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騙人,這是番茄醬!」

瞳抽了下嘴角,憑藉著身高優勢狠狠地給王的腦袋來了一拳。

「增加下氣氛是不行是吧,我去金拱門搞來這麼多番茄醬我容易么我….真是不解風情。」

一邊抱怨著滄瀾不體諒員工,一邊趕緊把身上的番茄醬弄了下來。

餘光一瞟正好看見滄瀾蹲在一旁捂著臉鬧著變扭。

嘆了口氣,真不知道平時英姿颯爽的王跑哪去了,走上她身後從後面抱住了滄瀾。

「好啦好啦,姐姐跟你道歉還不行么,乖乖乖。」

葉滄瀾沉默著,半響微微抬起頭問道:

「瞳姐,你們真的要死么?」

「噗嗤!傻孩子,誰說我們要死了,剛剛我的意思是我們從來都不畏懼死亡,願意王而戰死。」

突然葉滄瀾轉過身來也抱住了瞳。

「我不要,我不要你們死。前世我殺了我最愛的人,今生我也失去了我重要的家人。現在的我只剩你們了,我要你們都活著,沒有你們那毀滅這個世界又有什麼意義。我寧願我替你們去死,也不想讓你們被傷害到。」

瞳微微一怔,隨後嘴角綻放了一抹溫暖,撩起滄瀾的劉海在額頭上輕輕一吻:

「傻孩子,你的願望也是我們所有人的願望。若是能用我一個人的性命換回大家的生命,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交換。但是啊,這畢竟只是美好的願望不是么,我們總會遇到難以抵擋的強大,當那個時刻來臨時,即使拼勁全力也無法挽回,那離我們而去的人一定希望今後我們都能快快樂樂的不是么?」

「更何況~~~」

瞳微微一頓,嘴角勾出一抹狡黠。

「王你不也知道默穎沒死么?就算我們不來,怕是鬧完變扭自己就出來了吧,哎~~找知道我們就不必要廢這個力氣。」

在瞳懷中的滄瀾臉唰的一下紅透了,僵硬地抬起頭道:

「你…你怎麼知道的….」

「啊?真是這樣啊?」

「夜瞳你這個王八蛋!!!」

半小時后內心再次打開,夜瞳笑眯眯地頭頂著個包子走了出來,三步並做二步跑到飛白身後。

「呼….」

重重鬆了口氣,有恢復到了平時的羞澀的狀態。

被劍氣鎮壓的葉滄瀾也默默睜開了眼睛。

「滄瀾!」

「王!」

….

眾人無比驚喜地圍了上來,滄瀾抽了抽嘴角陰沉地吼道:

「簡飛白膽肥了是吧,還不快放了我!」

被點名的飛白顫抖了一下,立馬撤去了劍氣。

重新恢復自由的葉滄瀾活動了下身體,面對四面八方襲來的目光不由紅了下臉。

惱羞成怒道:

「啊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本王命令你們全忘了!」

千文噗嗤一下,然後一本正經地高聲問道:

「請王明示吾等需要忘記什麼事情!」

「當然是把…..」

反應過來后立刻收口,惱怒地看著千文這傢伙。

「哈哈哈….」

眾人齊齊歡笑起來,就連葉滄瀾自己都忍不住噗嗤一笑。

「好啦好啦,都別鬧了。滄瀾是不是還有事情沒做啊?」

夜鶯在一旁提醒道。

葉滄瀾也收齊了笑容,點了點頭。眾人的歡笑聲也立刻停下,把空間留給了默穎和滄瀾兩人。

深吸一口氣,無比正經地走到默穎面前彎了個90°的腰。

「對不起,我的自大讓你差點死了。默穎你能原諒我么?」

一時間面對這麼正式的道歉,李默穎也有些手足無措,若是滄瀾像平時那樣不正經自己反倒覺得好對付….

這時夜鶯傳音道:

「該怎麼批評就怎麼批評,讓這孩子長點記性。」

回頭正好看見夜鶯那母親般的壞笑,強忍著笑意,裝出一副憂傷的樣子說道:

「哎~~~現在道歉有什麼用呢,都在地獄走了一圈了,要不是雷姬的爺爺在本寶寶現在已經涼透嘍~~」

「滴答滴答…」

突然響起了水珠落在地板上的聲音,眾人順著聲音看去只見滄瀾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啪啦啪啦地往下落。

李默穎立刻慌了神,趕緊扶起滄瀾拿紙巾替她擦起了眼淚。

「嗚嗚嗚嗚~~~默、默穎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

話道後半截都已經聽不清了,只剩滄瀾的抽咽聲。

「沒事的沒事的,我真的一點都不怪你,剛剛都是跟你開玩笑的啦,不哭了好么。」

「那…那你原不原諒我。」

「原諒原諒…就算再來一百次我也原諒你好么,我的小祖宗別哭了好么….」

下一秒,葉滄瀾抓起默穎的衣服在上面抹了幾下,還哼了一下。

紅著小鼻子,拍了拍默穎的肩膀:

「恩,這就對了嘛。好啦一切都過去了,嗯嗯!又是美好的一天。」

意識到自己被耍了,李默穎也抽了抽嘴角。

眾人望著自己的王無奈地扶額,真是倒了八輩子霉攤上這麼一個王,不過….

這樣的霉運還可以再來一百輩子吧。

「咳咳。」

葉滄瀾一本正經從會議室的主位上站了起來說道:

「默穎彙報下現在的情況。」

「遵命王,首先是喪屍的情況,在獵魔人和四大家族的聯合肅清下已經被消滅大半了,只有小部分喪屍還遊盪在外但估計也會被很快消滅。」

「無妨,也沒希望這些喪屍能做什麼。我吩咐的視頻,千文你有拍下來吧?」

千文含著根從摘星手裡搶來的棒棒糖含糊地說道:

「自然,本小姐的英姿一幀不差地都露下來了。」

「恩,默穎你把千文的視頻同四大家族和獵魔人與喪屍戰鬥的英姿全部發到網上。」

正要結束話題時,突然響起了什麼吩咐道:

「記住要雨露均沾~~每個國家的人民都要知道真相。嗯嗯….對了先別發給宇文和上官家,他們的那兩份,我要精心準備一番。」 葉滄瀾嘴角勾出一抹壞笑,合攏雙手抵在鼻尖處,輕聲說道:

「ok。那麼諸君,準備好了大鬧一場了么?」x11

葉滄瀾起身走向了門口處,唰的一下推開的大門。

「很好,那就跟我來吧。」

「咳咳…王是不是我用下傳送更好一點?」

布雷大叔舉手問道。

剛走出門口的葉滄瀾帥氣的身形不由一頓,重新倒退了回來。

重新擺回之前的姿勢並示意布雷坐下。

雙手合攏抵在鼻尖觸——

「為了孤的榮耀,目標上官劍宮——出發!」

帥氣的揮出左手下令道。

「傳送——開啟!」

嗖!下一刻十二道藍光沖向天際——

而隨著默穎的離開,整座別墅失去了異能力的支撐轟然倒塌。

上官劍宮——青玄市。

「咻咻~~~嘖嘖嘖真是有錢人。」

布雷吹了個口哨,抬頭望著眼前的建築物吐槽道。出了雷姬和焚靈外眾人皆是露出了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只見這座上官劍宮坐落在一座直通天際的高山上,然而即使在這雲霧繚繞的山頂上眾人依舊能看得清這座龐大的宮殿。

「羨慕啥,反正不都是我們的么?」

葉滄瀾不屑地一笑,即使它在怎麼宏偉今天過後它的主人就要換人了不是么。

「也是,哈哈。那我先上了哦,先到的人先選房間。」

屠千文打了個響指,然後便踏著八卦圖飛上了山頂。

夜鶯無奈地搖了搖頭:

「跟個孩子一樣,滄瀾你以後要好好管管才行。」

然而此刻葉滄瀾早就消失不見了,不只是滄瀾還有飛白、摘星、大山、佈雷。6人化作光束衝天而起,目標直指上官總部。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都可以組個最皮六人組了。」

貝德維爾不滿地吐槽道,原本按她的想法,如此山清水秀的地方要是能和滄瀾一路慢悠悠地逛上去,牽牽手聊聊天,說不定還能嘿嘿嘿….

「走啦走啦。」

「維爾姐怎麼啦?」

「不用理,又犯花痴了。」

雷姬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然後快步跟上最悠閑六人組。

六人飛行中布雷主動提議道:

「約法三章啊!第一,誰要是造成大規模破壞誰就負責處理屍體。第二,誰殺的最多誰享受最好的房間。第三,王你不能耍詐!」

前兩條葉滄瀾頻頻點頭同意,畢竟兩個規則對自己挺有力的,但這第三條就夠分了啊,什麼叫自己不能耍詐,她是這種人么??!!

葉滄瀾提出抗議。

「布雷同志,請注意自己的措辭啊。」

「對於第三條我們一致同意!」x5

望著眾志成城的五人,葉滄瀾翻了個白眼,哼了一聲不再理他們,然後心中默默把B計劃刪除了。

上官劍庄大門口前——

六人把自己的氣息壓制到了極限,因此裡面的上官家弟子並沒有發現他們。

「喝!唰!喝!唰!」

站在門口處就能聽到裡面傳來的練劍聲,聽劍的破風聲估計得有數千人。

簡飛白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弧度,要比劍他簡飛白不輸任何一人。

「不知道最強是哪階,可不要太無聊了…..」

「大家都不要大意了,上官家以劍陣文明,論單挑實力可能比不過宇文家,但一旦劍陣形成一定的規模哪怕是SS階的強者都會被傷到。宇文家最強的戰績就是以32位S階強者組成通天萬變劍陣成功擊殺了一頭SS階魔物。」

千文甚至能與宇文家排名的上官一族的恐怖,立刻提醒著大家。

「總而言之等會我們各自為戰但也要注意身旁的同伴,切記不要戀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