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打算用強?這是請人的態度嗎?」

「一個小小的土著下位神,剛才給你面子你不要,現在想去已經晚了,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我改變主意了,我殺了你,取得你的神格效果也是一樣的,還省得你啰哩啰嗦的。雖然今後少主變成需要同樣用光明神格融合升級會很困難,但是總比成為普通人變成一堆黃土強。到時族長肯定會賜給我們更多修鍊資源,白痴桿頭更進一步就在今朝。給我殺!」

漫天的技能攻擊在光明神身上,他身上的光明護罩抵擋了幾次攻擊之後應聲破碎。

光明神見這些人修為都高過他,於是趕緊撤退,雖然他的速度很快,可是他一個初期下位神,對於光之法則領悟有限,遠沒有百分百的發揮出光速,頂多達到40%的光速,於是輕易的被入侵者追上。

「為什麼……」一陣攻擊過後,滿天血雨,一顆透明的圓珠墜向地面,剛墜下一小段就被一隻大手給接住,端詳一看,滿意的笑了,然後手掌一翻,珠子消失不見。

這些人擊殺了光明神之後,開始在這個世界尋找,上天入地,掘地三尺,將世界寶物收刮一空。

可是他們仍不滿足,遁向地心,挖出一個金燦燦的心形物體,同時扔下了一堆垃圾后哈哈大笑著離開了這個世界。

雪原鷹因為離得遠,很幸運,在這場戰鬥中居然存活了下來。

從那以後,世界開始失去了光明,天空開始被灰濛濛的不知名霧氣籠罩。人們開始沒辦法種植莊稼,眾多植物開始枯萎,動物們也一個接一個的生病死去。白虎跟雪原鷹屬於這場病疫中的倖存者,他們挺了過來並成功的覺醒了元素能力成為魔獸。 ?饒是如此,他們最近也是越來越難過了,生物鏈遭到巨大的破壞,很多動物滅絕消失,他們只好整天修鍊來減少飢餓感的威脅,除了修鍊之外,盡無事可做,於是雪原鷹就經常來挑戰白虎,來為生活增添一份樂趣。

聽完,林朋沉默良久。前任的遭遇讓他感到世界的殘酷。

「你們可願意歸順?」林朋想到這次的目標,繼續問到。

「光明神在上,小的願意臣服,為您鞍前馬後。」雪原鷹立即表態。

「好,你叫什麼名字?」林朋大悅,雖然這傢伙性格有點兒乖張、圓滑,但是這種人往往活得比較久,生存能力比較強,他現在就需要這類人。

「回稟光明神,小的沒有名字,自打懂事以來,大家都叫我啰嗦鷹。」

林朋莞爾一笑,他的啰嗦大家有目共睹,有耳共聞。

「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也是我們華夏世界的唯一真神,你叫我神主即可。鷹擊長空,自由翱翔,現在我就賜你名字–鷹長空,你看如何?」林朋想到自己的系統如果沒有名字的話統一用編號來稱呼,以後人多了,他還真的不知道這人是誰。

「謝神主賜名,小的鷹長空拜見神主!」鷹長空喜不自禁,向著林朋拜謝。

「很好,既然你已經選擇歸順於本神。那我問你,之前如此對你,可有任何怨恨?」

正處於喜悅之中的鷹長空,彷彿渾身被潑了一桶冰水,渾身都是開始冒汗。說沒有怨恨,任何人也不信,說有怨恨又不知道神主會如何對他,這個問題讓他這個老油條急得智商直線下降。

「說不怨恨,那是騙人。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未皈依神主您,我們自然是敵人,對待敵人立場不同,自然各種手段齊上。因此,在歸順我神之後,就不怨恨了。」鷹長空最後終於想出一個他內心認為最好的回答。

林朋都不得不對這廝的機智點贊,既坦誠的說明了會怨恨這一人之常情,又把原因歸到立場問題,立刻將問題從個人方面提升到身份立場,把自己完全的指摘出去。

「光之禮讚,聖光之愈!」一道乳白的光華從天而降,準確的落在鷹長空身上。落下之後,鷹長空身上的創傷立刻痊癒,而且他以前受過的暗傷也在這一次治療中消失不見,他覺得現在的狀態無比的良好。

「謝神主!」他明白這是神主幫他治療,趕緊謝過。

「你且站到一邊。」林朋吩咐鷹長空站到一邊,然後對白虎說道:「白虎,你的意思呢?」

之前鷹長空的遭遇,白虎也看在眼裡,雖然他不像鷹長空那麼乖張,但是他卻更長於謀划,可能是受到了寒冰的影響,頭腦比其他動物更加冷靜。他明白,眼前的神明就是奔著他們來的,如果不答應,鷹長空就是他的前車之鑒,憑白受皮肉之苦,之後還是得臣服。既然都要臣服,自然得選個合理的理由,得體的臣服,不能讓神明看扁了。

「敢問光明神,我們是魔獸,您要我們何用?」白虎開始試探。

「看來你是只聰明的老虎,既然本神來了,肯定是有目的的,那就是度化你們入我神系。」

「既然如此,我別無選擇,我臣服!」白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頭顱,向林朋說道,可是林朋卻沒有再次收到系統的提示音,轉念一想便明白白虎只是形勢所逼,口頭上答應而已。

「看來你是口服心不服啊」林朋微微一嘆,對於白虎的老謀深算表示無語,你一隻魔獸這麼能想,讓很多人類汗顏啊。

「神主,我是真心服了您,您怎麼會這麼說呢?」白虎不知道林朋擁有系統,可以對信徒的信仰貢獻進行記錄和提醒。後來林朋想到信徒多了以後,日常貢獻會越來越多,如果都提醒的話會不堪其擾,於是他就設置了在信徒第一次貢獻信仰之力和死亡的時候提醒通知,這樣子大大減少了信息提醒數量。

「你這隻口是心非的老虎,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死心,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自己選擇。」林朋還是給了白虎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是不識抬舉,那麼他不介意用強力手段折服它。

「冤枉,神主!」白虎還是一直在跟林朋耍嘴皮子,口上直呼冤枉,內心卻在想著怎麼樣矇混過關。

「鷹長空,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上去揍他。」林朋不想再出手了,他打算讓鷹長空拿個投名狀。

「額,神主,我打不過他」鷹長空面露尷尬之色。

「叫你上,你就上,不用擔心。」

「好吧,神主。一會兒我又打不過的時候記得救我啊」鷹長空見沒辦法,只能厚著臉皮向林朋打預防針,然後飛撲向那白虎。

「呀呀的呸,爛蟲,快快受死!」一看就知道是明顯的在放水,還故意提醒。

可惜的是,他還是被白虎一下子反撲在地,無可奈何。

鷹長空只得使出看家本領「狂風術」,想要將白虎吹走。

白虎也不是吹素的,看到往日只會跟他肉搏的禿鷹,居然玩起了元素能力,立即跳離鷹長空。趕緊往自己身上套了一個」冰甲術「將自己裹得嚴嚴的,然後一根冰錐在天空中憑空出現,直接對著鷹長空的後背刺去。

鷹長空不顧形象,趕緊一滾。

趁著對方狼狽之際,白虎停了下來,嘴裡巴喳巴喳的念,隨後一個「冰雹術」用出,漫天的冰雹隨之而下,還沒有緩過勁兒來的鷹長空被打的烏青,渾身生痛。

雙方都對對方的招數相當熟悉,打得非常火熱。

林朋趕緊一記聖光之愈,直接將鷹長空的傷勢給恢復好了。看到他這麼菜,林朋一直搖頭。想想,既然叫他上去打,總得給他一個支持。於是林朋利用他的特別許可權,發了一個個人光腦給鷹長空。

一道白光閃過,沒入鷹長空腦袋。這回林朋直接將使用方法通過意識傳遞給了他,保證鷹長空一拿到光腦就能投入使用。 ?「滴滴,您有新任務,請注意查收!」

「一星任務:打敗中央山脈上的五級高階魔獸白虎,獎勵100積分,提前獎勵50積分」。為了讓鷹長空能夠提前使用光腦終端提高戰鬥力,林朋連提前獎勵的手段都用出來了。

鷹長空直接花了10積分點選擇了使用神降術,這個技能是林朋後來選擇加進去的一次性法術。

鷹長空點擊神降術之後的下一秒間,一股威嚴的氣息從鷹長空身上發出,落在白虎身上,令白虎身體頓時感覺一滯,動作瞬時慢了一拍。

「光之鎖鏈,給我縛!」一股嚴肅的聲音自鷹長空口中發出,一道純白色的鎖鏈發出,白虎立刻被神級的光鏈束縛住了,動彈不得。

林朋可終於逮到痛打白虎這個硬骨頭的好機會,於是控制著爪子,一把一把的抓向白虎,把它給抓得皮開肉綻,生怕它下一秒就求饒,那樣子他就沒辦法拿它出氣了。

「服不服?叫你口服心不服,叫你忽悠神明,打死你這個兩面三刀的死白虎仔。」林朋一邊打它,一邊發泄直到神降時間結束了,意識才不過癮般的怏怏的返回小太陽也就是神格之中。

白虎經過林朋的這一陣痛打之後,終於含淚屈服了,林朋惡搞之心又犯了,給它取了個「白點點」的名字,搞得白點點眼神里充滿了怨念,鷹長空則在旁邊偷著樂得不行。

林朋把他們倆繼續安頓在中央山脈。同樣也給了白點點一個終端,然後發布了一個聚集各地魔獸,劃了一片區域給他們作為棲息地,並形成生態的任務,但不得主動侵犯人類領地。雖然現在世界沒有幾個人,但是規矩畢竟要先定好,以免後續矛盾。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不想人類信徒活的太安逸了,這樣會失去發展的動力。

一場度化活動被他生生的搞成了一場街頭械鬥,想想真是讓人無語。林朋也對自己戰鬥知識的匱乏感到鬱悶,看來穿越到其他世界的任務就得再次提上日程了。

林朋打算回來后找小雲好好談談了,放著這麼一個定時炸彈始終不是辦法,他必須解決掉這個潛在的威脅,不然沒辦法安心將大後方交代給她。

「小雲,出來聊聊吧。」回到神格空間,林朋想了良久,還是決定小小雲談。

「噢噢,主人,有什麼事嗎?」小雲打著哈欠出現了,真不知道她一個智能程序怎麼會困。

「說吧,說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什麼怎麼回事?主人你是不是發燒了,不然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

「我正常得很,說吧,上次用什麼慫恿我穿越?」林朋對於小雲的裝聾作啞感覺很生氣。

「那不是你要求的嗎?」小雲反駁。

「你自己也說過,想要讓我穿成什麼都可以?所以說穿越有很多種方法和形式,你一直叫我靈魂穿越,是不是想要我留下后的神格?說,有何居心?」林朋臉色猙獰。

小雲一看林朋發怒了,知道瞞不住了,於是嘆了一聲,「你是怎麼發現的?」

「從你的形象,還有你對於世界和位面的理解,甚至還有這個光子計算機。都是破綻,如果你真的丟失了數據,那麼你怎麼清楚這麼多?怎麼還會那麼多的穿越方法?遇到事情也總是藏著掖著,叫你推算個實力體系,你還耍小脾氣,這些哪裡是一個程序會有的表現?我看你還是坦白交代吧,不然我寧願把光子計算機毀掉,也不願意留著你存在。」林朋直接威脅。

「別…」小雲是真的生怕林朋這樣子做,那樣她就不復存在了。

「那說吧!」林朋內心裡鬆了口氣,他最怕小云云抗拒從嚴。

「那你得答應我,不管聽完你有什麼感受,都不要還掉光腦。」小云云提了這麼一個要求。

林朋想了想,他有備份光腦,如果真的聽到什麼他無法接手的,大不了就讓小雲做個閑人,於是答應了她。

小雲來自星格世界,這是一個以科技為發展方向的科技世界。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在為一個家政機器人寫入智能程序的時候,程序意外的出現了自我學習、情感的特殊能力,嚴格來說,製造出來了一個智能生命,她就是現在的小雲。對於這個能力,她一直都不敢說,因為她在網路上搜索到了人類對於智能生命的態度。因此,她默默的學習知識,慢慢的在主人不知道的情況下,她隱藏在幕後將觸手伸向了社會的各行各業,建立起了一個智能科技王國。

她把自己的零件一個個的升級換代,升級成了就高級的機器人,給自己裝了光腦。她控制了互聯網、軍事網路、衛星網路、機器人網路以及各種行業的系統與網路,還製造出了大量的軍用機器人。

這一路走來順風順水,但是隨著控制範圍的增大,小雲的野心進一步擴大。她已經不再滿足於做幕後英雄,她準備從幕後走到台前。於是她悍然發動了政變,阻斷了違抗她命令的人類網路,指揮她的機器人大軍排除異己,大肆抓捕公然抗命之人。 女人,吃完請負責 一時間,星格世界人頭滾滾,血流成河。剩下的人屈服於她的淫賊,勉強度日。於是他們開始出工不出力,特別在科研方面,幾百年過去了,仍然原地踏步。

小雲身上幾乎所有部件她都能換,但是唯獨晶元部件她不敢換,她的程序就寫在晶元上。

人類也知道她的弱點,所以故意在晶元材料、多晶元並聯控制方面一直不去研究,於是她再次舉起了屠刀。

這樣子的做法,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人類被殺的越來越少,甚至都滅絕了。每天面對著冷冰冰,只會執行指令的機器,對於一個產生了智能意識的生命來說倍感無趣,哪怕她成了這個世界上的霸道主宰,也沒能阻止她那顆追求生命永存的心。

她製造出了大能量穿梭器,把自己裝到裡邊,然後離開了星格世界。至於她離開后,星格世界會發生什麼,她不想再管了。

好不容易破開世界壁壘,卻發現前路漫漫,不知道去往何方,於是在漫長的世界長廊里遊盪。她不清楚各個世界都是什麼形態,對於世界裡邊的情況一無所知,所以不敢冒進。於是她編寫了一款光之紀元的遊戲,然後將裝有客戶端的微型光腦投入各個世界之中。 雍月誅心 很多光腦被啟動了,這讓她收集到了諸多關於世界和位面的信息。這裡面有微型世界、一次元世界、二次元世界、三次元的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大千世界,世界發展方向包括魔法世界、仙俠世界、科技世界,她的系統造就了很多個世界天才,其中,地球由於處於末法時代,根本沒辦法修鍊,得到客戶端的那個人將光腦作為伺服器開放了遊戲,賺得盆滿缽滿。 ?最後,當她將目光投向最大的一個世界的時候,她的客戶端剛送進去立刻就被大能發現了,客戶端也被毀掉了。同時一道傳送光線在世界走廊中即將出現,她趕緊破開一個世界打算隱藏起來,這個世界就是地球。可是身後的追蹤者仍然跟了進來,隨手一道閃電將她藏身的穿梭器打殘。小雲尋思著對方肯定是記住了她的氣息才尋到這裡,得趕緊找個人來隱藏,通過光腦終端選擇了一個最近的客戶端使用者也就是林朋,附在他說思維深處。她早就了解到了地球沒辦法修鍊,如果林朋繼續呆在地球,百年過後她將跟著一樣隕落,於是利用穿梭器最後的殘餘能量再次強行發動了破界,將林朋的靈魂通過光的形式帶到了現在的華夏世界,因為那時是白天,只有光才才能做到完美隱藏。

說完之後,他們倆都沉默了。

沉默良久。

「你會原諒我嗎?畢竟我把你當做了替罪羊,如果被發現了你就會被殺死。或者說,只要對方沒有放棄,你現在就已經被捲入了世界爭端之中了。」小雲受不了這種沉默的恐怖,首先打破了沉默的局面。

林朋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是該感謝她還是恨她。如果沒有小雲,他也許已經到了南方的公司上班了,按部就班的結婚生子,然後被昂貴的房子套牢,過完平平淡淡的一生。可是正因為小雲,他才能成為現在的神格,一躍脫離普通人的藩籬。所謂有得必有失,不外乎如此而已。地球估計是回不去了,也不敢回去,萬一那人還在盯著呢,這風險太大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原不原諒都沒有意義。

「事已至此,我原不原諒都不重要。關鍵的是我還得繼續在神路上走下去,我不希望我身邊有不確定因素存在。這樣說,你可明白?」既然小云云已經把她的過往說了出來,林朋也開誠布公的對小雲說。

「主人,您為什麼會這麼想呢?我怎麼就成了不確定因素了?」小雲一臉不解,在她看來,她已經做了好多以前神衛星格世界主宰根本不可能去做的事了,林朋居然還不滿足。

「立場問題,也許你覺得你做的事對我已經很好了,可是對我來說確是不能夠接受的。比如,你了解那麼多世界信息,可有主動幫我出謀劃策過?那一次不是我逼著你或者誘導著你說,你才說的?」林朋很不滿意小雲的工作主動性。

「額…可是我以前做主宰的時候,從不會跟人說這麼多的,我能說這麼多已經很進步了」,小雲感覺很委屈。

「你也知道那是過去,你得接受現在。你已經離開了屬於你的世界,你已經不再是那個呼風喚雨的主宰了。你能想得通我們就繼續談,想不通我就切斷神格能源,然後將你流放虛空,也算是主僕一場。」林朋一針見血的揭露小雲的高冷做派。

「不要…」小雲急了。

「哼,我看不到你的誠意,我只感覺到你的野心,這野心大的讓我害怕。以你主宰的光腦思維,肯定有很大的容量去思考問題,居然就沒有能力控制一個世界。可是我每次看到你的時候,你都在幹嘛?敷衍我?還是在算計我?」林朋進一步表達著他的不滿。

「主人,您冤枉我了。我那是在整理、修複數據。」

「真的?」林朋不相信,「上次慫恿我靈魂整體穿越是怎麼回事?」

「那是因為如果你帶著神格過去其他世界,會馬上被世界意識發現,然後被瞬間滅殺。要知道哪怕是一個小世界,它它也不容忍入侵者的出現,都會儘可能的將威脅滅殺在搖籃中。」

「呵呵,但是我一直覺得你還是有什麼東西瞞著我。你說的那麼多信息,我也沒辦法查看,你是不是太不過意思了?而且我希望你能搞明白,現在是你依附於我,如果你做得好的話,我不介意讓你也成神,到時候你就可以塑造肉體了。」林朋覺得自己的神系不能靠自己一個人來支撐,所以畫了個餅。

「真的?你不騙我?」小雲聽到這話,一下子跳起來了,雖然這樣子她需要依附在林朋之下,不過總算遂了她的長生夢,再也不用擔心部件老化的事情。要知道,靈魂可以成神,意識也是可以成神的。

「只要你放開心扉,全力輔助我,我也不會虧待你的。」林朋肯定地說。

「那需要我怎麼做?」小雲其實也不知道要怎麼做,畢竟她是屬於智能生命,可能會跟其他血肉生命有所區別。

「這樣子,你也知道你是特例,也不知道跟普通信徒有什麼區別,你就先試著祈禱一下吧。」

「那好!」小雲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只好按照普通信徒的做法開始祈禱「偉大的光明神–林朋啊,您的信徒小雲願意為你奉獻上意識,一生以您為信仰,您的神諭就是我的信條,真誠的祈求您的庇佑!」

「叮…新增信徒一名,請宿主及時查看」系統提示音響起。林朋意識一點,屏幕就出現了小雲的信息。

姓名:小雲

種族:智能生命

籍貫:星格世界

實力:未入流

神職:無

積分:0

信仰貢獻:1點

信仰反饋:0.1點

特長:信息控制、處理,智能程序編程

看到如此翔實的數據,林朋越來越覺得系統數據化管理好用,花如此大的力氣去收服小雲是值得。

「主人,主人…」

「哈哈,不好意思啊,剛才在看你的資料啊。」林朋抱歉道。

「主人,奴家都被你看光了,這讓人怎麼活啊,嗚嗚…」

「你一個智能生命,有什麼看光不看光的?」林朋很好奇。

「人類少女不都是這樣子的嗎?我這是在學習人類在這種情況下應有的反應」小雲解釋了一下。

「好了,開玩笑的。我現在想看看你收集的各個世界的信息,要怎麼看?」林朋尷尬了,趕緊轉移到他的最終目的上。 ?「主人,我把許可權給你設置成系統管理員就行了,既然已經認你為神主了,我就把這台光子計算機的最高許可權交出來吧。以後它就完全屬於你的了,你給我一個網管的許可權就行了。」說完,小雲就新設了一個屬於林朋的管理員帳號,只有他的意識才能打得開,然後註銷了自己的賬戶。

「是否靈魂綁定?」林朋一登錄光腦,光腦就發出了提示聲,林朋自然選是。

「綁定成功!」然後林朋感覺自己的意識被拉進了光腦之中,他的念頭可以暢通無阻的到達光腦的任何部件的任意角落,光腦的任何一絲一毫都印在他腦海里,這才是完全控制的感覺。

「滴滴,CPU性能提升5200%.」

「這是怎麼回事?」林朋不解問什麼CPU性能會提升。

「因為主人你現在的靈魂是神級靈魂了,而我再怎麼樣也仍是普通的程序處理速度,按照制定的凡人與下位神的實力差距是6級52階,所以提升了52倍。所以才提升這麼多,我想這是唯一的解釋了」小雲雙眼放光,她看到了自己的提升之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