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什麼時候離開的,我怎麼不知道。」

「事處理完后他們立刻離開了。有三個月了。

華琪聽了,不懷好意的說:「他們走之前你都不告訴我,我悶著做事,也太慘了吧。你以後得到的東西給我一半,否則我就不幹了。」

楊易連忙點頭。

「好了,我們會宗吧,這裡的事差不多都好了,剩下的事,你偶爾過來一下就行了,不過預計的三年恐怕要變成無數年了。」

楊易沒有在意,反正那裡有三位大神,即使碰壁也應該會給自己帶來不少盈利。送她回宗。

楊易準備找大師兄,結果他不在,這時他的門童過來把一塊令牌交給了楊易。

楊易拿著令牌,準備去找十二師兄,結果遇見了師傅。血老看到楊易,立刻走了過來把楊易叫到了自己的洞府。

「聽說你需要靈石?」

楊易點點頭說:「要突破蛻凡需要極多的靈藥。」

「預計要多少?」

「我已經用了三百多萬上品靈石,不過已經找到捷徑了。至少比在外面買便宜一些。」

血老聽了點點頭,遞過一個戒指。楊易連忙接著。

「你是靈族,當初我在考慮送入門禮的時侯,實在不知道送什麼。武器你有,護具你有,靈術你好像不屑於。我就暫時沒有送。戒指裡面是我這幾天到宗門找到的高級靈藥,還有一些極品靈石,那些極品靈石比一般靈藥要強的多,還可以自動恢復,我本來想找靈源,結果沒有找到。」

楊易把戒指戴上,拿出一張紙,拿出筆,放在地上開始畫。同時開始利用靈魂來製造自己筆下的角色的性格。不一會,一個火柴人出現在畫紙上。楊易本來準備畫個人,結果不知道該畫什麼,考慮了一下,畫了個搞笑的火柴人。

注靈完成後,讓師傅滴血。血老躊躇了一會,把血滴在了上面。楊易看到血老的血是金色的,感覺有些怪異了。血滴下去,紙立刻開始放光,這是楊易沒有見過的。這時那個火柴人慢慢的從紙上爬了出來。心有餘悸的看著地上的紙。這個表情把楊易嚇了一跳。卻看到師傅正常的表情,就沒有說什麼了。

「你選擇的是畫畫?」

「是」

「畫的不錯,我手中有支筆,是件寶貝。你試試。」說著把筆拿了出來。

楊易接過筆,拿出紙,準備畫,被血老制止了。

「你就到空中畫,畫好了注靈就行了。」

楊易直接在空中畫了起來,果然空中有印記,楊易畫完,注靈,空中的火柴人立刻跳到地面呆站著。

「這是我當年在一個秘境中找到的,還有一個記憶,不過只能看一遍。上面有人握著這支筆。他站在山坡上,山下是千軍萬馬。他開始畫,一筆一個人,一畫完那人就立刻衝下去。畫的兵厲害,不過還是沒有衝上山的人多。很快就敗了。

他沒有放棄,繼續畫。不過他沒有畫人了,而是寫字。殺字。每一個字可以殺掉無數的人。後來雖然死了,不過殺掉了幾乎一半的敵人。現在我想起來,那些戰士中最普通的都要在聖之上。」

楊易還是沒聽懂師傅要說什麼,也就沒有說話。

血老停了一下說:「你可以試著用筆畫來寄託情感,不要再用靈魂去刻畫人物性格。」

楊易聽了感覺很有用,不過自己在這方面什麼前輩都沒有,還要自己去摸索。想到這裡楊易突然想到了那個畫中的女人。 ?楊易和師傅聊了一會天離開了,來到了十二師兄洞府,結果發現他不在,就去找翔卓。

楊易來到翔卓的山下,准進去,被攔住了:「在下楊易,找翔卓。」

「你就是楊易,看不出來啊。小師弟不在,他上次不知道怎麼了,現在在中心戰場呢。」

「中心戰場?什麼東西?」

他看著楊易笑了笑說:「你怎麼和小師弟一樣啊。中心戰場是大陸的四個方向的四個勢力聯合做成的一個戰場,用那些囚犯做兵,讓他們對攻。這個戰場主要是培養那些大家族或者大宗門的。翔卓上次回來知道了這個位置,立刻準備去。然後迅速成了主宗的核心弟子。現在已經到那裡了。」

楊易點點頭離開了,到了浮空島,找到中心戰場直接進去了。在裡面以一個囚犯的身份去參加戰鬥。那些囚犯全部都是蛻凡或者超凡的,好在這個地方限制靈術。楊易在裡面躲了一天,幾乎摸清楚了套路。

殺對方的人拿令牌,三千個令牌可以讓一個人離開。

四個方向攻擊,那些弟子們夾雜其中,對方殺一個弟子立刻可以離開,而己方失去一個弟子就會多加三年。每天戰鬥十二個小時,沒有一天休息,三年幾乎沒有人能撐過去,那些弟子們更苦。而翔卓已經在這裡呆了半年了。

楊易躲了一天,也開始想加入這種戰鬥了。

第二天剛亮,立刻所有人吃飯準備戰鬥。十分鐘后,所有人就沖了出去。楊易穿插在其中,不停地殺人,奪令牌。很快被圍攻。不過立刻有人解圍,楊易也得以脫離獨行。雖然自己喜歡獨行不過還是需要合群。

後面聯合的大半天楊易感覺輕鬆多了,幾乎沒有受傷。而之前身上多了十幾個傷口。

晚上楊易處理完傷口,立刻睡覺,不過瞬間就被人拉了起來。一個女人。楊易有些詫異了,這個地方怎麼會有女人。

「你看什麼看,還不快修鍊,早些突破蛻凡,活著的幾乎就越大,向你這樣遲早要死。」

楊易聽了她的話,坐了起來,看到其他人都在修鍊。楊易也開始修鍊。

到了半夜,她讓楊易停止修鍊:「你快睡吧,不然明天沒有精神殺敵。」

楊易點點頭,直接睡了。恍恍惚惚感覺有人在動自己的傷口,不過自己懶得理。畢竟真有人要害自己,小貓會提醒的。

早上是被拉起來的,同樣是那個女人,不過她現在已經變成一個男的了,如果不是楊易之前看過他女人的形象,楊易還真不知道她是女的。

第二天又過去了,楊易因為是新手,被護在隊伍的當中,偶爾有人負傷就讓楊易幫忙頂替一下。楊易本來是準備來鍛煉的,當然不願意被這樣護著。考慮到現在提出這個要求會讓他們分心,楊易就忍了。

又是晚上,吃過飯後,楊易提出要戰鬥的要求。

女子沉默了一下說:「你對這裡還有很多不知道,我們可以讓你戰鬥,可是你的一個疏忽會殺了我們所有人。我今天看了一下你的狀態,完全什麼都沒有在意。如果你真的想戰鬥,你明天就在我們戰鬥小組的外面戰鬥,不準走遠。」

楊易點了點頭,准修鍊。

「喂,把令牌拿出來。」

楊易聽了遲疑了一下,還是把令牌拿了出來。自己之前殺了數十個,加上後來的十幾個,加起來有八十三個。

其他人看了,呆了一下。女人也不可思議的看了楊易一眼問:「你叫什麼名字?」

「楊易。」

「急著出去嗎?」

「不急。」

「還有三個月就有一次清掃了,你確定不走?」

「不是不走,而是不用這個走。」說著把令牌丟到了她面前。

她楞了一下,拿出了七百多塊令牌。接著九人陸續的拿出了令牌。合起來大約有四千多塊。

她拿出三千塊放到幾人中間說:「誰在外面有寄託的。」

其中一個男子站了起來,說:「我在外面還有母親和孩子。」

女子面不改色,示意其他人說話。

「我在外面還有幾個紅顏知己。」楊易話剛說完立刻被幾人鄙視了。

楊易笑笑坐下說:「說的玩玩,你們繼續。」

最後沒人說話。男子拿著三千塊令牌離開了。

楊易看到這個場景,感覺這很難能可貴了,其他人還沒有異議,最重要的原因應該在這個女人身上。

沒有多想,幾人散開,開始修鍊。

第三天,楊易開始加入戰鬥,本來準備到外面戰鬥,不過因為缺了個人,只好讓楊易代替。楊易這才開始關注攻擊順序。楊易是護住旁邊的兩個人不被攻擊,那兩個人就負責攻擊。十個人組成一個圈。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遠攻的。

偶有箭射過來,都被那個女人解決了。

一個月過去了,楊易從防守變成了進攻,也知道了很多規矩,認識的人卻只有那個女人,牧雲。

楊易在其中遊刃有餘之後開始尋找翔卓,一個月過去了,還是沒有找到。想到戰場有三個區域,感覺他應該在其餘兩個中間。楊易殺了一天之後,來到牧雲面前說:「我準備離開了,你和不和我一起走?」

「怎麼離開?」

「我有我的方法,保證可以讓你離開。」

「可以帶他們離開嗎?」

楊易遲疑了一下說:「對不起,我不能。」

「那我也不走,是我讓他們貢獻出令牌,給他們承諾,現在我走了他們怎麼辦。」

楊易看著她轉過頭去,感覺有些好笑。一直十分霸氣的女人居然還會撒嬌。想了一下說:「我明天獨自去殺人,多殺一些令牌,給他們,加上他們的戰術,肯定可以在清掃之前離開的。」

牧雲轉過頭來看著楊易說:「你一天能殺多少,我們殺一天也就能得到百來塊令牌,你一個人能幹什麼。」

其他人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這邊了,不過沒有說什麼,在這個地方能有人幫自己就是萬幸了,別人不幫那是理所當然。

楊易看了她一下說:「我不用手段,一天可以殺你們殺的那麼多,用手段就是你們的數十倍了。」

她聽了驚訝的看了楊易一眼。沒有說什麼。

楊易也沒有說什麼了,回到床上修鍊。自己的能力明天會表現出來的。

第二天,大家很早就起來了,畢竟今天關係到自己的性命。如果牧雲被拉走了,剩下的生死還不一定。

楊易起來,拿出了那把囂張的槍。剛上場,楊易就衝到了最前面。拿出槍隨便一打,一個人就掛了。楊易從容的撿起令牌,開始射擊。有的人掛了,他的令牌會飛回楊易的手中。

楊易很快就清空了一大片位置。其他人也不敢過來。

楊易又打了幾槍,有些飄飄然了,自己太聰明了,用噬心蟲來代替子彈這種想法都能想出來。

楊易雖然有了極大的成績,不過卻被人盯上了。一個十數超凡境組成的隊伍向楊易這邊沖了過來。

楊易射了六槍,結果噬心蟲還沒有回來,那些人就衝過來了。楊易連忙收起槍,拿出長槍,沖了上去。

很快,那些人全部被解決了。楊易好歹也是天極蛻凡。

楊易撿起令牌,拿出槍,準備繼續攻擊。突然感覺空氣凝固了。楊易抬頭看到自己前面不遠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

他打扮華麗,傲視楊易說:「你手中的是什麼東西,交給我,我饒你一死,還有好處。」

楊易睜開靈眼,看到他入聖的修為,和身上的高級內甲,不禁有些鄙視了。中心戰場有好幾個等級,堂堂入聖,居然還到這個低級的位置虐人。

楊易沒有回話,抬槍射了他一下,被躲過了。他沒有看飛回來的噬心蟲,略帶鄙視的說:「不識抬舉。」

說完沖了過來,楊易拿出長槍和他戰在了一起,剛剛幾下攻擊楊易立刻感覺受不了。手臂幾乎斷了。

開始強化,和他戰在了一起。同時偷偷的把六隻噬心蟲丟到了地上,準備趁他不備偷襲他。那隻噬心蟲飛了回來,不過沒有攻擊到。楊易也開始認真戰鬥,畢竟好久沒有遇見適合的對手了。

兩人打了一個小時,楊易徹底爽了,他也爽了。又是一個來回,兩人同時退後幾步。楊易突然有種心血來潮的感覺,準備麻利的殺了他,準備突破。

六隻噬心蟲同時發作,他直接掛了。楊易盤腿坐下開始突破。一個小時后噬心蟲變成了二十四隻。楊易又開始打開殺戒,簡直就是用機關槍在掃射。

不過一天,楊易殺了上萬的人,母蟲比原先大了一倍。晚上楊易有些不想離開了,這樣太爽了。楊易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牧雲。

「如果你今天不走,那我也就以後都不走了。」

楊易聽到這話無可奈何,把他收進小樓,送進了風雲宗。再次來到了中心戰場,不過這次改變了場地,到了第二個場地。一天後,找到了翔卓。翔卓給楊易的感覺變得很陰暗。不過楊易沒有在意,到了晚上的時候,楊易走進了他的房間。 ?剛進去沒有人理,楊易發現他們都在睡覺,唯有翔卓在修鍊。楊易走過去,推醒他,一把弓立刻出現在他的手中,箭指楊易。

當看見是楊易的時候,翔卓立刻收起弓,站了起來。

「你準備在這個地方呆多久?」

「我前段時間走火入魔了,師傅讓我過來磨滅心魔,我就來了,現在時不時還會有那種感覺,我準備過一段時間再出去。」

「我要去進入一個秘境,還有一個半月時間,你在這裡呆一個半月,我回來接你去試練。」

「好。」

楊易聽到確切的回答,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說:「我先離開了。」說完轉身離開了。

回到浮空島,到了那個空間,收取了這些日子的靈石,換成火石。兌換了靈藥,開始修鍊。

一天後,楊易感覺無所事事,想到了唐薇。想起她在第六大陸。就到傳送點找第六大陸,魔宗。結果上面顯示出數十個魔宗。楊易摸了摸頭,放棄了。

回到宗門,把牧雲帶到了那個空間。

「我是這個地方最大的統治者,我是這個秘境的主人。不過我對管理不太清楚,而且我想改變這個地方的制度,不過之前用的幾個措施,讓我離這個目標更遠了。我想讓你幫忙。」

「我為什麼幫你?」

「就憑我和你在中心戰場度過了一個半月。」

「我們那些人中還有和我一起半年的。」

楊易低頭想了一下,想到了她心很善,這裡的善是對無辜的人。對敵人她可不會手下留情。楊易想到自己曾經遇見的那個場景,就說:「你不肯就算了,和我到這裡逛逛吧,東西隨便拿。」

牧雲還是有些懷疑,不過沒有說什麼了,跟著楊易向前走。楊易故意把她帶進了買賣奴隸的地方,走了一遍,看到她皺眉暗自高興。慢慢的走到了城市中心。楊易這才發現每個城市中間都有一個拍賣場。

這次楊易進去沒有被阻攔,還是恭恭敬敬的被引進去的。不過他們看牧雲的眼光都是很奇怪的。楊易從來沒有來過,根本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的。走進去,立刻被安排在了高台上的包房上。

包房內有個沙發,楊易走過去躺了下去。等待拍賣會開始。

過了一會,一個人上來低著頭遞過一張紙條說:「這是今天的拍賣物品,只有貴賓才有翻看的資格,不過我還是勸您別看了。」

楊易接過紙條剛準備看,聽到他的話停住了問:「為什麼?」

「如果你先看了,在拍賣的時候就會沒了期待只有等待。那樣就沒有感覺了。」

「這樣如果錯過了我想要的東西怎麼辦?」

「這裡可以典當,也可以用身份來做抵押,不過不同的身份價值不同,向您這樣的就不用擔心了。或者您需要什麼可以問有沒有,我們會告訴您的。」

楊易聽了示意他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