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應該也是發現了那炎冰域的動靜了吧?」鹿蟲之主問道。

「對。」方雲點了點頭,「我也正朝那邊前進。」

「既然如此,那我們便一起走?」鹿蟲之主道。

「好。」方雲也是乾脆。

「不知你是?」鹿蟲之主問道。

「拳道主!」方雲笑道。

「拳道主?」鹿蟲之主眉頭一挑,不由暗道,「還真的不認識。」

嗖!

嗖!

一道流光都高速前進。

又飛行了三天,他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嗯?」方雲的目光透過爍影舟,看向遙遠處那無盡的黑色沼澤中的場景。

只見一艘巨大的艦船,正緩緩的從黑色沼澤中往外浮現。

這艘艦船通體漆黑無比,並且體表還有著大量的黑色岩漿緩緩滴落,滴落到下方那黑色沼澤中。

此刻整個艦船正在浮出,令黑色沼澤的那片區域一片翻滾,大量黑色流體朝外流動,引起劇烈震蕩。

「可是影埃?」鹿蟲之主浩浩蕩蕩聲音直接透過領域傳遞開。

影埃?

方雲看著遙遠半空中那頂尖宮殿類至寶,也很快確認這的確是影埃之主的至寶。

「對,正是我和巫魎,沒想到在這居然能碰到鹿蟲之主。」影埃面色微變。

「看到我們來不高興?」鹿蟲之主的聲音傳出。

「嘖嘖……我卻高興的很,只是順路而已,沒想到便碰到這墓陵之舟出世,真是我的大際遇。」

「哼!」影埃冷哼一聲,「至於旁邊那位使出巔峰至寶領域的強者,不知是誰?」

「拳道主。」方雲的聲音也傳遞出去。

「拳道主?」影埃之主道,「鹿蟲之主倒是和一個陌生人走在一起,倒真是罕見」

「既然碰到了,目的地也一樣,自然是一道來了。」方雲笑道。

此刻方雲也是驚訝看向那艘破舊的舟船,此刻從無盡的沼澤中緩緩冒出。

「按理說……這墓陵之舟還沒有到出世的時間,沒想到我剛來,這就出來了?」方雲眉頭一挑。

其實在人類族群中,關於墓陵之舟的傳說很多,而詳細的訊息卻很少。

『墓陵』是宇宙舟內域中,一個具有傳說性的奇特地方。

『墓陵』其實是『宇宙舟』無盡紀元之前隕落的強者們的墓地所在,當然從未曾有強者進入過,也沒誰看到過『屍體』。

不過至少那裡有那些古老存在隕落後留下的寶物,也有古迹遺殘留,自然是無數強者無比渴望進入的地方。

可是這墓陵之地,豈會允許旁人隨意打擾?

所以即使是宇宙最強者,也無法強行進入其中。

不過若是遇到墓陵之舟,便可進入墓陵,至少曾經有這個先例。

「這就是進入墓陵的墓陵之舟?」方雲仔細看著那浮現的古老艦船,「看起來我的運氣還真不錯。」

「不過想要認主……必須進入墓陵之舟的內部,找到它的控制核心才行。」

「想要進入墓陵之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等它主動開門。」

「如果它不主動開門,誰都無法強行破開。」

「可如今墓陵之舟還並未徹底出世,所以那隻能先等等了。」

其實這墓陵之舟雖說具有不可破壞性,可並非是強大的宮殿類至寶,更像是強大的工具。

若是躲在墓陵之舟內,外界強者進行攻擊的確會被墓陵之舟抵消一部分,可依舊有大部分衝擊力傳遞到裡面。

也就是說,墓陵之舟明顯不像是宮殿類至寶一樣,達到極限之前,能完美的抵擋物質衝擊力。

不過它倒是天然抵擋靈魂攻擊的強大寶物,因為材質極其特殊,虛化神力根本無法穿透這墓陵之舟。

也就是說,這墓陵之舟甚至比靈魂類至寶的效果更高,能完全免疫靈魂攻擊。

墓陵之舟不斷從黑色沼澤中緩緩浮現,速度極為緩慢,不過動靜卻一直在持續著,很快便又吸引來一座頂尖宮殿類至寶。

這個頂尖宮殿類至寶的擁有者,乃是第一輪迴時代祖神教強者。

只有在原始宇宙中時,祖神教才是最強大的時期。

可一旦某個輪迴時代的原始宇宙徹底毀滅,進入下一個輪迴……這祖神教就失去了本源意志的庇護。

沒了宇宙本源的庇護后,勢力威懾力姿態會弱不少,同時團結程度也大減,顯得很散亂。

時間緩緩流逝,隨著一個又一個強者到來,墓陵之舟終於徹底出世。

「轟」

墓陵之舟徹底懸浮,艦船的船底脫離了黑色沼澤,隱隱浮於空中,同時整個艦船的艙門開始震動了起來。

如今留在這裡的強者,一共有5股勢力,分別是紫月聖地、神眼族、骸族、第一輪迴祖神教,人類方雲。 第六十章猥瑣大叔

「要是當年沒有喬翹從中作梗橫插一腳,當時我們肯定就在一起了。」

傅鄭航上上下下將顧兮兮打量了一番。

一雙眼睛裡面是毫不掩飾的驚艷:

「真不愧是當年A高的校花啊!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比當年更加漂亮,更加有女人味兒了。」

本來顧兮兮對這個傅鄭航沒有什麼印象。

可是,當他提起喬翹的時候,她就反應了過來。

當年這個傅鄭航仗著自己家裡有點錢,就對顧兮兮表白。

顧兮兮對他這種弔兒郎當的二世祖一點興趣都沒有,屢次拒絕。

可傅鄭航那個傢伙卻越挫越勇。

甚至還籠絡了顧兮兮當時最好的朋友喬翹來當說客。

就這樣,傅鄭航堅持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就在顧兮兮差點要被他感動到的時候,意外出現了。

那天,她因為來大姨媽肚子疼,所以提前下了晚自習,回宿舍休息。

一推開門,就看到兩個赤條條,白花花的身子歇斯底里的糾纏在一起。

那兩個人不是別人。

一個是追了她兩年的痴心漢傅鄭航。

一個是她最好的朋友喬翹。

直到那個時候,顧兮兮才知道:原來他們兩個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勾搭在一起了。

像這樣躲在寢室裡面偷吃,已經是家常便飯。

顧兮兮還清楚的記得,當傅鄭航被抓包之後,非但沒有一點悔恨羞恥的意思,反而還理直氣壯地質問自己的那句話:

「顧兮兮,你覺得我們臟是不是?你以為你自己又能夠乾淨到哪裡去?」

「喬翹早就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你從初中開始就不停的換男朋友,還墮過胎呢。」

「哼,一個被人玩爛的破鞋而已,還在我面前裝純潔!要不是喬翹看我傻,告訴我,我還一直被蒙在鼓裡呢!」

顧兮兮萬萬沒有料到。

喬翹竟然會這樣抹黑自己。

當即二話不說,直接掏出手機把他們兩個的醜態拍了下來,發給了教導處主任。

因為事情影響太過於惡劣,他們兩個差點被退學。

後來傅家花了很大的力氣走動,托關係才保住了他們的學籍。

事情看上去好像平息了,可喬翹的名聲卻徹底毀了。

她不甘心,於是四處散播謠言。

說顧兮兮私生活混亂,男朋友無數,還偷偷打胎,甚至還不知道從哪兒弄到了顧兮兮進出婦產科醫院的照片視頻。

當年,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讓顧兮兮保送燕大的資格被取消。

甚至在家裡,毫無立足之地——

多年前的事情,像電影一樣飛快從腦海裡面過了一遍。

顧兮兮擰著眉頭,臉色也越來越冷了:「不好意思,我不記得我們認識。」

冷冷的扔下這話,她牽著兩個孩子轉身就要離開。

可是,腳下的步子還沒邁開,手腕突然被人拽住:

「顧兮兮,別人都說愛之深才恨之切,你明明就認出我了,還假裝不認識,你該不會是還沒放下吧?」

顧兮兮嫌惡地想要把他的咸豬手甩開:

「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氣了。」

傅鄭航非但沒有被嚇到,反而笑的一臉油膩:

「我就不放,當年你不就是喜歡我對你這樣死纏爛打嗎?要不是那天在宿舍裡面被你撞破我跟喬翹躺在一起,你早就被我搞定了,啊——」

他的話還沒說完,突然慘叫一聲,緊抓著顧兮兮的手也鬆開了。

他不敢置信的捂著自己的膝蓋,扭頭一看。

發現旁邊站著一個四歲左右的小男孩剛把腳收回去,正怒氣沖沖的瞪著他:

「放開我媽咪,臭流氓!」

顧小熙為了保護媽咪跟笨蛋妹妹,從小就練跆拳道。

雖然個子小,但是他知道踢哪裡殺傷力最大,最疼。

這會兒,他跟個小大人似的,正氣凜然。

傅鄭航壓根兒就沒有把這四歲大的小孩子放在眼底:

「我跟你媽咪說話,有你什麼事?滾一邊去,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顧小熙一點都不怕:「這位猥瑣的大叔,你剛才對我媽咪說的那些話頂多算騷擾,但是你動手的話,那就是不折不扣的耍流氓了。我報警是可以抓你的,知道嗎?」

見一個四歲小孩竟敢這樣懟他,傅鄭航當時就氣笑了:

「小兔崽子,我動手又怎麼樣?只要我願意,我動嘴都可以。」

說著,他直接轉身朝著顧兮兮那邊撲過去。

那樣子,竟然是打算親她!

顧兮兮眼神一寒,正準備一記飛腿踹過去,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凌厲的聲線:

「老公,你在幹什麼?」

顧兮兮循著聲音看了過去。

赫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

喬翹踩著高跟鞋,牽著一個小女孩匆匆地從幼稚園裡走了出來。

雖然嘴裡在呵斥傅鄭航,但是刀一樣的眼神卻是落在顧兮兮身上的。

「是你?!」

走近之後,喬翹一眼就把顧兮兮給認了出來。

時隔這麼多年了,這個女人非但沒有一點老態,反而越發的年輕漂亮有氣質了。

喬翹本來就嫉妒顧兮兮的年輕美貌。

一看到自己的老公還跟她糾纏不清,更是火冒三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