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祖母這樣鳳儀端雅,不怒自威,還馳騁沙場保家衛國,巾幗不讓鬚眉,才是皇家公主的尊貴風範。」依依吹一波彩虹屁,「祖母是我的偶像,我要成為祖母這樣英姿颯爽的女將軍。」

這波彩虹屁成功地讓太平大長公主眉開眼笑。

依依趁熱打鐵,軟萌道:「祖母,那些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寵出來的,都是廢柴。好比三哥哥這樣的紈絝子弟,不是廢柴是什麼?我才不要成為三哥哥這樣的廢柴呢。」

無辜躺槍的蕭景翊:「……」

太平大長公主:「…………」

偷樂的其餘四人;「………………」

依依把一碟硬菜端起來,「祖母,我好餓,我要吃吃吃。」

「好,我們一起喂你。」

顯然,太平大長公主誤會她的意思了,「你們幾個,跟我一起喂寶寶兒。」

容慕白:「祖母,其實大可不必……」

兄弟四人:「真的大可不必……」

太平大長公主怒了,「寶寶兒剛回來,你們不多寵著點,她會傷心的。若她傷心了,我剃光你們的頭髮!拔光你們的毛!」

容慕白:「……」

兄弟四人:「…………」

這些年外祖母發生了什麼,為什麼變得這麼暴戾?!

不對!

在外祖母眼裡,小妹妹是寶貝疙瘩。

他們連豬崽崽都不如?

徐管家打圓場,「大長公主,小公主不需要喂。您看看。」

太平大長公主扭頭一看——

好傢夥!

依依剛倒了一碟獅子頭,又端起一碟。

完美地表演了倒菜絕技。

太平大長公主目瞪口呆。

就這麼一忽兒,已經有六碟菜倒進寶寶兒的小肚肚。

接著,她倒了一小缸米飯。

然後,她又開始倒菜。

容慕白和蕭家四兄弟習以為常地用膳。

「寶寶兒,不能這麼吃。」

太平大長公主焦急地阻止她,「這麼吃容易積食,會生病的。」

依依倒得開心,「祖母,我的胃是個無底洞,不填滿會很空虛的。」

倒倒倒!

太平大長公主:「……」

她急了,疾言厲色地訓斥:「蕭景夜,你是老大,怎麼可以讓寶寶兒這麼用膳?你這個大哥怎麼當的?」

「外祖母,小妹妹是大夫,不會讓她自己有事的。她這麼用膳肯定有她的理由。」蕭景夜賠笑道。

「外祖母無須擔心,小不點這樣用膳已有兩三個月,身子一切如常。」蕭景寒也道。

話雖如此,太平大長公主還是緊張。

她看著依依一碟又一碟地倒菜,永遠不會飽似的。

就誇張!

就離譜!

灶房又送來一二十道菜,同樣進了依依的小肚肚。

然後,太平大長公主摸摸她的小肚肚。

有點鼓脹,是孩童吃飽喝足的正常模樣。

太平大長公主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容慕白把她拉到一旁,「小妹妹是神童,有過人之處,那必然有不同尋常的怪異之處。」

「你的意思是,寶寶兒是怪物?」剛說出口,她就捂嘴。

「小妹妹似饕餮口吞萬物,因此造就了她的神童之名。小妹妹不僅聰慧無雙,還天生神力。」

「天生神力……」

太平大長公主看著寶寶兒。

寶寶兒從頭到腳,跟其他孩童沒兩樣。

精通醫術,天生神力……

哪個單拎出來都是匪夷所思的奇事。

難道寶寶兒流落在外的這些年,遭遇了什麼?

她必須查清楚!

……

依依了解了疫症情況。

疫症得到了有效地控制,京城解除戒嚴,不過出入城需要從嚴盤查,要登記、把脈等等。

京城恢復了往昔的繁華,百姓對疫症不再那麼恐懼。

隔離點的人依然在隔離。

疫病區的病患只剩下三分之一,張淮已經回宮,不過留了幾個太醫在那裡主持大局。

蕭景夜籌集了第二三批物資送往龍江。

這日午後,他和蕭景寒進宮面聖。

魏皇已經收到欽差大臣快馬加鞭送回京城的急報。

羅將軍運送的第一批物資已經抵達,第二批也到了。

災民急需的米糧、藥材和衣物棉被,災民們都用上了。

所有災民都感念陛下的恩德。

「陛下,劫掠賑災物資的那幫馬匪,末將找到他們的老巢,並一鍋端了。」蕭景夜道,「此時馬匪頭子就在午門處等候陛下傳召。」

「傳。」魏皇道。

慕容承和楚王對視一眼。

蕭景夜竟然抓到那些馬匪!

不過,蕭景夜想指證他們,不可能!他有時候不相信這麼快就過去了11年,當年雜技班的兩年簡直比一輩子還長。

左珍跟著媽媽和妹妹回來了,後面自然還跟著路勁。

路勁直接跑去廚房說他要留下吃飯,已經得了通知的徐通早就添加了飯菜。

中午,兩張圓桌子又坐滿了人,方月紅對於郭雪華母女四人很好奇,飯後,左珍才告訴她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136章男人慣不得 「住手!洛基。」

索爾一鎚子砸在了傳送台之上,可是彩虹橋的黑暗能量已經溢出,雷神之錘不僅沒有造成一點傷害,反而將索爾給震飛了出去。

索爾艱難爬了起來,大聲呵斥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帶著兩個山羊角頭盔的洛基雙眼圓睜,同樣不甘示弱的大喊道

「我要向父親證明我是個有本事的兒子,等他醒來,我就去向他彙報,是我——偉大的洛基消滅了約頓海姆這個魔鬼之地,然後我就會真正的繼承王位!」

索爾氣的兩隻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他實在是不明白自己這個臭弟弟腦子怎麼長的

「你這不是征服,而是毀滅,你不能毀滅整個種族!」

「哈哈哈,為什麼不能?你怎麼對冰霜一族突然心生愛意?你不是徒手就能打死他們嗎?」

洛基面露驚訝,突然若有所思的說道。

索爾搖了搖頭說道

「我變了,洛基,我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我了。」

「我也是,拿起你的鎚子來跟我打!」

洛基一棍子打在索爾的胸口,將索爾狠狠地抽飛出去。

「我從來不想要什麼王位,我要是是一個平等,一個跟你一樣的地位。」

索爾捂著胸口站了起來,他痛苦的說道

「我不會跟你打得,弟弟。」

洛基強壓住心裡的怒火

「我不是你弟弟,從來就不是!」

索爾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洛基,你瘋了,你在說些什麼?」

「我瘋了?我說的是瘋話?是嗎?是嗎!」

淚水凝聚在他的眼眸中,但是卻沒有落下來。

「你去地球一趟幹了什麼?變成了這樣一個軟蛋?別告訴我是那個女人!是啊,也許,等我結束了這裡的事情,我就會去地球親自拜訪她。」

索爾本來還在可憐眼前這個發瘋,淚流滿面的弟弟,但是聽到他提起自己的女人,並以此為要挾,他再也忍不住,揮舞著手中的鎚子沖了上去。

「啊——」

索爾手中的大鎚狠狠地撞在了洛基手中的權杖上,巨大的力道將洛基打翻在地,身為阿斯加德的第一戰神,含怒一擊確實不是洛基一個近戰法師可以抵擋。

索爾一步跨到洛基身前,又是一錘砸出,洛基心中大驚,一個驢打滾爬了起來。

隨後權杖上挑,金光閃爍,划向索爾的肚臍。

索爾趕到肚皮上傳來寒意,憑藉著多年的打鬥經驗,他舉錘下砸,當的一聲巨響,兩人的武器再次撞擊在一起。

洛基伸腿一踹,將索爾踹飛起來,隨後一槍扎向了索爾的喉嚨。

打到這個地步,兩個人都紅了眼,再也顧不得兄弟之情。

索爾剛剛回神,只感覺自己的喉嚨發緊,這才發現洛基的長槍已經到了近前。

「TMD洛基,我好歹也是你哥哥,居然一出手就要我的命!你好毒!」

索爾信念一轉,不退反進,一手揚起,牢牢的抓住了洛基刺過來的長槍。

如果是兩個人的武力值相當,索爾是不可能抓住這一槍,因為兵器講究一寸長一寸強,用槍之人如果力道強大,對方根本就抓不住。

正所謂槍如游龍,主要在一個游字!

槍法變化多端,可以刺,攔、打、敲、挑,隨意一個變化就能讓對方摸不著頭腦。

但是索爾卻生生在洛基的槍法未達到目的之前,上前一步,一手抓住槍身,宛如抽刀斷水,截住槍勢。

整根長槍被索爾一下夾在了腋下,比眨眼還要快,還要猛。

「停手!洛基!」

索爾看到洛基臉憋紅了也抽不出去,冷聲說道。

「我去你的吧!」

洛基抬腿一腳,正中索爾的小腹,手中長槍也不要了,索爾莫名其妙挨了一腳,怒火湧起。

老虎不發威你還真當我是病貓了?

今天老子就要替父親好好管教管教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