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承蒙丞相照顧,這些年天鷹能夠有容身之所,謝謝丞相!」天鷹說道。

天鷹的故鄉,是一個極寒之地高山上,他們的種族有上百人。他們原本是一種高大的鷹類。只是他們無意間遇到一種特殊的天象,在那剎那間,他們領悟了宇宙的奧秘,獲得了巨大的能量,他們一下子就可以變成人。

可是,當他們獲得能量可以變身的消息傳出,原本在他們居住地不遠的一個種族的首領張兵知曉了。 「啊,滋滋,燙燙…」十六夜被剛剛出鍋的清粥燙到了舌頭,慌忙揮舞著自己的小手在自己的嘴邊扇風,不斷呼哧著小嘴。

「嗤嗤…」灰原涼見狀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小丫頭也太可愛了吧?而後搖了搖頭,拿起了十六夜身前的碗。

拿起湯勺輕輕的吹了幾口氣。對著十六夜說道:

「小幺,讓哥哥喂你,啊…」說完,七夜將手中的湯勺緩緩遞了過去。

「嗯,啊~~」看見自己最喜歡的兄長大人,伸過來的湯勺,十六夜聽話的張開了嘴。將勺子里的清粥含在了嘴裡。這一瞬間,十六夜感覺自己無比的幸福,小手不禁輕輕揮舞著。還未完全將清粥吞下的小嘴裡發出了「嘿嘿」的笑聲。

「少爺,菜來咯。」剛剛幫忙幹完活的宮水,主動幫忙上菜。只是盤子里散發的香味,將她肚子里的饞蟲勾引了出來,尤其是盤中那看上去極為誘人的少許肉末。

宮水已經遺忘了肉是何等滋味,上一次吃肉…想到這裡宮水不禁泛起了迷糊,話說她以前真的吃過肉么?



看著眼前的少女哈喇子都快流到地板上的小蘿莉,灰原誠並沒有感到噁心,恰恰相反灰原誠心裡此時只有憐惜。


在這個貧窮的山寨生活的這第一天,曾自以為貧窮的灰原誠就明當初的他尚未窮到極致,真好!

尤其是在下午偶然之中看到這個小姑娘和她的母親在挖野草。好奇之下,隨口一問。


才知,是這個叫宮水的小姑娘餓了…挖草的目的自是不必多說。

她的母親美子自然知道挖到的那一點野草根、根本不可能起到讓女兒充饑的作用。只是她知道這樣能讓女兒好受一點,因此本就很是疲勞的她才會和自己的女兒一起挖草根。

「小水,過來一起吃點東西吧。」

「不、、不用了,少爺,宮水已經吃飽了。」說完,宮水放下手中的菜盤,便慌慌張張的向廚房跑去。她知道自己在繼續呆在這裡,少爺會給她好吃的。只是母親告誡過她,這樣子是不行的,會令少爺厭煩的。如果讓少爺厭煩,她會被少爺拋棄又要過上當初的苦日子…..

見狀,灰原誠也沒有多說些什麼,而是默默的將一些清粥和一些菜勻到了自己的碗里來。

在這之前,當宮水給他送飯的時候,他都會叫住宮水,讓她坐到自己身前的卓袱台【日本人的小小餐桌,什麼時候開始用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不重要,就現在開始好了。】和他一起吃飯。

可是宮水卻是如何都不肯或者說是不敢答應。

無奈之下七夜只好直接給宮水一些方便用手拿的食物。好在這樣宮水還是接受了,一個人蹲在一旁吃了起來。可是沒吃幾口,宮水卻是停了下來。

看著手中的食物,宮水用自己的小瓊鼻湊上去深深的聞了幾口,最後又咽了咽口水。而後把食物藏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灰原誠在一旁看完了全程,神色有些變化,心想這個小鬼該不會是想留著以後吃吧,這可不行。臟且不說,如果這個傻丫頭等它變質了才拿出來吃,那可還了得。

於是他叫宮水不要把東西藏在袖子里吃,讓她趕緊吃掉,並且還告訴她這樣子會把東西弄髒,吃下去搞不好還會生病,

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宮水卻是弱生弱氣的回了他這樣的一番話。。。

「可、可是我想、、把這些東西、、、給我的母親吃。」

「……」

一時間七夜有些無言。

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灰原涼第一次意識到他憑藉興趣搶來的土匪頭子,不能像以往一樣按他之前所想象的那般肆意妄為。看著眼前小嘴微微嘟雙眼滿是疑惑向是在問「不行么」的小蘿莉,他也第一次自覺到作為土匪頭子的自己似乎應該做些什麼。

…..

這些以後再說,打完飯菜的灰原誠,對著和他一起吃飯的十六夜說道;「

小幺,我現在要去找剛剛的那位小姐姐,你在這裡要乖乖吃飯哦!」

「嗯、十六夜會乖的。」

「要小心燙哦!」說完,灰原誠摸了摸十六夜的頭,而後拿著碗向廚房走去。

……

「嗯?少爺,飯不夠么?稍等我現在馬上做啊!」宮水的母親美子看見七夜端著碗走進來,還以為是飯不夠吃。不禁心想,少爺小姐可真能吃啊。能吃好啊!就該多吃點。

「哦,不用麻煩了美子阿姨,這是我給小水吃的。」灰原誠拿起碗給美子看,示意裡面有東西。

「這,怎麼好意思呢。」美子一聽,便知道是自己誤會了,老臉不禁有些發紅,而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沒關係,小水在哪呢?」而灰原誠看見美子阿姨詭異的反應,尤其是那臉紅的樣子使灰原涼心裏面不禁咯噔一聲。喂喂!美子阿姨,我們不合適的,你還是趕緊放棄吧。灰原涼不禁感慨自己的魅力依然這麼大。

「小水在後面幫忙洗菜呢。」

「嗯,那美子阿姨您忙,我去找她。」

……

「小水,過來過來。」剛到後院灰原誠就發現了正在洗菜的宮水。與其說是發現了宮水,倒不如是先發現了比宮水還高的由青菜堆積而成的小山。

「啊,少爺。」聽見灰原誠的叫喚,宮水抬起頭一眼就看見了少爺正在向她招手。

她趕忙停下自己的動作,將雙手在自己新得到的衣服上擦了擦,就向著七夜小跑而去。

「宮水,快拿著,以後我叫你,你可不許跑了!」說完,將碗遞到宮水的手裡。也不理會有些慌忙的宮水更不可能容許她拒絕。灰原誠就已轉身離去,畢竟他的妹妹還在等他呢。

後院只留下宮水一個人微微顫抖的身影……

……..


吃完飯,灰原誠帶著十六夜在這個貧窮的寨子里散步,一路上十六夜對著新奇的玩意兒感到好奇不已,時不時問著她的兄長大人這是幹嘛的那又是幹嘛。

直到他看見山寨里的一個小孩被他的爸爸盤在手上溫馨談笑著的時候,本有些歡快的十六夜安靜了下來。。雙眼也多了一絲黯然。

她停下了腳步,拖著灰原誠問道:

「兄長大人,我們以後還能回家么?」

雖然十六夜才六歲,但是近來所遭受的變故,使她並非那樣懵懂無知。在這個年紀不該遭受的苦難使她有所成長。

「能,當然能!以後哥哥會帶你回去的。」雖然說灰原誠現在就完全有把握憑藉自己手下的這幾個人干翻那對姦夫**所支配的政權。畢竟只是一個人類小城,他兩道奧特光波就可以達到滅城的地步。

但是他並不想,即使他在那個小城有著不小的聲望,即使他還有著正統的名義。

但他還是不想,倒不是說他不想當城主,而是因為通過之前的那部小電影,他可是充分理解了那個國家是有多窮。

他才不想回去繼承那個爛攤子,還要養著那幾近萬人的窮鬼們。

至少在計劃的現階段,他還不能回去! 張兵帶著他們部族的人悄悄埋伏在天鷹的巢穴。那是一個高山頂上的山洞。

山頂上終年冰雪,一些裸露的岩石在山洞四周。

張兵他們來的時候,是在一個夜裡,他們趁著黑夜做掩護悄悄逼近了山洞。然後他們打著火把,摸進了山鷹的山洞。

山鷹的族人這時還在夢鄉。他們白天飛翔已經很累了,這時候,是最好的休息時候。

張兵他們燒起了迷香,那種迷香原本就是部落里打獵用的。迷香可以對付很兇猛的野獸,也可以對付速度很快的飛禽。

天鷹的族人一時不防,當他們看守大門幾個族人被暗殺之後,裡面一切展示在了張兵面前。

張兵迷暈了所有天鷹家族的成員。他哈哈大笑。他急不可待的從一隻鷹那裡取出內丹。

當他一劍殺了那隻鷹,取下了他的內丹,扔到了自己嘴裡。

其餘部族長老修鍊者也哈哈大笑,他們殺了十幾隻鷹,都把它們的內丹取出來服用了。

當張兵帶著餘下的鷹準備回去慢慢享用時,宗成出現了。

那個時候的宗成,一身白衣。他是在四處雲遊時候,聽說這裡有神奇的飛鷹,就特意來看。沒想到看到了這樣的捕殺。

「放了他們!」宗成一身白衣,慢慢地說道。

那時的宗成依然年少,二十多歲樣子,剛剛學藝成功,正是雲遊天下的時候。

他看到在荒原里,幾十個籠子裝滿一些神奇的鷹。張兵和他的族人帶著這些鷹,正準備回到氏族,慢慢吸取它們的內丹。

「你是誰,你敢來管我們的事!」張兵說道。

「我叫宗成,你可以來朝歌找我!你們放了這些鷹類吧!」宗成說道。

「不行,不能放,我們有用!」張兵說道。

「大哥,還是放了吧,對你真的有好處!」宗成說道。

宗成知道這些鷹類的靈異,他知道這樣的靈物自己必須救下來,不然就有傷天和。

「我不放,你別以為你是從都城來的,就可以為所欲為!我這裡是山中,大王都不能隨意命令我做啥!」張兵氣洶洶說道。

「那我就得罪了!」宗成的手一揮,那幾十個裝滿靈鷹的籠子一下子就消失了。

張兵大驚,這人能在自己眼皮底下變走自己的獵物,自己卻不能阻止他,他的法力是在自己之上的。

「你,找打!」張兵吼道。

雖然知道宗成法力不錯,可看到這個青年人樣子和藹,張兵也想耍下橫。

他一掌打了過去,這一掌,用了他全部力道。

宗成一個閃身!他退了好幾丈遠。

張兵拔出了一把長刀,他沖了上去。對著宗成就是一陣猛砍。

可是不管他如何砍,都無法傷到宗成。

當他砍累了,他站在那裡,看著宗成。

「算了,冤冤相報何時了!我帶他們走了。你們犯了無端殺戒,這事會有報應的,你們自己小心為妙!」宗成說道。

「你胡說!」張兵說道。

這時他全身開始發抖,他的手開始伸展,像一隻鷹一樣,可是他又飛不起來。

同樣,氏族裡那些有修行的人,吃過了靈鷹內丹的,他們都是如此。雙手攤開,不斷的飛著,可是又飛不上去。

宗成嘆息一聲。

「塵歸塵,土歸土!你們還是去吧,雖然遭遇殺劫,但是你們可提前投胎,轉成真正的人!去吧!」宗成對那些靈鷹的幽魂說道。

那些幽魂正附在這些人身上,準備大幹一場報仇。

宗成的話他們都聽到了,他們知道宗成救了他們同伴。

他們說話了,「謝謝你救了我們的族人。你既然開了口,我們就聽吧,但是這些人必須給他們教訓!」

宗成也嘆息一聲,「你們的教訓他們已經收到了。還是早點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吧!」

「好吧,你說了算,因為你救過我們!以後任何時候我們都會幫你。我的族人們以後就跟著你吧。你前途無限,以後他們跟你也很有前途。」一個幽魂這樣對宗成說道。

隨後他們飄然消失。

這時的張兵他們癱在了地上,默默不語。

宗成嘆息一聲,「你們知道了吧,幸好我來了,我救了你們。你們要是殺完這些靈鷹,估計你們整個部落都活不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