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火天戟沒想到葉晨風如此的狂妄,氣的臉都黑了。

「好了,不要再無謂的口舌之爭,在這個世界,一切還是要靠實力說話,口舌之爭只是小孩的把戲!」葯焱根本沒有正眼看葉晨風,聲音中充滿了譏諷和不屑。

「前輩說得對,我最看不慣的就是有些人一副唯我獨尊,其實一肚子草包的傢伙!」葉晨風微微一笑,巧妙地回擊道。

「你……」

火天戟剛剛按捺的怒火又被點燃,肺都快氣炸了。

「玄鴻正,比賽是不是可以開始了!」葯焱眼睛中透出了一道鋒芒,淡淡的說道。

「好,準備開始比賽吧!」

玄鴻正微微一笑,大聲宣佈道。

下一刻,火神殿上空出現了二十個獨立的空間,而這二十個獨立空間,正是眾人的煉丹之地。 「不好,風塵的爐火出現了失控,如果控制不住,恐怕要爆丹了!」

通過光璧,目睹大量的死焱天火冒出了朱雀鼎,整個爐鼎劇烈的躁動,玄清雲等人臉色大變。

一旦葉晨風以這種方式失敗,葯焱絕對會抓住這個機會,狠狠地羞辱他們,天殿也會蒙羞。

而他們更清楚,葉晨風與火靈聖子打賭的事情,擔心葉晨風一旦失敗深受打擊,一蹶不振。

「這就是你們選的傳人,也不怎麼樣嗎?」

葯焱喝著靈氣四溢的靈茶,露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微微失態的玄清雲等人,故意說道。

「我說了,風塵不是我們的傳人,而且勝負未分,你現在高興地未免太早了!」玄鴻正冷視著葯焱,反擊道。

雖然葉晨風爐中的丹藥隨時可能爆丹,但在葉晨風臉上卻沒有一絲驚慌,足見他有信心穩定爐火,解決這個麻煩。

「我不管你們承不承認那小子與你們的關係,但爐火紊亂,會直接導致靈液過多的流失,所以就算他最終完成煉丹,丹藥的品質也不會超過七紋,所以他輸定了!」葯焱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

「哼,葯焱,你還是祈禱你那徒子徒孫能煉丹成功吧,尤其是你那寄予厚望的徒孫,我想他煉製天仙古露丹的成功率超不過五成吧!」大長老玄中庭大聲反駁道。

「這就不需要你們操心了,不過我現在倒是很想和你們打個賭,賭被你們鎮壓的古蘊聖火,不知你們敢嗎?」

因為在聖尊鼎中留下了暗手,葯焱並不擔心火靈聖子煉丹失敗,而他今日冒險到來,除了給火天戟他們撐腰外,還想圖謀號稱中央世界第一聖火的古蘊聖火。

「葯焱,我是不會拿古蘊聖火和你對賭的,如果你真想賭,我可以和你對賭一顆聖丹!」

古蘊聖火是天殿最珍貴的東西之一,玄鴻正不敢冒險,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也不能弱了氣勢,而且他知道,葉晨風還身懷一團初聖火,還是有機會的,沉思了一下,說道。

「好,老夫就和你賭了,希望輸了之後,你們不要賴賬。」

聖丹的價值也極其珍貴,雖然沒有詐出古蘊聖火,能得到一顆聖丹也是不小的收穫,葯焱毫不猶豫答應了。

「放心,一顆聖丹我天殿輸的起,不過我覺得,最後獲勝的會是我們!」玄鴻正從隨身的乾坤戒指中拿出了一個封印著大量禁制的白玉盒,將其禁制在了半空中。

「到了現在你還嘴硬,希望比賽結束,你還能這般從容!」

葯焱微微一笑,也拿出了一個玉盒禁制在半空中,而這兩個玉盒中裝的,正是兩顆足以掀起血雨腥風,讓涅槃天境高手現世爭搶的聖丹。

「殿主,你真的相信風塵還能扭轉乾坤?」

聽到玄鴻正竟與葯焱對賭一顆價值不可估量的聖丹,玄清雲等人臉色微微一變,連忙出聲。

到了現在,葉晨風還未穩定紊亂的火焰,一旦他控制不住,就會爆丹,到時天殿將平白輸給葯焱一顆聖丹。

「好了,看比賽吧!」

玄鴻正從容地說道。深邃的目光透過光璧,完全鎖定了臉色平靜,處亂不驚的葉晨風。

「呼……看來只能暴露焚天初聖火了!」

施展數大煉丹術,依然無法穩定紊亂的火焰,無奈之下,葉晨風動用了自己收服的第二種火焰,噴出了焚天初聖火,注入到了朱雀鼎中。

焚天初聖火的火焰等級遠遠超過死焱天火,焚天初聖火進入朱雀鼎中時,立即取代了紊亂的死焱天火,瞬息之間,劇烈顫抖的朱雀鼎恢復了平靜。

「嗯……初聖火,他還有這等底牌?」

看著葉晨風召喚出的焚天初聖火,葯焱瞳孔不自覺地收縮了一下,他沒想到,只有四級戰獸皇境界的葉晨風,竟然收服了一種初聖火,這讓他更加懷疑,葉晨風與天殿有關係。

「剛剛火焰失控,損傷了一些靈液藥力,不知道生之靈珠可否將缺失的藥力補充回來!」

感覺到丹藥雛形中藥力有所缺失,葉晨風繼續施展玄奧的煉丹術,將生之靈珠釋放的生之力融進了古丹紋中,融進丹藥雛形內,修復提升丹藥的藥力。

慢慢的,時間又流過了一天。

「生之靈珠不愧是先天聖寶,果然神奇!」

經過近一天時間凝鍊,葉晨風發現,丹藥雛形中缺失的藥力被生之靈珠修復了,而且融合了大量的生之力,這顆天仙古露丹出現了進化的跡象,這讓葉晨風內心暗喜,摒除著雜念,全身心投入到凝鍊天仙古露丹過程中。

半決賽的時間為五天,十分的漫長,不過觀賽閣中沒有一人離開,他們都在耐心的等待,等待最後的結果出現。

在漏斗中的火沙還剩三分之一時,一名來自於九天神國的聖師首先凝鍊出了天仙古露丹,第一個完成了比賽。

「十紋天仙古露丹,九天神國的半月聖師果然不凡,短短四日時間就將天仙古露丹凝鍊到了十紋,以他的煉丹術確實有衝擊前三的希望!」

看著懸浮在半月聖師頭頂,完美無缺的十紋天仙古露丹,玄鴻正等人也讚不絕口。

繼九天神國的半月聖師之後,八岐神國的血龍聖師,麒麟神國的烈風聖師也接連煉製出十紋天仙古露丹,盤膝坐在獨立空間中調息恢復,等待最終的結果。

而因為只有寂滅大師四人選擇煉製准聖丹,所以首先煉製出十紋天仙古露丹的半月聖師三人,毫無懸念的進入到了最終的決賽中。

「嘭!」

就在眾煉丹師在最後一日,施展玄妙的煉丹術,加速凝丹時,一道巨大的爆破聲在其中一個獨立空間中響起。

來自於魔紋谷的九品千鳥天師,在最後時刻,出現了一個細小的偏差,最終導致爆丹功虧一簣。

而他本人更是遭到葯爐中失控爆炸的天火反噬,遭到了重創。

「黑魔聖炎,加速凝丹!」

這時,瀕臨油盡燈枯,魂力消耗嚴重的火靈聖子動用了隱藏在聖尊鼎中的黑魔聖炎,加速天仙古露丹的凝丹速度。

終於,在時間還剩半日時,火靈聖子借黑魔聖炎可怕的火焰之力,搶先火天戟等人,第四個完成了煉丹。

而因為聖尊鼎和黑魔聖炎輔助,他煉製出的天仙古露丹也達到了十紋,完美無缺。 「好玄妙的空間,真不知道這到底出自那位大能之手!」

飛身進入到一座獨立空間,葉晨風發現這空間十分的穩定,摒除了外界的一切干擾,而空間中靈氣充裕,可源源不斷補充煉丹消耗,是一處絕佳的煉丹之地。

就在葉晨風盤膝坐在這獨立空間,默默調息調整狀態時,獨立空間突然出現了道道水波紋,一株株煉丹需要的天地靈草浮現在這座獨立空間中。

這時,虛空中又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漏斗,當第一粒火沙灑落下來時,競爭激烈的半決賽開始了。

「嗡嗡嗡!」

一座座丹爐浮現在二十座獨立空間中,宣洩著無盡的火光,將整個空間映成了火紅色。

「聖尊鼎,那火靈聖子召喚出的是聖尊鼎!」

當玄鴻正等人看到,火靈聖子召喚出刻畫著古老器紋,古拙雄渾,通體漆黑的葯鼎,懸浮在頭頂時,不約而同露出了一絲惱怒之色。

「葯焱,你果然是一個卑鄙小人,你這樣做是不是有失公平?」

脾氣火爆的大長老玄中庭怒視著坐在一張古木椅子上,慢慢品茶,神態從容的葯焱,低聲說道。

「公平?在這弱肉強食的世界中,公平是什麼?」葯焱微微抬起眼皮子,掃視了一眼玄中庭,淡淡的說道:「公平能當飯吃嗎?而且你們有明文規定,不能借丹爐嗎?」

「玄中庭,如果你們怕輸就說出來,那樣就算你們敗了,我也不會羞辱你們!」

「葯焱,我相信我的眼光比你強,就算你將聖尊鼎借給了那個小輩,也無法改變結局。」玄鴻正看著當年企圖顛覆天殿,讓天殿蒙受巨大損失的葯焱,低聲說道。

如果不是顧忌葯焱掌控的隱藏力量,他敢出現在天殿,玄鴻正早就出手將其鎮壓了。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葯焱嘴角微微上翹,神色從容的說道,彷彿他已勝券在握。

而他自信的源泉,不單單是那尊聖尊鼎,還有其他暗招。

他不但將聖尊鼎借給了葯焱,還在聖尊鼎留下了暗手,將自己收服的聖火黑魔聖炎留在了聖尊鼎中,幫火靈聖子在最後時刻提升天仙古露丹的品質。

只要火靈聖子能煉製出十紋天仙古露丹,有八成把握擊敗葉晨風,更能立於不敗,這也是他從容淡定的原因。

「好,希望比賽結束,你還有臉留下來!」

說完,玄鴻正不再理會獨自坐在一旁的葯焱,將目光投射向了光璧,耐心的等待最後的結果。

「一百零八株藥草,這天仙古露丹的煉製難度比大道金丹難了不止一點半點!」

葉晨風釋放強大的靈魂,快速感知面前藥草的屬性和藥性,不過這一百零八株藥草太過繁雜,葉晨風需要結合靈魂記憶慢慢摸索,浪費了不少時間。

不過他並不著急,他深知前期工作的重要性,只有摸透這一百零八株藥草所有的藥性,才能應付煉丹時隨時可能出現的狀況。

不單單葉晨風沒有著急煉丹,選擇煉製准聖丹的寂滅大師四人,也都耐心的參透眼前的藥草,為煉丹做精細的準備。

大約三個多時辰過後,緊閉雙眸,控制噬神腦推演藥草藥性的葉晨風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眸,一道道鋒利的眸光迸射出來,如閃閃繁星。

借噬神腦完全參透了這一百零八株藥草的藥性,葉晨風將十滴回魂液含在了嘴中,召喚出了朱雀鼎,準備開始煉丹。

「萬年青靈藤,紫葉蘭草,菩提花,青蓮果,融!」

葉晨風連續向朱雀鼎中噴入了十餘口死焱天火,引燃了爐鼎,按照順序將四株藥性相同的天地靈草投進了朱雀鼎中。

在朱雀鼎振幅,死焱天火融化下,四株價值不菲的天地靈草瞬間枯萎融化,化成了四團碧綠色的靈液。

「嗡嗡嗡!」

葉晨風腦中魂力爆發,注入到了炙熱的朱雀鼎中,通過精妙的控火,將四團靈液中大量的雜質分離融化,而靈液中的藥力卻沒有一點損傷。

成功將四株天地靈草提純,葉晨風雙手如電,抓出了四株天地靈草投入到了朱雀鼎中,通過精妙的控火,對藥草進行提純。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二十名中央世界最頂尖的煉丹師,施展渾身解數,不斷對藥草進行提純,很快,一天時間過去了。

在這一天中,沒有一人完成全部提純,足見煉製准聖丹,最頂級古道丹的難度。

「提純了九十九株藥草了,還差九株就能全部提純了!」

葉晨風深吸一口氣,咽下了一滴回魂液,恢復極速消耗魂力的同時,分步對剩下的九株天地靈草進行提純。

就在這時,緩慢旋轉的聖尊鼎中突然火光大作,藉助中品聖寶聖尊鼎的威力,火靈聖子第一個完成了提純,迅速服下了一顆恢復靈魂的丹藥,開始施展精妙的煉丹術,淬鍊丹藥,凝鍊丹紋。

「風塵與火靈的葯鼎差距太大了,依仗那老東西的聖尊鼎,火靈的優勢太明顯了!」

看著脫穎而出,第一個完成提純的火靈聖子,副殿主玄清雲的眉頭不由得緊皺起來,傳音給一旁的玄鴻正道。

「不要急,葯鼎只是身外之物,一切還要靠實力說話,我有一種感覺,那小傢伙還會創造奇迹!」玄鴻正目光深邃的看著從容不迫,煉丹手法老練的葉晨風,緩緩地說道。

火靈聖子完成提純沒多久,數名聖師也完成了提純,反觀葉晨風因為摸索一百零八株藥草的時間較長,當他將所有的藥草全部提純時,其他人都開始淬鍊丹藥。

「生之靈珠,融!」

葉晨風摒除雜念,不受外界影響,開始凝丹。

在他施展玄妙的煉丹術,淬鍊天仙古露丹時,他暴露底牌,第一次控制生之靈珠釋放強大的生之力,隨著他凝鍊的丹紋,融入到朱雀鼎中,提升著天仙古露丹的品質。

只要他能借生之靈珠,將天仙古露丹的品質提升到准聖丹等級,他就一定可以闖入明天的決賽,更能給葯焱,火靈聖子他們沉重一擊。

不過天仙古露丹他第一次煉製,還有些生疏,在他靈魂控火,不斷融合生之力凝鍊古丹紋時,不小心出現了一絲微小的差錯。

這點微小的差錯,直接導致朱雀鼎中的爐火出現了紊亂,剛剛凝鍊的丹藥雛形出現了道道裂痕,大有爆丹的跡象。 「葯焱,你這個卑鄙的小人,你不但將聖尊鼎借給了火靈那小子,還將你收服的黑魔聖炎藏在了聖尊鼎中,你,你這是作弊!」

透過光璧看到聖尊鼎蓋開啟的瞬間,一縷縷黑色火焰冒了出來,眼光老辣的玄中庭等人立即認出,聖尊鼎中冒出的黑色火焰,正是葯焱收服的聖火黑魔聖炎。

「作弊?」葯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著惱羞成怒的玄中庭等人,神色淡然的說道:「我看你們是血口噴人,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我將黑魔聖炎藏在了聖尊鼎中?如果輸不起,你們就直說,不要找這麼無味的借口。」

雖然玄鴻正等人親眼目睹聖尊鼎中冒出了黑魔聖炎,但他們確實沒有能力奪下聖尊鼎掌控證據,這也是葯焱有恃無恐的原因。

「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數千年過去了,你還是這般德行。」玄鴻正臉上也透出了一絲怒氣,憤怒的說道。

如今火靈聖子借聖尊鼎,黑魔聖炎搶先葉晨風煉製出十紋天仙古露丹,意味著葉晨風無力回天輸掉了他與火靈聖子之間的比試。

更重要的是,葉晨風一開始煉丹出現了差錯,大大影響了丹藥的品質,基本不可能煉製出十紋天仙古露丹,他基本失去晉級決賽的希望。

如果不是葯焱將聖尊鼎,黑魔聖炎借給火靈聖子,葉晨風未必會輸,可以說葯焱的卑鄙直接改變了成績,更有可能改變葉晨風的命運。

「玄鴻正,沒想到你也輸不起,真是讓人失望!」葯焱笑著回應道,彷彿數千年來的憋屈,在這一刻完全釋放了出來。

玄鴻正等人與葯焱做口舌之爭時,來自劍宗的聖光聖師也完成了煉丹。

毫無懸念,聖光聖師煉製出的天仙古露丹也達到了十紋,而如果煉製准聖丹的寂滅大師等人全都煉丹成功,那晉級最後決賽的名額只剩一個。

「嗡嗡嗡!」

火天戟所在的空間突然傳出了陣陣波動,無盡的火舌在他面前快速迴旋的葯爐中釋放出來。

下一刻,火天戟雙手狠狠地拍動葯爐,一顆瀰漫著濃濃葯香,蜿蜒著十道丹紋的天仙古露丹飛出了葯爐,懸浮在半空中。

「不錯不錯,十紋天仙古露丹!」看著火天戟煉製出完美無缺的天仙古露丹,葯焱臉上的笑容更濃了,挑釁的看著臉色陰沉的玄鴻正等人道:「玄鴻正,現在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葯焱,比賽還沒有結束,你現在高興是不是太早了!」玄鴻正怒視著葯焱,心中產生了濃濃的殺意。

「我看你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如今晉級決賽的名額只剩四個,你覺得那小子還有機會晉級嗎?」葯焱嗤鼻一笑道:「你別告訴我,你覺得那小子能將天仙古露丹煉製到准聖丹等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