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你希望有什麼用?」凌若冰走向安夏,穆慧妍那副慈母般的表情讓她有些彆扭,她甚至想過,穆慧妍到底是什麼來歷?會不會跟她有關?畢竟徐錦成也說過,他只是得到確切消息夏紫萱已經死了,但並沒真正見到夏紫萱的屍體,在墓園立了個衣冠冢而已,所以,會不會夏紫萱和龍夜斐一樣都沒死?「你到底是誰?」

穆慧妍一怔,「我是穆慧妍啊,穆家的女兒。」

「是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我媽呢。」凌若冰故意這麼說了句。

穆慧妍笑了笑,「怎麼會,我這輩子沒結過婚,更沒生過女兒,我倒是希望能有你這樣的女兒。」

事情還沒做完,她還不能和凌若冰相認。

凌若冰一聲冷笑,看來是自己多想了,穆慧妍就是穆慧妍,怎麼可能是夏紫萱?「我走了,你回去吧。」

穆慧妍去了工廠,郭美詩拿了份文件給她,「免檢申請到了,以後可以直接出貨。」

「好。」穆慧妍走向徐錦成,「真是太好了,我們的產品終於得到了市場的檢驗。」

徐錦成雖然一直跟黑道有關,但對產品質量還是嚴格把關的,免檢對他來說只是少了些程序,提高了信譽度,他並不怕檢驗。

凌若冰飛回M國后又去了那家醫院,希望能再次看到那個男人,但在醫院守了幾天也沒發現什麼,特意問過護士和醫生,他們都說那名男子叫徐健,身上有多處皮膚損壞,一直在他們醫院做修復。

凌若冰有些失望,他叫徐健?可在她的印象中並沒這號人物,那人為什麼經常去看她?也就說那人是認識她的,卻弄的神神秘秘,還有,跟在他身邊的女人是誰?她擔心的是,如果這人是龍夜斐會不會也跟墨司宸一樣,等她想跟他重歸於好時,他的身邊已經有了其他人……

不管這麼嚴,這都只是她的一種猜測,只有見到徐健問清楚他才能解開謎底,這就是凌若冰能夠待在M國唯一的目的,如果那人就是龍夜斐,如果她能把龍夜斐帶回去,龍家一定會對她另眼相待,到時候……

正幻想着,一女人從她身旁路過,凌若冰心中一顫,這女人她見過,就是那天陪在徐健身邊的那個!

「小姐,等一下。」凌若冰追了過去,「你好,請問和你一起的那位徐健先生來了沒有?我有點事想找他談談。」

女人警惕的打量着她,「你是誰?」

「我叫凌若冰,之前在這家醫院做過整形,那段時間徐健先生經常來病房看我,雖然戴着口罩和帽子,但從他的眼神看出來了,跟我的一位故人有點相似,我希望能見他一面,對了,你怎麼稱呼?」

這女人叫葉心,面露疑惑,「徐健經常去看你?他像你的哪位故人?」

凌若冰看出來了,這女人應該不知道叫徐健的男人經常到病房看她的事,為了不引起她的敵視,隨便找了個借口,「像我先生最好的朋友,我先生幾年前出了一場事故,我很想念他,所以看到像他朋友的人,心中便感觸很深,想見見,也許他會知道點什麼。」 第65章

慕安安正要走過去,剛才跟江楓連麥的經理人,則上前一步,率先攔住了慕安安的路。

「宗先生,可否借一步說話?」

慕安安心裡知道對方要幹什麼,無所謂的聳肩,跟經理人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到轉彎口,只有慕安安跟經理人時,經理人直接從口袋裡那出一支票,「宗先生,這裡有一百萬,今天這事,就這樣結束。」

慕安安低眸看著支票上的錢,再一抬頭看著宛若恩賜的姿態的經理人。

果然什麼人養什麼狗。

慕安安冷笑,「江大少爺用一百萬,就想買自己右手?不知道我是該說,江大少便宜呢,還是小氣呢?」

經理人蹙眉,「兩百萬。」

「沒誠意。」

「五百萬。」

「打發要飯呢?」

經理人已經被慕安安兩句話懟的臉黑了,「宗先生,不如,你直接說一個數。大家日後還要見面,不要弄的太難堪。」

「不好意思,我不覺得一個廢了右手的大少爺,日後還能跟我見面。」慕安安話很不留情。

在氣死人不償命這件事上,她就沒輸過。

懶得跟經理人多說,直接朝著江楓走去。

江楓抱著頭盔,咬牙切齒的盯著慕安安,「你可真是好手段。」

慕安安聳肩,「那也是江少承讓了,不然我也不會贏啊。」

「宗七!你他媽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江楓徹底炸了。

「不好意思哦,反正我就贏了比賽,我不囂張一點,對不起你江大少爺的無能啊。」

「你……!」

「誒誒誒。」在江楓被慕安安氣到無言時,亮亮已經搬過來桌子,「什麼都別說了,履行諾言吧,江大少!」

桌子上放著一排工具。

鋼棍、大刀、木棍甚至連手術刀都有。

這一群人賭注向來大,這種粗暴的賭約履行,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而江楓本來還難看的臉,在看到桌子上工具時,明顯有些退縮的後退。

旁邊的亮亮一腳朝江楓踹去。

江楓失控的趴在桌子上。

手在觸碰到桌子上的冷刀時,當即失控尖叫一聲想要閃開,但被亮亮按住了手。

一旁江楓團隊看不下去,直接警告,「你給我放開!」

亮亮:「願賭服輸,難道堂堂醫藥集團大少爺,還想耍賴嗎?」

亮亮這話一說,周圍看戲的人當即附和。

「就是就是,江氏大少爺啊,願賭服輸,可不能耍賴哦。」

「就是就是,趕緊的吧!」

「快點啊。」

在周圍吹口哨起鬨下,亮亮逼近江楓,指了一圈桌子上的工具:「大少爺,選一個吧?」

江楓腿軟了,他看著慕安安,開始講條件,「你,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滿足你,一輛車夠不夠,還是一千萬?」

江楓現在是真的慫了,腦子裡只有用錢解決事。

慕安安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嘴角勾起一抹笑。

正要開口時,手中轉著的手機卻震了下,來信息了。

慕安安隨意掃了一眼,結果表情凝了。

顧醫生:七爺剛打電話到別墅,估計半小時之內會回來。

不能飆車。

這是宗政御給慕安安定的規矩,一旦被抓到,肯定被收拾。

之前慕安安賣慘躲過一次。

第二次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下樓吃飯之前,林昊楓告訴尤葉,他給董素晴也買了一束百合,而且比尤葉這一束要大。

尤葉一聽,拿起玫瑰往樓下走,「我和媽一起抱著花拍照,待會兒發到網上。」

她知道怎麼哄董素晴高興,陳醫生說過,如果董素晴的心情好,她狂躁的次數便會減少,頻率也會縮短。

「尤葉,媽最近很喜歡你。」林昊楓扶著尤葉,慢慢地走下樓梯。

「我當初住進來,是不想讓夏幽詩再把媽當槍使,現在覺得媽其實挺好相處的,她心思簡單,哄著她開心就是了。」

「會不會,委屈你?」林昊楓知道,尤葉是輕易不向別人低頭的。

「怎麼會,她是你的媽媽,哄她開心,便是讓你也開心。」尤葉握緊林昊楓的手。

吃飯前,尤葉和董素晴抱著花拍了張自拍照,尤葉注意到,董素晴今天的妝容很精緻。

好像就等著要自拍一樣,她暗暗好笑,有時候人年紀大了,真的跟小孩子一樣。

「尤葉,今天的雞湯跟牛肉是給你和昊楓做的,你說得對,我不能吃得太油膩,以後我跟你爸晚上就吃得清淡些,對身體有好處。」

董素晴又收到幾位太太的誇讚,說百合花比玫瑰花又大又好看,兒子心裡有她這個媽,不知道多高興呢。

林久山也笑了:「我認識你媽這麼多年她沒有戒掉甜品,醫生不讓她吃,她還哭鼻子,今天表現真好,連顆糖都沒有吃呢。」

「媽,我明天再給你定製少糖少油的豆乳蛋糕,正好要過年了,也可以偶爾解解饞。」尤葉安慰董素晴。

提到過年,董素晴告訴尤葉,按他們林家的規矩,除夕之夜吃團圓飯,初一一早要去祭祖,祈求祖先保佑新的一年一家人平平安安。

「年初二是林家吃團圓飯,年初三是我們董家,我們兩家都是大家族,你正好也跟親戚們見個面。」

聽了董素晴的話,尤葉內心哀嚎,她這麼不喜歡家族聚會的人,這是要連聚兩天嗎?

「媽,尤葉懷著身孕,到時看情況,兩邊的親戚太多,家族聚會很辛苦的。」林昊楓知道尤葉最不喜歡這樣的場合。

董素晴頓了頓,笑道:「大家會體諒尤葉身體不方便,她坐著就好。」

別的事情董素晴可以給尤葉網開一面,可家族聚會不行,春節時人最齊,如果兒媳婦不到場,會顯得她這個婆婆沒面子,她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尤葉注意到了董素晴的臉色變化,連忙說道:「就是,我在一旁坐著就好,沒關係的。」

她知道林昊楓是心疼她,但剛剛跟董素晴建立起融洽的關係,尤葉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平平安安的過年,家裡其樂融融,也不給林昊楓添堵。

董素晴聽尤葉主動說可以參加聚會,馬上高興了,嗔怪地看著林昊楓:「你啊,還不如尤葉懂事。」

林昊楓一笑:「爸,媽,今年祭祖,多準備些祭品,咱們家多了一位小公主,要讓祖先多保佑一個人了。」

「那是那是,林家有后,祖先也會很高興的……」

林久山話說了一半,和董素晴對望,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一起看向林昊楓:「是個女孩!」

林昊楓點點頭,拉住尤葉的手:「爸,媽,你們要有孫女了。」

「哎,孫女,女孩子嬌貴,爬上爬下的,咱們家樓梯,要不要鋪上地毯?」董素晴的聲音有些顫抖。

「不行不行,地毯對孩子的呼吸不好,這這,這要怎麼辦?」林久山也有些慌了。

林昊楓哭笑不得,「爸,媽,這孩子還沒生呢,你們這麼緊張做什麼?」

「你懂什麼!十月懷胎,那還不快嗎!哎呀這可怎麼辦,得好好準備準備,孩子的衣服,嬰兒車……」董素晴掐著手指頭數來數去。

「媽,您別擔心,我們家的嬰兒房在裝修,這些都有,還有可以讓寶寶爬著玩的寶寶樂園。」尤葉瞧著董素晴手足無措的樣子,有些感動。

石玉清從來沒有跟她說過這些,自從她懷孕以後,聽到石玉清說的最多的,就是「小心點」,再無其他了。

董素晴雖然談不上喜歡她,現在是母憑子貴,人家老倆口更多的是疼孫女,但尤葉還是很感動。

那是血脈之間的傳承與呵護,這種感覺,在她的身上,從來沒有發生過。

。 自從那一次在樹林里被「紅顏的美少年」魅惑到失了神,素雲天這個人就烙在了林夢追深深的腦海里。

回過神兒來的林夢追又驚又怒,當場氣得打了素雲天一巴掌,然後頭也不回地跑路了。

素雲天理虧在先,當然沒有追著林夢追打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