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我應該報警處理,是嗎?」

「你說什麼?!」

崔萌萌心跳都要停止了。

找領導都已經無法承受了,若是報警……

那她下半輩子豈不是都要毀了!

不行,絕對不行!

「你不能報警,我不允許。」

「你不允許?」

沈懷琳上下打量她一番,輕嗤一聲,滿臉嘲諷,「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 「你為什麼打給我爸?你就不能多等等?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門難道我還能把自己弄丟了不成?」

華知夏就跟吃了炸藥似的一陣炮轟:「我們來的時候已經說好發生什麼都不要找家長,你是怎麼答應我的?」

「可是……你不見了啊。」哭胞弱弱地回答。

「我不見了你不會找嗎?你打給我爸有什麼用?他還能用遁地術直接過來不成?」

華知夏真是深感無語,對著哭胞就是一頓教訓。

彼時,趙青葵默默跟司寧換到了隔壁桌,一邊吃燒烤一邊看「老娘罵子」。

而師秦更絕,直接趁亂遁走了。

反正這女人的同伴已經找來,他該盡的義務也盡了。

華知夏罵人的時候跟剛才吃燒烤的妖嬈完全不同,堪稱母夜叉,訓得那一群小子是一愣一愣的。

沒多久哭胞的眼睛又紅了,而這時皮鞋廠的兒子默默開口:「你爸爸不在西子,我們打過去是管家接的。」

「……」華知雲聽了臉色總算好了一些,她爸不在啊,那就沒事了。

華知雲剛想轉頭盯梢一眼師秦,誰知卻看到空空如也的座位。

「!!!」

這傢伙竟然真的趁亂逃跑了?

於是剛剛降下去的火焰又升騰了起來,可憐的哭胞再次成為出氣筒。

趙青葵一邊咬著燒烤一邊嘟囔:「這可真是太凶了,女孩子不能這麼彪悍啊。」

「……」剛剛買餛飩回來的李書良。

呵,比華知雲更囂張的他還見過呢。

而趙青葵看到餛飩也顧不得吐槽別人了,屁顛屁顛接過來。

三大碗,剛剛好。

她一碗,司寧一碗,她哥一碗。

「……」李書良。

以為三碗里有自己的一碗,結果……果然沒有沒有自己的。

他冷嗤一聲,默默從另一邊單獨拿出了自己那份。

還好他對小葵花沒有抱任何幻想,人啊果然還是要靠自己。

彼時,李書良又默默看了一眼幫小葵花拆餛飩的司寧,可憐的司寧現在被愛情蒙住了雙眼,遲早有一天,趙青葵一定會露出她真實的面貌,到時候肯定比隔壁桌那母夜叉還要凶。

「?」某寧。

而這邊,華知夏罵夠了,總算願意再次坐下吃東西。

那幾個男生互看一眼也不敢作聲,只能默默陪坐,桌面還剩有一些烤肉和四季豆,香是挺香就是黑乎乎的。

幾人一開始不敢動筷,不過看到挑吃的華知夏竟然一串接著一串吃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不由得動搖了。

於是默默伸出手去拿,華知夏也沒阻撓。

幾人把烤串放嘴裡這麼一嘗,突然就真相了!

「好……好好吃!」

雖然幾人從小錦衣玉食,但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故而也沒注意形象,嘩啦嘩啦一陣狂吃。

趙青葵看了不由得偷笑。

著燒烤一旦吃上癮了想戒掉可沒那麼容易。

住在這裡還好隔三差五來光顧就是了,等他們回了西子,要來一趟可就是兩天兩夜火車。

那可真是太遭罪了。

等幾位少爺也吃飽了,趙青葵這邊也吃的差不多了。

。張哲此刻六神無主。

太亂了!

剛剛他收到消息,苟分貝出事了,現在正在醫院躺著。

而且剛剛經紀人過來讓他看了一條微博,是萬樹成發的微博。

關於萬樹成,張哲略有耳聞。

萬樹成火的時候,張哲還是一個胚胎呢!

不過現在網路發達,稍微一查就可以了解一個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一百三十七章#張明宇登上明星品級榜#雙方你來我往,拳拳到肉,打的那叫皮開肉綻。

一旁的人甚至叫好了起來,一副看戲的好模樣。

「好。接着打,對瞅准他的臉。」

「別光用拳頭啊,用腳去踹他,往襠部踹,狠狠的踹。」

圍觀的……

《山那邊的皇帝》第四百七十四章替罪羔羊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最新章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全文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txt下載、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免費閱讀、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希願

希願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替嫁嬌妻:偏執總裁超兇猛、愛你不過半生劫、偏執總裁惹不起、秦爺,夫人被你虐瘋了、

。 第674章你別來看我

煙花升上半空,在夜空中綻放出一瞬間的繁華盛景,三人站在房檐下,因為爆炸聲掉落房檐的積雪落在三人頭頂。

「李橋君,真漂亮呢。」佐藤明日奈向李橋淡淡一笑,她靠近李橋,在李橋臉頰上輕輕親了一下。

柔軟的觸感加上濕潤的空氣讓李橋渾身緊繃了一下,他輕輕笑了笑,委婉道,「還是不如明日奈你漂亮。」

李橋又拿了一顆煙花擺放在雪地上,隨着煙花點燃,又一顆煙花伴隨着爆炸聲在夜空中綻放,彷彿憑空多了一片星域。

就在這時,房間里的三人也被窗外的煙花吸引,當他們走到窗前,看到屋檐下的劉子瑜三人時,不禁感慨了起來。

「劉總,你說李橋是不是和那個和國女人走得近了點?」馬博文皺了皺眉頭,他看到佐藤明日奈和李橋站在一起,而劉子瑜也沒說什麼。

「我看沒有,現在年輕人的感情就這樣,我女兒也是這樣。」中年男人替李橋解釋道。

「對,現在的年輕人嘛,就這樣。」劉大強雖然心裏不是滋味,但還是笑哈哈幫李橋辯解。

佐藤明日奈仰望着夜空,她正欣賞著這絕美的風景,這是李橋送給她的禮物。

李橋刺客覺得渾身不自在,原因是劉大強也從客廳出來了,正站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

想想自己剛剛還在和明日奈親密接觸,他生怕劉大強剛才發現了什麼。

「今天就到這裏吧,外面風大,容易着涼。」李橋趕忙說道。

「好的呢。」佐藤明日奈笑着答應下來,劉子瑜也跟隨李橋一同回了房間。

這一晚過得異常煎熬,李橋在陪劉大強喝了點酒後坐計程車回到了別墅里,第二天他被噩夢驚醒,夢中劉大強在質問他和佐藤明日奈的關係。

「呼……」李橋長長吐了口氣,他從沙發上爬起來,隨後喝了點水。

打開電視節目,某衛視正在重播著該電視台的春晚,據說請來了不少明星大腕。

上個演小品的演員剛剛退場,中間進來了個特殊嘉賓,李橋差點一口水噴出來,甄德順登場了。

「歡迎甄導。」主持人客氣地向甄德順伸出了手,甄德順也和主持人握了手。

「能請到甄導這樣的大忙人真的不容易,甄導這段時間應該還在為電影忙碌吧,聽說甄導新電影就在春節期間上映,目前成績還不錯。」

「過獎。」甄德順擺了擺手,「票房大戰才開始幾天,目前看不出來什麼。」

「甄導過謙了,去年你和李橋編劇的一場票房之爭現在還被傳為佳話,我想《我的舊時光》這部電影今年也能引領票房潮流。」主持人呵呵一笑,吹捧道。

「也許你說的沒錯。」甄德順翹起二郎腿,哈哈一笑道,「李橋最大的錯誤就是他非要跟風拍校園文藝片,這是一種決策上的失誤。」

「看來甄導對這次電影很有信心。」主持人話鋒一轉,旋即宣佈下一場表演開始。

這場表演的女主角正是《我的舊時光》女主演,她的一首歌讓現場的氛圍再次火爆起來。

李橋嘆了口氣,順便換了個台。他其實對勝負看得並不重,他主要關心今年的票房能為他賺多少錢出來。

至於甄德順這種人,只能說眼不見心不煩。

醉酒的時間總是過得格外快,李橋僅僅是看了會兒電視,時間就快到中午了。

他還有些頭疼,外加身體懶惰,便點了份外賣出來。

過了大約半小時,手機響了,李橋揉了揉眼角,他還以為是騎手打來的電話。

「我就在家裏,只要你敲門我就會給你開門。」

「唔,說得這麼露骨,本姑娘還真有點后怕。」林嘉茵笑了笑,忍不住調戲了李橋一句。

李橋反應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聲音是林嘉茵的,他吐了口濁氣,問道,「最近黃誠是不是給你們放假了?」

「當然!春節他不放假,誰還給他拍電影?」林嘉茵不客氣道。

「你還是對你的導演好點,畢竟以後你還指望他吃飯呢。」李橋笑了笑,和林嘉茵的交流讓他感覺輕鬆了不少。

「但他還指望你吃飯呢,你肯定不會餓死我這個前任的,對不對?」

「呃……對。」李橋無奈,只好應了一聲。

「對了,過兩天我會去西夏,順便看看你。」林嘉茵又說道。

「別!」李橋趕忙叫停,「你要明白你現在的身份,你要來看我被那些媒體人發現了,我最近幾年都不得安寧。」

「還有,現在自己三個女友都在梅城,要是林嘉茵再來,都可以湊桌麻將出來了。」李橋又在心裏補充道。

「都春節了,他們也要休息,我就去看看你,不要緊的。」林嘉茵解釋道,她真的想去見李橋,一閑下來,似乎就能想起來李橋的樣子。

「很要緊,你乖乖等著就對了,等我有時間,我去劇組看你們。」李橋趕忙說道,他真怕林嘉茵一時間想不開,到時候他就要成為梅城的反面教材了。

被李橋幾次三番拒絕,林嘉茵也不高興了,她皺起了眉頭。

「好好好,我不去找你就是了。」林嘉茵猛然掛了電話。

。 「王上?為何要找你?」林夜不解。

待衛十分恭敬地回復,沒有瞥見林暮瘋狂擺手的模樣,說著:「尚書大人,王上讓林姑娘陪同打獵。」

「不可!」林夜想也不想,便厲聲拒絕,他冷冷站在那人面前,渾身散發著戾氣:「告訴王上,她身子不適,今日便不陪同皇上了。」

「這——」

「若是有問題,便讓他來尋我便是。」林夜護著身後的人,眸子泛著濃郁冷意,「還不快去?」

轉過身對著林暮腦袋猛地一敲:「他可不是那麼好勾搭的人!你現在立刻給我回到帳營中,不許出來!」

林暮吃痛抱著腦袋,灰溜溜的回到了營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