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的正好,我有事兒交給你去辦,」噁心的咬了咬牙后,王詡抬起袖子抹了一把臉上的口水,接著,他從背包系統里掏出了一枚青銅空間戒指,拋給了桑古,吩咐他道:「你從你的部落里給我雇點兒人,幫我去北邊的採石場開採點兒石材,我要修建城牆,越快越好!」

「我是來找你敘舊的,等我們喝完酒聊完天再說正事兒吧……」收起了王詡拋給自己的青銅空間戒指后,桑古抬手握住王詡的肩膀,就想把他推進帳篷里「敘舊」。

「啪……」的一聲拍掉了桑古的那支長滿了紅色長毛、冒著臭氣的巨掌后,王詡大聲吼他道:「你沒看到嗎,我這兒都家破人亡了,還敘個什麼舊,過不了多久,整個黑暗山脈都知道我們這裡無險可守了,等那時,你想敘舊,蜂擁而來的敵人也不會給你時間敘舊的!」

「哎……好吧……我現在就去僱人,你想要多少人?」猶豫了一下后,桑古極不情願的妥協道。

「戒指里有十萬枚金幣,你看看能雇多少人吧?」王詡低聲跟桑古說道。

「這麼多!」桑古在被王詡提到的金幣數量驚了一下后,拍著胸脯保證道:「你放心,這麼多錢,夠雇我們倆部落里的所有人給你幹活的了,三千人夠不夠?」

「夠了,還有,」王詡又掏出一份米黃色的羊皮卷遞給了桑古,解釋道:「上面是我所需要的方磚的大小,你回去給你們族裡懂得採石的人後,他會告你詳情的,還有,這把斧子給你!」

說著,王詡把一柄自己從地下世界龍族寶藏中淘到的、陰刻著類似牛頭人圖騰的巨型戰斧拋給了桑古,這是一柄符文戰斧,在王詡眼中,這柄戰斧上閃動著只有傳奇武器才有的淡金色幽光,商店系統對這柄戰斧的估價在兩百萬枚金幣左右,從價格來看,它絕對是個神器。

「這是……」接過王詡拋來的神器戰斧后,桑古那對原本就很巨大的牛眼,直接瞪成了探照燈那麼大…… 對王詡交給他的巨斧反應無比劇烈的桑古,在輕輕的把那柄神器巨斧放到地上后,他從他的空間手環中掏出了一張人物畫像,在對比了一下畫像中人物手中的戰斧后,桑古驚呼道:「這是戰神媞風的武器——奧格瑞拉神斧,你從哪兒得到的?」

「龍族那裡淘來的,你說這是你們牛頭人戰神的巨斧?」王詡沒想到這柄斧子真跟牛頭人有關。

「你真要把它給我?」桑古激動到連王詡問啥都沒聽清,連他手中那張人物畫像他都拿不穩了。

「怎麼了,你害怕媞風回來找你算賬,說你拿了他的斧子?」王詡好奇的問了桑古一句。

「我不是這個意思,媞風大人已經戰死很久了,他是不會再回來了,」單純的桑古,說起話來就是這麼實誠,「我的意思是,這柄戰斧絕對是神器級的武器,難道你不需要嗎?」

「你什麼時候見過我用斧子,再說了,這斧子快有三米長了,比我的身高都長,我能用嗎,用得上嗎?」王詡苦笑著跟桑古說道:「你放心,以後這柄斧子就是你的了,我們好兄弟,不見外!」

「嗯……」感動到都快飆淚的桑古,再次張開了雙臂,就想擁抱王詡。

「夠了!」王詡抬腳支著桑古的胸口把他蹬開后,吩咐道:「是兄弟就趕緊去給我辦事兒,別在這兒磨蹭了,我都已經無家可歸了,你不想我一直風餐露宿吧!」

「嗯!」重重的點了點頭后,已經飆淚的桑古,拿起了那柄三米長的戰斧插在了身後的束帶間,接著,他轉身就走了,去幫王詡僱人採石去了。

看著那柄巨大無比的戰斧,在五米多高、像石頭人兒一樣的桑古背後,就像是一把小鏟子一樣,王詡不禁感慨道:「真是什麼人用什麼兵器,我要是掂著那把斧子到處跑,估計,就跟個背著門板四處逛的傻子一樣了,呵呵……」

「他應該對你死心塌地了吧……」忽然,看著桑古背影的夜之神海倫,搖頭長嘆道:「你真的挺厲害,為了收買人心,你連神器都能送人吶,佩服!」

「沒人用的神器,就是垃圾,再加上我們都是神,我們用的一根兒木棍,也能被稱作神器,有啥了不起的,要不是那柄巨斧曾經的主人名聲大,我估計,那就是柄普通符文戰斧而已!」王詡用辯證法,說出了自己對所謂神器的理解。

「就你會說,難道,你一直用的那柄裂成了蜘蛛網樣子的細劍,也是神器?」阿芙拉不爽的懟了王詡一句。

「當然了,估計,一千年後,那柄細,就會被人們描述作,偉大的法神、戰神、術士之神婓里奧·沃頓所用的神器——裂紋兒劍,上面的每條裂紋兒都代表了偉人婓里奧·沃頓的偉大戰績!」王詡開玩笑的說道。

「別貧了,干正事兒吧!」被王詡給說的哭笑不得的扎娜,斜瞟了王詡一眼。

「好,出發……」在王詡的一聲命令之下,扎娜操縱著巨型亡靈蝙蝠騰空而起,朝著王詡指揮的方向飛去。

用了整整一夜,王詡他們以生命之樹為中心,在方圓二十公里的範圍內,圈定了一座六芒星陣的城市輪廓,而且,王詡用土牆術,在輪廓的外圍,召喚出了一圈十米高的土牆,用這圈土牆作為簡易城牆暫時使用。

新山丘城的城市大小,比起原來的,至少大了上萬倍,王詡也並不打算直接建成一座完美的城市,他計劃,未來,隨著城裡人口的不斷增多,自己再慢慢的在城裡建造新的建築,不過呢,整座城市的地基,地基下面的排水系統,以及地基中的各種法陣,必須事先設計好弄好,這些東西可不能慢慢來。

有了牛頭人的幫助,採石的工作效率快了幾百倍,只用了三天時間,六棱形十二面城牆裡的一面,就被王詡的煉金木偶軍團給壘的差不多了,只要再在那面城牆上刻上防禦法陣,那面城牆就算是完工了。

除了一面城牆被建成這個利好消息外,另一個利好消息就是,在政務天才以及組織天才亞恆·貝克的發揮之下,皇宮的地基已經完成了,以這種進度,估計,不到一個月,皇宮就能被建成了,當然了,這裡面也少不了龍女們的功勞,可以飛翔的她們,對於建造高層建築來,作用堪比吊車的了。

王詡計算過,如果精靈王他們以現在這種行軍速度繼續前進話,大概四十天後,流亡者們應該就能過來了,那時,皇宮以及居民區的基設施就差不多建完了,夠他們住了,剩下的,就是慢慢的建造公共設施和商業設施了。

有了娜迦海族神級陣法師妙以及陣法能力不在妙之下的扎娜的協助,只用了二十天時間,王詡就在地基的石灰岩方磚上刻上了一座超巨型的空間傳送陣,這座傳送陣,最多可以一次性傳送一千萬人,最遠的傳送距離可以傳送一千公里,當然了,能為這座傳送陣供能的,就只有神格結晶了,顯然,王詡手上這種東西很多,用個五顆六顆的他都不心疼了。

當然了,像神格結晶這種會自動充能的神物,就算是被抽光了裡面的能量,王詡也不擔心會毀掉它,因為,過不了一個月,它就又吸滿了能量原地復活了。

在距離精靈王到來前的十天,新山丘城的城牆終於完工了,一座百米高、五十米厚、雪白雪白的石灰岩城牆上,整整齊齊的刻滿了各種金色的法陣,在陽光的撫摸下,整座城市熠熠生輝,就像是由黃金建造的都市一樣。

在距離精靈王到來前的五天,皇宮也徹底竣工了,整座皇宮極盡奢靡之能事,可以這麼說,王詡在這座皇宮上所花費的費用,幾乎相當於用黃金壘成的一樣,甚至,比黃金壘成的還貴。

同一天,為流亡者們準備的石屋也都建好了,裡面各種傢具一應俱全,王詡還給他們準備了五十天可用的乾柴,讓他們取暖。

在這像是《聖經》中「創世紀」般的火熱建城的過程中,王詡和他身邊女人之間的關係,也變得很火熱,這三四十天,他的所有女人幾乎都跟他有了肌膚之親,甚至,連那兩位女天使夫妻,也跟王詡發生了關係,也不知她們倆是什麼心態,反正,王詡覺得是怪怪的。

終於,精靈王到來的日子就在這天了…… 在萬里無雲艷陽高照的正午時分,精靈王的旗幟出現在了地平線的邊際處,這時,站在城牆上等了半天的王詡,對身邊的手下們下令道:「開始吧……」

隨著王詡的一聲命令,山丘城內響起了悅耳的號角聲,在號角聲的伴奏下,新山丘城的金色東大門,緩緩的打開了。

與此同時,王詡帶領著數萬人的騎兵隊伍,緩緩的從城門中走了出來,出城后,騎兵隊伍列隊兩旁等待,而王詡,則帶著一隊十幾人的貴族隊伍,奔向東方去迎接精靈王。

當然了,今天的王詡,可沒穿著他那身黑色術士斗篷套裝,他套著他的那件閃動著黃金般光澤的金色禮服,頭頂還扣了一頂金燦燦的兜帽,看起來,他就像是一座行走中的大金字塔一樣。

陪同王詡一起去迎接精靈王的,就是山丘城六大勢力的族長,人類三家,精靈族三家,本來,王詡是想讓牛頭人那倆部落的酋長和貓人族的總酋長一起來的,可是,在想了想后,王詡放棄了這個打算,畢竟,讓人家仨來迎接異族的精靈王,似乎有要貶低人家的意思。

當那片一望無際的雪白色城牆映入精靈王的視線中時,他本來是不以為然的,可是,當他前進了五六百米的距離,察覺到城牆那百米的高度、以及上面那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時,他就很驚訝了。

精靈王已經得到消息了,他知道,在新的生命之樹生長的過程中,山丘城已經變成一片廢墟了,雖然他也知道婓里奧在努力的重新建造山丘城,但是,只用三四十天的時間,想要建造一座皇城級別的大型城市,這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然而,眼前這片幾乎無邊無際的、閃動著金色光芒的雪白色城牆,狠狠的打了自以為是的精靈王一巴掌,他不敢相信婓里奧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建好這麼雄偉的新城強,這簡直就是奇迹。

當精靈王高昂著腦袋觀察了半天那棵新生的聖樹后,他不禁心中感慨:果然,這是成熟期的聖樹,沒想到,我還能看到成熟期的聖樹……

用餘光看到遠方王詡帶隊朝著自己過來后,精靈王拉了下韁繩,停下了座下的獨角獸,接著,他抬手示意身後的流亡者隊伍停了下來,等待王詡他們過來。

等一身土豪金色的王詡來到精靈王面前後,精靈王微笑著跟對王詡說到:「辛苦了,我的孩子……」

「為了國王……」王詡朝著精靈王行了一禮,大吼了一聲,給足了精靈王面子,接著,他低聲對精靈王說道:「父親,皇宮已經建好了,你可以即刻入住了……」

「好,我知道了,那個,」精靈王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茫茫一大片、人數超過百萬的流亡者們,小聲問王詡道:「百姓們呢?」

「您放心,一切都準備好了,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名百姓無家可歸……」王詡自信的回了精靈王一句。

「多虧你了……」精靈王抬手拍了拍王詡的肩膀后,抬手示意自己身後的隊伍繼續前進。

「父親,這位是……」跟在精靈王旁邊的王詡,把自己身旁的山丘城各勢力的族長,一一介紹給了精靈王,當然了,亞恆·貝克這傢伙,是不用王詡介紹的,畢竟,他跟著精靈王混了二三十年了,他們知根知底。

口頭答應分別給那五位新人權貴加官進爵后,精靈王少見的,跟亞恆·貝克道歉道:「對不住了,貝克大人!」

「您太客氣了,是我做錯了,讓您費心了!」一聽精靈王向自己道歉,亞恆·貝克一身冷汗就下來了,沒等精靈王把話說完,亞恆·貝克趕緊把所有錯誤都攬在自己身上,生怕記仇的精靈王以後再來清算自己。

「我身邊很缺你這樣的人才,貝克大人,你……過來繼續幫我吧,我發誓,永遠不會在對貝克家族動手,怎麼樣……」精靈王這是對貝克家族頒布了免死令牌了。

穿越之病醫侯妃 聽完精靈王的請求后,亞恆·貝克的眼神瞟向了王詡,在王詡對著他微微點頭后,他立刻答應了精靈王的請求:「敢不從命……」

微微一笑后,精靈王直接握住了亞恆·貝克的左手,輕輕的揉搓了一番,弄得亞恆·貝克渾身炸毛了,心說:精靈王不會是受刺激過大喜歡上男人了吧,要真是這樣,那我……

終於,精靈王放開了亞恆·貝克的左手,輕拍了拍亞恆·貝克的後背,又開口鼓勵了一番,接著,他開始跟其餘五位族長閑聊了起來,要不是大家都清楚精靈王是個什麼樣的人,知道他奢靡異常、剛愎自用,還真會以為,他是個禮賢下士的明君呢。

而且,大家都清楚,精靈王的這種「表演」,是玩兒不多久的,畢竟,狗改不了吃屎嘛,估計,很快,他就故態萌發了。

在跟那幾位山丘城的勢力頭領聊了幾句后,忽然,精靈王轉頭看向了王詡,輕聲說道:「婓里奧,我恢復了你所有兄弟的身份了,也派人通知他們回來幫我了,我這是為你鋪路,如果你覺得他們中間有誰不好控制,那就直接殺了得了,不用考慮我的感受!」

「謝父親……」嘴上雖然說著感謝精靈王的話,可王詡心裡輕罵了他一句:老混蛋!

王詡很清楚精靈王為何會恢復其所有流放後裔的身份,他根本就不是在為自己鋪路,而是想分自己的權力,同時,為他自己加上一層保護膜,畢竟,如果沒有那幫兄弟在,自己想要成為精靈王,幹掉現任精靈王直接上位就得了,而那幫兄弟回來后,一旦自己真要想成為精靈王,就得先考慮下是否先殺光那群兄弟了。

掃了一眼精靈王眼神中偶爾冒出的狡黠目光后,王詡心中不禁嘲笑他:誰看的上你精靈王這個位置啊,我都點星封神了,天庭你聽說過嗎,那上面隨便來個人,就夠滅掉你精靈族的了,你個土包子!

在精靈王有意無意的試探王詡是否看出自己的真實意圖,而王詡巧妙的「表演」出一副啥也沒看出來的意思后,流亡者隊伍,終於來到了山丘城東大門前面…… 伴隨著悠揚的號角聲,在漫天粉紅色花瓣的飛舞中,獨角獸背上的精靈王,漫步於這座雪白色的城市中。

當周圍那雪白色的街道、雪白色的房屋以及雪白色城牆不斷的映入精靈王的視線中時,剎那間,精靈王激動到無以復加了,他還以為自己到了神界了呢,渾身都開始微微抖動起來,看的王詡還以為,精靈王是憋尿憋久了,快尿崩了呢。

當精靈王進入了亞恆·貝克給他精心打造的、比原來的皇宮還要奢華百倍的新皇宮時,他差點兒就興奮到暈過去。

告訴精靈王八個小時後會有接風晚宴后,王詡告辭離開了,畢竟,還有百萬流亡者需要安排呢,不能把時間浪費在精靈王這裡。

這時,人數在一百一十萬人左右的精靈族流亡者們,正拖家帶口的堵在城門口等待安排住處呢,由於東大門有六座城門,所以,這百萬人按著姓名的筆畫數以及家裡人口的多少雙重規則,排成了六條長隊。

當然了,也有些精靈族的權貴想要插隊,但是,這些人都被王詡安排在那裡看場子的龍女們給宰殺當場了,王詡很清楚,對於這種百萬人參與的活動,必須殺伐果斷,誰找事兒,直接殺了不留後患,否則,百萬人一旦暴動,那就不可控制了。

果然,在血腥的屠殺了十幾家自以為了不起的權貴家族后,所有流亡者們,都乖乖的開始排隊等待著分配住處了,由於有了亞恆·貝克這個政務天才的絕妙規劃,在貝克家族五六千人同時工作的情況下,還沒有天黑,上百萬人的住處問題,就都給解決了,流亡者們都有了新家了。

距離接風晚宴還有兩個小時前,王詡在自己新家的書房裡,聽阿諾德彙報從精靈王探子那裡得到的情報。

原本的阿諾德傭兵團團長阿諾德,已經被王詡任命為情報部門的負責人了,而副團長因斯,則被王詡給任命為城市巡邏隊的負責人,也就是傳說中城管大隊的大隊長,無敵於天下的存在!

至於王詡新城主府的位置,就位於新山丘城的最西南角,距離正北方向的皇宮很遠,從皇宮派人通知自己一趟,至少都得花費半個小時時間,這也省的精靈王沒事兒老找自己了。

「你是說,雪原半獸人的勢力,已經滲入到精靈森林裡了?」王詡沉聲問阿諾德道。

「是呀,禁衛軍的探子們是這麼說的,而且,精靈王留在北方防禦的人馬,已經快要扛不住了,本身一共也才三十萬人,哪經得住百萬雪原半獸人的反覆衝擊啊!」阿諾德搖頭苦嘆道。

「我們的人呢,艾溫斯家族那三萬人呢?」沉吟了幾秒鐘后,王詡沉聲問阿諾德道。

「我們的人還好,由於伯格·貝克將軍、麗貝卡將軍和尤莉小姐的精妙指揮,我們的人傷亡不算太多,也就犧牲了五千多人,現在還有兩萬五千人可用!」阿諾德微微搖頭回答王詡道。

「五千人已經不少了,畢竟,艾溫斯家族是妮露的娘家,不能再讓他們冒險了,讓我們的人回來吧……」聯想到妮露的親弟弟保羅·艾溫斯,在得知艾溫斯家族死了五千人後,會怎麼給自己使臉色,王詡就感覺頭大,保羅·艾溫斯這老傢伙,本事沒多少,脾氣卻比妮露還大,要不是他有個好姐姐,他早就被人用板磚給拍死在路邊了。

「不行啊,大人,現在,艾溫斯家族的那些人,已經成了抵抗雪原半獸人入侵的主力了,一旦他們撤了,那麼,雪原半獸人就能長驅而入,徹底侵入精靈森林了!」阿諾德擔憂的提醒王詡道。

「你覺得,雪原半獸人要想完全消化掉整片精靈森林,需要多久時間?」王詡毫不在意的問了阿諾德一句。

「至少得兩年吧,畢竟,還有很多大小領主並沒有撤離那裡呢,就算雪原半獸人有百萬強兵,想要吃下那數以千計的大小領主,估計,最少也得兩年時間!」阿諾德不知王詡想幹啥,但是,他清楚王詡是一定要撤兵了。

「元素之城被圍攻的時候,那些大小領主全都作壁上觀沒有出兵對吧,那麼,現在,報應來了,該讓他們體會一下元素之城的痛苦了,就由他們來拖住雪原半獸人的大軍吧,讓我們的人撤吧,我會請求精靈王,把那些剩下的禁衛軍也撤回來的,哼……這次是整個精靈族的苦難,沒有人可以逃避,所有人都必須承擔,包括他們!」王詡冷笑著吩咐阿諾德道。

「我明白了,我現在就派人去通知三位將軍!」聽完王詡的命令后,阿諾德起身就準備去辦這件事兒了。

「記得,把我說的話也告訴他們,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有所猶豫了!」王詡最後吩咐了一句。

「是……」阿諾德重重點了點頭后,走出了新城主府書房的大門。

自從王詡的老城主府被生命之樹的樹枝給掛上天,成了精靈女神露娜的新家以後,王詡就又建造了一座,這次,新城主府還是用青銅一體鑄造的,比起原來那座佔地只有三四百平方的兩層小樓來,這次,新城主府成了佔地一千平方的六層宮殿似建築群了。

再加上有了陣法界天皇巨星妙和扎娜的幫助,新城主府內的陣法密度,再次上升了一個新的檔次,可以這麼說,就算是大魔王扎古進了城主府,王詡也能利用裡面的陣法讓他脫層皮的。

就在王詡起身在身後的書架上打量著,想找本閑書打發下晚宴前無聊的時間時,賽拉走進了書房大門,開口說道:「大人,有人找您!」

「誰?」聽完賽拉的話后,王詡不解的扭頭看著她,心說:這會兒還有誰會來找我,大家不都去皇宮裡準備晚宴了嗎,誰這麼閑,比我還閑呢。

「就是那幾個以前來過的人類呀,裡面有個女孩子叫做麗芙卡的,好像還是您的老相好呢……嘻嘻……」沒大沒小的賽拉,調笑了王詡一句。

「什麼,他們還沒離開呢!」意識到來找自己的是沃倫和麗芙卡那群人後,王詡不禁長嘆道:「能活這麼久,他們的命真大呀,叫他們進來吧……」 隨著外面傳來了青銅大門被打開的脆響聲,書房門口隱隱的湧來了一陣陣的腳步聲,按道理來說,王詡是應該到門口去迎接老沃倫他們的,畢竟,大家都是一起冒過險的朋友,可是,在被他們坑了好幾次后,王詡實在是不願意再跟他們客氣了,能再見他們一面,王詡已經用光了自己最大的忍耐力了。

伴隨著細碎的腳步聲,三個人緩緩的走進了王詡的書房,當王詡看到來的才三個人後,他不禁愣了一愣。

王詡記得很清楚,最初的時候,沃倫這幫人是有四個核心人物的,其中,包括首領火系魔導士老沃倫,老沃倫的徒弟水系大魔法師麗芙卡,高級劍士唐斯和高級土系魔法師桑頓,後來,在阿特斯拉岡古城時,高級劍士唐斯被瘟疫女神歌莉婭給毒死了,他們的核心人物數量變成了三人。

隨後,這群人又找到了火系法聖索倫,於是,他們的核心人物又變成了四人,可是,令王詡詫異的是,來找自己的,怎麼只剩下三人了,難道,又死了個……

等到三人進入了王詡的書房后,王詡發現,來的三人分別是老沃倫、索倫和麗芙卡,土系高級魔法師桑頓不見了,很可能,那傢伙已經犧牲了,畢竟,連法聖都不一定能保住命的亂世,一個高級魔法師,又能活多久呢!

「請坐……」連起身都沒起身的王詡,翹著二郎腿,指了指自己對面的沙發,沒好氣的對他們說道:「坐下聊……」

意識到王詡那種不耐煩的情緒后,老沃倫、索倫和麗芙卡在互相對視了一眼后,也就放棄了跟王詡說些爛大街客套話的意圖,直接走到了王詡對面的沙發前,緩緩的坐了下去。

在老沃倫從書房門口到坐在沙發上的這一段時間內,王詡仔細的觀察了一番這三人,他發現,這三人的變化還挺大的。

半年前看起來才五十歲出頭的老沃倫,這會兒,容貌上已經達到七十歲的標準了,他曾經灰白參半的長發,這會兒已經徹底變成了銀白色了,甚至,他的臉上爬滿了一條條縱橫交叉的皺紋,看起來,就好像,這半年,消耗了他半生的精力一樣。

半年前中毒后被毀容的法聖索倫,也不知吃了什麼仙丹妙藥,反正,這會兒,他已經解毒成功了,他臉上曾經的那種像融化的蠟油一般的皮膚,已經消失了不見,恢復原本容貌了,就見,他就是一名四十歲左右的人類貴族的模樣,劍眉星目,一撇小小的山羊鬍子,看著就像是人族裡的精英人物。

三人中變化最大的,應該是麗芙卡了,王詡還記得,半年前,麗芙卡的眼神中還帶著稚嫩和單純的目光,可是,此刻,還不到十八歲的她,目光中僅剩下滄桑了,也不知這半年她遭受了怎樣的打擊,反正,這會兒,她整個成熟起來了。

「賽拉,」瞟了一眼還站在書房門口的賽拉,王詡吩咐她道:「準備點兒果汁給三位遠道而來的朋友喝……」

「是,大人……」點頭回應了一聲后,賽拉轉身出門去準備果汁了。

「我半年前不是提醒過各位嗎,現在的東部大陸很亂的,趕緊離開這裡吧,以各位的實力,一旦卷進來,基本上就是……」王詡並沒有把「死」字給說出來,在頓了頓后,王詡不解的問他們道:「我不知你們還留在這裡幹什麼,能不能給我個解釋?」

「我們想留下來幫助你大哥!」老沃倫苦笑著回答了王詡一句。

老沃倫口中所說的王詡的大哥,指的並不是精靈王的大兒子,而是王詡在這個世界同父同母的半精靈親哥哥——卡伊·沃頓。

「半年前,你們不是來告訴我,卡伊·沃頓死了嗎,怎麼,他又活過來了,他本事真大,死死活活的,比亡靈法神都厲害!」早就分析出真相的王詡,在不屑的撇了撇右側嘴角后,諷刺了老沃倫一句。

就在老沃倫被王詡給噎的說不出話來時,麗芙卡替她老師解圍道:「得饒人處且饒人,我們不是故意騙你的,我們真的看到卡伊·沃頓死了,後來,我們才知道,他是裝死的,為了騙你,他連我們都騙了!」

「說他死的是你們,說他活的也是你們,說被他騙的還是你們,我的朋友麗芙卡,你覺得,我還能相信你們嗎,你們基本上就是詐騙集團了……」聽完麗芙卡那白痴般的回答,王詡搖頭捂嘴嘲笑了她一句。

這下,連麗芙卡也被王詡給懟的啞口無言了,畢竟,他們的所作所為,真跟詐騙集團的行為一模一樣。

就在王詡冷冷的看著法聖索倫,想聽聽這位還沒開口的人族精英會怎麼辯解時,門口傳來了句打招呼的聲音:「哦,你們來了……」

只見,扎娜一邊跟老沃倫他們仨打著招呼,一邊邁著輕盈的腳步走進了書房,然後,坐到了王詡身邊。

接著,沒等扎娜坐穩呢,妮露、尼雅、夏娜等等所有王詡的女人,全都過來了,很快,她們就把王詡那邊的沙發給坐滿了。

很明顯,這群女人得到賽拉的彙報,知道有個女人來找王詡,所以,她們一股腦的全都過來了,想看看是不是王詡的老相好找上門來了。

當妮露她們全都進門后,直接就把老沃倫他們仨給嚇傻了,雖然他們也聽說王詡身邊的女人很多,但是,就算是他們的想象力再強,也猜不到,王詡身邊還有魅魔和天使,這可是兩股絕對對立的死敵種族呀,怎麼可能會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呢!

「這三位是……」花了十分鐘,說的口乾舌燥后,王詡才把老沃倫他們仨和自己的女人們互相介紹了一遍,說的王詡都有點兒腦缺氧了。

終於,在介紹完后,王詡也不廢話了,直接問已經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的法聖索倫道:「索倫**聖,既然你們是我哥哥的人,那你們這次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呢,難道我哥哥又派你們來算計我……」 「我們是來投靠你的……」法聖索倫在嘆了口氣后,也不顧王詡的諷刺,說出了答案。

「我怎麼不相信呢,不會是我老哥讓你們到我身邊做卧底的吧……」聽完索倫的回答后,王詡微微噘嘴,搖頭冷笑道。

「我們真的是來投靠你的!」麗芙卡激動的站了起來,高聲重複了一遍索倫的話。

「坐下說,告訴你,不是你說話大聲我就相信你的,你們已經騙過我一次了,所以呢,如果你們不給出我合理的理由,那麼,我是不會再次相信你們的!」王詡抬手示意麗芙卡坐下。

「你……」正準備再嚎叫兩聲的麗芙卡,在被自己老師拽了下袖子后,氣鼓鼓的坐下了,還沒坐穩,她就滿臉委屈的大叫道:「卡伊·沃頓殺了桑頓,所以,我們才離開他,來投靠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