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兒你……」

「楚璃那件事是我不對,我讓你擔心了。」龐博元看着龐夫人接着說,「從前都是我太蠢了,被楚璃欺騙,完全誤解了您的一番好意,還害得您奮鬥了那麼多年道心血付之東流,真的我保證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這樣了,我會重新開始,幫您打理好龐氏企業。」

龐博元說着說着就流下來眼淚,龐夫人輕輕地抱着他低聲道:「其實只要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對不起,對不起。」龐博元不停地道著歉。

龐夫人嘆了一口氣道:「其實我也有錯。」

她仰著頭看着天空,低聲道:「我年輕的時候太好強了,總想着去跟人家爭人家強,所以根本沒時間去關心你,我根本不知道怎麼去做一個母親,我只是把自己喜歡和希望的東西全部加在你身上,對不起元兒,媽媽不知道你會這麼難受,我會重新學習如何去做一個母親。」

兩個人第一次心平氣和地坦誠相待,龐博元認真地承認了錯誤,龐夫人也說以後會尊重龐博元道意願不再強迫他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兩個人說了很久的話,直到莫丞州和江枝都回來了,才反應過來天色已經不早了。

江枝見兩個人坐在一起,臉上還帶着笑意,就知道肯定是和好了。

笑着走過去道,「恭喜龐夫人。」

龐夫人笑道:「謝謝,這些日子都麻煩你們了。」

江枝搖搖頭,「哪裏的話,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

莫丞州抱着牛牛,一邊逗小孩一邊問道:「這麼說你今天就離開嗎?」

龐博元點頭,「我今天就離開,龐氏企業還亂成一團,需要我早點去處理。」

莫丞州沒什麼反應,淡淡地說:「那楚璃呢?你準備怎麼辦。」

提起楚璃,龐夫人立刻看向龐博元,擔心他還會受到影響,龐博元只是苦笑一聲道:「他欺騙我的事情,我可以不去追究,但是她對龐氏企業和我母親做的那些事,我是不會放過她的。」

莫丞州點頭,可算是頭腦清醒了。

莫丞州和江枝一家三口,目送龐夫人和龐博元兩個人離開了。

到了晚上,江枝躺在床上發獃,莫丞州走了過來,推了推她的肩膀問:「怎麼了,在想什麼?」

江枝看着他問:「你說以後我很牛牛會不會變成龐夫人那樣。」

江枝的眼中充滿了擔憂,倒把莫丞州給逗笑了,他捏了捏江枝道臉頰笑道:「你跟牛牛怎麼會弄成他們那樣,你不要在這杞人憂天了。」

江枝爬起來,把腿盤起來坐着,非常嚴肅地說:「我是說如果呢?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你看你能說龐夫人不愛她的兒子嗎,可是照樣釀成了這種悲劇。」

莫丞州搖了搖江枝的肩膀,道:「你只顧著考慮你和牛牛,把我放在哪裏了?」

江枝這才想起來,說:「對了還有你,要是以後我變老了不漂亮了,你找別的女人怎麼辦?」

莫丞州這下子總算知道什麼叫引火燒身,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提自己。

「你變老了不漂亮了,那我也老了,大家都一樣啊!」

「可是你就算變老了,你有錢啊,還是有好多年前漂亮的女孩送上門給你選,所以你準備怎麼辦?」

莫丞州知道世上的女人都喜歡問這些問題,無非是缺乏安全感而已。

「你也說了那些女人就是圖我的錢,問雖然老了,又不是腦子壞掉了,有些東西綰還是分得清輕重的,這世界上沒有什麼人比你和兒子重要,就是再年輕漂亮都不行。」

江枝聽了,笑個不停。

「這可是你說的,不能騙我。」

莫丞州笑道:「我怎麼敢騙夫人呢。」

說着兩個人齊齊躺下,頭抵在一起。

江枝看着天花板的水晶燈道:「今天真開心。」

莫丞州笑道:「嗯,我也是。」

江枝道:「我是因為幫龐夫人和龐博元解決了問題才開心,你因為什麼開心?」

莫丞州拉着她的手道:「我當然是因為夫人開心而開心。」

江枝擰了她一下,笑道:「油嘴滑舌。」又接着說,「我是真的很為龐夫人感到開心,你也知道因為之前我一直對他們的事感到很自責,在夢裏都想着,我能不能穿回去重新修改劇情,給他們一個好的結局。」

莫丞州聽到這裏不太高興,用力握緊了江枝的手道:「不可以。」

江枝有些奇怪,「什麼不可以?」

「不可以穿回去,你都已經嫁給我了,以後不能有這種想法。」

「原來是這個,我只是想想啊!」

「想想也不可以。」

江枝叫道:「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霸道。」

「對,就是這麼霸道,你現在才知道,而且還可以更霸道一點。」

江枝:「你……」 「報告長老,發現隱匿陣法!!」

一道傳訊符,瞬間來到馬長清身前,手指一捏,信息頓時傳入腦海…

密林之上的空中,馬長清聽着手中傳訊符傳來的信息,雖然臉上一喜,但是心底卻是微微一緊。

如果自己的推測沒有錯的話,那麼這發現了對方也不全是好事。

如果這場刺殺,真的有金丹期修士主持的話。

會是胡義生還是吳松聲!?

也不知掌教怎麼想的,圍着南劍宗這麼久了,也不進攻,到底是是為了什麼!?

難道要等到南劍宗在自己山門之中彈盡糧絕!?

心底思緒一閃而過,馬長清身形一閃,卻是已經來到了信號符籙爆開的位置。

此時,一個個巡邏小隊已經把這一片區域團團圍住。

在馬長清來到之後,皆是恭敬的向著馬長清行了個禮,高聲喊道:

「拜見長老大人!」

「嗯,大家散開圍住。

防禦術法祭起。

法器準備!」

馬長清臉色嚴肅的看着下方那被篩查出來的不對勁之處,手上沒有閑着。

流光一閃。

一個陣盤頓時在手上出現,隨後靈晶鑲入陣盤之中,靈氣高度凝聚后所所形成的陣紋頓時在空中四散開去。

四象琉璃困仙陣!

嗡~!

隨着四散開去的陣紋匯聚,完成一個閉環,一道輕輕的震響頓時向著四周散開。

一個光幕隨着震響瞬間籠罩住這方圓數百米。

而隨着這個動作完成,馬長清才暗暗的鬆了口氣,向著下方平淡的開口道:

「怎麼?還不出來嗎?

前三次都是撲了個空,這一次是無處可逃了!?

我倒要看看是胡義生還是吳松聲,你們兩個放下身段對練氣期的娃兒出手,不嫌自己丟份么!?」

………

回應馬長清的只有沉默和寂靜…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能夠躲到什麼時候!?

所有人退開,保持警戒。」

馬長清臉上掛上絲絲冷笑,這四象琉璃困仙陣佈置完了,就沒有什麼好顧忌的了。

命令所有巡邏小隊退開,馬長清看着那四象琉璃困仙陣之中隱隱約約顯露出來的不正常區域。

手掌化為殘影,道道術印瞬間結印完成。

術法:炎龍術!

隨着真元凝聚,一條炎龍在馬長清身前凝聚,恐怖的高溫頓時四下散開。

這還沒完,馬長清身前流光一閃,一柄飛劍瞬間從他體內被御使了出來。

這是馬長清的本命法器,不單止品級極高已經達到法器的頂峰,甚至還經過多年本身真元蘊養,威力根本不是同品級的飛劍可以比擬的!

隨着那飛劍御使而出,那炎龍術所凝聚的炎火巨龍也是直接盤旋而上,繞着飛劍不斷的翻滾著。

恐怖的炎火帶着高溫不斷的壓縮起來,隨後一式術法炎龍術化為纏繞着飛劍的靈動盤龍。

炙熱的高溫不單止向外散發着,絕大部分的高溫開始順着炎龍的盤旋向著飛劍劍身滲入。

而馬長清的飛劍在這盤龍的炎力帶動之下,瘋狂的旋轉起來,四周的靈氣開始向著飛劍匯聚而來,恐怖的高溫在不斷的凝聚之下不斷疊加上升!

「呵呵…這招組合御劍術,我只是剛剛構想完成,根本還不適合實戰。

不過今天拿來破你的複合陣法倒是正好,防禦陣法之外複合疊加隱匿陣,看來你們南劍宗確實引進了幾個陣法天…」

馬長清話還沒說完,突然說不下去了。

只見那隱匿陣法開始慢慢散去,幾個搖搖晃晃的身影在四象琉璃困仙陣之中慢慢的踱起步來…

活…活屍!?

馬長清看着那地上的晶沙,還有那六個陣眼之處,化為灰白的下品靈晶…

臉瞬間就綠了!

這…

透你娘!!

一時之間,馬長清身前籌備了不短時間的新劍招,彷彿是一個笑話一般,御使出去也不是,不御使出去也不是…

而那幾隻因為被四象琉璃困仙陣隔絕了氣息,嗅不到活人氣血正在毫無目遊盪的活屍,更是在不斷的挑動着馬長清的神經!

該死~!!!

「都退開,防禦術法祭出!」

馬長清再也忍不住了,口中向著那些參加地毯式搜索的百多個巡邏隊爆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