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事情容后再說,但凡我有一點發現你在撒謊,我就把你賣到不幹凈的地方去,讓你生不如死!」安易想到自己的小女兒,就心如刀絞,毫不客氣的說道。

丫鬟趕忙低下頭,掩去心中的心虛,心中卻在暗暗祈禱著,希望桃花姨娘千萬不要被別人發現了。

這邊,暗衛們也得到準確的消息,三小姐確實被關在那個破店裡面,和三小姐在一起的,還有三小姐的生母桃花!

「回稟主子,三小姐已經找到了,就在街角的布店裡面!」暗衛趕忙向著齊嫣稟告著。

「那三小姐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齊嫣最關心的還是這個。

「回稟主子,三小姐一切安好,不過被人灌了幾碗安神葯,昏睡了過去!」暗衛畢恭畢敬的說道。

齊嫣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正恰巧安易從偏房裡走了出來,趕忙說道:「老三找到了,被人藏在布店裡面!」

安易本來正垂頭喪氣著,聽到這話,趕忙抬起頭,眼睛更是閃閃發光。

「回稟主子,跟在三小姐旁邊的,還有她的生母桃花一樣!」暗衛恭敬的說道。

聽到這話,安易的眼睛里凝上了一層寒冰,「真是最毒婦人心,連自己的親生骨肉都不肯放過,對了,她一個女人辦不成這樣的事情,還有同夥嗎?」

不要怪安易這麼想,首先打昏一個丫頭,再派人來送信,這就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想到這裡,安易心中有個猜測,或許是和二岳父他們一起辦的!

「確實是還有同夥,其中有一個中年男子,另外還有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周圍的人稱那個貌美的女子為春娘。

我還打聽到,他們以前是專門做仙人跳的,貌美女子去勾引富貴人家的男子,然後中年男子出來勒索,後來嫌年紀大了,他們兩人就來到這裡定居,可是走的夜路也多了,總有些人認識他們,所以口碑不怎麼好!」

安易聽到這話,臉都氣青了,他還以為春良是個好人,還給她五百兩銀子,五百兩銀子呀,足夠一些人家好好活活的過一輩子了!

「你們好好的給我盯著那戶人家,一有動靜立馬向我彙報!」齊嫣交代完之後,就讓暗衛下去了,然後看著安易,說道:「你剛剛也聽到了,可是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決?畢竟咱們已經去報官了,等三小姐回來之後,咱們要沒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恐怕還會再惹是非!

可是要把那兩個人交出去,那寶藏的事情就會被人知道,那到時候惹回來的,是更多的麻煩!」

安易根本就聽不進去這些話,一想到自己的女兒在受苦,恨不得立馬衝出去,然後他揮了揮手,說道:「還能怎麼說?就說丫鬟把她帶回來了,官大一級壓死人,我就不相信縣令敢問什麼亂七八糟的!」

「現在也是不敢問一些亂七八糟的,可是捉到了那兩個人該怎麼處理?我就不相信他們那兩個人還沒有別的幫凶了,咱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齊嫣強調的說道,因為他知道放虎歸山的重要性。

安易稍微沉思了一番,緊接著說道:「要不然怎,反正咱們現在也不缺錢,我就把那堆銀子,抽出一部分放在那個下面,反正誰也不知道銀子有多少,抽出一部分也很多了,等他們狗咬狗的時候,再把他們都抓住!」

齊嫣眉頭緊皺著,覺得這個方法也成,兩個人互相看了看,頓時就有了主意。

老頭子左等右等,終於在天黑之前,等來了一封信。

看著信上的內容,還有信上的地圖,他激動的不能所以,手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怎麼樣?有消息了嗎?」春娘掀開帘子,好奇地問道。

老頭子聽到聲音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把地圖和信都塞到自己的懷裡,然後轉過身,不自然地咳了咳,說道:「沒有什麼消息,你趕緊去休息一下吧,這幾天你都忙壞了?」

「我怎麼睡得著,現在正是提心弔膽的事情,一天沒有消息,我一天就睡不下去,你說這安易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他最疼愛女兒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消息,難道他更愛的其實是銀子?」春娘忍不住抱怨的說道,其實他沒有想到,信和地圖已經送過來了。

「行了,你管這些幹什麼,咱們手裡面還有一張王牌了,實在是不行,再把他兩個兒子拐過來,你趕緊去休息一下吧,這裡還有我呢!」老頭子不想和春娘繼續周旋下去,便半推半就地把春娘哄騙的屋子裡面。

「你真是的,咱們家現在連個人都沒有,要是那對母子倆跑了怎麼辦?」春娘看著自家老頭子如此關心自己,輕輕地拍了一下他,嬌羞的說道。

「你不用擔心,那個人傻的,咱們賣了她還幫咱們數錢呢,趕緊休息一下,看著你疲勞不堪,我可真是心疼!」老頭子笑眯眯的說道,可是眼睛里卻藏著刀。

春娘點了點頭,也覺得瞌睡上來了,挨著枕頭,正準備陷入到沉睡,可是突然覺得不對勁,空氣里瀰漫的,竟然有一股迷煙的味道。

她跟老頭子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也見過許多的把戲,可是萬萬沒有想到,老頭子竟然會把這種東西用在自己的身上,想到這裡,她趕緊屏住呼吸,裝作沉睡!

「春娘,你趕快醒醒,我有些事情給你說……

春娘,你睡著了嗎?

春娘……」

老頭子叫了好幾聲,發現春娘還沒有醒之後,露出一抹微笑,輕手輕腳的離開了這裡,然後把自己懷中的書信拿了出來,看清楚裡面的地址之後,發出一聲嗤笑!

自古以來都是升官發財死老婆,他雖然不陞官,但是馬上就要發財了,接下來就是要死老婆了! 他早就準備好了,等自己拿到了寶藏之後,就把他們兩個都推出去,關於那個女人會不會說些什麼,他也早有準備,等拿到寶藏之後,就灌一份啞葯!

也不要怪他心狠,無毒不丈夫,更不要提他們兩個是夫妻關係,難道沒有聽說過,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嗎?

老頭子想到這裡,捏在手中的寶藏圖笑了起來,趁著夜色,聯繫了幾個朋友,一起來到寶藏的地點。

當看到裡面有那麼多金銀的時候,他們不可思議地張大嘴巴,眼睛里透露著狂熱。

「這麼多銀子,老子這次要發了呀……」一個壯漢忍不住的說道,老頭子聽到這話,皺起了眉頭,心裏面也不願意了,為了這些銀子,他把自己的媳婦兒都推了出去,而且這麼多銀子,還是自己用命換來的?憑什麼要給別人?

講到這裡,老頭子看著他們,說道:「這保寶藏可是我找的,你們充其量都是我一個幫手而已,給你們分一杯羹,也算是看在以往的面子上,你們可不要蹬鬍子上臉,不識好歹呀!」

幾個壯漢聽到這話,面色變了變,最終互相看了看,一咬牙一跺腳,說道:「吃進肚子里的東西還想讓我們吐出來,想得到美!」

老頭看著他們,心中有些後悔,為什麼自己不一個人來,而是帶著他們一起過來呢?終其原因,是自己害怕有危險,想讓他們保護自己,可是來到這裡,什麼危險都沒有,那這份保護就失去了意義!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老頭顫抖的聲音問道:「我自然待你們不薄,有我一口飯吃,絕對不會少你們一口湯喝,你們現在為了幾兩銀子,既然敢這樣對我,是吃了雄心豹子膽嗎!」

壯漢可不怕他,面前的老頭就是沒有一個牙齒的老虎,有什麼可怕的!

「這可不是一點兒銀子,而是很多銀子,有了這些,我就是吃香喝辣一輩子,也是足夠的!」男子看了一眼那些寶藏,笑呵呵的說道。

老頭子察覺到不對勁,趕忙後退了兩步,說道:「你以為我沒有留後路嗎?我告訴你,我要是今天沒有回去的話,咱們幾個人的身份,第二天就會出現在縣衙門口,到時候,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聽到這話,幾個大漢互相看了看,他們也是有家有口之人,自然會有一些牽挂,這件事情要捅出去的話,連命都沒有了,要銀子幹什麼!

幾個人僵持了下來,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感覺到有股香味,就在仔細聞的時候,老漢終於察覺到不對勁,大聲的喊道:「不好,有埋伏,咱們……」

老頭連話都沒有說完就昏了過去,幾個大漢也接連栽了下去,安易從暗處走來,狠狠的踢了他們一腳,說道:「把他們都給我灌了啞葯,弄到西邊去給我挖煤去!」

暗衛點了點頭,便帶著幾個大漢離去了,其中一個還小心翼翼的在安易耳邊說道:「回稟姑爺,那個春娘的並沒有中迷藥,現在正往這個地方趕來,到時候咱們該怎麼辦?」

安易聽到這話,發出一聲冷哼!每個人都有逆鱗,而她的女兒就是他的逆鱗。

「把手腳經都挑了,順便給我毒啞了,怎麼處置就歸你們管,反正我要讓那個賤女人生不如死!」安易冷冷的說道。

暗衛點了點頭,便消失不見了,安易看著外面,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走,咱們去接三小姐去!」

一部分暗衛跟著安易來到了布店,桃花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剛準備去外面看看,卻發現門窗都被關得嚴嚴實實,用力拉扯,卻不動分毫!

桃花也算是有頭腦之人,總算是察覺到不對勁了,就在他感覺到著急的時候,房門打開了,修長的身影出現在面前!

桃花看著這個男人,不由得後退了兩步,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怎麼會找到這裡?」

安易可不想理睬這個狠毒的女人,走進房門之後,把自己的女兒抱了過來,看著她安然無恙之後,鬆了一口氣,桃花到底想幹什麼,可是卻被一些黑衣人看著。

「安易,咱們兩個人總歸夫妻一場,你何必做得如此過分,我知道我做的錯了,求求你放過我……」桃花趕忙示弱,只希望安易能饒過自己一條命。

「你讓我放過你,哼,這種話你怎麼有臉說!」安易冷冷地看著她,「我自然待你不薄,雖然你以前那樣對我,可是我至少讓你有口飯吃,還讓你有住的地方,可是你是怎麼待我的,竟然敢綁架我的閨女,關鍵這個還是你的親生骨肉,虎毒還不食子呢?你這樣的女人,可真是連畜生都不如!」

桃花聽到這話,眼睛里閃過驚恐,就在她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安易給暗衛們使了一個眼色。

至於這個女人會到哪裡去,這就不是安易能夠關心的,反正不是什麼好地方,不過也不是什麼壞地方,會讓她吃些苦頭的!

就在回去的路上,小丫頭總算是醒來了,揉了揉眼睛,看著還有些發愣,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下子就把安易抱住了。

「爹爹!」小丫頭甜甜的叫了一聲,然後想著什麼,苦著臉說道:「我真的沒有亂跑,是丫鬟姐姐帶著我的,說要帶我回家,後來……就看到了娘親!」

安易早就聽到那丫鬟說的事情,摸了摸她的頭,說道:「這事兒也不怪你,不過那個女人不是你娘親,只是一個陌生人罷了,以後她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你的娘親只有夫人,是她千辛萬苦把你救了出來,你以後可要孝順她呀!」

小丫頭點了點頭,想到了什麼說道:「那個丫鬟怎麼樣了?是她帶著寶寶去看……那個女人的……」

安易聽到這話,眉頭皺了起來,然後看著自己的女兒,問道:「你剛剛說的是什麼意思?不是說那個小丫鬟帶你回家嗎?怎麼又說帶你去見那個女人?」 安馨睜著一雙圓碌碌的眼睛說道:「本來那個小丫鬟是說帶我回家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在後門口和那個女人攀談了起來,好像說什麼銀子銀子之類的,最後她被一個陌生的女人打暈了過去,然後……我就被別人抱走了,接下來就看到了爹爹你!」

安易聽到這話,整個人散發的氣息都是冷的,他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拿自己的女兒去交易,尤其是對自己撒謊,更不能容忍!

回到家裡面,安易讓丫環抱著小丫頭去睡覺了,至於那個撒謊成精的小丫鬟,安易根本就沒有想放過她,直接讓管家拉著她跪倒地上。

小丫鬟跪在冰涼的地上,看著坐在上面的安易,身體被嚇得瑟瑟發抖,「老爺……」

安易冷冷的看著她,說道:「你還記得你當初說過什麼嗎?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連我都騙,還敢拿主子去交易,真是膽肥了呀!」

小丫鬟一聽到這話,什麼都明白了,趕忙磕著頭,苦苦的哀求著,鮮紅的血從額頭上滴落下來,「老爺的命呀,我當初也是看桃花姨娘可憐,這才讓小主子去看一下她,沒有想到,桃花姨娘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我……」

「你可真是能言善辯,要不是你,我能和自己的女兒分離嗎?什麼都不要說了,管家,趕緊把她發賣出去!」安易揮了揮手,根本就不想看這樣的女人。

小丫鬟一聽到這話,眼淚都急出來了,自己被發賣出去,那隻能被賣一個地方,就是不幹凈的地方,如果自己去了那種地方的話,還有命活著回來嗎?

「老爺,求求你發發善心饒了我吧,奴婢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保證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吧……」小丫鬟苦苦的哀求著,可是誰都沒有幫她求情,管家叫來家丁,直接就把她拖了出去。

「牛婆子在這裡上次賣給我們一個小丫鬟,現在我們不要錢,再把她送給你,不過我們有一個要求,一定要讓她生不如死,這樣才解我們老爺的心頭之恨!」管家把小丫頭交給了牛婆子,冷冷的說道。

牛婆子聽到這話,點了點頭,其實她也不是喪盡天良之人,不然把別的女孩子賣的不幹凈的地方,能賺到更多,是他把這個女孩子賣到大戶人家,就相當於給那些女孩子一條活路,好歹讓他們有飯吃,等大了歲數還能放出來嚇人,有可能還能攢一份嫁妝,多好的事情呀!

可是這是別人要求的,聽不到管家的話,這女孩兒犯的事兒還不低,如果她要是不聽話的話,那自己的名聲就可能毀了,想到這裡,牛婆子咬了咬牙,對著小丫頭說道:「你也不要怪我,這是別人的交代,不過你以前看著乖乖巧巧的,究竟犯了什麼事兒,人家要置你於死地?」

小丫鬟聽到這話,抽抽噎噎地回答道:「我……我只是讓小姐跟那個姨娘見了一面,誰也沒有想到那個姨娘膽大包天,竟然把小姐拐跑了……」

婆子一聽到這話,倒吸了一口氣,狠狠地打了小丫鬟一巴掌,「你這是不想活了吧?你也不想想,小姐是記在夫人的名下了,你讓她去見生母,還遭受了那麼大的意外,老爺和夫人怎麼可能會放過你?

以前我都跟你交代過了,一定要謹言慎行,畢竟你以前和我在一個村子里,咱們總歸是同鄉,在辦理之前,我都打聽好了,這戶人家非常的和善,而且現在又是大官,多麼好的路你不去走,偏要想去見閻王,真是……」

「婆婆,還請你救救我,我還不想死,更不想去了骯髒的地方!」小丫鬟哭哭啼啼的說道。

「我也不想這麼做呀,可是人家都交代了,我以後還要和他們做生意的,萬一他們發現一點好歹,我不光生意做不成,有可能還會被他們給弄死,你也就可憐可憐我,從了吧……」牛婆子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做完之後,就拉著小丫鬟來到了妓院。

「喲,這可真是稀客呀,以前拉那麼多年輕的小姑娘,都說賣到各個府裡面,怎麼今天有空到我這裡來了?」媽媽看到牛婆子來了,驚訝的說道。

牛婆子低下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指著小丫鬟說道:「這個姑娘你們留著,打雜也好,或者是干別的也好,總歸給她一場活路吧,我也不要賣身銀子,就當老身求求你們吧!」

媽媽一聽到這話,看著這個小丫鬟,眼珠子轉了轉,「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好的黃花大姑娘不要,竟然白白的送我?

要知道這姑娘在養個兩三年,基本上就可以用了,所以……」

牛婆子自然知道這媽媽怕什麼,所以說道:「這孩子確實是犯了一點兒事兒,不過人家點名要送到這裡來,你也就不要擔心了,我只是想讓你給這孩子留條活路……」

「恕我不能答應你這件事情,你應該知道的,來到我這裡,那只有賣身一條路,我可沒有閑錢養那些白吃乾飯的!」媽媽說完之後,就準備扭著腰回到樓上,牛婆子突然出聲攔住了她。

「稍等一下,既然如此的話,這姑娘你就你去吧,我是不會要她的銀子,畢竟我還不想遭報應,不過我也害怕別人的報復,這才把姑娘推給你……」牛婆子把嚇得瑟瑟發抖的小丫頭拽了出來,扔到了媽媽的面前。

媽媽聽到這話,轉過身,仔細打量了一下小丫鬟,點了點頭,說道:「既然你已經做定主意了,那可不要反悔了,在小丫頭我就留下來了,以後她的生死,你可不能再干涉。」

牛婆子聽到這話,艱難的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看著這小丫頭,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也不要怪我,我也要活命呀,你好好的待在這裡,只要聽話,到了年歲,媽媽就會放你回去……不過……你以後的日子有可能會艱難些……」 小丫頭聽到這話,趕忙拉著婆子的衣袖,苦苦的哀求著,「求求你,帶我一起走吧,我保證會好好聽話,以後再也不會做錯事了,你給我一口飯吃都成,我會為你家當牛做馬……」

牛婆子搖了搖頭,會開小丫頭的手,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至於安易這邊,因為老三的平安歸來,讓安易察覺到這個家的漏洞太大,尤其是這次,要不是那小丫頭生出了異心,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家裡面需要好好地整頓一下了,把不聽話的,全部都下放到莊子裡面,以後挑人,盡量挑一些下身子,除非必要不要從外面買人了,外面的人忠心度實在太低了!」安易略帶嫌棄的說道。

「一口也不能吃成個大胖子,這事兒得慢慢的來,說起來都是我的不是,家裡的監管力度實在是太小了,才讓老三遭受到危險!」齊嫣嘆了一口氣,略微自責的說道。

「這事兒也不怪你,都怪那些奴才們,你不要自責了!」安易拍了拍她的手,寬慰的說道。

齊嫣點了點頭,就在這個時候,管家走了出來,看了一眼安易,說道:「主子,縣太爺來了!」

安易聽到這話,眉頭緊皺,「你先把人帶到我的書房,一定要好茶好點心的伺候著,不允許有任何的怠慢,你跟他說一下,我待會就過去!」

管家點頭稱事,便來的門口,恭恭敬敬的說道:「回稟縣太爺,老爺現在還要有些事情要處理,還請你稍等一下,隨在下先到書房等待!」

聽到這話,縣太爺點了點頭,跟隨著管家一起來到了書房,看著裡面乾乾淨淨的,笑了笑,「聽說你家主子以前還讀過一些書,怎麼才過幾年,連書本都沒有了?」

管家低著頭說道:「那些書都被搬到少爺的書房去了,老爺說,那些書自己都會了,書本有靈,不要讓他們耽誤了,所以把書都給了小少爺,讓他們習讀!」

其實書房裡面根本就沒有多少書,因為安易沒有看書的習慣,更加沒有收藏書的習慣,畢竟花那麼多錢,還不如買一些金銀首飾,要是真的是一些非常名貴的書畫,他也絕對會往自己空間里放,也不會放在大庭廣眾之下,要懂得財不露白呀!

安易到現在也等了一會兒,這才姍姍來遲,然後面帶歉意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讓縣太爺等這麼長的時間!」

「大人真是過慮了,在下等等也是應該的!」縣太爺回答的滴水不漏,也顯得彬彬有禮。

安易點了點頭,飲了一口清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縣太爺當忍不住了,便問道:「聽別人說,大人你家的三小姐找了回來,不知道這消息可否屬實!」

真不愧是縣太爺消息這麼靈通!不過想想也是,自己這一路可是把老三抱著回來的,應該有很多人看見,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也沒有隱瞞!

「確實是這樣,說來也慚愧,其實這些都是家裡人做的孽,不過事情已經解決了,就不勞大人操心了!」安易笑著說道。

縣太爺聽到這話,眼珠子轉了轉,「不應該吧,聽說這次綁架你家孩子的,還有幾個陌生人,而且現在都消失不見了,不知道大人作何解釋?」

「這個能怎麼解釋?事情敗露了,他們逃跑了唄!

至於是我家的事情,自然有我們自己家來解決,就不勞大人來操心了,大人還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吧,畢竟這次橋塌,可是有一百多人喪失了姓名,不知道大人該如何解決?」安易綿里藏針的問道。

縣太爺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安易是他的上司,他也不好究根結底,「關於那麼多人……安子確實是個麻煩,所以下官準備上報朝廷,好好說些這些事情,讓朝廷幫忙解決一二!」

安易聽到這話,扯出一抹嘲諷的笑,緊接著說道:「縣太爺在這裡任職也有幾十年了吧,怎麼這麼長時間了,連個升職的機會都沒有,按照縣太爺的功績,這不應該呀,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縣太爺聽到這話,差一點把手中的瓷杯給捏破了,最後尷尬的笑了笑,自然是有人壓著他,能壓著他的,那就是京城裡的侯府,畢竟自己一旦上來了,那自己兒子就有了身份,到時候那爵位,一定是自己兒子的!

「我也知道帶您過得很艱難,這樣吧,這件事情你就不要上報朝廷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我捐獻一千兩銀子,給這隻失去性命的家庭做一些補償,也算是盡一下心意!」安易喝了一杯茶,慢慢的說道。

縣太爺聽到這些話,什麼意思都明白了,安易只想用錢打動自己呀!如果自己接下這錢的話,那三小姐的事情,只能壓下去,而且再也不能提。

想到這裡,縣太爺點了點頭,再說了,就算是自己把這件事情翻起來又能怎麼辦?他又不敢調查安易,而且人家這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不然自己也不會來問問,而不是直接動手抓人了!

「那可真是謝謝大人,大人果然如皇上稱讚一般,是那樣的德善,您放心,您這次捐獻絕對不會白費的,到時候我會給鎮子里所有人都說一下,再給您令一個牌坊!」一個牌坊立起來也才幾十兩銀子,便宜點的才幾兩銀子,但是換過來的,卻是一千多兩,十分划得來。

安易趕忙揮了揮手,臉上滿是拒絕,這牌坊這東西可不能隨便立,要知道,秦瓊被李家人供奉起來,那可是接二連三的倒霉,不過想想也是,哪有活人被人供奉起來的,那份香火,可不是誰都能受用的起的!

「多謝縣太爺的美意,不過想想還是算了吧,這只是一件小事罷了,如果縣太爺真的要感謝我的話,這樣吧,你留下一些墨寶,我想掛在我的書房,或者是掛在我的酒樓裡面,好讓大家讚賞一下!」 安易不會做虧本的買賣,首先縣太爺的字可以鎮住那些宵小,不要到他們店鋪去惹麻煩,雖然自己有名聲,有名號,可是還是比過縣太爺,畢竟縣太爺那些刁民眼中,那就是天大的官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