們的法寶群中迅速穿梭著!猶如那白馬過隙!有猶如那蛇龍出海!

所到之處,所有的法寶和法皆是被其一斬而斷!他們的高階法寶還好只是被一彈而開,但也是靈氣大損的樣子!

這讓他們心血相連之下,體內靈氣有些混亂!他們三人頓時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然而它們剛剛收回自己的法寶,讓他們更加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說我的蟲怕火?誰告訴你們的!」林凡輕笑著,有十二隻金甲天牛一樣的蟲子朝他們撲來!它們體積不大,但是那一口讓人看起來忍不住要狠狠打個冷戰的森森獠牙看起來十分的鋒利!

那些靈火一碰觸在這純金色的甲蟲上卻是沒有和他們想象中的一般被直接燒死或者是燒傷,而它們似乎是魚入大海一般!很是輕快!也試試子啊靈火中它們就越興奮!而最這它們,的呢前進,無數的靈火在消失!這些靈火竟然被這些靈蟲給吞噬了!

這讓他們心中的恐懼更勝方才!

林凡的金甲噬靈蟲乃是專門吞噬各種五行靈氣和各種星辰之力、精髓靈脈之類的靈蟲。這些靈火雖然是修士級啊你自己的靈火封印、煉製成的火靈符,但是這也是屬於火靈氣的一種!這對於噬靈蟲來說就是最愛的補品!

看著那些靈蟲露出讓人恐懼尖銳牙齒,離他們越來越近,而他們的法寶和靈符都沒克制,已經是完全沒有辦法了!

「難道真的要祭出自己的本命法寶?」麻子臉說著。

「大哥!你的本命法寶竟然還在溫養?我們經常戰鬥哪裡還來得及餵養本命法寶?」其他人一陣嘀咕!其實向他們這種經常戰鬥而且又不像靈符一樣動不動就是各種靈寶。還有各種高階法寶,靈蟲、九衍神皇經等等各種手段的人來說,他們的本命法寶那就是經常當做普通法寶來用的。畢竟本命法寶心血相連之下操作更加的自如!威力也比操縱其他法寶大,所以這些經常歷險戰鬥的傢伙本命法寶很少有文秧歌一年以上的。

看著噬靈蟲將靈火吞噬一空,林凡心中一松!他單手一拍靈獸袋,頓時千餘只飛魚群湧出!他們嘶吼著朝那三十人急速而去!

「啊!蟲魔!真正的蟲魔!」

「這才是蟲魔!這麼多的妖蟲!他怎麼能操縱得了?神識得多強大!我們要死了嗎?」當即有很多靈動期的弟子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這裡買的呢每一隻都有三星的修為!這麼多隻一起殺來,他們真的是想跑都難了!而靈主期巔峰的麻子臉他們雖然不怕這些飛魚,但是林凡的其他手段則是讓他們心中更冷!

「這是飛魚看不懂嗎!還妖蟲….」林凡聽了他們的呼喊心中一陣無語。

不說別的就是那兩道逆天的小劍就足夠他們所有人應付得了!再加上那傢伙身上詭異的黑色火焰!那種蒸發火焰的威力讓他們現在都心驚膽戰! 而就在他們有的胡思亂想,有的在想怎麼對付林凡之時,一層淡淡的光幕將他們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