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那可由不得你!」一把抓住淺芯的頭髮,猛的用力一扯,女孩整個人都摔倒了下去。

想要反抗,可鍊氣二層和鍊氣八層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李哥……門派那邊。」

「放心吧,一個記名弟子而已,就算死了,上頭估計都查不到。」臉上一絲狠厲,手直接將淺芯遮擋住臉蛋的髮絲扒開。

「嘿嘿!六長老果然好眼光!」

雙眸緊閉,眼角含淚,紅唇緊咬,雖然稚氣未脫,可看起來別有一番秀美。

雙手有些無力的拉扯著對方的手臂,想要擺脫,可對方的力氣比她大上太多。

「李哥……」

「哼,慫蛋,丫頭願不願意做我的女人?」

「額,你們是哪個長老的弟子?」一絲慵懶的聲音從上空傳了下來。

兩人愣了愣,抬頭看向了空中,隨即瞳孔猛的縮起,洛天澤!

「六,六,六長老……」舌頭已經有些打結,他們剛才說的什麼對方肯定的聽的一清二楚。

「我說這丫頭怎麼修為沒有增長,原來是因為你們這兩個傢伙。」早該想到這一點,宗派之中的事情本就是強者為尊,在換物閣給淺芯中品靈石的時候肯定有人注意到。

自然會有人動歪心思,畢竟門派的資源是固定的,想要得到提升只能通過一些不光明的手段。

這兩個傢伙倒也聰明,只要控制好淺芯就能得到源源不斷的靈石。

鍊氣八層,每個月的供奉是75塊下品靈石,一塊中品靈石足以讓人犯罪。

「長老饒命!弟子再也不敢了!」沒多想,兩人直接跪了下去,現在不求饒要是洛天澤動起手來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丫頭,你說怎麼處理他們。」

「啊?」淺芯愣愣,一雙布滿淚痕的眼睛不解的看著洛天澤。

看著這雙眼睛洛天澤便明白,這丫頭做不了決定,門派中的事物洛天澤並不想去管理,可看見蒼蠅總是讓人心煩。

「你們終究是犯了門規,廢除靈根,離開天玄宗吧。」語氣平淡,可這無疑宣布了兩人的命運,廢除靈根等於殺了他們無疑。

「長老饒命,弟子一時糊塗,淺芯師妹,師兄並非有意,這裡有靈石,六百多塊,還請你原諒我們。」兩人跪著爬到了淺芯面前。

淺芯有些害怕的躲了開來,這種情況她從未遇到過,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

「好了,別多說廢話,破壞門規,辱罵長老,這是你們應有的懲罰。」手一台靈氣猛的襲向兩人,區區鍊氣怎麼可能抵擋的住洛天澤的攻擊?

兩人直接被震飛暈了過去。

洛天澤走進確認兩人靈根損毀之後便走到了淺芯的面前。

「有些時候,軟弱並不是保護自己的最佳方式。」手按在對方的腦袋上面,魔力慢慢的灌了進去。

淺芯雙眼一愣,小臉有些無神的看著洛天澤,頭頂暖暖的讓她渾身無力,差點直接癱軟進洛天澤的懷裡。

眼睛一亮,魔力資質極佳,至於屬性要通過魔法陣分辨。

「你,可願拜我為師?」 一句話直接讓淺芯愣住了。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她的修仙資質她自己明白,這輩子若是能到養靈境已經實屬幸運,明白可不代表著她會接受,當初來到天玄宗就證明了她內心中的追求。

「不願意嗎?唔,相比較其他長老我雖然境界低了點,可再怎麼說也是一支潛力股。」

「我……」

「若是願意,拜師吧。」眼睛微眯洛天澤輕聲說道。

沒有猶豫,本就身子不穩,洛天澤鬆開之後淺芯雙膝微曲撲通一聲,跪在了洛天澤的面前。

「我收徒沒那麼多講究,如果你願意叫我一聲師父,那這輩子就是我洛天澤的徒弟。」

「師父……」

「大聲點!」

「師父!」

低頭看著對方的頭頂,瘦弱的身體不停的顫抖著,也不知道是在害怕還是激動。

「起來吧,我現在就去幫你搬東西,今日就搬入飄渺峰吧。」

遲疑了一會兒,淺芯的雙眼還是不敢去直視洛天澤,如此膽小的性格倒是讓洛天澤有些擔憂,修仙界可是弱肉強勢的一個世界,若是連反抗二字都不會說,將來肯定會死在其他歹人手上。

「哇!」

「六長老?」

「那個不是淺芯嗎?」

「早就聽說這丫頭和六長老有什麼交易了,沒想到這麼快就搞到一塊去了,也不知道六長老眼睛是不是有問題,這丫頭都能看上。」

停歇在女院門口,洛天澤並沒有進去,這裡是嚴禁男修士進入的,禁慾是每個修士多少都有的原則,可並不是沒一個人都能遵守,為了讓這些人好好修鍊,天玄宗自然要將男女分隔開來。

「進去吧,把屬於自己的東西都拿出來。」須彌帶已經給了淺芯,雖然空間不大,但也有兩個立方了,普通弟子能有多少東西?

「嗯。」回應了洛天澤一聲淺芯便低著頭走了進去。

沒有理會周圍注視過來的目光,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面正在修鍊靈氣的女人便睜開了眼睛。

「淺芯?」

「文捷姐姐。」看著床鋪上的女人淺芯少有的開口道。

「靈石又被那些人搶走了嗎?」

「沒,沒有,這些給你。」

「須彌袋?你怎麼會有這東西。」看著淺芯手中突然多出了的厚重袋子楚文婕疑惑道。

「嗯,文婕姐姐,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你的,這些靈石送給你。」

「芯兒,你到底怎麼了?」

「我要跟師父去飄渺峰了。」

「師父?飄渺峰?難道說……六長老收你為徒了!」楚文捷瞪大了眼睛,臉上滿是不信,對方的資質可是連她都不如,用廢材來形容都不為過。

怎麼可能會被長老看上?

「嗯。」點了點頭。

「你可要小心一點,六長老那個人有些怪。」

「放心吧文婕姐姐,師父他應該不會傷害我。」搖了搖頭,同樣如此的又不是她一個,蘇瑾在天玄宗可是非常出名的例子。

天玄宗現在流傳的一句話就是,即使你是廢材,被六長老看中也有可能成為修仙界的真正強者。

修仙本就奇妙不可言,這也是修士們所堅持所嚮往的。

「這些我也管不了,不過這些靈石你自己拿著吧。」楚文婕搖了搖頭,雖然有些擔心淺芯,可這從另一個方面來看也是對方的機緣。

不是隨都能巴結上長老的。

「文婕姐姐,你拿著吧,這些東西對於你來說作用會更大一些。」擺了擺手,淺芯直接將靈石袋放在了桌子上,對方幫助她的一切她都記得清清楚楚。

她手中能送出去的東西也唯有這些靈石。

楚文婕只是站在一旁沉默著,這個房間一共兩人,如今淺芯離開肯定會有新的弟子進來,找到一個談的來的人可不容易。

「文婕姐姐,這些東西你要藏好了。」

「知道了,有什麼苦要訴記得回來。」

「嗯。」鼻子一酸,點了點頭淺芯便離開了房間,外面圍觀的女弟子已經多了起來,有羨慕,有嫉妒。

複雜的情緒從心緒中蔓延開來,她不知道將來會如何。

「走吧。」

「嗯。」

點了點頭,走上長劍,很快一雙手臂將自己環抱了進去,劍飛起,猛的沖向了雲端。

…………

「師父回來了?」聽到動靜,正在無聊術寫的蘇瑾連忙跑了出去,看見走過來的兩人,一張高興的小臉頓了頓。

「師父?」

「這個是你師姐,蘇瑾,淺芯,你以後的師妹,雖然淺芯年長一些,但小瑾畢竟是先入門。」

「師姐……」

「師父?」

「等下給你解釋,招呼打完的話,小瑾你帶她去測試魔法屬性吧。」靈力刻畫的魔法陣法還沒有消失,淡淡的光陣在地上依然清晰可見。

「跟我來吧。」

連忙跟上了蘇瑾的步伐,兩人步入到陣法沒多久,陣法便擁有了反應。

土黃色,綠色。

兩種魔法屬性,不算特別優秀,也不算差。

可就是這兩種光亮讓洛天澤差點激動的跳起來。

土,木。

兩種與生命息息相關的屬性。

「出來吧。」

「師父,宗內很多人都有魔法資質嗎?」蘇瑾疑惑道,魔法真的很神奇,至少這段時間蘇瑾是這麼感覺的。

「傻丫頭,別說這種傻話,和靈根一樣,魔法也是需要天賦的,淺芯魔法資質雖然不如你,可也相當不錯。」

「你先帶你師妹去整理一下吧,畢竟你師父可是個好面子的人。」

「你要臉嗎?」這句話蘇瑾並沒有說出口,看了一眼身旁的淺芯,打扮確實很普通,天玄宗的弟子服飾著實難看,身材嬌小的淺芯穿起來更是讓人感覺奇怪。

兩邊的秀髮輕輕的扒開,蘇瑾愣了愣,忍不住在對方的臉上捏了兩下,稚嫩的臉龐看起來比自己的年紀還小。

「唔。」

「不好意思,我無禮了。」

「沒事,師姐,我能問問魔法的事情嗎?」

「魔法嗎,我也不是很清楚魔法是什麼,不過很神奇倒是真的,你看。」手指在空中一劃,一條水線從劃過的位置浮現了出來,水珠就那樣漂浮在空中。

「我也可以嗎……」

「應該不行吧,畢竟你的魔法屬性是土和木,師父應該不會教你水屬性魔法。」 雙眼睜開,一口濁氣從嘴中吐出。

今日就是和何冥那貨比斗的日子,奈何修為還是沒有突破至結丹境,洛天澤也沒有去強求。

這兩天蘇瑾也算是過了一把師父的癮,非常仔細的教導著淺芯魔法,甚至將自己那不成熟的方法也給貢獻了出來。

在沒有誕生魔眼之前,洛天澤並不打算教導淺芯魔法,銘文,刻寫,繁瑣的魔法文字成為了兩人每天必須學習的東西。

好在兩人都是修士,腦力比一般人要強上不少,很多東西只要講一遍便能記下來,這也讓洛天澤省去了許多功夫。

「師父!宗主來了。」

「師兄?這貨又來幹什麼。」嘀咕了一聲,洛天澤起身便走出了木屋,因為多了個弟子,且為女性,洛天澤也只能在旁用木屬性魔法新建起了一個木屋。

晚上不能調戲蘇瑾,倒也少了個樂趣。

「養靈境?你小子,真是要急死老夫。」

獨佔愛妻,葉少的心尖寵 「師兄,我都不著急,你著急什麼。」嘿嘿一笑,洛天澤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距離突破也是臨門一腳,可奈何心中始終沒有那種感覺。

初來乍到,洛天澤確實沒有追求長生的那份執著。

「你不著急,你難不成想要輸給那老傢伙?」

「師兄是打算整頓宗內風氣不成?」兩個長老比斗,這件事情說大大,說小其實也小,畢竟不是什麼生死斗。

「廢話,何冥那傢伙留不得,可我若強勢將他趕出去,其他供奉長老肯定心生疑慮,到時候門派內部不和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但若他敗在你手上,你大肆羞辱一番,這老傢伙心堵肯定會離開天玄宗。」

「師兄,沒想到你除了修仙之外,也是如此有城府的一個人。」

「哼,你以為天玄宗能成為第一大門派僅僅是因為師父的實力嗎?」

「哦?難道不是嗎?」 鶯妃後傳之鳳引江山 洛天澤疑惑的眼神讓秦若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確實,修仙比的就是實力,運營什麼的只不過是實力附帶而來的遊戲罷了。

Leave a Comment