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些不重要。」鄒子川打斷了真真的話。

「什麼?」

「你!」


「……」

鄒子川低頭,輕輕的在真真蒼白的嘴唇上舔了一下,淡淡一笑,大步向斑斕樹林裡面走去……

……


看著那寬厚的背影消失,真真一陣發愣,她始終無法揣度捉摸這個男人的心思,這個男人每每都意外的打破她的想法。

鄒子川,你真的會要我嗎?

真真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莫名的緊張,她還沒有做好獻身的準備,她一直認為鄒子川這種人不會為情慾所動,現在,她又低估了鄒子川。


為什麼自己最近老是犯下一些弱智低級的錯誤?

真真看著樹林裡面奔跑跳躍的小獯鼠,似乎鄒子川離開后,這些小獯鼠的膽子都大了很多,有幾隻居然跑到了她的腳下嗅個不停,真真發現,她身上的傷勢居然好了很多,心臟也好了很多,那是一雙充滿魔力的手……

鄒子川回到了租住屋,菲利普穿著安保服筆挺的站在門口,鄒子川朝菲利普很自然的揮了一下手後走進了玻璃門。

看著消失在玻璃門后的那高大身影,菲利普的心臟瘋狂的跳動,血液奔流,剛才那揮手的動作讓他很熱血沸騰,但是,他卻找不出原因。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

菲利普越來越焦慮了,這個年輕人讓他無所適從,他很想知道對方是誰,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告訴他,他應該要了解這個年輕人。

但是,菲利普沒有途徑了解這個年輕人,所有的資料都顯示,這個年輕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更重要的是,他居然無法向這個年輕人提出問題,這個年輕人就像一座大山一般,每次看到他的時候,他準備了很久的話卻說不出來。

……

鄒子川自然不知道菲利普在胡思亂想,而且,他也沒有時間想菲利普的問題,因為,他回來得很不是時候。

當鄒子川走進門后,看到了三個人。

閔小黑,卡琳,還有那個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一臉陰沉的坐在沙發上抽雪茄,整個大廳都被雪茄的煙霧籠罩著,客廳很亂。

卡琳衣衫不整的,一臉淚痕,幾乎是**的跪在地上,頭髮凌亂。

閔小黑穿做短褲,赤裸著上身依靠在牆壁邊,奄奄一息,赤裸的身體上都是腳印,顯然,他遭到了中年男人的暴打。

在中年人面前的茶几上面,放著一支精緻的小型激光槍,金黃色,在燈光下閃爍著誘人的光澤

氣氛沉重而壓抑,任何人都想得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站那裡別動。」中年男人不徐不疾的拿起茶几上的激光槍。

「洪先生,我建議你把槍放好!」鄒子川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小黑,一臉木然的對中年男人道。

「你認識我?」中年男人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厲色。

「現在議會選舉,洪先生的對手正在尋找機會,我相信,肯定有人在監控洪先生的行蹤,他們雖然無法進入這戒備森嚴的大樓,但是,如果這樓房裡面突然消失了三個人,我敢保證,洪先生的對手會有辦法把這事情絲毫不差的報道出來,洪先生雖然不怕,絕對會影響到競選……」

「你真的這麼認為?」中年男人一臉獰笑,殺機凜然。

「我只是認為,這個女人不值得你殺人!」

「……哈哈哈哈……對對,鄒子川同學果然是明白人,這個女人的確是不值得我親自殺人!」中年男人先是一愣,赫然大笑起來,緩緩的把手中精巧的激光槍放進了懷裡。

「本就如此。」鄒子川面無表情的坐到了沙發上,在他的手上,始終捏著那張金屬門卡,現在,他和中年男人的距離更近了,他的把握越大了,當然,鄒子川認為,他已經不需要這張金屬卡片了。中年男人的殺機已經消失。

「卡琳,我不殺你,我們的關係也到此結束吧!」中年男人嘆息了一聲,聲音無比的惆悵。

「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找借口甩掉我,你對我已經厭倦了,是的,是的,我知道……」卡琳一臉怨毒的目光。

「是嗎?」中年男人冷冷笑道。(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你剛才也說了,你都不屑為我殺人,你把我當過你的女人嗎?你骨子裡面看不起我,你只是把我當你的洩慾工具而已,你說過,你要娶我的,以你的身份,你還有一個名額,但是,你始終沒有娶我,二年了,都二年了,我受夠了,受夠了……」卡琳歇斯底里的朝中年男人咆哮道。

「繼續!」中年男人目光沒有絲毫感情。

「你看不起我,你提防我,甚至於,你給我找個解悶的合租夥伴都要找兩個貧民區的醜八怪,我在你的心目中,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你不是嗎?」中年男人慢條斯理的吸了一口雪茄。

「我是嗎?我是嗎?這兩年,我何曾做個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卻始終不相信我,不給我身份,不給我地位,你除了每個星期來這裡洩慾,你什麼時候真正關心過我?都看不起我,就是這兩個貧民區的醜八怪都看不起我,他們歧視我,不屑和我說話,你為我想過嗎……嗚嗚……」卡琳臉淚流滿面,說到激動的雙手捂住臉抽噎著。

中年男人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一陣漫長的沉默。

鄒子川看到小黑一臉茫然的看著卡琳,顯然,卡琳的話傷害到了他。

「好吧,過去的已經過去了,你背叛了我是事實,看在這兩年的感情份上,這事情也就算了,這張卡裡面有一筆錢,另外,這棟房子也是你的了,會有律師辦好一切法律手續……」

「不,不,我不要錢,我不要……我要你,我要你……」卡琳猛的撲到中年男人的懷裡。

「你認為,這有可能嗎?」中年男人的身體紋絲不動。

「嗚嗚……」卡琳的身體癱軟在了地上。

「好了,走了。」

中年男人果斷的站了起來,眉宇之間居然露出了一絲莫名的放鬆,彷彿,了卻了一件心事一般。

「呯!」

當中年人消失在門外的時候,卡琳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在鄒子川和小黑身上掃了一眼。

「卡琳……」捲縮在地上的小黑可憐巴巴的看著卡琳。

「限你們二十四小時滾出去,我會給你們違約金!」卡琳一臉嫌惡的看了一眼小黑。

「卡琳,我愛你……」

「你也配愛我?」卡琳一臉刻薄的看著小黑冷笑道:「你有錢嗎?你有貌嗎?你有權嗎?你只不過是一個貧民區出來的可憐蟲,整天和一堆垃圾光腦在一起,你是貧民,哪怕是你進入星瀚機甲大學,你始終是窮人,光是這棟房子,你一輩子也買不起……」

「不,不,卡琳,不是這樣的,我是瑞德爾帝國最有前途的程序高手,你要錢,我可以給你錢,只要我願意,我可以賺到很多很多的錢,我可以給你買車,給你買房,甚至於,我可以給你買一顆星球……」

「哈哈哈……」卡琳先是一愣,終於控制不住爆笑起來,眼睛裡面都笑出了眼淚。

「卡琳,我說的是真的。」小黑急急道。

「呯!」

回答小黑的是重重的關門聲音,小黑只能一臉茫然的看著鄒子川,他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是這樣,卡琳現在和那中年男人已經分手了,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卡琳反而不理他了。

「小黑,準備收拾吧!」鄒子川站了起來。

「為什麼?」小黑直愣愣的看著鄒子川。

「沒有為什麼,你只是犧牲品而已,他們互相都想擺脫對方,但是,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而你,就成了卡琳的目標。」

「為什麼?」小黑一臉茫然,似乎沒有聽懂鄒子川的話。

「那中年男人不想再和卡琳保持關係,而卡琳也想擺脫那中年男人,但是,兩人似乎都不好開口,所以,卡琳採取了主動,她勾引你,讓那男人發現,至於為什麼找你,我猜測,是因為你的身份地位不會引起那中年男人的嫉妒……」

鄒子川嘆息了一聲,這個解釋有點牽強,但是,他也無法解釋卡琳的心態,最讓鄒子川難以解釋的是卡琳居然不怕激怒那個男人,小黑不知道那男人是誰,鄒子川可是清清楚楚,這個男人在瑞德爾帝國也算是非常有權勢的人,殺人對於他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以決定的事情。

鄒子川自然是不知道,卡琳的心理嚴重扭曲,她找上小黑完全是一種報復,報復那中年男人,報復自己,報復小黑,報復鄒子川,鄒子川的思維哪怕是再縝密也想不到,卡琳就是要報復他看不起她,她想利用中年男人報復小黑和鄒子川,可惜的是,中年似乎並不想為她殺人……

「她為什麼要選我?」

「她為什麼要選我?」

「為什麼……」

……

小黑失魂落魄的念叨著,一臉憔悴,顯然,他已經深深的陷入了進去而無法自拔,卡琳對小黑只是一種報復,而小黑對卡琳卻是一種單純至極的愛。

「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收拾東西吧!」鄒子川伸出手拉小黑。

「不,不……!」小黑粗暴的甩開鄒子川的手。

「你想怎麼樣?」 勇者降臨異世界

「卡琳愛我,她愛我,她說過,她愛我的!」

「是嗎?」

鄒子川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走到了卡琳的房間門口敲門。

「咚咚!」

「幹什麼?」卡琳打開房門,一臉藐視的看著鄒子川,她現在已經有了藐視鄒子川的資本,因為,這間房子現在屬於她了。

鄒子川赫然伸手,巨大的手掌一把捏住卡琳白皙的脖子,一臉冷酷的光芒。

「啊……你……咳咳……」卡琳感覺自己喉嚨就像被鐵鉗鉗住一般,一臉恐懼的看著鄒子川那雙射出冰冷光芒的。

「兩條路,第一,和小黑和好。第二,死亡!」鄒子川聲音無比的平淡,但是,卻充滿了一股不容懷疑的堅定。

「不……」卡琳倔強的搖頭,吐出了一個字。

鄒子川沒有說話,一臉冷漠的看著空中的卡琳,手掌慢慢的收緊,卡琳的雙腳拚命的踢著,她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子川哥,放了她!」

小黑站了起來,一臉死灰的看著卡琳,如同行屍走肉一般。

自重啊老闆! 呯!」

「咳咳……咳咳……」

鄒子川鬆手,卡琳重重的摔在地上,捂住自己的喉嚨拚命的咳嗽著。

「咳咳……馬上滾,馬上給我滾出去,十分鐘,十分鐘不滾我就報警了!」卡琳歇斯底里的朝鄒子川和小黑咆哮著,嬌艷的臉變得無比的猙獰。

「我滾……」

小黑看了一樣卡琳,失魂落魄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鄒子川冷冷的看了一眼陷入癲狂狀態的卡琳,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十分鐘后,鄒子川拿著他的私人物品走了出來,他的東西並不多,小黑也走了出來,在他的右手提著他謀生的工具袋,左手拿著一張小小的卡片,除了這些,他什麼都沒有帶,甚至於,連衣服都沒有帶一件。

卡琳站在大廳裡面,一臉漠然的看著鄒子川和小黑。

「卡琳,我明天會來的!」

「哼!」卡琳懶得回答,只是重重的哼了一聲。

……

當鄒子川背著包提著東西從高速電梯出來后,菲利普不禁愣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