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

凜冬長老點點頭:「不過三千少主極為看好他,還聲稱他是這個時代主角,只有得到他的相助,我們龍族才能長盛不衰,真是荒謬,我龍族實力強盛,也就稍弱於天族,更有老祖的威名震懾,誰敢與我龍族為敵!」

「凜冬兄所言極是,龍字訣何等的重要,豈能輕易傳授給外族,也只有三千少主才會這般異想天開!」又有一位長老到來,同樣是反對者之一。

「是啊,而族長還真同意了,如果不是我等極力反對,怕是我族的「龍」字訣已經落入一個外族小子手裡!」

空元長老深以為然的道。

龍族長老們在此閑聊,其他的龍族小輩們也在議論紛紛,甚至有人開了賭盤,就賭秦天能夠闖過幾層塔。

兩層塔賠率最低,九層塔賠率最高,達到了一百倍。

因為誰也不認為秦天能闖過九層塔,也不會有人買他能闖過九層。

但事情偏偏就有意外。

「我壓秦天闖過九層塔一億五品太虛晶,你敢接嗎?」

敖紫君帶著兩個侍女到來,盯著坐莊的那名不朽圓滿道。

「少主,要不你還是壓別的吧,你壓他闖過九層塔,不是給我白送太虛晶嗎?」那位不朽圓滿好心提醒道。

「不用,我就這麼壓,我倒是擔心如果壓中了,你拿什麼來賠我!」敖紫君冷笑道。

對方笑眯眯的保證道:「紫君少主不必擔心,如果你真壓中了,我就算砸鍋賣鐵也會賠給你!」

「那好,這是一億五品太虛晶,你收好了!」

敖紫君隨手扔給對方一枚儲物戒指,就帶著侍女來到了塔下,等候秦天的到來。

時間慢慢過去。

但秦天一直沒有現身,這讓眾人都有些嘩然,甚至不少人聲稱秦天應該是知曉了龍魂塔的厲害之處,不敢前來闖塔。

就在眾人快忍耐不住時,秦天在敖三千的陪伴下終於姍姍來遲。

「秦兄,不要強撐,如果撐不住就直接退出,千萬不要勉強!」

來到塔下,敖三千忍不住叮囑道,他生怕秦天硬撐,從而傷及到了本源。

「放心,我知道分寸!」

秦天點點頭。

「秦天,加油,我相信你!」

敖紫君也開口道,眼神中透著期望。

聞言,秦天對她笑笑,然後踏步進入了龍魂塔。

剛踏入龍魂塔,秦天就頗為好奇的打量起來,塔內一層並沒有多大,也就幾千個平方,只是給人的感覺頗為壓抑。

而在塔內有上百座石碑,每座石碑上都有一道靈魂印記,只要觸碰石碑,印記就會被激發。 這些印記有弱有強,只要擊敗挑選出的三道印記,就能通往第二層。

心念一動,秦天屈指連彈,三道微弱的氣勁擊中了三座石碑。

然後三座石碑齊齊亮了起來,分別綻放出一道黃光、黑光與紅光。

塔外,看到同時亮起的三道光芒,眾人都頗為詫異。

隨即,就有人忍不住嘲笑起來:「這神族的傢伙還真是狂妄,居然直接激發了三道印記!」

「嘿嘿,說不定他第一層都闖不過,到那時,他就會淪為笑話!」

「說不定這小子真有本事呢?」有人打趣道。

塔內一層。

三座石碑上的光輝越來越盛,最終凝聚出三道頗為模糊的身影來,並齊齊朝秦天攻殺而來。

「刷!」

秦天揮刀同時斬向三道模糊身影。

「嗤嗤嗤!」

凌厲的刀光破空而至,輕鬆擊中三道身影,但卻從他們的身影直接穿過,根本就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的損傷。

對此,他早有預料,只不過想要試探下。

「殺!」

三道人影發動了攻擊。

秦天不準備和他們糾纏,直接取出一面銅鏡。

「刷!」

青光綻放,將三道身影給罩住,光輝震蕩間,三道虛影就被震碎,直接顯露出了印記,然後直接飛回了石碑。

接著,一個玉盒出現,主動飛到他面前。

這是他闖關后的獎勵。

打開玉盒,裡面有一枚晶體,吸收裡面的能量后,可提升一定的元魂之力。

「怎麼回事?」

外面的人都陷入了獃滯之中,尤其是那些嘲諷秦天狂妄囂張的人都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因為三道光輝亮起到熄滅也就一個呼吸的時間。

這代表秦天在一個呼吸就解決了三道印記。

通往第二層的階梯已經出現。

秦天拾階而上,來到了第二層塔,然後他直接觸發了三道印記,又有三道光輝騰起,凝聚出三道虛影。

銅鏡綻放出光輝直接將三道虛影震碎。

又有一枚玉盒飛來,裡面同樣有一枚晶體。

秦天也懶得研究這晶體的作用,扔入儲物戒指就邁步踏上了通往第三層的階梯。

而塔外,觀摩之人的臉色都十分複雜。

「空元長老,這小子闖塔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你說,他會不會真闖過九層塔?」

「應該不可能吧!」

空元長老搖搖頭,但語氣卻已經沒有那般的自信。

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

秦天闖關的時間都不長,都只花了一個呼吸就完成。

這下,一干長老的臉色都變得頗為陰沉,一干小輩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至於敖三千神色也相當的凝重,但眼神中卻透著笑意,心中暗道,你們這般老頑固現在被打臉了吧?

至於敖紫君的心思不如敖三千那般深沉,臉上的笑容已經變得極為燦爛,並不時看向那幫長老,使得他們的臉色頗為尷尬。

此刻,秦天踏上了第六層龍魂塔。

同樣,他激發了三座石碑上的印記。

三道極為耀眼的光輝亮起,然後凝聚出三道清晰的人影。

這三道人影給予了秦天一定的壓力,但銅鏡綻放間,依舊將他們給輕鬆震碎。

不過,這次消耗卻頗大,足足消耗了他一成魂力。

敵人實力越強,催動聖器消耗就越大。

這次,秦天沒有馬上登上第七層,而是在第六層讓元魂恢復到巔峰,才踏足第七層。

消滅第七層的印記耗費了他兩層元魂。

第八層消耗了三層。

終於,秦天踏上了第九層。

塔外,已經有許多人驚呼不可能。

但事實就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哼!」

一聲冷哼,空元長老拂袖而去,主要是秦天每闖上一層塔,敖紫君那丫頭就會看上他們一眼,讓他極為沒面子,他敢肯定,如果秦天真通過了第九層塔,敖紫君那丫頭肯定會來奚落他,所以,還是早點離開好,免得等會下不得台。

見空元長老走了,另外的幾名長老也紛紛離去。

見狀,敖紫君不由撇撇嘴,頗感遺憾,本想奚落他們一番的,現在沒有機會了。

塔內。

秦天深吸口氣,屈指彈出三道氣勁,依舊同時激發了三座石碑上的印記。

既然要狂,就狂到底。

正好讓龍族的那幫高層看看他的潛力。

讓他們知曉,你們投資我,吃不了虧!

「轟轟轟!」

光輝綻放,三道清晰的人影瞬息凝聚,同時,一股威壓輻射開來,讓秦天頗感難受。

突然,當中一道人影道:「嘖嘖,你這個小輩還真是狂妄,居然敢同時激發三道印記!」

秦天一愣,沒想到第九層的印記居然有神智。

「我等在此駐守這麼多年,你還是第一個闖入第九層的!」另一個人影緊跟著道。

「咦,你居然才不朽初期,不可能啊,你這點修為怎麼闖到第九層的!」

第三個人影打量著秦天,頗為意外的道。

「三位前輩,得罪了!」

秦天口中說著話,卻催動了銅鏡,頓時,一簇青光迸射而出,將三道人影給籠罩了起來。

「碎!」

輕喝間,光輝震蕩,三道人影瞬間破碎。

秦天不由鬆了口氣,這三個傢伙的確夠強,足足消耗了他五成元魂力。

但讓秦天意外的是,破碎的三道人影居然又重新凝聚了出去。

頓時,秦天大驚,正欲繼續出手。

當中的一個人影道:「小子且慢,我等不過想要和你說說話,幹嘛那麼衝動!」

「是啊,你這小子也太不講究了吧!」

「你手上拿的是聖器吧,難怪你這小子能闖到九關!」

秦天不動聲色的回應道:「前輩好眼力,這的確是聖器,不知道三位前輩有何問題!」

說話間,他卻是在快速恢復自身的元魂力。

「我問你,現在龍族是誰當族長!」

「是敖皇前輩!」

秦天回應道。

「原來是那小子!不對,你這小子不是龍族吧,既然不是龍族你怎麼能進入龍魂塔?」

「是因為……!」

「轟!」

突兀的,秦天又催動了銅鏡,青光迸射,再次將三人給籠罩,將他們再次給震碎。

在他的注視下,三道人影終於沒有再重新凝聚出來。

這讓秦天鬆了口氣。

而此刻,在太虛界某個秘境內,一個白袍中年氣得破口大罵:「混賬小子,老子話都沒有說話,就將我給打碎了,以後別讓我遇上你,否則,非得打斷你兩條腿!」

如果秦天在此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叫罵的中年男子正是被他震碎的三個印記中的一人。 龍魂塔內。

「呼呼!」

秦天重重吐出一口濁氣,滿臉的疲憊,這第九層的三個印記實在太強,接連滅殺他們兩次,幾乎差點將他的元魂之力耗盡。

心念一動,他在塔內盤膝而坐,將心神沉入元魂,催動其加速吸收識海中的不朽之力,恢復元魂之力。

兩個時辰后。

秦天的元魂之力終於恢復到巔峰。

「還是有點慢啊!」

秦天輕嘆,如果再能煉化兩枚不死石,我的恢復速度肯定還能提升許多。

恢復力強大,在戰鬥中有著很關鍵性的作用。

忽然,秦天看到,在他前方的半空中居然懸浮著一個漆黑,長達三米有餘的狹長盒子。

「這應該就是闖過龍魂塔九層的獎勵!」

探手間,秦天就打算將那盒子給抓攝過來,卻驚訝發現,盒子很重,他居然沒有抓動。

一時,他心中多了幾分好奇,起身邁步來到盒子前,伸出雙手將其捧起,在他接觸到盒子的瞬間,盒子周遭的力量也跟著消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