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狡猾的很,還想哄騙本皇呢,」龍皇一點也不吃林浩的話,冷冷道,「我會囑咐那群臭小子的,但以你如今的實力未必能夠討得好處,我是來通知你明日參加洗禮一事的,若是真能開啟祖地,我希望你進入后,立刻尋一處地方,不要靠近那群臭小子,」

「這是為何,」林浩納悶道,

「你剛剛晉陞元神境,這些年我龍族雖然壓制大多數種子後輩的修為在涅槃境,期望他們能夠突破涅槃極境,但此次進入祖地的等級限定卻在返虛境,此次進入,我們龍族會派出幾位實力強悍的返虛境高手,」龍皇道,「就是我們培養的那幾位潛力強大的後輩,也會在你完成洗禮之後,立即突破到元神境,他們在涅槃境壓制了無數年,一旦突破,定會突飛猛進,你還是收斂點吧,」

林浩和兔子對視一眼,臉色變的極為凝重,

看到林浩和麒麟子的模樣,龍皇點點頭,安慰道:「你們也莫要灰心,祖地乃是我龍族最神秘的地方,希望你們能有所收貨,特別是麒麟子,真的希望你能夠解除詛咒,恢復往日的榮光,」

話落,龍皇深深的看了倆人一眼,轉身離去,不一會,門外傳來龍皇的暴怒喝斥聲,圍在林浩府邸外的一眾龍子龍孫一鬨而散,只是眼中的不忿越加濃郁,

「浩子,有點棘手啊,」兔子擔憂道,

林浩也是一臉濃重,摸著鼻子沉思,最後他一咬牙道:「我們也未必怕他們了,若是我九口洞天孕靈成功,絕對是返虛境的極境戰力,即使現在,有了絕仙劍,面對尋常的返虛境,就未必會輸,」

「可龍族派出的豈會是普通的返虛境,就是返虛巔峰的高手都有可能啊,」兔子撇嘴道,

「砰,」

林浩本來想安慰自己的,不料被兔子的烏鴉嘴,說得自己信心碎了一地,不由大怒,一巴掌把它拍在地上,隨後閉目修鍊起來,

修鍊中的時間過得格外快,一晃便是一日,有了壓力便有了動力,這次修鍊林浩感覺格外順利,

當第二日的陽光照進林浩的府邸,灑在他舒適而英俊的臉龐上時,一道道金色的波紋從其腦海中擴散而出,瞬息籠罩整個房屋,

在一旁呼呼大睡的兔子驀然驚醒,隨後盯著林浩頭頂的金光看去,臉上露出欣喜,

隨著時間流逝,林浩頭頂的金光越來越盛,到最後宛若金色的太陽,隱約可見一金色小人盤坐在林浩的頭顱中,盤坐吐納,

忽然,那金色小人驀然抬頭,張口一吸,漫天金光如河流入海般沒入金色小人口中,消失不見,而那金色小人臉色也是異常紅潤,身形暴漲三分有餘,

金色小人似乎頗為高興,凌空翻個跟頭,再次閉目調息起來,

隨著金色小人的閉目,林浩本體緩緩睜開雙目,倆道金光立刻迸發,直接將前面的牆壁洞穿,

「想不到進入元神境之後,觀想「星雲圖」的效果強了數倍,而且今日順利突破到元神境中期了,」林浩喃喃自語,難言心頭的喜悅,星雲圖不愧是天地間最神秘而強大的觀想法之一,隨著他進入元神境,效果越加恐怖,他本來就強大,有了濃厚的底蘊,想不到今日水到渠成般突破了,

「我雖然只是元神中期,但論神魂強度恐怕連普通的返虛境的高手,都不一定能穩勝我,」林浩暗自揣度,

涅槃境,講的是在體內開啟神藏,孕育洞天;而元神境卻是講的感悟天地規則,溫養神魂,


何為元神,

元神由生靈的神魂所化,乃是靈魂修鍊到足夠強大,從而使其具象化,顯化而出,凝聚而成的,也可以說,元神歸根結底還是生靈的靈魂,不過是極端強大的靈魂而已,當一個生靈達到元神境也就意味著他的生命會極為漫長,靈魂不朽,

然而,當他肉身衰竭或者肉身被滅時,元神依舊不能脫離肉身而出,從而會跟隨肉身一同死亡,只有當修士的元神更加強大,才能達到真正的不朽,強大到元神可以脫離肉身而活,

這就是所謂的「煉神還虛境」,世人又稱為「返虛境」,

修為達到返虛境,除了繼續溫養神魂,錘鍊肉身外,需要吞服大量的天地精元,提升體內元力的儲備,為渡天劫準備,

天劫乃是修士的一大關卡,萬不過其一,也就是說一萬名返虛境圓滿的修士去渡天劫,都不一定有一位能夠成功,可見其艱難程度了,

想到此處,林浩心中凜然,修道本是逆天而行之事,當真步步驚現步步命啊,

用力甩甩頭,將那抹無名的焦躁甩到天邊,完全冷靜后,林浩開始仔細反思,

論肉身,經過涅槃境九次衝擊錘鍊的他,比尋常修士強了不知多少倍,再加上修鍊《天聖九轉神功》有成,單以肉身而論,恐怕返虛境的修士都罕有超過林浩的,畢竟元神境講究的是溫養神魂,返虛境講究的儲存精元,

論神魂,林浩現在晉入元神中期,堪比返虛境高手,

論神通手段,林浩掌劍道,掌火道,風道大成,土道大成,只差機緣到了便可將其掌握;同時他九口洞天,四口已然開始孕育靈身,其中劍之靈身已成,劍法已成氣候,

論法寶奇物,林浩擁有媲美仙器的絕仙劍,神秘骨劍,幻天鏡等等一眾強大的法寶,

「肉身,神魂,手段,寶物……夠了,」林浩輕輕點頭,「再加上今日的洗禮,我當更進一步,莫以為你們龍族吃定我了,走著瞧吧,」

林浩嘴角露出笑容,似有所感的看向門外,此時龍皇正從遠處而來,

「小友走吧,洗禮所需盡皆準備妥當,」龍皇道,

「那就麻煩龍皇了,」林浩拱手微笑道,

「嗯,」龍皇應了一聲,就要裹著林浩離去,可就在他抬手的瞬間,卻突然僵在半空,龍皇鼻子嗅了嗅,看向林浩的目光立刻不同,「恭喜,小友當真是好機緣,好資質,好造化啊,」

林浩也知道剛剛突破的痕迹瞞不過龍皇,他眨巴下眼睛,笑道:「龍皇過譽了,小子不過對龍皇昨日的敦敦教誨有所醒悟,感到壓力大增,一夜不眠閉關之下,才有所收穫的,」

龍皇聞言立刻語噎,心裡不用提,有多膈應了,

「走吧,」龍皇鬱悶萬分,裹著林浩瞬息遠去,

龍域深處,一塊空地前,,

龍族大長老以及一眾長老盡皆都在,在他們身前有一個巨大古鼎,無數珍貴藥材,靈泉,還有數個陶罐靜靜的放在一旁,一股股澎湃的氣息從中擴散,

漆黑大鼎,古樸神秘,上面刻畫著九頭神龍拱衛吐息,更是有祥雲無數,閃爍著神秘的色澤,此時鼎中已經加了不少靈泉,這靈泉雖然不如生命樹的生命泉水,但也是蘊含著濃郁的生機,珍貴至極,

一位龍族長老手掌前伸,濃郁的赤色火焰持續噴薄,來到鼎下熊熊燃燒,使得整個大鼎在火焰中沉浮,吞雲吐霧,

林浩的到來,並未引起太多變化,大多龍族長老都是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隨意的瞥了一眼林浩,目光頗為不善,

「小友,你在這裡調息吧,化龍是逆天之事,極為艱難,縱使有老夫在場,也難免出現意外,小友當謹慎行事,」龍族大長老對林浩一招手說道,

「小子定當竭盡所能,」林浩神色一凜,恭敬說道,

笑話,事關自己小命,不用說也定是用出吃奶的勁頭啊,

大長老見林浩知道事情的嚴重,便將目光重新投向身前的大鼎,他神色肅穆,不斷將一株株珍貴的寶葯扔進鼎中,這些藥草雖然不如聖葯珍貴,但年份極為古老,濃郁的葯香淡淡聞上一口都感到神清氣爽,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鼎中泉水芬騰,葯香瀰漫,甚至有了仙霧降臨籠罩,看的林浩眼中一陣火熱,這可都是自己享用的寶物啊,

「來,」

突然,龍族大長老右手一揮,身前的一個陶罐子自動飛起,半空中封印解開,陶罐砰的一聲炸開,竟有一頭長蛇衝出,雖然只有數尺長短,卻通體碧綠,晶瑩剔透,更是一股莫名的氣息流露,

「仙獸,,」

在看到那頭長蛇的瞬間,林浩瞪大雙眼,滿臉驚駭,這頭長蛇身上散發出的威壓,分明就是仙獸獨有的氣息啊,

林浩的這一聲尖叫立刻引起仙蛇的注意,

「嘶~~嘶~~」

仙蛇吐信,豎立的瞳孔凶芒大盛,幾乎剎那間便來到林浩的面前,對著他的脖子狠狠一咬,

「救命啊,,」

林浩大驚慌忙逃向龍族大長老,他可沒有自大到,認為可以對抗仙獸的程度,

然而,

令林浩亡魂大冒的是,龍族大長老竟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林浩心頭大震,動作為之一緩,就在這瞬間,仙蛇的毒牙咬在了林浩的脖頸上,頃刻間破開他的肉身防禦,留下倆道漆黑的牙印, 巨大的酥麻感從脖頸的傷口開始擴撒,劇烈的眩暈直衝腦海,林浩一個踉蹌跌倒在地,

那仙蛇警惕而驚恐的掃向四周的龍族,拼盡全力向林浩身體中擠去,僅僅是瞬間,它的頭顱就已經鑽入林浩的身體中,只有一半蛇身留在外面,扭曲擺動,

「我要死了嗎,龍族這是……為什麼,」林浩迷離的雙眼看向龍族大長老,眼中儘是疑惑,

在林浩注視中,龍族大長老神色冷漠,只是盯著仙蛇看去,

就在那仙蛇的身體全部沒入林浩身體,使得林浩心若死灰的瞬間,龍族大長老抬手虛空一拉,那仙蛇竟被生生拉出,鮮血淋漓的在半空中掙扎搖擺,

「差不多了,」龍族大長老低語,屈指一彈,虛空中氣浪滾滾,將仙蛇堅硬的頭顱頃刻間震碎,蛇身也被扔進了大鼎中,

做完這一切之後,龍族大長老才來到林浩面前,手掌放在他脖頸的傷口上,微微一拍,漆黑的毒血如利箭般射出,


蛇毒逼出,林浩大口喘息,臉色煞白,

「這仙蛇乃是五毒之一,需要飲你鮮血,在它體內力量完全復甦的時候,將其擊斃,方可入葯,」龍族大長老看到林浩目中的疑惑和驚恐,笑道,「此次入葯五毒具備,稍後還要小友莫要太過驚慌,」

「五毒,」林浩想到一種可能,嘴巴張開,儘是苦澀,

可未等他話音落下,龍族大長老抬手又是一招,又一陶罐飛起后破開,從中飛出一金色蜈蚣,足有半米多長,密密麻麻的腳,恐怖的森然口徑,令人頭皮發麻,

那金色蜈蚣在林浩驚恐的注視中,撲倒他近前,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雖然有了心裡準備,林浩還是心神震蕩,臉色蒼白如紙,

當金色蜈蚣吸足血,被龍族大長老震死,丟進大鼎中后,一五色蜘蛛又從陶罐中爬出來,在林浩尖叫中,咬在他脖子上,

五色蜘蛛後面是紫金蟾蜍,紫金蟾蜍後面是黑色魔蠍,

當看到那數尺長的黑色魔蠍撲向自己的時候,林浩發出一聲極為凄厲的慘叫:「哥,咱能換個地方咬嗎,」

一眾龍族長老神色古怪的,看向林浩脖子上已經存在的四個傷口,臉上都是露出笑容,

「哈哈哈……笑死老夫了,這個搞怪的小鬼,」

可在下一刻,他們臉上的笑容立刻放大,變成肆無忌憚的大笑,原來黑色魔蠍真如林浩所說換了一個地方,卻咬在了他的屁股上,

經過一番彷彿鬧劇般的變故,五毒仙獸之身進入大鼎中,被煉成汁液,大鼎中泉水也變成了五顏六色,各種味道夾雜在一起四散開來,

林浩也好不容易才平復心中憤懣,摸著屁股一瘸一拐的走來,仔細觀看,

隨著藥液不斷沸騰,諸多寶葯完美的融合,璀璨的光芒開始從鼎中溢出,燦爛的晃人眼球,


做完這一切,龍族大長老深吸一口氣,取出一枚丹藥令林浩服下,

當丹藥入口,林浩眼前一亮,這絕對是好東西,自己因為五毒入體而受傷的身體竟頃刻間恢復如初,而且有一股澎湃的藥力瀰漫四肢百骸,

「取夔牛,」龍族大長老突然低喝,

本來閉目調息的林浩立刻睜開雙眼,在他的視野中,一頭千丈大小的凶獸屍體出現在龍域上空,那是一頭青黑色凶獸,其狀如牛,卻無角而一足,竟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凶獸,夔牛,

這頭夔牛雖然身死,但散發出的威壓,比先前五毒的威壓強了百倍,若是它生前,定是恐怖無比的存在,

「煉化,」

龍族大長老右手探出手,迅速伸長直接沒入雲層中,足有萬丈長短,他的手掌也足以遮天,隨其一聲爆喝,手掌握住空中的夔牛,火焰噴薄,

僅僅是一瞬,夔牛的肉身化為劫灰,唯有三滴金光璀璨的血液停在空中,隱約間,在金色血液後面,有一頭巨大的夔牛虛影咆哮,恐怖的氣息震驚天地,使得虛空都在顫慄,同時,隨著它嘶吼咆哮,其巨大的身體開始潰散,化成一片金色的光雨墜落,

光雨滴在林浩的臉上,順著他的皮膚沒入身體,不斷滋潤著他的肉身,林浩已經達到極境的肉身,竟在光雨中增長了一成,這個發現使他雙目放光,死死看向空中的三滴金色血液,心頭火熱,

「太恐怖了,這就是上古凶獸夔牛的神性精華嗎,」

「神性精華不可長存,我感覺肉身的強度在飛快增加,」

就在這時,耳邊忽然傳來一連串的驚呼,林浩應聲看去,立刻發現,不知何時在這片平地上,居然聚集了無數人形少年,赫然是那些聚集在林浩門前叫囂的龍族少年,

看來龍族長老早就知曉,夔牛肉身被煉化后,會降下神性光雨,才讓一眾龍族少年前來接受洗禮,

感受到林浩的注視,那些龍族少年也看了過來,頓時爆發出強烈的噪雜議論,

「他就是那人族,涅槃境開闢九口洞天的人族,」

「這一切寶葯,真血都是我龍族的,竟讓一個人族得到,實在是可恨至極,」

「哼,卑微的人類,不過是幫我們開啟祖地的鑰匙罷了,等到祖地我要讓他把吃了的都加倍吐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