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倍時間流速!」

進入到乾坤境核心空間,葉晨風發現這裡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五十倍,仙靈氣更是呈液態狀,如流水般在空間中流動。

「嗯,那是……」

葉晨風掃視面積並不大的乾坤境核心空間時,發現了一株三丈高,通體乳白色,沒有葉片,早已枯死的神木。

而在神木之下,盤膝坐在一名生機已無的老者。

「這是……時間神木!」

看著眼前乳白色神木,極速推演的噬神腦立即浮現出這株神木的來歷,而它正是宇宙三大神木之一的時間神木,蘊含神秘的時間規則。

「乾坤境能加速時間,正是與這株時間神木有關!」葉晨風原來就猜測,乾坤境中極有可能有時間神木,不然乾坤境不可能如此變.態的加快時間流速。

不過眼前的時間神木與老者早已死去,大大影響了它的價值,不過如果參悟一番,還是有機會參悟時間神木蘊含的時間規則。

「這老者應該就是天族的乾坤之祖吧!」

想到龍少天告知的信息,葉晨風猜到了乾坤之祖的身份。

對於他的死,葉晨風並不感興趣,不過葉晨風凝視他的肉身時,卻發現他的肉身很強大,蘊含著強大的道意。

「乾坤之祖,不知道紫琳會不會喜歡這個肉身!」葉晨風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嗡嗡嗡!」

葉晨風手指觸碰到乾坤之祖肉身時,緊閉雙目,本應死去的乾坤之祖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眸,一股強大的靈魂力量在他雙眸中迸射出來,湧向了葉晨風魂海。

「未散的亡魂!」

突然遭到乾坤之祖魂海中未散的亡魂攻擊,葉晨風並不驚慌,控制噬神腦快速的吞噬。

頃刻間,乾坤之祖的亡魂被噬神腦吞噬了。

失去了亡魂,乾坤之祖又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一絲生機。

「不知這乾坤境核心空間還有什麼!」

滅掉了乾坤之祖未散的亡魂,葉晨風感應整個乾坤境核心空間,發現這裡生長著不少珍貴的天地聖物,不過隨著實力的提升,這些天地聖物對葉晨風的價值已經不高。

「嗯,這是……斷兵,混沌石!」

感應了一遍乾坤境核心空間,葉晨風發現在時間神木不遠處,斷裂著一根巨大的神刀,旁邊放著一顆巨大的混沌石。

而從神刀散發的氣息來看,這把刀應該是極品祖器。

「看來這神刀應該是乾坤之祖的武器,他本想用混沌石修復神刀,但因為傷勢過重,最終殞命!」葉晨風喃喃自語道,收起了斷開的神刀和混沌石,準備重新修復,送給混沌神獸!

「紫琳,過來!」

感覺乾坤境核心空間再無有價值的東西,葉晨風將寄生於一株重生木上的紫琳召喚到了乾坤境核心空間。

「五十倍時間流速……葉晨風,你這到底是什麼等級的空間寶物。」紫琳眼睛一瞪,目光炙熱的問道。

「紫琳,你的廢話太多了!」葉晨風冷漠的說道:「來,我已經給你找到一具完美的軀體,但要不要就是你的事了。」

「完美軀體……他!」

順著葉晨風所指,紫琳看到乾坤之祖的肉身,頓時蒙圈了。

「大哥,你沒有開玩笑吧,你給我找到的軀體是一個老頭……」

「對,就是這個老頭!」葉晨風點了點頭道:「他生前的實力,應該達到了六星祖境巔峰,而且肉身中蘊含大道之意,如果你能煉化,短時間就能恢復巔峰實力,更有機會踏入半步虛神境界。」

「可是我是女的啊!」紫琳實在無法接受,變成一個老頭的事實。

「你可以不把自己當女的!」葉晨風淡然的說道。

……

「好了,肉身已經給你找到,要不要就是你的事了!」葉晨風看著猶豫不決的紫琳道。

「你,你還能在給我找其他肉身嗎?」紫琳凝視著乾坤之祖蒼老的面孔,越看越難受。

「好吧,如果你真無法接受那就算了,但你要清楚,找一具女性巔峰祖境肉身的難度有多大,而且我已經給你找到合適的肉身,是你無法接受,所以以後就算找不到,我也不算違約!」葉晨風聳了聳肩道。

「可是……」

「紫琳,你要清楚,你追求的是什麼?是美貌,還是無上大道!」葉晨風打斷了紫琳的話:「等你有朝一日踏上,踏上虛神境,你還愁找不到完美肉身或者可重塑虛神肉身的靈物。」

「好吧,我接受你給我找的這個肉身!」

葉晨風的話徹底打動了紫琳,她一咬牙,最終下定決心。

「好了,不要痛苦了,日後你會知道,你今日的選擇,是何等的正確!」葉晨風笑了笑說道:「還有,你不是對男人感興趣嗎?變成了男人,你想怎樣就怎樣。」

「大哥……這是一個老頭!」紫琳憋屈的說道。

「老頭怎麼了,老頭也是男人!」看著鬱悶的紫琳,葉晨風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你你……」

紫琳被葉晨風氣得渾身哆嗦,不在理會他,直接沒入到了乾坤之祖的魂海中,借屍還魂。

紫琳的靈魂無比的強大,很快她就掌控了乾坤之祖的肉身。

但她借乾坤之祖肉體重生時,她卻哭了,哭的無比的凄慘。

對自己魅力充滿自信的紫琳,變成了一個老頭。

ps:六更求紅包了!公眾號沐靈兒,紫琳的圖已發,想看的朋友加公眾號:雲淚天雨! 殺戮之墓,宇宙三大古墓之一。

殺戮之墓出現在虛神界時,驚動了虛神界諸族,讓他們合力借虛神器,強行打破殺戮之墓禁制,進入到裡面,瓜分了殺戮之墓中的曠世機緣。

不過據靈太祖送給葉晨風的殺戮之墓地圖標註,殺戮之墓中有一座神秘的墓中墓,而墓中墓隱藏的極深,極有可能沒有被諸族發現。

「希望墓中墓還在!」

葉晨風宛如鬼魅般在黑暗空間中飛行,靠近了殺戮之墓入口,準備潛入殺戮之墓中。

「什麼人!」

葉晨風靠近殺戮之墓時,觸及了殺戮之墓入口的禁制,驚動了駐守在殺戮之墓入口的十多名天族大能。

「原始道胎,殺!」

行蹤被發現,葉晨風立即召喚出六星祖境的原始道胎,召喚出祖級劍魂,殺向了十多名天族大能。

駐守在殺戮之墓入口的天族大能實力不凡,其中兩人更是三星天祖,但與葉晨風和原始道胎相比,還有極大地實力差距。

在葉晨風和原始道胎瘋狂的殺戮下,十多名天族大能頃刻間被他們二人滅殺,化成了一團團血霧,隨風飄散。

「一劍無神,破!」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殺了十多名天族大能,葉晨風立即控制祖級劍魂幻化成黑色神劍,一往無前,一劍刺破了封印在殺戮之墓入口的禁制,進入到了殺戮之墓中。

「好濃郁的死亡氣息!」

進入到殺戮之墓,葉晨風立即感覺殺戮之墓中充斥著大量的死亡之氣,不過因為殺戮之墓被諸族借虛神器打穿,幾乎沒有多少危險,葉晨風速度極快的在殺戮之墓中穿梭,向地圖標註的墓中墓方向飛去。

「嗯,有人!」

葉晨風在殺戮之墓中急速飛行了一個多時辰,途經一條急速流淌的黑河時,在黑河中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而這股氣息之強,達到了五星祖境巔峰。

「有意思,沒想到外面被封印,你還有本事進入到這裡!」

黑河中冒出了大量的氣泡,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頭髮凌亂,身體枯瘦如柴的老者鑽出了黑河,瞪著冒著幽光的眼睛,看著葉晨風道。

「五星魔祖!」

感覺到黑袍老者身上散發的濃濃魔氣,葉晨風立即猜到了他的身份。

「人族小輩,這地方不是你應該來了!」五星魔祖兇殘的說道:「來到這裡,你將沒命出去。」

「就憑你!」

突破到四星祖境,葉晨風肉身超過了九千億斤,單憑強大的肉身,就能虐殺五星祖境大能。

「轟!」

一拳轟出,殺戮之墓中的空間被打爆了。

可怕的拳芒,帶著讓人窒息的力量,一拳轟擊向了五星魔祖。

「黑河,滅!」

感覺到葉晨風一拳之威,五星魔祖臉色微微一變,立即調動黑河之力進行抵擋,破掉了葉晨風一拳攻擊。

「沒想到你竟然煉化了這條黑河!」

感覺黑河與五星魔祖融合在一起,葉晨風猜測黑河應該是寶物。

「混沌無極!」

黑河威力雖大,但卻無法威脅到葉晨風。

滾滾混沌之力噴薄出葉晨風身體,迅速在他身後凝化成巍峨高大的混沌神木虛影,一擊劃出,混沌之力,九千億斤力,與四大祖級道圖融合在一起,化成了無極大道,轟破了黑龍般襲來的黑河,轟擊向了五星魔祖。

「噗!」

雖然黑河化解了絕大部分混沌無極的攻擊,但可怕的餘威還是重創了五星魔祖,將他轟飛了出去,枯瘦的身體更是差一點被打爆了。

領教到葉晨風的可怕,五星魔祖膽怯了,想都沒想迅速向殺戮之墓中逃去。

「呼呼!」

一股股狂風捲動,葉晨風召喚出不死雙翅,以極快的速度追殺逃之夭夭的五星魔祖,僅僅十個呼吸,就追趕上了他,繼續向他發動兇猛的攻擊。

「骨龍,現!」

傷勢嚴重的五星魔祖,根本抵擋不住葉晨風兇猛的攻擊,迅速召喚來一隻體積龐大,十分兇殘的骨龍對抗葉晨風。

「鬼族神通!」

看著五星魔祖召喚出的鬼龍,葉晨風速度不減的撞了上去。

幾近萬億斤力量的一撞,直接將數千米長的鬼龍撞碎了。

「祖級劍魂,滅!」

撞碎鬼龍,葉晨風如瞬移般擋在了驚慌而逃的五星魔祖身前,召喚出祖級劍魂斬向了他,一劍破開了他的防禦,將他劈成了兩半,當場擊殺。

擊殺了五星魔祖,葉晨風收走了他的遺物,繼續向殺戮之墓中飛去。

沒飛多久,他又遭遇了一名實力同樣可怕的天祖攻擊。

融合神靈之心,突破到四星道祖境界,葉晨風的戰力太恐怖了,不到十個呼吸,他就斬殺了五星天祖。

「沒想到這殺戮之墓竟然被天族和魔族的人侵佔了!」

隨著距離的深入,葉晨風不斷地遭遇天族和魔族的高手,與他們在殺戮之墓中發生著激烈的廝殺。

「禁制石!」

大約三天左右時間,瘋狂殺戮的葉晨風,來到了殺戮之墓深處,按照地形圖標註,找到了一顆平白無奇的磐石,而這塊磐石,正是進入墓中墓的第一道入口。

「祖級劍魂,破!」

葉晨風意念一動,控制祖級劍魂全力一擊,一擊撕破了禁制石中的禁制,進入到了裡面。

「嗯,腳印,這裡怎麼會有腳印,難道有人早先我進入到這裡!」

進入到禁制石中的空間,葉晨風意外發現了一個淺淺的腳印,眉頭緊皺起來。

「希望墓中墓沒有被人發現!」

雖然葉晨風不清楚墓中墓中有何寶物,但他感覺,墓中墓中的機緣絕不會比殺戮之墓中的機緣差。

葉晨風拿出地圖,辨認了一下方向,向墓中墓第二道入口飛去。

殺戮之墓中隱藏著大量的天族,魔族大能,但墓中墓中卻很安靜,沒有外族大能。

不過隨著距離的深入,葉晨風遭到了不少神出鬼沒,攻擊詭異的幽魂攻擊。

「噬神腦,吞噬!」

面對大量的幽魂,葉晨風立即召喚出噬神腦,控制噬神腦瘋狂的吞噬幽魂。

很快,葉晨風找到了墓中墓第二道入口,撕破了禁制,進入到殺戮之墓更深處。

「還有腳印!」

進入到第二層墓穴空間,葉晨風又發現了淺淺的腳印。

「看來真的有人早先我來到這裡!」葉晨風喃喃自語道:「而且從腳印痕迹來看,那人應該剛來沒多久,還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