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了傻了,他已經傻了,看來修行被廢對他的刺激很大啊。」

「媽的,就是一傻冒,不要理他。」

「廢人說廢話,真是奇葩了。」

……

場下響起了一大片嘲笑,唾罵聲。

無數雙鄙視的目光落到擂台上的清風仙人身上,就連周怡仙子此刻對於清風仙人的話也感到很無語。

「這傢伙,真是受到了不小的打擊啊,開始胡言亂語了。」周怡仙子柳眉輕蹙,喃喃道。

擂台上。

清風仙人始終微笑著,嘴裡還叼著一根草,絲毫不理會大夥的話。

「呵呵,你確定你剛才在說什麼嗎?」李逸雙眼冷冷地望向清風仙人,道。 「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清風仙人揚嘴一笑,回道。

「好膽!」李逸雙眼凌厲地望向清風仙人,這一刻,他感覺受到了侮辱,憑他虛神境大圓滿的修為,竟然被一個廢人指著說要挑戰他?這是天大的侮辱。

「如果你輸了呢?應該說沒有如果,你輸了要拿什麼出來做賭注?」李逸冷冷說道。

我擦!

開玩笑,我會輸?

清風仙人很不爽,他已經迫不及待想暴打這個姓李的一頓了,不過想想,自己身上好像也確實沒什麼東西可以做賭注的,只能先應下了。

「如果我輸了,同樣拿出那麼多丹藥,還要跪下來叫你一聲李大爺!」清風仙人嘿嘿一笑,繼續說道:「你也是,你輸了的話,也要跪下來,叫我一聲清風大爺!」

話音一落,清風仙人就皺了皺眉頭。

清風大爺?怎麼感覺這個稱呼怪怪的。

不管了,只要讓這個目中無人的小李子出醜就行。

「你找死。」聞言,李逸雙眼冷到可以殺人。

「大師兄,跟他打,他一個廢人而已,還怕他不成。」

「對,大師兄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他了。」

「雖然跟一個廢人比試,有辱了大師兄的威名,但是竟然這傢伙這麼想死,大師兄就發發慈悲,完全一下他吧。」

……

場下,仙藥谷弟子們不斷叫囂著。

這些人,彷彿已經看到慘不忍睹的血腥場面了,當然,肯定是他們的大師兄,李逸一根手指伸出,直接就將清風仙人這個廢人捏成渣,甚至連渣都不剩。

「呵呵,雷劫沒有要了你的命,你還不燒香拜佛,一醒來就這麼作死,竟然你這麼想死,那我就當做做好事,完全你。」李逸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道。

「哦?看來你自我感覺很良好嘛?怎麼,你是不是感覺自己天下無敵了?」清風仙人冷冷一笑,道。

「天下無敵?」李逸不屑一笑,道:「在你這個廢人面前,人人都可以是天下無敵。」

此話一出,頓時惹得全場一片鬨笑。

場下各種鄙視聲、嘲笑聲接連響起,大夥都開始擦亮眼睛,等著看清風仙人這傢伙的笑話。

「既然這樣,不知道你這個天下無敵的人,敢不敢先讓在下一招。」清風仙人微微一笑,道。

「一招?就算是讓你三招又何妨。」李逸臉上掛上了一股傲氣,以他如今的修為,他自信就算是站在這裡不動,讓清風仙人這個廢人打上幾個幾夜都沒想。

就怕清風仙人自己先把手給打腫了。

「嘿,很好啊,接招。」清風仙人嘿嘿一笑,二話不話,直接握著拳頭轟向李逸。

上勾了上勾了,哥最喜歡這種扮豬吃老虎的事情的。

敢站在那裡不動挨哥一拳?真是好勇氣啊。

清風仙人心裡冷笑,只見他一拳轟出,瞬間到了李逸面前。

李逸抬頭,看到清風仙人拳頭,軟綿綿的,跟女子的繡花手一樣,一點力道沒有,當即他臉上就掛上了濃濃的不屑之色。

而場下圍觀的人也都紛紛響起了一片嘲笑聲。

「呵呵,沒吃飯啊,用點力吶,是不是腎虧了。」

「哈哈哈……我看這已經是他能施展的全部力道了吧,這樣力道,連一隻蚊子都打不死。」

「廢人就是廢人,還敢挑戰大師兄,傻了吧唧的。」

……

嘣!

就在眾人的嘲笑聲剛落下時,清風仙人那隻軟錦錦的拳頭便轟到了李逸的胸口了。

「啊嗚……」李逸感覺喉嚨一甜,一大口鮮血就要噴出來,便卻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此刻他瞪大了雙眼,臉上掛上了一股難以置信之色。

卧槽!

這這這……這尼瑪還是一個廢人打出來的拳頭么?

怎麼我感覺被一頭兇猛的野獸撞到了似的,痛痛痛,不是一般的痛。

李逸嘴角抽搐著,身體也在微微顫抖,帶著滿是震驚的目光望著清風仙人,他在死撐著,不讓自己在眾師弟面前出洋相。

只見清風仙人抽回自己的拳頭,然後朝著李逸微微一笑。

「呵呵,李大天驕,你還好吧,怎麼整張臉都綠了?」清風仙人揚起嘴角道。

「咳咳咳……還,還好。」李逸快速地咳了幾聲,整個人往後倒退幾步,嘴角抽搐著,道。

怎麼回事兒?

大師兄這是怎麼了?

場下仙藥谷的弟子們看到台上李逸那古怪的行為,當即心中都充滿了疑問。

「大師兄,不要跟他浪廢時間了,直接一根手指捏死他得了。」

「沒錯,跟一廢人瞎耗著,真是沒勁。」

「一根手指捏死他,捏死他,捏死他……」

台上。

李逸竟然受不住剛才清風仙人那一拳,借著咳嗽之際,暗自吞了一顆仙丹,這才讓自己好受一些。

「你……」而後,李逸眼神閃爍著看向清風仙人,他臉上震驚的表情從未消失過。

「呵呵,不好意思,忘記告訴你了,剛才我才出了一成力,哦不對,應該說一成力還不到,你說讓我三招,小心咯,接下來是第二招。」清風仙人嘿嘿一笑,然後就拎起拳頭,準備砸過去。

卧槽!

見到清風仙人的拳頭,李逸這一次眼皮猛地一跳,竟然直接就拔出了手中的仙劍,警惕了起來。

「嘿,我說李大天驕,不是說讓我三招嘛,怎麼?想還手啊?」清風仙人見到李逸拔劍,當即冷笑道。

「我我我……我為了表示對你的尊重,決定跟你公平一戰了。」李逸眼神閃爍不定,心中不由地臭罵一聲。

媽的。

開什麼玩笑?再讓你打一拳,我的小命估計都沒了。

不對,這傢伙不是廢了么?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力,這到底怎麼回事兒。

「是人是鬼,一試便知。」李逸咬了咬牙,把心一狠,直接握著仙劍就斬了過去。

七殺第四式,一氣攬乾坤……破空殺!

一出手就是殺招,這是李逸自己悟出的七殺第四式,破空殺!

嘣嘣嘣!

只見李逸身體外圍,出現一道與他一模一樣的虛影,這道虛影很高很大,將李逸籠罩在其內,虛影同樣握著仙劍,動作與李逸一致,在李逸仙劍斬出時,虛影也同樣斬出仙劍。

頓時間,一道強大無比的劍氣破開層層空間,迅猛無比地刺向清風仙人。

這一招,已經超越了時空,速度很快,仙王之下無人可擋。

這是要將清風仙人絕殺在這裡啊。

「我靠!大師兄至於嘛,對付一個廢人,使出這一殺招。」場下的弟子紛紛驚呼。

「呵呵,只是一廢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吧,免得活在世上浪費糧食。」不過這邊弟子可沒有憐憫之色。

場下估計也只有一人內心會起到一絲擔憂,那就是周怡仙子,這位身材火辣的仙子此刻臉上正掛著一絲複雜的神色。

咻!

強大的劍氣刺來。

清風仙人竟然躲也不躲,身形不斷往前邁來。

怎麼,他想徒手接下破空殺?

沒毛病吧?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傻了。 咻!

強大的破空殺劍氣斬來,清風仙人躲也不躲,直接大步朝前走來。

嘣!

只見劍氣迅猛無比,一下子就刺入到清風仙人的身體之中。

「中了。」見狀,李逸雙眼微微一縮,而後臉上掛起了冷笑,對於一個廢人,他可沒有什麼憐憫之心,被他的破空殺劍氣刺中,必死無疑。

「哈哈,這傢伙要掛了。」場下,仙藥谷弟子們也都冷笑了起來。

活該,真是活該。

你說你一個廢人,不好好獃在家裡,偏要跑出來裝逼,這下好了吧,命都沒了。

「大師兄就是厲害啊。」

「什麼話嘛,我們這裡隨便一個人出手,都可以搞定那傢伙,大師兄也真是小題大做,直接使出了破空殺。」

「呵呵,能夠死在大師兄的破空殺之下,就他一廢人,那是他的光榮。」

……

場下,歡呼聲與鄙夷聲共存著。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卻是讓得他們嚇掉了下巴。

只見在擂台之上,破空殺劍氣刺入到清風仙人的身體之後,清風仙人的身體竟然開始微微晃動了起來,接著又開始變得虛幻了起來,最後直接就消失了。

「幻影,那是幻影。」所有人都震驚了,原來剛才刺中的,只不過是清風仙人的一道幻影而已。

卧槽!

李逸雙眼猛的一縮,一股不安升上心頭,剛要有所反應時,突然一隻大手伸來,直接將他手中的仙劍奪去,他雖然看到了這隻大手,卻沒有辦法反抗。

嘣!

又一隻大手出現,大手變成拳頭,同樣是看起來軟綿綿的拳頭,輕輕地砸在他的胸口上。

「噗……」

這一次,李逸忍不住了,一大口鮮血直接噴出,他整個身體倒飛而出,重重地摔在了後方擂台上。

嘶!

這一幕,簡直是驚駭了所有人。

眾人全都目瞪口呆,瞬間變成一隻只木雞,帶著無比震撼的目光,望向擂台之上。

只見此刻,清風仙人一隻手抓著李逸的仙劍,另一隻手保持拳頭轟出之態,而他臉上始終帶著冷笑。

「嘿嘿,這一次,是一成力。」說道,清風仙人扔掉手中的劍,冷冷一笑,道:「怎麼樣?我這個廢人的拳頭好受吧,還想著李大天驕突破到虛神境大圓滿,戰力能強上一些,沒想到啊,還是那麼的弱。」

尼瑪!

老子跟你拼了。

聞言,李逸不顧身體的疼痛,一隻手捂著胸口,另一隻手朝不遠處一吸,仙劍馬上飛到他手中,然後他迅速站了起來,嘴角掛著血絲,長發狂舞,李逸雙眼變得很瘋狂。

「殺!」大吼一聲之後,李逸使出全部戰力,掄起仙劍就要斬來。

嘣!

然而,當李逸剛踏出一步時,對面一股強大的氣息瀰漫開來,將李逸給生生的震飛了,這一刻,清風仙人毫無保留地將體內的氣息釋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