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他們就交給你了,素素。」羅晨笑道,「草藥種植,可是我們的經濟來源呢。」

「放心吧公子,」程靈素信心十足,「有了他們,我一定種出最好的藥材。」

而另一邊,阿碧也和其他人打成了一片,這些人,不是參合庄的就是曼陀山莊的,阿碧幾乎都認識,很快就把他們一一認了出來。

「阿碧,這些就交給你啦?你可是這座煙雨山莊的大管家呢,還有,花卉培育也要準備開始了。」

羅晨徹底撒手不管了。

「嗯,」阿碧笑容滿面,見到熟悉的人,可真好,「你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有幾個姐姐在,一定會培育出花卉名種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咯。」 隨著陳大叔等人的到來,煙雨山莊熱鬧了起來。

他們迅速進入了角色,侍女們穿著羅晨給她們新買的羅裳在山莊中穿梭,熟悉地形,各自負責一灘事。

廚娘們已經進入廚房,開始準備中午的飯菜,僕役們也開始打掃整理各個地方。

護衛們開始巡視周圍,他們經常在外面出現,羅晨給他們準備了黑色的保安服,以免外人看起來太過於驚訝了。

葯農和花農們,則是去到各自需要工作的地方,開始規劃如何展開工作,做好前期準備工作。

「如此,感覺山莊一下子活過來一般。」羅晨看著這一切,感嘆道,「昨天,還只有我們三個人呢。」

「這就是神明的強大之處了,」阿碧掩嘴輕笑,心情很是不錯,「沒想到,小鶯她們,居然也可以出現在這裡,一下子輕鬆了許多呢。」

小鶯是原來參合庄的侍女,和阿碧很熟悉,是很得力的侍女,有她的幫忙,阿碧會少掉許多事。

「我也是,」程靈素頷首道,「有了陳大叔的到來,外面的草藥種植,我都幾乎不用操心了,專心照顧好藥王谷的草藥,就可以了。」

「這也是我的本意,你們這個年紀,應該多享受生活才是。」羅晨點點頭,「要是你們全部被這些雜事纏住了,可就太可惜了。」

「現在,有空了,」程靈素似笑非笑地看著羅晨,「從明天開始,公子就要開始練武了哦。」

羅晨心裡咯噔一下,莫名其妙地緊張了起來,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這,就開始了?」

「當然,明早開始,卯時起床,開始練功,公子的年紀不小了,不努力可不行啊。」

「卯時?」羅晨絕望了,「要那麼早嗎?天都還沒亮呢。」

「素素會陪著你的。」程靈素絲毫不為所動,「清晨空氣清新,四周安靜,是練功的最好時機,也是身體和大自然融入的最好時間段,要練武,賴床可是不可以的哦。」

羅晨一下子泄氣了,「好吧。」

要讓他放棄練武的誘惑,是不可能的,嗚,溫暖的床鋪,睡到自然醒的日子,就這麼離自己而去了?

程靈素抿嘴笑笑,她知道,羅晨只是發發小牢騷而已,明天,一定會準時起來的,他就是這麼一個人。

※※※

第二天凌晨,羅晨穿著勁裝,準時出現在後院的練武場上。

程靈素也是一身勁裝,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自有一股嫵媚風情,話說這個小妮子,最近發育的有些快呢,比起剛開始的時候,差別太大了。

不過,她也就是十六歲多一點,這也很正常,就好像,羅晨在初中的時候,才一米五齣頭,到了高二的時候,整個人就躥了一大截。

這種情況,有時候是時間關係,有時候是營養關係,程靈素,當然是營養的關係了,能夠看到她如此變化,是羅晨最大的驕傲。

「今天是第一天練功,我首先和你說一下,在我們而言,什麼是武術。」程靈素進入了老師的角色,開始說道。

「請指教。」羅晨誇張地拱拱手。

「武術,在我們眼裡,分為內功和外功,也就是說,內練一口氣,外練一身皮。

內功,講的主要是養五臟調六腑、氣血搬運,最終修成內氣,這個要求很高,即使是在我們那個年代,也是很少人能夠達到的,非名師指點、天賦異稟不可達到。

這主要是因為傳承的斷絕,由於戰火等原因,很多古代的功法都失傳了,尤其是稍有差錯就會走火入魔的內功修鍊,所以,造成了後來,能夠修成內氣的,都可以成為高手的原因。」

羅晨若有所思,似乎確實如此,按照金庸老先生的時間脈絡,《越女劍》姑且不提,武功最鼎盛的時候,是北宋時期,也就是《天龍八部》的世界。

逍遙派、丐幫、少林寺、大理、參合庄等門派各有傳承,都是非常高深的武功,降龍十八掌、斗轉星移、六脈神劍、易筋經、北冥神功、天山六陽掌、小無相功等等,都是名噪一時的絕世武功,少林七十二絕技也是天下無雙,沒有一身高深的內力,都不好意思稱高手。

而到了南宋時期,《射鵰》、《神鵰》兩書,比起之前,就有所降低了,五絕成為了其中佼佼者,也有九陰真經、先天功等一眾絕學。

隨後到了《倚天屠龍記》,元朝時期,張無忌一身九陽神功就可以橫掃武林了。

再到後來,明朝時期,《笑傲江湖》中已經有了劍、氣之爭,內功和招數的差別已經有了爭執,正是因為,各種傳承的失散,讓大家開始重視起招數來。

令狐沖倚仗獨孤九劍、東方不敗倚仗葵花寶典練就的絕世速度,就可以稱雄江湖了。

再到清朝時期,《鹿鼎記》、《書劍恩仇錄》、《飛狐外傳》,招數已經成為主要的打鬥手段,有內功的都可以成為高手高高手了。

所以,程靈素這麼一說,羅晨也就明白過來。

「外功,不是指什麼橫練十三太保、金鐘罩鐵布衫什麼的,」程靈素繼續說道,「而是指力量、速度、耐受力以及反應,前面說的,是耐受力也就是防禦力,只是其中之一。」

「力量決定你的殺傷力,雖然說速度可以加大傷害,但是,最重要的依然是力量,被一記重拳和被一記輕拳打中,效果,絕對不會是一樣的,當然,如果有內功的話,比重拳的效果要好的多。」

羅晨點頭明白過來,很好理解,就好像拳擊手一般,你打我多少次都沒關係,我只需要一拳就可以把你撂倒。

「速度,決定你能不能打到人,也對傷害有一定幫助,速度達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威脅是很大的。

所謂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就是因為,我打得到你,你打不到我,快到極致,一瞬間就可以把你秒了。」

這句話也在理,羅晨自然明白。

「耐受力不必說了,防禦的問題,反應,也就是手眼腿的協調性,眼疾手快,指的就是這個,這是非常重要的,無論是躲避還是技巧的使用,都有關係。」

「總之,這四者,都是非常重要的要素,缺一不可,缺一個,你就存在眼中的缺陷,只能在基本平衡的基礎上,有一個或者兩個突出,例如專門練力量或者速度,但是,不能僵化了,那樣的話,在高手眼中,不值一提。」

羅晨已經完全明白過來,就好像玩RPG遊戲一樣,四種屬性,缺一不可,缺一個,都會被人玩死。 「公子雖然身體素質不錯,但是,離一個武者的要求,還是差得很遠的。」程靈素繼續說道。

「所以好高騖遠是不可以的,一開始,打基礎是最重要的,不要一開始就想著練內功,你的身體素質達不到那樣的條件。」

她微微一頓,臉上有些赫然,「而且,素素對內功的修鍊,也不是很高明,畢竟我們的時代,能夠練成已經很了不起了。

所以,素素希望,你先把基礎打好,等有更好的老師,來交你練習內功,就好像阿碧的那個時代的高手,例如慕容世家、逍遙派的高手。」

羅晨點點頭,「現在你是師傅,我是徒弟,你說怎樣就怎樣,我一切聽你的。」

「那好。」程靈素展顏一笑,「我們先活動一下身體,就沿湖跑一圈吧,然後再練其他的。」

羅晨的臉一下子苦了下來,這個水庫,一圈起碼要五公里多,平時跑一趟就累得要死了。

不過,既然話說出去了,也只能硬著頭皮,隨著程靈素一起出來山莊,開始沿著早就鋪設好的塑膠跑道上往前跑。

清晨的空氣確實很清新,這麼早起來,卻一點都不覺得困,身心很輕鬆。

程靈素跟在他身邊,一邊跑,一邊傳授他跑步的節奏,比起普通的兩步一呼吸要求要更高,一開始,羅晨完全適應不過來,好在在程靈素的鼓勵下,慢慢地調整、適應了下來。

看到他適應了呼吸節奏之後,程靈素又讓他開始變速跑,不停地在慢跑和加速跑之間轉換,這種必須全神貫注、隨時啟動變速的方法,要求更勝一籌,一圈下來,整個人像是從水中撈出來一般,大汗淋漓。

「休息一下,然後換一套衣服,繼續下一步的訓練。」程靈素看著羅晨的眼神,有些憐惜,但是,很快就堅定下來。

只要羅晨自己不放棄練武的想法,自己就要盡職盡責地做好指導、監督的工作,羅晨的年紀偏大了,如果沒有其他奇遇,其實是沒什麼機會的了,但是,提升一下身體的素質、練習一些簡單的招數,還是可以的。

關鍵的是,作為神明選中的掌門,他有創造奇迹的可能,作為一派掌門,卻連武功都不會,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所以,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幫助他打好基礎,然後,等待奇迹的發生,就是了。

回到練武場,羅晨回屋換了一套乾爽的衣服,返回準備繼續練習。

「好,來吧,我已經做好準備了。」他活動了一下身體,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沒那麼誇張。」程靈素微笑道,「其他門派,練外功,可能有一些很不可思議的做法,但是,在我們藥王庄,就簡單很多了。

公子也知道,我們是藥王一脈傳下來的,對於如何養生、強身健體是比較清楚的,有一種從古代傳下來的功法,是我們這一脈練基本功的主要手段。」

「是什麼?」

「五禽戲。」程靈素認真道,「此功法流傳甚久,相傳,上古時代,先賢觀猛獸而效仿以強身健體,雖然粗略,但是,也讓先民們身體強壯起來,在那個蠻荒時代掙扎著走了過來;

隨後,莊子創二禽戲即熊經鳥伸,而東漢年間,著名醫師華佗,在此基礎上,創立完整的五禽戲,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鳥,成為著名的導引之術。」

「這個我知道,五禽戲嘛。」羅晨笑道,「小說里,經常看到。」

「是的,公子應該知道,很多內功,都是從道家養生功法中,脫胎而來的,五禽戲,效法自然、觀仿禽獸,正合人體健體之要。

虎者、鹿戲、熊戲、猿戲、鶴戲,分別主練力量、速度、反應、身法等,當然,每一個動作,都有同樣的功效,只是側重不一樣而已。

動作誰都會做,但是效果如何,要看到不到位、心身是否合一、時間能否持久。」

「明白了,你說怎麼做就是了。」羅晨信服地點點頭。

「首先,我們練虎戲,虎戲有兩個動作,一是虎踞,二是虎撲,分別對應靜功和動功,我和你演示一下,一會,你按照這個來。」

說完,她往前趴下去,四肢著地,後身著地,雙手撐地,整個人彷彿變成了一隻老虎,慵懶地蹲踞在那裡。

雖然是蹲踞,但是,可以看到,肌肉鬆弛之餘卻飽含一股力量,似乎隨時可以起身前撲一般。

隨後,她起身,依然是四肢著地,但是,腰部長引、頭部高昂,目中精光四射,作勢欲撲,正是虎撲之勢,全身肌肉緊繃,剛猛有力。

「喔。」羅晨不禁驚嘆出聲,實在是,程靈素展現出來的力量與美感,太過震撼了,讓人移不開眼睛。

「好了,今天要學的,就是這兩個動作。」程靈素起身,額頭微微出汗,「動作我已經給你示範了,要訣在於,心與身合,也就是說,你要把自己想象成那隻老虎,它蹲著是什麼樣的,你就是什麼樣的,他撲出去的那一瞬間是怎麼樣的,你就是怎麼樣的。

動作沒到位、心身分離的話,不僅達不到鍛煉的效果,還容易拉傷肌肉的哦。」

「不要嚇我。」羅晨苦笑著,閉上眼睛回想起剛才她的動作,蹲下神去,做出了虎踞的姿態。

程靈素在他身邊,不停地糾正著動作和姿勢,讓他不斷變得規範起來,每一個微小的變動,都會體會到身體的拉伸程度有了進一步的提高,相當難受。

「好了。」程靈素終於將他糾正到自己滿意的姿勢,起身道,「就這樣,堅持住,如果只是健身的話,達到出汗的效果,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是要練功的話,可就要半個時辰以上了,希望,你能堅持住。」

「哦。」羅晨艱難地說出一句話,額頭已經出現了密密的汗珠,這才剛開始,已經見汗了。

「現在,想象自己就是那隻蹲踞的老虎,」程靈素清脆的聲音,不斷從耳中傳來,「這是我的地盤,我的領地,我傲視天下,無人能抵擋我的虎威。」

羅晨在她的聲音的引導下,慢慢地進入一個奇怪的狀態中,恍惚之間,自己就是那隻傲嘯山林的王者,即使是蹲踞,也依然是不可抵擋的存在。 規定的半個時辰,羅晨只堅持了二十分鐘,就頂不住,放鬆了下來,累得不行,汗如雨下,氣喘吁吁的。

「還是不夠呢,離半個時辰,還差的遠呢,不過,剛開始,也算不錯了。」程靈素搖搖頭道。

「下次,一定會堅持的更久的。」羅晨喘著粗氣說道。

「虎戲,應該算是最簡單的動作了,後面的其他動作,更加困難,最後的鶴戲,整個人就好像變成一隻鳥,身輕如燕,如果到了這個程度,輕輕一躍,就可以到很高的高度了,所以,公子要加油了呢。」

「那可是一個遙遠的距離啊。」羅晨自嘲道,慢慢直起身,「不過,不積硅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我們一步一步來吧。」

「素素很高興,看到公子沒有一絲氣餒的意思。」程靈素輕笑道,「那麼,休息十分鐘,再進行虎撲的訓練,這一次,同樣要堅持半個時辰哦。」

「我多麼希望,這個時辰變成小時,那樣,我會有點信心。」羅晨苦笑著擦著汗水。

「嘻嘻。」

十分鐘后,羅晨繼續練習,這一次是虎撲的動作,整個人繃緊,只覺得全身肌肉都被拉伸到了極致,非常難受。

「就是這樣,猛虎下山、撲食,就是一個氣勢,瞬間的爆發力,」程靈素在他耳邊說道,「你眼中,此時,只有眼前的獵物,用盡身體的每一絲力氣,去把它撲倒。」

「嗯。」羅晨死死盯著前面,肌肉緊繃,渾身都在顫抖著。

「堅持,堅持。」他腦海里一片空白,只有一個目標,堅持住。

看著渾身顫抖著的羅晨,汗如雨下,臉色漸漸由通紅轉向發白,程靈素不由敬佩地點點頭。

雖然動作很簡單,但是,以羅晨這樣的年紀,沒有經過長期鍛煉后的筋骨,能夠堅持這麼久,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可見他的毅力和意志的堅強。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

羅晨的意識漸漸有些模糊,身體開始有些搖晃,但是,稍微一搖晃,就立即回到原來的姿勢,繼續堅持著。

「公子,差不多就可以了,以後,還是可以的,不要太勉強。」程靈素擔心地看著他越來越白的臉色。

羅晨一言不發,緊緊地盯著前面,要時刻保持住虎撲的姿勢,已經耗盡了他所有的精神,完全聽不到程靈素的話了。

四十分鐘的時候,終於,他再也堅持不住,整個人直接倒在地上。

「公子。」程靈素帶著哭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多久了?」羅晨努力地睜開眼睛,虛弱地問道。

「可以了,時間剛剛好。」程靈素點點頭,「公子真棒。」

「那就好,我還是能做到的嘛。」羅晨心神一松,整個人暈了過去,這已經超越他的極限了。

「公子?」程靈素看著他暈過去,先是一驚,隨即嘆了口氣,這是透支了身體的精力,身體自我保護強制暈過去了,說起來,真了不起,足足四十分鐘呢,要知道,這才是開始呢。

輕輕地抱起羅晨,可以感受到,大汗淋漓的身體,肌肉依然在微微顫動著,五禽戲對於人體的拉伸和潛力的挖掘,自然是非常大的,肌肉一時適應不來,羅晨完全是靠意志堅持的,現在,肌肉的反應,忠實地反饋出來。

「素素姐?」阿碧看到程靈素抱著羅晨,驚訝道。

「沒事,透支了,虛弱的過頭,暈過去了。」程靈素說道,「我帶他去溫泉池做一下康復,你幫他準備一些肉食,儘可能爛一點,醒來時,他的胃口應該會不錯,而且,也需要補充營養。」

「好的,我知道了。」阿碧點點頭。

程靈素把羅晨抱到溫泉小院,紅著臉,把羅晨的衣服脫掉,然後用毛巾,把不斷冒出來的汗抹乾,過了小半個時辰,自己才換上一身輕便的衣服,把羅晨抱起放入溫泉池中,平躺在一塊石頭上,任溫熱的溫泉水,浸泡過他的身體。

隨後,又用雙手,在他身上輕輕地推拿起來,幫助他緩解肌肉的疲勞,如果不及時緩解的話,醒來的時候,就會全身酸痛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