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行嗎?」

「行……怎麼不行!」吾艾肖貝把她貼xiong抱起:「過來試試……」

「啊……還沒洗澡呢!」烏雲大叫道。

「不洗了,你永遠都是乾淨的……」吾艾肖貝三下兩下除去她的衣服,撲上去伸手一摸,笑道:「這麼濕……」

「想你想的……」烏雲閉上眼睛勾住他的脖子。

吾艾肖貝壓著她勇武起來,可心裡總感覺不太對味,她今天的狀態怎麼來得這麼快?

1442死神來了

當清晨的第一縷曙光照射在沙園大地之前,張鵬飛已經起床了。他沒有驚動其它人,只是在彭翔和林輝的陪同下在酒店的樓下轉了一圈。等他上樓準備吃早餐時,拜黑拉正要找他彙報工作。

「張書記,找到了!」拜黑拉離著老遠就跑了過來。

「找到什麼了?」張鵬飛一陣納悶兒。

拜黑拉興奮道:「找到陳祖德了,警方發現他藏身的地方了!」

「真的?」張鵬飛也很高興。

「是的,已經鎖定他的位置了!」拜黑拉滿臉笑容:「陳祖德也知道這次事情鬧大了,躲在鎮上的一家洗浴中心裏面,沒有您的命令,我們沒敢行動,派人盯著呢!」

「太好了!」張鵬飛看到拜黑拉的身後鄭一波等人也走了過來,看了眼時間說:「抓緊時間吃早飯吧,一會兒們開個短會布屬一下。」

「都準備好了。」拜黑拉也看到了鄭一波,連忙打招呼:「鄭書記,真是不好意思,雙牛鎮條件有限,昨天晚上休息得如何?」

「不用客氣,」鄭一波擺擺手,指了指張鵬飛說:「領導都不在乎,我更不在乎。別的話就不用說了,等這邊的任務完成了,你在好好犒勞我們的戰士吧!」

「那是一定的!」

「先填飽肚子再說。」張鵬飛向餐廳走去,身後跟著眾位幹部,場面看上去頗為壯觀。酒店的服務員都遠遠躲著,她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雙牛鎮人,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陣仗。

張鵬飛吃飯的時候不喜歡多說話,他只是把鄭一波、江小米、拜黑拉、古清正叫到了身邊。邊吃邊說道:「呆會兒我趕到反恐總隊的駐地,開個動員大會,把戰士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說完,他又看向鄭一波:「後援到了吧?」

「到了,我正要向您彙報,一個小之前,後援部隊已經同我的先遣隊碰頭了,他們暫時都在鎮上的學校里駐紮。」

「很好,」張鵬飛又看向沙園的幹部:「你們幾個聽好了,今天採取統一行動,爭取一網打盡,不要留下後患。行動時,一切人……包括我都要聽從鄭書記的調遣,特別是沙園市警方,它們作為外圍力量,一定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拜黑拉幾人點點頭,她看向鄭一波說:「鄭書記,到時候您就下命令吧,我們無條件配合!」

鄭一波微微一笑,說道:「也不用搞得那麼緊張,反恐總隊對付這些人還是沒什麼難度的。」

「好,」張鵬飛擦了擦嘴,「我們到現場再說。」他又看向拜黑拉:「你們就不用去了,該做什麼不用我吩咐吧?」

「明白!」拜黑拉點頭答應,她要帶領沙園的幹部做好後勤準備工作。

張鵬飛帶著鄭一波、江小米趕往鎮上的小學,昨天夜裡先來的戰士們就在教室里對付了一晚上。臨出發之前,張鵬飛特意把江小米叫到身邊吩咐了兩句。江小米仍然坐在張鵬飛的車上,在路上問道:「張書記,今天早上反恐總隊剛剛完成集結,這麼快就採取行動,是不是太急了點?要不要給他們一點準備的時間?」

「不能等了,他們來的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一但那些人有所警覺,行動就不容易成功了。小米,我問你,如果真的是在戰爭年代,或者說西北有反恐任務了,敵人會給我們準備的時間嗎?」

「我……」江小米小臉一紅,不好意思地笑了。

張鵬飛接著說道:「我當初提意成立反恐總隊,目的就在於此,這是一支全天候、24小時待命的快速反應部隊,我對它們的要求很簡單,無論哪裡出現問題,它們都必須在第一時間趕到並且解決!如果連幾個黑幫大佬都收拾不了,那就不是反恐總隊了!」

「嗯,您說得對!」江小米顯得有些緊張,握緊了小粉拳。

「哈哈……」她的樣子把張鵬飛逗笑了,拉著她的手說:「怕了?」

「不是……」江小米搖搖頭,尷尬地說道:「就是……感覺有點不可思議,我們剛到了一天,就發生了這麼多事,就好像……戰爭一樣,您已經下達了很多命令。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讓人……」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張鵬飛感嘆道:「人們都說現代社會是一個快速的社會,其實我們的工作也一樣,只有重視時間的存在,才能採取主動。」

「您說得對!」江小米若有所思。

「小米,你作為一名女幹部,往往比男幹部更加感性,但是在大事大非面前容易缺少一些主見,你要加強這方面的能力。」

「嗯,我會慢慢學的。」

「其實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這一天的確像做夢一樣,如果放在幾年前,我也不敢想象。但是我之所以能這麼快就做出決定,離不開你們這些助手,如果沒有你們的存在,我的命令也不會如此容易。你今後也要注意培養人才,特別是你現在的位置……接觸的幹部更多,要把眼睛擦亮。」

「張書記,感謝您的教導。」江小米十分的感動。

「呵呵,先不說這些了,馬上就要到了。」張鵬飛伸了個懶腰,望著又臟又亂的雙牛鎮,心中的想法更加堅定了。

……………………………………………………………………………………

五百名反恐總隊的戰士早就得到了鄭一波的指示,在現場指揮官的帶動下,早早就在操場上集結好了,戰士們全副武裝,精神抖擻地等待著首長的檢閱。等張鵬飛的車隊趕到時,現場殺氣騰騰,一個個蓄勢待發。

張鵬飛下車后並沒有馬上趕過去,而是站在不遠處望著隊伍,滿意地點點頭。鄭一波從後面趕過來,笑道:「戰士們都迫不及待了!」

「很不錯的氣勢!」張鵬飛微笑著看向鄭一波:「老鄭啊,我看你完全可以當個真正的將軍,訓練士兵很有一套!」

鄭一波不好意思地笑,說道:「這還要感謝陳將軍!」

「你不要謙虛,一支隊伍的精神面貌怎麼樣,完全取決於他的指揮官,是你帶給了這支部隊強有力的氣勢,我很滿意!」張鵬飛說著,注意到最後方電視台的人也已經到位,他就知道該自己表演了。

「張書記,請您檢閱。」

「那就看看吧……」張鵬飛在鄭一波、江小米的陪同下走向隊伍。

一位少校軍官跑了過來,在張鵬飛面前停下,敬禮道:「報告首長,隊伍集結完必,請指示。」

「請稍息!」張鵬飛像模像樣地說道。

「是!」少校又跑回隊伍面前:「請稍息!」

「唰」的一聲響,戰士們的動作十分統一。

張鵬飛站在隊伍的最前面,聲音高亢地喊道:「同志們好!」

「首長好!」

「同志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

張鵬飛說:「同志們,今天是很特別的一天,在雙牛鎮、沙園的歷史上,你們將寫下輝煌的一頁,這一天你們是主角!希望大家不要辜負使命,一定要完成任務!」

「保家衛國,用我必勝!」戰士們齊聲高喊。

張鵬飛點點頭,看向鄭一波說:「你先說幾句吧。」

鄭一波明白自己需要在張書記和戰士們之間起到橋樑的作用,便說道:「弟兄們,剛才張書記的話大家都聽到了,他是特意趕過來為你們鼓勁兒的!我們的隊伍是在張書記的支持下成立的,可是成立了這麼久,除了上次在黑戈壁一戰後,大家閑置太久。外界啊……已經傳出了風言風語,都說你們是襁褓里的孩子,更是西北軍隊當中的花朵,什麼意思……我就不細說了,你們都比我明白!我們是一支神秘的部隊,更是不被了解的隊伍!沒有人認可你們的實力,更沒有人覺得你們會幹大事!在兄弟部隊的眼中,你們就是花瓶,就是宣傳兵!然而在我的心中,你們是西北最強的隊伍!你們每一個人都有以一當十的能力!今天就是證明你們的機會!」

鄭一波頓了頓,給戰士們消化的時間后,接著說道:「你們是張書記的心頭肉,他一手打造了你們,但是對你們的實力……並不了解!包括我自己,雖然我見到了你們平時的訓練,可是在實戰中能發揮多少……我心中也沒底。今天的任務很特殊,這次任務也是省委的一份考卷,希望你們都能交出滿意的答案,不要讓張書記失望!張書記在命令下達前考慮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能用你們,他對我說需要一批最好的士兵,我想知道,你們……是不是最好的?」

「報告,我們就是最好的!」

「很好,下面,請張書記指示!」鄭一波讓到了一邊,把戰士們的情緒調動起來之後,也應該大老闆出場了。

「我相信你們是最好的!」張鵬飛的眼睛彷彿掃過了在場的每一個人,他微微一笑:「確實啊,西北的各支部隊對你們都不太了解,並不了解你們的戰鬥力,上次在黑戈壁……由於任務的特殊性,不方便把細節公開,所以他們並不相信你們的能力!這一次……不是反恐任務,但其作用並不弱於反恐任務,同樣是為了保護西北的老百姓,維護地方治安,這一次是你們展現自我的機會!我今天來到這裡,就是想再審核一下,我希望你們能夠展現出與眾不同的一面!我想知道……你們準備好了嗎?」

「時刻準備著!」操場上喊聲陣陣,傳出了很遠很遠。

「非常好!我也沒什麼要說的,只盼望大家能夠凱旋歸來,在消滅敵人的同時保護好自己!今天的任務只是一個開始,在未來的幾天內,或許你們將成為雙牛鎮老百姓心目當中的守護神!只有今天的任務成功了,接下來……我才有膽子安排你們最重要的任務!同志們,雙牛鎮的未來發展就看你們的了!」

「請首長放心!」

「我對你們的狀態很滿意,希望大家不是西北軍隊當中的花瓶!」張鵬飛笑了笑:「我可以提前告訴大家,今天是一個掃黑除惡的行動,行動代號……就叫死神吧,你們是敵人的死神!」

「死神!死神!死神!」戰士們連喊三聲。

這一切都被電視台的攝像機拍了下來,這也是張鵬飛之前叮囑江小米的,將來會有一箭多雕的作用。現場的有些話需要通過剪輯和審核,只要播出一分鐘的剪輯片斷,就會對外傳遞出張鵬飛想要表達的思想了。

張鵬飛接著說道:「長久以來,雙牛鎮的黑惡勢力盛行,在這裡有很多的大小違法組織,他們把持了雙牛鎮的鐵礦,使得這裡沒有得到正常的發展和秩序,更使雙牛鎮的老百姓損失了本屬於他們的大量財富!同志們,雙牛鎮的未來就看你們的了!具體行動計劃稍後大家就會知道,現在請大家稍作休息,等待鄭書記的命令!」

張鵬飛回頭看向鄭一波,說道:「行動時間、具體方式完全由你決定,不需向我彙報,我只有一個要求,今天必須等到結果!」

鄭一波看了眼時間,說道:「希望讓您中午能喝兩杯!」

「如果可以,我親自給你慶功,記住了……不要放跑一個人!」

「明白!」鄭一波面向張鵬飛鄭重敬禮。

「這邊就交給你了,我先回酒店。對了,把陳祖德抓到后馬上安排審訓!」

「我明白!」鄭一波明白陳祖德在雙牛鎮甚至整個沙園黑道的影響力,張書記這是想拿他開刀了。

張鵬飛看向江小米說:「走吧,我們回酒店研究下一步的工作,這邊就不用我們管了。」

「張書記,」鄭一波叫住張鵬飛:「是不是從現在開始,我就是雙牛鎮治安管理的第一責任人?」

「不只是治安管理,我在酒店時說過……從此刻起,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都要聽你的指揮,你現在是雙牛鎮的一把手!」

「謝謝您的信任!」

「廢話少說吧,抓緊時間!」張鵬飛拍了拍他的肩膀,帶著隨行人員離開了。

回酒店的路上,江小米一直偷偷打量著張鵬飛,回想著他剛才的颯爽英姿,臉上呈現出了花季少女般的崇拜表情。

……………………………………………………………………………………

抓捕行動有鄭一波負責,張鵬飛完全不用放在心上,他回到酒店把沙園市的幹部叫進來召開會議,研究下一步的計劃。

張鵬飛看著面前的這幾個人,微微一笑,無奈地說道:「怎麼……你們一個個看上去這麼緊張?不就是一次掃黑行動嘛,又不是你們直接負責!放輕鬆點,不要這麼害怕!」

大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拜黑拉紅臉道:「張書記,我們可不如您氣定神閑!」

「你們就是經歷的太少了,其實雙牛鎮的問題才剛剛開始,如果現在就害怕了,今後還怎麼辦?」張鵬飛搖搖頭:「我敢說掃黑之後,才是我們真正的麻煩!」

古清正說:「張書記,您說得對,我們……還不夠穩定。」

「好了,說正事吧。」張鵬飛攤開面前的筆記本,「我這次到基層調研本土企業,把第一站選在雙牛鎮,掃黑不是主要目的,這應該是你們的本職工作,但由於歷史原因,我就順手幫了一個忙……」

張鵬飛說到這裡笑了,大家也跟著笑。

張鵬飛接著說道:「我來的真正目的是調整雙牛鎮的鐵礦發展,爭取在雙牛鎮成立一家鋼鐵廠,雙牛鎮擁有這樣的條件,為何不能成立鋼鐵廠呢?原因只有一個,上百家礦企過去都是各自為戰,養尊處優慣了,反正吃飽了不餓,也就沒那麼多想法。而沙園的幹部在巴干多吉的帶領下……也是同樣的心態。但是現在不同了,借著省委大力支持本土企業的機會,我想把雙牛鎮的鐵礦整合起來,統一經營開採,調整產業秩序,重建雙牛鎮,爭取把這裡打造成西北最美的城鎮,而不是一個單純的礦區那麼簡單!」

沙園的幹部都皺了下眉頭,張書記想法雖好,可是面對雙牛鎮的這種情況,如何把上百家鐵礦整合在一起?

「我知道大家的疑問,」張鵬飛的目光掃向大家,「現在雙牛鎮的鐵礦大部分都歸私人礦主所有,長久以來大家已經習慣了這種模式,想把他們集中起來,成立一個鐵礦集團……真的是太難了。不過我想只要給他們合適的利益,也不是一件難事!」

古清正聽到這裡,驚訝地問道:「您所說的同一管理是……是把他們集中在一起,成立一家大公司?那……他們肯定不會答應的!成立后誰來管理經營?股份怎麼算?這……這些問題太複雜了!」

張鵬飛點點頭,古清正這翻話是一位典型的老幹部思維,他看向其它人,問道:「你們也是同樣的想法嗎?」

江小米說:「古市長,我有些不同的想法,難題自然存在,不過要說幹起來不見得真的有多麼難。雖然雙牛鎮有上百家礦企,但是真正有實力的大企業也就……不超過十家吧?而那些大的礦企老闆……其中有不少就在我們要抓捕的名單當中!他們如何發展壯大,如何兼并了其它小礦……這些都是合法的嗎?說到合法的問題,雙牛鎮上百家礦企,有多少是真正合法的?除掉這些稱得上企業的礦,各個村子私人開挖的違法小礦……也有很多吧?張書記之前就說這是一次機會,正好可以趁現在將小礦取締,把大礦整合!他們這些礦老闆……呵呵,在法律面前可都是沒底氣的!」

張鵬飛微微一笑,還是她了解自己。

古清正點點頭,低聲道:「江主任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我再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江小米看了眼張鵬飛,發現領導讚許的目光后,接著說道:「當年張書記在南海省工作時,提出了農業改革,在當時看來,把農民的土地收上來成立公司、統一經營管理這應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吧?可是現在呢?放眼整個華夏國內,此種模式已經遍及了各個省!再來說礦業方面,雙林省也是煤礦基地,過去同雙牛鎮一樣存在相同的問題,可是大家現在可以了解一下,雙林省煤礦的發展非常有秩序,曾經的煤老闆都成為了大礦企的股東,煤礦集團有專業人氏管理,根本不用他們操心。他們有時間后,又紛紛去學習創立其它的企業……這一切都是張書記一手促成的!在這方面張書記有很多的經驗,他現在要在雙牛鎮實施同樣的計劃,有他在我們大家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

古清正老臉一紅,訕笑道:「是啊,是我的眼光不行啊!張書記,看來您早就xiong有成竹了,我們大家聽您的!」

張鵬飛微微一笑,望向江小米說:「你這是舉例子還是拍馬屁啊?」

江小米羞澀地一笑,說:「我這也是實話。」

拜黑拉說:「張書記,江主任說的沒錯,您在這方面有經驗,我們接下來就聽您的了!」

「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張鵬飛溫和地說道:「首先就要看我們有沒有信心了!剛才江主任說得不錯,我們的掃黑行動就是在給鐵礦改革做準備,拿掉了黑惡勢力,我們的鐵礦改革就算是開始了!當然,如果讓這些礦企同意整合成立集團公司,還需要和他們認真談話,讓他們明白整合的好處,其中他們最看重的無非是利益!我們必須讓他們明白,鐵礦整合后,他們的收入不但不會減少,反而還會增加。有了現代化的統一管理、經營,他們也可以輕鬆下來,坐等著收錢就行了!如果有興趣,還可以去投資其它的行業!另外,我想還有一個讓他們感興趣的地方,我剛才不是說想在雙牛鎮成立鋼鐵廠嗎?如果他們也在鋼鐵廠中入股呢?」

「這個……」大家眼前一亮,明白了領導的意思。

傑林說:「這樣就一舉兩得了,不但少走彎路,我們得到了大筆的資金,也讓他們更相信政府了!今後在鐵礦發展中也不會出現違法的事情了!」

張鵬飛滿意地點點頭,說:「下面我們具體談一談策略……」

大家的心都在鄭一波那邊,可是見張鵬飛完全沒放在心上,真的很佩服他的沉穩。會議開到中午還沒有結束,張鵬飛先接到了鄭一波的電話…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i./ 1443鬥不過天

死神行動非常成功,只是由於情報有誤,有一個人還沒有找到他的藏身地點。中午,張鵬飛為鄭一波舉行了小型的慶功會。雙牛鎮的整改才剛剛開始,不宜高興得太早。

接受著沙園幹部的敬酒,鄭一波有些慚愧地對張鵬飛說:「領導,真是不對起,還是跑了一個,您給我的命令……」

「無關緊要,不用放在心上。」張鵬飛擺擺手:「我雖說讓你不放跑一個,但這件事確實不怪你。我想他已經是秋後的螞蚱了,跳不了多久!」

「對,鄭書記,反恐總隊已經成功了!」拜黑拉興奮地說道,此時此刻的她還有些不敢相信,才兩三個小時而已,就把曾經在雙牛鎮叱吒風雲的黑幫大佬抓了個遍,反恐總隊的能力讓人汗顏。

鄭一波微微一笑,看向張鵬飛說:「對了,陳祖德很囂張,還說要見你……」

「見我?」張鵬飛有些意外。

鄭一波笑道:「他外號叫『祖宗』,還真名不虛傳,我親自帶領一支分隊去抓他,他看到我之後很振定,張嘴就說是張書記叫你來的吧?還不等我說話,他又接著說道,你開個價吧,多少錢能放我走?」

「哈哈……」眾人鬨堂一笑,看來陳祖德真是在雙牛鎮橫行慣了,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他眼中就沒有錢不能解決的事情。

「你怎麼回答的?」張鵬飛問道。

鄭一波笑道:「我告訴他是省委下的命令抓他,多少錢我說了不算。他點點頭,說給我一個面子,不過他要見您……」

「呵呵……」張鵬飛笑的肚子都疼了,點頭道:「他這是想直接和我談錢啊!行,呆會兒我就去會會他,有些事正好要和他聊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