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風,不可……」

「伍風,你回來……」

……

白衣青年做出如此舉動,頓時令另外幾人面色大變。那三個老者全部都是紫氣閣的長老,不但修為高深,而且德高望重,修為都是金丹初期。

而伍風卻是紫氣閣第一天才,未來很有可能成為紫氣閣三大巨頭之一的人物,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讓他出事,即使三個長老的命恐怕都沒有他一個人的命金貴。

伍風留下來斷後,別說三個紫氣閣不可能看著不管,即使真的不當一回事兒,悶頭逃了出去,回到宗門也會受到閣主的懲罰。

「師兄,你不走我也不走。」

蒙甜甜掙扎著想從紫袍老者的手中掙脫出來,但以她的修為,又怎麼可能掙脫一名金丹境界的武者手掌,那個帶著她的紫氣閣長老自然不可能任由她添亂。

「三位長老,別猶豫了,我手中有靈器,即使遇上七階中期的妖獸也能堅持一段時間,從這裡到層面通道口還要一刻鐘,再不走恐怕誰都走不了。」

伍風有些焦急的道,事實上他選擇留下來斷後不是沒有道理,三個長老雖然德高望重,但論戰鬥能力都不如他,而且五人中只有他手中有一把靈器,他留下來或許還有活路,否則換成誰都只有死路一條。

而且若是不能多阻攔一會兒,妖獸依舊會追上來,對別人來說等於無濟於事。

「公羊成長老,你把甜甜送到安全的地方,我們兩個留下來相助伍風。」

另外兩個老頭一個折返,停止了奔逃。與伍風一起,攔在了路上。

「這……」

那個名叫公羊成的紫袍老者沒有料到會是這麼一個局面,難道叫他一個人逃跑,這叫他日後如何面對宗門同道。

那個雪豹王有多強大他心中很清楚,七階中期的妖獸中都屬於佼佼者,恐怕夜蓉閣主出現在此,都未必能強過雪豹王多少。

伍風三人聯手都未必能擋住那雪豹王,何況雪豹王身邊還有四頭七階初期的妖獸以及一大群六階妖獸,這樣的陣容一旦陷入包圍中,想活著殺出來就太難了。

「公羊老頭。你再猶豫我們就白死了,別忘了甜甜的身份,她不能死在這裡。」

見公羊成半天不肯走,另外三人頓時急了起來,再耽誤下去,那誰都不用走了。

此時,伍風已經與那頭雪豹王對上了,不過才一個照面,便被雪豹王打的吐血。好在他手中有一件大印靈器,攻防一體,險之又險的擋住了雪豹王幾撥攻擊。

另外兩個紫氣閣老頭亦是沒有時間多廢話,分別一人攔住了兩頭七階初期的妖獸。

正常情況下。同等階的妖獸原本就強於人類武者,七階初期的妖獸至少比尋常的金丹初期武者強上一籌,除非遇上殷半雙這樣的天才與變︶態。

兩個紫氣閣長老對上一個七階初期的妖獸都有些困難,何況此時一人戰兩獸。片刻工夫,便險象環生,狼狽不已。

公羊成咬著牙。狠下心開始不要命的往前跑,他知道即使自己再加入戰圈,除了送死之外,幾乎不會改變任何結果。他一把老骨頭倒是無所謂,但蒙甜甜不能死在這裡。

公羊成一路狂奔,還沒有跑出幾公里,便發現前面有人過來,偌大的獸窟,遇上人類武者的概率很小,即使現在有不少人類武者進入了覃茲獸窟。

「看情況,你們似乎不是很好。」

莫問人在半空中行走,看似悠閑的踏步,但每一步踏出,都能跨越十幾丈距離,居然將殷半雙給甩在了後面。

「請問閣下何人?」

公羊成一見到有人,眼中頓時閃過一抹喜色,如果遇上一群人類武者,很有可能就能解了他們的危機。畢竟能闖到第二層的人類武者,恐怕沒有一個泛泛之輩。

當然,公羊成活了一輩子,自然不可能見到一個人就相信,獸窟裡面黑吃黑的事情經常發生,有時候遇上人類武者未必是什麼好事。

所以相隔幾百米,他便停了下來,不願與莫問太接近。

「我叫莫問。」莫問淡淡的道。

相隔百米,公羊成此時終於看清了莫問的相貌,一見居然是一個少年,而且還如此年輕,頓時心中一驚。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怎麼可能闖入第二層,而且凌空虛步……難道他是金丹境界的武者……

公羊成頓時感到有些詭異,青古秘境中何時出現了這麼逆天的奇才,最有名的四大青年天才也不可能像這個少年這般年輕吧。

「是你……」

原本在公羊成腋下掙扎哭鬧的蒙甜甜一下停止了哭泣,大眼睛望著莫問,一下就把他認出來了。眨了眨眼睛,淚珠就順著眼眶往下掉。

「快去救我師兄……求求你……」

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蒙甜甜自己都不明白怎麼回事就哀求了起來,倒不是她相信莫問有多厲害,而是一個溺水的人,想試圖抓住最後一根稻草。

嗖!

一道破空聲,莫問身邊便多出了一道人影,正是殷半雙有些不耐煩的跟了過來。

她雖然很不想管紫氣閣的破事,但這個時候她也沒有辦法,獲取元氣的時候,她必須藉助莫問的力量,這個時候不太好與他搞分歧。

「殷半雙……!」

公羊成沒想到這個時候又出現了一個他意想不到的人,那個少年他不認識,但大名鼎鼎的殷半雙他怎麼可能不認識。

殷半雙抱著胳膊,斂下眼眉,並沒有搭理公羊成的意思。公羊成身為紫氣閣的長老,她都如此對待,叫她狂女可是一點都沒有說錯。

「殷小姐,我們遇上大難,懇請你出手相助,紫氣閣必有重謝。」

公羊成這個時候哪裡會管殷半雙的態度,只要殷半雙願意相助他們,態度再惡劣他都沒有意見。

原本他心中都絕望了,但見到殷半雙與這個不知名的少年,心中再次升起一抹希望。

那個少年他不清楚,但殷半雙的能力,他不可能不了解,她若是與伍風聯手,絕對能把那隻雪豹王擋下來。兩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而且手中都有靈器。

還有那個年紀小的離譜的少年,能在半空中飛行,那至少也是金丹初期,擋住一個七階初期的妖獸不成問題,再加上他,還真有可能把雪豹王擋回去。

「我沒興趣。」

誰知,殷半雙根本不給公羊成任何面子,抱著胳膊,把頭扭向一邊。

「殷小姐……」

公羊成沒有料到殷半雙拒絕的如此果斷,麵皮都忍不住抖了幾下,殷半雙若是見死不救,那結果恐怕不會有任何改變。若是換一個人,肯定不會如此不買紫氣閣的賬,但唯獨這個殷半雙是一個特殊。

她不答應,公羊成就基本沒有了別的辦法,紫氣閣的名氣再大,那也壓不住五獸宗的首席大弟子。

「大哥哥,求求你……幫幫我們吧……」

蒙甜甜一臉可憐兮兮的望著莫問,她很聰明,沒有去求殷半雙,而是求莫問。

「我幫你們解圍,有什麼好處?」

莫問抱著胳膊,摸著下巴,笑眯眯的望著紫氣閣的長老道。雖然他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幫助紫氣閣的這群人,但如果能順便弄點好處,他自然也不會客氣。

這些個內世界的武者宗門,一個個可富得流油,像紫氣閣這種古老的宗門,底蘊那就更不用說了。

「有什麼要求,公子儘管說。」

公羊成一見有希望,此時也顧不上什麼,任由莫問開價。

「一百塊靈石。」

莫問隨口說道,靈石對誰來說都是好東西,誰都不嫌多。雖然紫氣閣肯定還有更好的東西,但肯定不是一個長老能做決定的。

莫問雖然從無念門中弄了不少靈石,但還遠遠不夠,不說別的用途,即使用來駕馭靈器的靈石,那都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他如果使用靈器,一塊靈石能夠使飛刀靈器發出三次攻擊,而且飛刀靈器還只是下品靈器,若是換成中品靈器,恐怕只能發動兩次攻擊。

日後面對的強敵越多,使用靈器的時候越多,靈石恐怕就會不夠用了。

公羊成聞言,倒吸了一口冷氣,一百塊靈石,對他來說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不說別的更好的東西,就是這一百塊靈石,他也無法給宗門做決定。

殷半雙更是無語的望著莫問,原本她還以為莫問與紫氣閣有什麼交情,或者真如他所說,與人為善,手有餘香,乃是一個活脫脫的大好人……現在看來,這貨簡直就是趁火打劫啊!

「大哥哥,我給你兩百塊靈石,求你救救我們……」

蒙甜甜這個時候說話了,一邊苦著一張楚楚可憐的小臉,一邊很霸氣的把報酬直接翻了一倍。

公羊成那個心痛啊!怎麼就出了一個這樣的敗家丫頭,不過她既然這麼說,那他也不用說什麼了,因為他說了也是白說,這個決定還真只有這個丫頭能做。

「夠豪氣,哥哥喜歡!」

莫問對著蒙甜甜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拍了拍殷半雙的肩膀,道:「別看了,開工了。」(未完待續。。) 殷半雙心中那個無語,怎麼這個小子得好處,到最後還要她出力?

莫問不搭理殷半雙的鬱悶,悠閑的邁著步子往那群妖獸飛去,看似不急不緩,但幾個眨眼的工夫就跨過了上千米。

殷半雙心中暗恨,像是沒有聽見莫問的話一般,抱著胳膊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憑什麼這個小子又做好人又得靈石,她要去給別人拼死拼活!

「半雙啊,你應該知道,我一個人可對付不了如此多的妖獸,恐怕要用到靈魂力量。你也知道,我的靈魂力量有限,要是在這個地方透支太嚴重,接下來恐怕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再使用靈魂力量了。」

莫問輕飄飄的聲音從遠處飄來,語氣依舊是不急不緩,淡漠如初。

殷半雙一張臉黑了下來,這個混蛋居然威脅她。

她之所以與莫問合作,便是看中了他那能威脅到金丹中期武者的靈魂力量,有這樣的人存在,對付妖獸更是如虎添翼;妖獸這種靈智尚未全開的生物,對靈魂力量最是敏感不過。

「混賬東西。」

殷半雙咬牙切齒的望了莫問的背影一眼,心中雖然不憤,但行動上卻跟在了莫問身後。

她也知道莫問說得對,對付如此多妖獸,他一個人的靈魂之力再強也扛不住,為了接下來的難關,她現在除了妥協就只剩下妥協了。

有了莫問與殷半雙加入戰鬥,情況頓時好轉了不少,那個名叫公羊成的紫氣閣長老也沒有閑著,再次返回殺入了妖獸群眾。

莫問踏著悠閑的步子,直接找上那頭最強的雪豹王,不過他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回頭望了殷半雙一眼。

經過一天的相處,兩人多少有點默契。瞪了莫問一眼之後,她便一聲低喝,整個人的氣勢瘋狂的飆升,一瞬間身高便超過了三米,像是一個女戰神。

雙腳一彈,殷半雙的身影便出現在雪豹王的頭頂上空,她手中的虎爪靈器驀然吞吐出五道三米長的白色爪刃,從上往下,狠狠地往雪豹王抓去。

吼吼!

此時,伍風正在雪豹王的強大戰鬥力下搖搖欲墜。險象環生,隨時都有死忙的危險。

原本趁勝追擊,一路佔據上風的雪豹王見到有兩個人闖入戰場,而且直奔它而來,挑釁它的威嚴,頓時大發凶威,身上的毛髮一根根豎起,雙眼中閃動著幽藍的冷光,盯著那殷半雙從上而下攻來的身影。

猙獰的獸嘴微微上翹。居然很人性化的做出一個嘲諷的表情,似乎在嘲笑殷半雙在不自量力一般。

的確,憑藉雪豹王的修為,即使紫氣閣的夜蓉閣主親臨。恐怕都未必能強出它多少,若是不夠強,紫氣閣一行人又怎麼會如此狼狽。

殷半雙雖然天賦超絕,戰鬥力也很驚人。但與雪豹王相比,依舊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不過這個時候殷半雙似乎根本沒有考慮雙方之間的差距,那一爪。氣勢洶洶,一往無回,似乎真的能一爪將兇殘的雪豹王擊殺當場。

雪豹王把注意力放在殷半雙身上,戰圈中的伍風頓時壓力大減,但他還來不及緩口氣,眼睛便驀然睜大了起來。冷冷的望著那從空中殺下來的火辣身影。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時候能遇見殷半雙,而且還是如此一副場景!

她瘋了么!以如此方式攻擊雪豹王,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以雪豹王的強大,她即使不死也是重傷的下場。他知道殷半雙很強,很有可能在他之上,但再強,也不至於強到能與雪豹王硬撼的地步。

伍風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一咬牙,不顧自身的傷勢,再次發動攻擊,全力攻向那頭雪豹王。

他雖然不知道殷半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也知道,殷半雙明顯是在相助於他們,這個時候,他也是盡量的拖住雪豹王,多給她分擔一些壓力。

只有莫問,嘴角依舊勾著笑意,只是那一雙清澈的眼睛,瞬間變成了金色,似乎有洶洶的金色火焰在裡面燃燒。

下一刻,誰都沒有料到的一幕發生了,雪豹王晃了晃腦袋,嘴裡哀鳴了一聲,碧幽的眼睛中一片迷茫,似乎剛睡醒一般,那兇殘的氣息下降了一般,高高昂起的頭顱也低了下去,原本準備發動攻擊的力量,一下也消失全無。

正是這個時候,殷半雙恰到好處的出現在雪豹王的頭頂,一爪籠罩而下。

撕拉一聲。像是布匹撕裂的響聲。

然後血肉橫飛,大量的血水像是雨水一般灑落,染紅了地面。

那雪豹王,居然是一點都不反抗,仍由殷半雙那一爪落在它身上,場面落在那幾個紫氣閣的長老中,怎麼看怎麼感到詭異。

雪豹王乃是身經百戰的妖獸,放在第二層,那也是統御一方妖獸的王者,怎麼可能會犯這樣的錯誤,正常情況下,絕對不可能發生。

妖獸雖然靈智不高,但都有著戰鬥本能,很多時候,論戰鬥意識與技巧,人類恐怕還不如妖獸。

重生替嫁小綉娘 嗷嗚!

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響徹第二層荒原,相隔十里都能聽見這恐怖的咆哮聲。只見雪豹王身上爆發出一道恐怖之極的白光,像是輻射,瞬間覆蓋方圓百米。

好在殷半雙心中早有準備,見機的早,一爪之後,抽身便退,此時已在兩百米開外,沒有受到那散發著濃濃能量波動的白光波及。

「好強大!」

伍風所在的位置亦是百米之外,並沒有太過接近雪豹王,他喃喃自語的望著那個恐怖的白色光圈,內心一陣顫抖,若是他在那個光圈的範圍內,即使不死,恐怕也是半殘的下場。

白光收斂,方圓三百米之內,出現一個深兩米的大坑,一頭白色的龐大妖獸躺在那個坑裡面,渾身鮮血淋淋,身下聚集的血液似乎匯聚沉了一個小池,血腥味瀰漫在半空中。

此時,雪豹王的形象就像是一頭頻臨死亡的妖獸,雪白的皮毛上有著五道恐怖的傷口,每一道都深刻入口,兩邊的血肉翻開,從傷口處甚至能看見裡面的內臟。

殷半雙那一爪,差點就把一隻強悍的雪豹王給大卸八塊,徹底分屍了。

嗚嗚!

雪豹王躺在血液中,一雙眼睛充斥著血絲,緊緊地盯著幾百米之外的殷半雙,眼眸中充斥著無與倫比的仇恨與憤怒,任誰都能看出,此時的雪豹王特別的危險。

不過除了盯著殷半雙,雪豹王又下意識的望向莫問,眼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抹畏懼之色,似乎遇上了什麼能令它害怕的東西。

妖獸不像人類那麼複雜,它們的心思通常都很簡單,不具備人類這麼完整的自我意識。它們判斷危險的方式很簡單,那就是憑藉天生的感知與直覺。

莫問剛才發動的那一道靈魂攻擊,給雪豹王的感覺就是高高在上,難以逾越的山峰,無法戰勝的人物。妖獸不像人類有著那麼精細的判斷能力,此時在雪豹王眼中,莫問就像是那些生活在獸窟五層以下,那些有著七階巔峰修為的強大妖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