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玩我主人,你去死吧!」納甲土屍身上金光泛起,他身子突然化成三道幻影,撲向了胡戈。

納甲土屍的已經面臨突破殭屍境界了,他的境界相當於大羅金仙後期了,如果突破到僵神境界,那他就相當於天尊境界。

胡戈根本沒有想到納甲土屍速度這麼快,他眼前一花,納甲土屍的蓋茨沒入他的額頭之中。胡戈慘叫一聲,骨刺已經穿透了他的腦袋,連同元神也被刺穿,他瞪大眼睛,張開嘴巴,「你,你…」話沒說完就倒下了。

一旁的胡妙可頓時急了,她驚呼一聲:「父親!」手中的黑蓮,飛向納甲土屍。

突然人影一閃,江帆到了胡妙可面前,砰的一掌擊中胡妙可身上,胡妙可飛了出去,跌倒在地上,這還是江帆手下留情,剛才只是施展了龍飛在天的六成法力。

胡妙可吃驚地望著江帆,「你,你不是魔界的人?你來自什麼地方?」胡妙可震驚道。

「哼,我來自什麼對地方你無須知道!你真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長著一副美貌,手段卻如此狠毒!我江帆出來不殺女人,你滾吧,以後不想再見到你!」江帆冷哼道。

胡妙可臉色鐵青,她緩緩地站了起來,慢慢地朝著門口走去,當她路過江帆身邊的時候突然她大吼一聲:「我和你拼了!

胡妙可渾身膨脹起來,身體變成樹榦,四隻變成樹枝樹葉,瞬間變了一棵參天大樹。大樹渾身綠色,樹根四處蔓延,整個屋子都是樹根,屋頂早就被撐破了。

「呃,主母原來是樹妖啊!」納甲土屍驚呼道。

江帆也大吃一驚,沒想到如此美貌的女人竟然是樹妖,「我靠,真沒想到,她竟然是樹妖!」江帆驚訝道。

「哈哈,你們別想離開這魔林,去死吧!」大樹裡面發出聲音,那聲音分明是胡妙可的聲音。

只見那些地上的樹根從四周包抄過來,大樹的樹枝也伸向江帆和納甲土屍,頃刻間江帆和納甲土屍四周如同被蠶繭包裹了似的。

「哼,我已經給了你機會,你卻不珍惜,那我就不客氣了!」隨著一聲龍吟,江帆身體變成四條青龍,他使出了青龍九變中的第六變。

轟的一聲巨響,那些樹枝、樹根斷裂,木屑飛濺,大樹身上出現了兩裂痕,強大的氣浪把整座宮殿的都夷為平地,周圍十多里的魔林的樹全部攔腰折斷。

召喚月票,月票!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江帆這招青龍九變威力太大了,一旁的納甲土屍都目瞪口呆,「呃,主人真是太偉大了!」納甲土屍驚呼道。

嘩啦啦,大樹倒下,樹榦、樹根、樹葉全部消失,地上躺著的是胡妙可,她臉色慘白。納甲土屍立即衝上去,「我靠,老子吸了你的陰氣!」納甲土屍就要動手。

「算了,傻蛋,她受傷不輕,就饒她一命吧!」江帆擺手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

江帆望著地上的胡妙可,「哎,美貌的女人,愚笨的頭腦!」江帆嘆息一聲,對著納甲土屍揮手道:「傻蛋,我們走吧!」

江帆和納甲土屍走後,胡妙可艱難地爬了起來,她咬牙切齒道:「哼,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江帆和納甲土屍離開了魔林,江帆拿出地圖,魔風谷與魔林相隔並不遠,只隔一座山,翻越過山之後就是魔風谷了。

那是一座光禿禿的石頭山,名叫魔石山,山上瀰漫著黑氣,江帆望著魔石山,「我靠,這魔石山黑氣這麼重,難道山上有魔獸不成?」江帆驚訝道。

「主人,那山上有魔獸,小的已經聞到了氣味了,而是一個龐大的傢伙!」納甲土屍道。

「哦,龐大傢伙?那我倒要見識一下是什麼魔獸?如果是好東西,那可以收服它!」江帆好奇道,他現在只要遇到魔獸就想著收服,主要是考慮到用在航母巨獸上。

兩人到了魔石山下,「主人,小的去把那魔獸引出來!」納甲土屍道。

「嗯,去吧!」江帆點頭道。

納甲土屍背上長出翅膀,飛了起來,他飛到半山腰地方,手中的骨刺暴漲,變成一根幾百米長的骨刺,對著魔石上就是狠狠地紮下。

噗的一聲,骨刺沒入魔石之中,沒等骨刺拔出,就聽到嗷的一聲嚎叫,咔的一聲響,山石裂開,從裡面冒出一隻龐大魔獸。

剛才納甲土屍的骨刺扎到它身上雖然沒有扎傷它,但是把她給扎疼了,它正在睡覺,被吵醒,十分憤怒。

那魔獸渾身漆黑,身上都是黑色疙瘩,背上是鋸齒狀的背骨,腦袋圓溜溜的,上面還有兩根十多米長的觸鬚。嘴巴烏黑,如同螃蟹的鉗子,長長的身子就像火車車廂,身子下面是密密麻麻的腳。

「我靠,這好像是一條蟲啊!」江帆驚訝道。

空中的納甲土屍喊道:「主人,魔獸出來了!」

「傻蛋,你逗逗它,看它有什麼本領!」江帆道。

「好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

隨即納甲土屍拿著骨刺對著魔獸狠狠地紮下,砰的一聲,骨刺扎在魔獸身上,火星四濺。魔獸抬著頭看到了空中的納甲土屍,它嗷的叫了一聲,身子猛地豎了起來,瞬間就和納甲土屍同一高度。

緊接著魔獸張開嘴巴,呼!噴出黑色的毒液箭,嘶嘶!數十支毒液箭朝著納甲土屍飛射過去。納甲土屍猛地扇翅膀,身體急速下降,遁入魔石山中。

魔獸身子立即紮下,頭沒入魔石之中,在地下,魔獸找到了納甲土屍,立即追趕過去。納甲土屍立即冒出地面,伸開翅膀飛到高空之中,如同一直老鷹一般。

那頭魔獸冒出地面,抬頭看到空中的納甲土屍,嗷嗷地叫了兩聲,隨即它身子弓了起來,如同一張彎弓似的,緊接著彎弓張開,身子彈射起來。

嗖!就像射箭一樣射向空中,竟然到來了納甲土屍的高度。一旁的江帆不禁驚嘆道:「我靠,這魔蟲子真有一手呢,不錯,可以收為己用!」

那魔獸彈射到空中之後,身子再次弓起,再次彈射,竟然超越了納甲土屍的高度。納甲土屍也震驚了,「我靠,這蟲子還有這麼一手啊!」納甲土屍驚訝道。

納甲土屍正驚訝的時候,那魔蟲翻身而下了,身子盤旋而下,尾巴直奔納甲土屍纏繞過去。納甲土屍根本沒想到這魔蟲還有這麼一手,頓時躲避不及,被纏住了。

魔蟲纏住納甲土屍后,身子收縮,納甲土屍被纏得渾身骨節咔吧作響,差點都碎了。納甲土屍勃然大怒,大吼一聲:「五行之金甲變身!」

這可是納甲土屍最新的變身,還是第一次使用,身上上泛起金色光,身體迅速膨脹。魔蟲再也纏不住納甲土屍的身體了,它不得不鬆開,否則身子就被撐斷了。

納甲土屍變成三十多米高的巨人,手拿著骨刺,對著魔蟲狠狠地砸下。砰的一聲,魔蟲被打得飛了出去,掉落在魔石山上。

緊接著馬甲土屍一腳踩在魔蟲背上,骨刺低著魔蟲的頭道:「你服不服?」

魔蟲發出嗷叫聲,腦袋搖晃著嗎,那意思是不服氣,「我靠,小樣,你不服是吧,老子把你穿起來!」

納甲土屍拿起手中骨刺對著魔蟲的尾巴刺下,他想用骨刺從魔蟲尾巴次進入,從嘴巴里出來,這一招夠狠的。

江帆明白納甲土屍意思,如果這樣穿一下,那魔蟲就要去調半條命了!江帆急忙喊道:「傻蛋,住手,不要弄死它了,只要它臣服於我就可以了!」

納甲土屍改變主意,骨刺擊打在魔蟲腦袋上,「魔蟲子,你看,那個就是我主人,你只要跟著我主人,你將來可以成為仙獸!」納甲土屍道。

那魔獸聽說可以成為仙獸,立即不停點頭,接著腦袋裡飛出一顆紅色的靈魂精血。那顆靈魂精血緩緩地飛到江帆面前,江帆伸手抓住魔蟲的靈魂精血,霎那間知道了魔蟲所有的信息。

「傻蛋,放開它吧!」江帆揮手道。

納甲土屍鬆開腳,那魔蟲立即快速爬到江帆腳下,嗚嗚地叫著。江帆微笑點頭道:「嗯,你放心吧,我會讓你變成仙獸的!你先到符咒世界中去吧!」


江帆一揮手,一道金光一閃,魔蟲立即消失不見,進入符咒世界去了。

江帆和納甲土屍翻越過了魔石山,出現他們眼前的是魔風骨,他們站在谷口,依稀聽到谷內乎乎的風聲,這裡之所以叫魔風骨,就是谷內經常颳風。

魔風谷的入口也有塊石碑,石碑上寫著:「魔風谷,閑雜人不準入內,違者殺無赦!」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主人,您看那是什麼?」納甲土屍道。

順著納甲土屍手指方向,江帆看到了魔風谷口的大樹上,吊著許多魔人屍體,還有幾隻魔鳥在啄食屍體上的肉。

「這些人是被誰殺死的?」江帆驚訝道。

正驚訝的時候,突然魔風谷口傳來號角聲,魔風谷里衝出幾百名魔人,他們抬著兩個人走了出來。那兩個人掙扎著,「放開我,我是被冤枉的,不是我乾的!」那是女人的喊叫聲。

「臭娘們,你們不要喊冤了,風魔尊決定的事情是無法更改的!你們就等死吧!」

那兩名女人看的江帆換個納甲土屍立即呼喊道:「救命啊!救救我們,我們不想死!」

看到這種事情江帆不得不管了,他大喊一聲:「住手!」伸手攔住那些魔人去路。

為首魔人打量江帆,雙手叉著腰道:「你是何人?竟敢管我們風魔尊的事情!」

「你們為何要殺這兩名女人,她們犯了什麼罪?」江帆冷冷道。

「哼,她們偷了風魔尊的魔晶石,按照魔風谷的規矩,她們就要處死!」為首魔人冷冷道。

「我們沒有頭風魔尊的魔晶石,我們是冤枉的!救救我們!」兩名女人哭喊道。

江帆望著那個為首的魔人,「你也聽到了,她們是被冤枉的,我看還是回去讓風魔尊重新調查吧!」江帆道。

「這可不是,這是風魔尊的決定,只要是風魔尊的決定是不能改變的,就算是錯的也不能改!」為首魔人冷冷道。

「哦,我可不認識你們的什麼狗屁魔尊,這裡是我說了算,你們不準殺她們!」江帆冷笑道。

為首魔人看到江帆如此如此囂張,不禁冷笑道:「你們是外來的吧,不知道我們風魔尊的厲害吧,這這魔風谷里,誰敢惹我們風魔尊,那他就是找死!」

「呵呵,沒想到你們狗屁的風魔尊還這麼囂張,那老子就惹他了,看他把老子如何?」江帆雙手叉腰擋在路上。

那人臉色微變,立即對著身後那些魔人揮手道:「兄弟們,殺死他!」

那些魔人立即沖向江帆,沒等江帆動手嗎,納甲土屍沖了上去,「誰敢傷我主人,老子爆他花花!」揮動骨刺,那些人立即慘叫倒在地上。

剩下的那些人不敢上了,一個個望著為首魔人,「老大,這人太厲害,我們還是回去稟告風魔尊吧!」

為首的魔人感覺到納甲土屍無法對付,立即點頭道:「走,我們回去稟告風魔尊去!」

他們轉身就要走,「站住,我沒有叫你們離開,你們誰敢離開半步,我就殺死誰!」江帆冷冰冰道。

頓時所有魔人停下了,為首魔人冷笑道:「不要理他,我們走!」他代替就要走。

只見一道人影一閃,納為首魔人慘叫一聲掉到了,納甲土屍的骨刺沒入他的腦袋之中,他當場死亡。

「哼,誰敢違抗我主人的意思,那結局只就是死!」納甲土屍惡狠狠道。

剩下的那些魔人一個個嚇得不敢動彈了,「你們把她們放下來!」江帆吩咐道。

那些魔人立即放下那兩名女人,給她們鬆綁,那兩名女人急忙給江帆跪下,「多謝大人救命!」兩女人一起道。

「不客氣,你們到底是怎麼回事,風魔尊為何要殺你們呢?」江帆驚訝道。

「我們是風魔谷裡面的居民,我們只是路過風魔尊府門口,他們就說我們偷了風魔尊的魔晶石,就要殺我們的頭!」其中一女人道。

「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江帆驚訝道。

「是的,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我靠,你們風魔尊真是個瘋子,這樣看,濫殺無辜,真是混蛋!」江帆忍不住罵道。

「主人,我們殺進魔風谷去宰了這個風魔尊!」納甲土屍拿起骨刺道。

江帆搖頭道:「傻蛋,你別衝動,我們只是聽了單方面的口述,事情具體真相併不是很清楚。」

「大人,我們你說的都是真的,句句屬實,如同半句假話,我們寧願被處死!」兩名女人齊聲道。

江帆摸著下巴,思索片刻,望著那些魔人道:「你們知道事情經過嗎?」


那些魔人搖頭道:「我們不知道,我們只是執行風魔尊的命令。」

「走吧,你們領我們去見你們風魔尊,我要當面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江帆揮手道。

「什麼,你要見我們風魔尊,你們是外人,是不能進入魔風谷的,否則殺無赦!」

「殺你嗎的頭!老子打死你!」納甲土屍一拳砸在那魔人鼻子上,那魔人慘叫一聲倒在地上,納甲土屍一腳踩在那人身上。

「你還說不讓進魔風谷嗎?」納甲土屍兇狠道。

那魔人嚇得渾身哆嗦道:「小的不敢了,你們隨你進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